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都是拼命拼出來的。”

“……”

此言一出,有不少人都附和起來。

我笑笑,擡手道:“大家不必多言,此戰如果是我一個人,根本就是癡心妄想,能得到這把刀已經很滿意了。”

“哈哈哈!好!”熊剛接過話頭,道:“馬春兄弟坦坦蕩蕩,是條漢子,既然他堅持,那大傢伙就依了他吧。”

說完,他將手裏的刀遞了過來,道:“恭喜了,馬兄弟。”

我激動的接過來,細細掂量了一下,發現這刀足有五十斤重,難怪在池子裏面的時候,田飛說挑不上來,這可比我的尖刀重了足足兩倍,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竟然比精鋼重那麼多!

分配完第一件武器,接下去就是那些青色的兵器了。

長刀自然歸了熊剛,他和我一樣,雖然沒人擡槓,但還是一口價出了七分。

之後是長劍,被李凌拿走,弓被古家三兄弟中的古剛拿走,軟劍被曹圓圓拿走,他們統一都出了七分,而那把青色短刀,則被費良以六分拿走。

最後是那把青色的短劍,沒經過淬火,稍稍微次了一點,被胖子以五分拿走。奇怪的是居然也沒人和他擡槓,估計是知道跟我在一起的,衆人都默契的放了點水。

等撈出來的一批武器分配完,我們這些高分都只剩下兩三分。

於是,接下來就是其他人的盛宴了!

熊剛儘量將所有的東西除了武器外都搭配均勻,一小堆一小堆的拍。基本都是兩分三分的分值拍出去了。武器的價格略高,能拍出來四分五分。

等到最後,衆人的分值消耗的差不多,武器基本也都換了一茬,俞子露和俞子清都弄到了一把不錯的劍,趕屍門畢竟是大門派,門下弟子配備比這些零散的奇門人士可要強出去不少。

而那些一堆一堆的雜物則一分一分的拍,也都被瓜分了個乾淨。

最後是幾塊祕銀,還有分的都基本出手了,我也拍了一塊下來,正好湊了兩斤祕銀,胖子也弄了一塊。

……

(本章完) 分贓完畢,所有人都喜氣洋洋。

各自把玩了一下自己分到的戰利品,有人提議道:“我們這次所獲已經不小了,要不然趕緊出去吧,萬一遭人覬覦就不妙了,再者趕屍門恐怕也會有所察覺,留在這裏已經不合時宜。”

此言一出,衆人竊竊私語了一陣,都緩緩點頭。

曹圓圓也點點頭:“有道理,這地方終究是大凶之地,還是早點離開爲妙。”

我和胖子對視了一眼,他也衝我點點頭。

“大哥,你看?”這時候,李凌對熊剛道。

“既然大家都這麼認爲,那我們就出去吧,貪多嚼不爛,咱們見好就收!”熊剛一錘定音,頓了一下又道:“現在大家手上的兵器都沒有鞘,爲了安全起見都藏好,不好藏的就包起來,省的被人看見了眼紅。”

他說的很有道理,這裏這麼多把青色的武器,一看便知不是凡品,太晃眼了。於是衆人依然照做,將趕屍門的兵器都收起來,依舊拿着自己原來的兵器,不好收的,就用布包起來。

我也將新得來的刀用布纏了起來,用吊扣掛在腰間,手上抓着的還是原來那把缺了口的尖刀。爲了安全起見還把帽子帶來起來,遮住了半邊臉,自己和趕屍門還有萬毒門都有仇,既然他們的人來了,躲着點比較穩妥。

等準備完畢之後,我們便朝着來時的路走去,加快腳程,幾乎是一溜小跑。

婚色撩人:老公悠着點 路上,我們遇到了幾波同我們一樣進來的冒險者,他們的收穫遠沒我們多,還在繼續找尋着,見到我們都戒備起來,我們也小心謹慎,好在雙方實力差不多,鬥起來誰也討不到好,所以相安無事,沒發生衝突。

之後又遇到了幾波,我就有些奇怪了,問旁邊的李凌,道:“怎麼之前來的時候沒有發現有這麼多隊伍呢?”

我們找寶貝的時候只遭遇了一支趕屍門的人,其他人都沒遇見,沒想到往回走了,卻一撥接一波的。

李凌一樂,道:“這是我大哥的主意,他們是進來之前就在組織隊伍了,而我們是進來之後臨時組隊伍,速度要快,所以打了先頭。”

我恍然,難怪!

接着又走了一陣,我們終於進入了一條朝外走的通道。

可詭異的是,之後我們走了很久都沒有看到那扇鬼面大門。

“不對勁,門不見了!”這時候,曹圓圓說了一句。

衆人一聽皆是臉色大變,都停了下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了,不少人將目光投向的熊剛,他是領頭人。

“現在幾點了?”熊剛朝人羣問。

有人看了一下手錶,道:“還有一刻鐘子時!”

