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金光普照之下,周圍四個角落的妖氣,全都矮了一大截,甚至形神消散,失去了輪廓。

「吼!」

「吼!」

四頭妖獸發出不甘的吼聲,聯起手來抗衡金陽戰獅,卻沒能反敗為勝,仍然處於下風。

弦滿月皺起濃眉,她當將軍這麼久,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范浪釋放出來的妖寵,竟然比城主的更勝一籌,以一壓四。

「女將軍愣著做什麼,繼續往前走啊。」范浪微微一笑。

弦滿月點點頭,繼續往前走,客人只是放出了自己的妖寵,不算是多大的冒犯,她也不好追究。

兩伙人一起進入大殿,殿內早已經擺好了桌椅,桌上是各種美酒佳肴。

有僕人在忙忙碌碌。

殿內的盡頭,端坐著一名身材瘦小的男子,長得其貌不揚,穿著一套文官服,氣度穩健,有書卷氣。

弦滿月上前引薦,介紹了一下男子的身份,他就是崔主簿,在天妖城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傅先生,你被挖牆腳了! 城主不在的時候,崔主簿就等於城主。

其實就算弦滿月不介紹,范浪也認得出崔主簿。

雙方互相見禮,客客氣氣。在崔主簿的邀請之下,眾人紛紛落座。

「最近炎龍學院走動的還真是頻繁,在你們之前,剛有一批炎龍學院的師生從此經過,為首的是一名女導師。我本來想聊盡地主之誼,只可惜他們走的太急,沒能相聚,還好你們賞了這個臉面,天妖城真是榮幸之至。」

崔主簿滿面帶笑,所提到的女導師一定是沈月。

「多謝款待,其實這次我來,不光是為了赴宴,還想代表炎龍學院,跟天妖城做一些買賣。」范浪拿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

「不知是什麼買賣?」崔主簿饒有興緻的問道。

「簡單講,就是用丹藥換取各種妖獸材料,需求量很大,換算成靈幣的話,少說也有三億靈幣。」

「三億……靈幣?」崔主簿瞪大眼睛,有所動容。

這個數目,別說是他,就算是玄神聽到了,也會怦然心動,實在是個富可敵國的大數目。

在座的學生們也很吃驚,之前他們從來沒有聽到范浪提起過這筆買賣,沒想到這次赴宴,竟然是來做生意,而且是一筆驚人的大生意。

三億靈幣,這得幾輩子才花的完?

范浪慢悠悠道:「崔主簿,你應該知道,我是院長的徒弟,能代表炎龍學院辦事,這次我是奉命而來。這筆交易,是細水長流,我們雙方強強聯手,創造的利益何止三億?三億其實是最保守的說法。」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們天妖城別的沒有,妖獸材料那是堆積如山,而你們炎龍學院的丹藥一絕,我們聯手確實有利可圖,屬於各取所需啊!」崔主簿興奮道。

「你知道就好。這筆交易非同一般,我想要跟貴城主親自談談。」

「城主他不在城中,你跟我談就行了。」

「你?恕我直言,這麼大一筆交易,你的身份恐怕有點不夠。」范浪搖搖頭,「如果天妖城真有誠意的話,就該讓城主親自出面跟我談。」

「這……」崔主簿露出為難之色。

猶豫片刻,崔主簿這才答應去聯絡一下城主試試,他暫且告退,回來時手上多了一張傳音卡,呈給了范浪。

「范導師,我已經聯絡上了城主,你用飛信卡跟他談吧。」崔主簿道。

「這麼大的生意,千里傳音未免也太兒戲了,要談就當面談,我沒興趣跟一張卡牌聊天。」范浪並沒有伸手去接,將崔主簿晾在了那裡。他的態度很堅定,執意要見到城主本人。

崔主簿頭都大了,有些尷尬的收回了傳音卡,又下去請示了一下城主的意思。

當崔主簿再回來的時候,不住的搖頭,說道:「城主正在天妖大道深處闖蕩,實在是無暇分身,短時間內是回不來的。如果閣下不能接受傳音商談,那就只能等下次有機會再合作了。」

「是么,那真是太可惜了。」范浪搖了搖頭。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在為什麼而可惜。

可惜的不是那筆莫須有的生意,而是沒能釣出城主這條大魚!

這個老奸巨猾的傢伙,用一筆大生意做誘餌,都沒能把他引出來!

好在范浪還有別的方法引蛇出洞,這個方法不行,換一個就是了,只不過是要多費一番周折。

生意沒談成,讓這場宴席稍稍變了味,但總體上還是一團和氣。

吃罷飯,崔主簿命令人給范浪等人安排住處,點名要用最好的房間。

就這樣,師生有了落腳之地。

「這段時間,你們可以自由行動,願意修鍊就修鍊,願意出去就出去,沒有限制。我要出去辦點事,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范浪道。