“這麼快!”

熊剛也是眉頭深皺,沉吟了一下,道:“兄弟們,我們可能遭遇鬼打牆了,這樣,大家一個拉着一個,儘量將長度延長,看能不能破了鬼打牆的範圍。”

衆人點頭,於是一人拉着一個人,繼續朝前面走去,速度飛快,爲了保險起見,費良還在旁邊的牆上做了標記。

可之後足足又走了十多分鐘,依然沒能走道大門處,更加詭異的是,周遭的環境的

越來越陰冷。

“不對,大哥,我們不是遭遇了鬼打牆,而是走進了一條通往別處的路!”這時候,李凌突然說道。

“你確定?”熊剛回頭問。

“確定,這條路不是出大門的路,被換掉了,肯定是法陣和禁制的緣故!”李凌很肯定的說道,也不知道他憑什麼確定的。

我和胖子對視了一眼,心裏在往下沉,出事了!

雖然李凌沒解釋原因,但他敢當衆說出來,必然是又把握的。

這裏從一開始進來就不對勁,感覺就像是……一個陷阱!

我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發現已經正好是子時,要不了多久午夜將至。

“你們沒發現一個問題嗎?”這時候沉默寡言的費良開口了。

“什麼問題?”俞子露問道。

費兩道:“魔物不見了,我們從裏面出來再沒看到一隻,連屍體都沒有!”

這話一出,所有人心裏都是一沉,確實,魔物就好像消失了一般,全都不見了,別說成羣的,連只落單的都沒有。

“那現在怎麼辦?”人羣中有人問到。

婚途洶洶:你出軌我再嫁 李凌沉吟了一下,緩緩道:“繼續往前吧,既然這裏的禁制和法陣已經開啓,恐怕我們怎麼走,目的地恐怕都是一樣的。”

“沒那麼玄吧?”

曹圓圓聽了臉色大變。他這句話,分明就是在暗示,所有人都被算計了,這裏是個坑!

而這個坑只有到了夜半子時,纔會現出真面目。

衆人沉默了一陣,都拿不定主意,我和胖子也一樣,而且心裏的預感越來越不好。

想了想,我急忙將新得來的重刀拿了出來,一邊在刀柄上纏上護手的皮子,一邊儘快熟悉它的長度和重量。

時間已經不允許我再慢慢熟悉它了,弄不好等下就會有戰鬥,多熟悉一點等下來發揮出來的戰力就會強一點。

“那就朝前面走看看有什麼吧!”熊剛點點頭,同意了李凌的看法。

衆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也點點頭,現在沒別的什麼方法了。

於是,衆人再次加速,朝着前方跑去。

十分鐘後,我們終於到了一個很不一樣的地方,看起來是一個廣場,中間有一個高臺,上面隱隱綽綽的,好像有人!

“停!隱蔽!”熊剛急忙擡手,讓我們全部躲在牆根下。

仔細觀察了一陣,熊剛臉色有些難看,道:“是趕屍門的人!”

衆人臉色大變,現在最不想遭遇的就是趕屍門的人了,剛全殲了一支他們的小分隊,可算是得罪了,萬一被認出來事情就大條了。

我冒頭看了一下,發現確實是趕屍門的人呢,人數還不少,至少數十號,不知道圍着那座高臺在幹什麼。

“要不然往回走吧,咱們這樣進去,就算沒被認出來,恐怕也要被打劫了不可,他們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曹圓圓建議道。

熊剛一聽,一咬牙道:“走!”

於是衆人轉身又往回走,可走了十多分鐘卻發現我們又回來了!

腹黑寶寶賊媽咪 還是那條通道,還是那個廣場!

“見了鬼了?!”許多人一臉莫名,甚至隱隱有些驚駭!

我們明明是筆直的走的,沒想到走了一段又回到了原點。

“看來是這裏的法陣的作用,它在將我們集合!”李凌道,臉色有些難看。

“集合幹什麼?”有人問。

李凌搖搖頭,說:“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情!”  “等着吧,要不了多久,進來的人都要被集中到這裏!”費良也冷不等說了一句。

這話更是讓所有人色變。我後脊背發涼,心裏升起的預感越來越不好!

白臉青年將我和胖子送進來,又有人放出消息說這裏有寶物,確實,這裏有寶物,但放消息的人肯定不是吃飽撐的純屬好心讓別人進來搶寶貝,一定還有別的目的!

果不其然,沒等多久我們便看見了第二隻隊伍,從遠處的一條通道走了進去,和趕屍門的人正好照面個正着。

但此時趕屍門的人似乎也失去了打劫的興趣,因爲所有人都陷入了進了一個莫名的危機當中,已經沒那個心思了。

緊接着如同爲了印證李凌說的話一般,一支支隊伍不斷的出現從通道出現在廣場上,所有人都是茫然四顧,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沒幾下,就連我們後面也出現了一隻隊伍,一看居然是萬毒門的人,而且人數不在少數。

熊剛臉色一變,急忙道:“我們快進去!”

衆人急忙點頭,大勢力的人都不好惹的,離他們遠點總是對的。

萬毒門一見我們離開,便在後面讓我們站住,但我們沒停,而是徑直跑向中央的人堆中躲了起來。

等萬毒門的人一看廣場這麼多人,明顯一愣,嘀嘀咕咕了一下子,便走向趕屍門那邊去了,看樣子是去交涉。

沒多級廣場上的人越來越多,我們爲了保險起見,找了一個相對偏僻的角落扎堆聚在一起,以防止走散了。

這時候,就聽旁邊各種議論聲:

“媽呀,該不會被坑了吧?”

“誰說不是啊,萬一走路消息的那個人不安好心,那我們就麻煩了。”

“進的來出不去呀!”

“得想想辦法纔是啊!”

“想個屁辦法,有三大勢力在,天塌下來他們頂着,我們怕什麼?”

“你還真當他們是救世主啊,別傻了,凡事只能靠自己!”

“……”

許多人罵罵咧咧。

甚至有些隊伍不信邪,跑進來轉了一圈又往通道走,估計是想走回去,可沒多久他們就像我們一樣,又轉回來了!

廣場人越來越多,到處都是人,一時間喧囂不已,至少聚集了數百人,比之前熊剛預估的還要多!

過了一會兒,人羣忽然騷動起來。

有人驚呼道:“苗家的人來了,三大勢力終於到齊了!”

我微微一驚,急忙收起手中比劃着的刀,順着人羣的目光看去,果然發現了一行人,都是苗家的裝束。

而最前方的一人頓時讓我拳頭一緊!

苗海!

……

(本章完) 苗海一身緊身的皮衣皮褲,衣着騷的不行,陪着身後的是白煞,身後跟着起碼近百號人,浩浩蕩蕩的,看樣子應該是將雲麾堂全部拉來了。

胖子扯了扯我的衣角,示意我小心,我朝他緩緩點頭。

這時候我餘光看到,費良和李凌目光微微一側,瞟了一眼胖子,顯然,他們是知道些什麼。

苗海出現令全場矚目,他似乎很享受這種目光,掃了一眼全場,嘴角掛着一絲冷笑。

很快,白煞上前在他耳邊說了句什麼,便見他點點頭,然後招呼兩個人,朝着趕屍門和萬毒門那邊去了。

沒多久,萬毒門和趕屍門有人走出隊伍,明顯是頭領級別的人物,苗海也在白煞的走出去,三方聚在一起,似乎在商量什麼。

我主意到,萬毒門走出來的那個人,赫然便是毒蝴蝶父親萬古身邊那個長的有些圓潤的女子,那次在直升機上,她看我的眼神就有些不善,似乎很排斥我和毒蝴蝶接觸。

至於趕屍門的首領則完全是個生面孔,高高瘦瘦的,肩膀顯得特別寬闊。三方顯然都出動了大目級別的人物帶隊,可見魔城出現的風波在外界不小!

“三大勢力的人也被‘請’過來,這地方越來越邪門了。”曹圓圓掃視了一下全場,臉色凝重道。

“但願別出什麼事!”李凌也插了一句嘴,拇指摩挲着劍柄,眉頭緊皺。

不光他倆,所有人的表情都凝重起來,這種情況一看便知非同尋常,連三門派都被困到這裏來了。

“三大勢力的人都在這裏,難道還有什麼人敢連同三大勢力一起算計?膽子也太肥了吧?”俞子露說道,俞子清也附和着點點頭。

熊剛皺眉,“但願他們能商量出個一二三來,否則事就大了!”

“做好拼命的準備就是了!”費良更直接。

我掃了他們一眼,寥寥幾句對話便將衆人的性格體現的淋漓盡致。

熊剛比較有決斷力,該果斷的時候不會拖泥帶水,分寸掌握的也非常好,李凌則習慣於輔助於他,俞子露和俞子清姐妹則是那種比較樂觀的人,而費良則完全相反,他什麼時候都做好最壞的打算。

至於古家三兄弟,他們話很少,三人抱團抱習慣了,有些排外,不喜接納陌生人。還有曹圓圓,她是一個心眼比較大的人,脾氣有點小暴躁,不過人蠻好。

“馬上到午夜了。”過了一會兒胖子說道,“大家小心點,如果出事一定是在午夜,而且今天是月圓之夜!”

衆人點點頭,我拿出手機一看,發現離午夜只差幾分鐘了,天上儘管有濃重的黑氣遮擋,但依然可以看到一個亮色的光斑,似乎隨時要撕開遮擋,照射進這大魔城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時間指向了午夜十二點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