「我跟你一起去!」孟飛虹眼巴巴道。

「不行,你是學生,得跟大家在一起。我要做的事情,不能帶上你。」

范浪拒絕了美人相伴,卻帶上了魔逍遙,雙雙離開,丟下了學生不管。這讓孟飛虹很是不滿,抱怨了好幾句。

一人一魔,從北門離開了天妖城,正式踏入了天妖大道。

半路上,魔逍遙躍躍欲試的問道:「我們是不是要去殺妖升級?」

「算是吧。只不過要複雜一點。三言兩語解釋不清楚,你跟我走就是了,以後自然有你的用武之地。」

范浪一向懶得解釋。

兩者在天妖大道上穿越,路上免不了遇到各種妖獸的襲擊,遇到那些等級高的妖獸,范浪會出手擊殺,遇到那些渣渣,根本懶得停下來。

一路走走停停,見識了各種風景,終於來到了目的地。

這裡是一片位於山頂上的水池,池水平滑如鏡,漂浮著荷葉,池水深不見底,一片漆黑。

周圍連一丁點妖氣都沒有,看不到什麼活物,顯得死氣沉沉,安安靜靜。

范浪站在水池邊上,看著水中的倒影,取出了一粒丹藥,丟在了水中。

丹藥遇水則化,彷彿將墨水滴入了清水,污染了水質,令池水變得越來越渾濁。

生活在水裡的東西,絕不會喜歡這個變化。

有一個危險的傢伙,正在不安騷動。 姜小時反應慢半拍的回過神來,「我幫你一起排查。」

易璽後援會還成立了一個找出玷污弟弟的女人的群,一時之間所有的少女粉,媽媽粉,都瘋了一樣全網找有關那章圖片的蛛絲馬跡。

這張照片直接讓微博伺服器癱瘓。

趙花顏刷新好幾次微博都刷不進去,但是知道易璽發了這麼一張照片,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問著旁邊沒敢上吊的經紀人,「小胖,你說我是不是過氣了。」

經紀人,「………」

姜小時去關注易璽的事情去了,一座一躺就是半天,直到傅辰修從醫院回來,看著還躺在沙發上玩手機,還一臉認真,烏黑的眼睛裡面還燃燒著熊熊烈火。

「小時,我已經把跟弟弟合作過的女性包括路人甲我都匹配過了,沒一個像的,這女人到底是誰啊!」楚含語語速快的說著。

「有姐妹說是那什麼夏優。」

「不會吧,她可配不上我們弟弟。」楚含語全身都在排斥著,不願意相信從內心就接受不了他們家弟弟談戀愛。

楚含語吶喊著,「我們要不粉絲請求公開照片身份。」

「可是那樣我們就插手弟弟的私生活了,不好不好。」姜小時身為追星女孩絕對不要去成為黑粉,打著愛愛豆的心,去打擾愛豆的生活。

「嗷嗷嗷嗷,要瘋了,這個女的到底是誰啊!好想知道啊!誰知道求告知啊!」楚含語在電話裡面鬼哭鬼叫。

「含語淡定一點,我還是相信我家愛豆沒有戀愛。」姜小時皺著眉頭安慰著楚含語。

「對,我們要相信我我們愛豆,我家弟弟現在在努力拍戲,在走實力派路線。」楚含語附和著。

兩個小丫頭在那裡互相安慰,傅辰修走過去把她的手機給關掉,語氣之中沒有半點責罵,「聽張媽說你在這裡躺了一個中午了?」

姜小時抬頭實現凝視著傅辰修的下頜線,咧嘴笑了笑露出大白牙,「五叔,你回來了。」

「嗯,起床收拾一下你爺爺要見你。」傅辰修去了公司,然後去了趟醫院。

姜小時一聽老爺子要見她,心一下緊張起來,老爺子要見她,定是要是說她跟傅辰修的事情,萬一有氣著他老人家了該怎麼辦。

姜小時咬了咬唇瓣,看著傅辰修,「五叔,我們可以等爺爺好一點了在去。」

傅辰修知道她在擔心什麼,無非就是怕老爺子被她氣沒了,「他要見你,一定會控制好自己的脾氣。」

姜小時還是怕見老爺子,「五叔,你確定爺爺會控制好自己的脾氣?」

「嗯,會的,我在旁邊看著,不行還有你官叔在。」傅辰修給她吃一顆定心丸,消除她心中的緊張感。

姜小時去樓上換了一身衣服跟著傅辰修一起去醫院。

到了重症監護看著戴著呼吸機的老爺子,姜小時眼眶就紅了,抓著傅辰修的手捏的死死的。

傅辰修牽著她的手,給予他極大的安全感,往病房裡面走,官陽見他們兩個進來第一句話就是,「不要刺激老爺子。」 剛才這一粒丹藥,相當於在水中下毒,會讓水中生物難以忍受。

水面之下暗流洶湧,水面上波濤起伏,打破了之前的寧靜。

透過水麵,隱隱可以看到一個蛤蟆形的影子正在上浮。范浪要找的正是這個傢伙。

突然,水面凸起,化為了鋒利的水刃,朝著范浪以及魔逍遙飛射過去。

兩者各顯其能,一個出拳硬接,一個閃身躲避。

出拳的是范浪,他直接將水刃一拳轟碎,拳頭余勢不減,打在水面之上,暗勁傳遞進去,在水中波動蕩漾。

整座山地動山搖,猶如遭遇了一場大地震。水面爆裂開來,升起一道水柱。

范浪的暗勁化作龍形,在水底翻江倒海,擊中了那道蛤蟆形影子。

就聽一聲慘叫,一隻大蛤蟆衝天而起,竄出了水面,凌空踏水滑行。

它身高兩米有餘,外觀就是個能夠人立行走的大蛤蟆,體表呈現暗金色澤,凹凸不平,坑坑窪窪。

別看它長得丑,實力卻不低,是十二星級的妖王,名為金蟾王。

所謂的妖王,就是佔山為王的妖獸,能夠統帥萬妖,雄霸一方,相當於人族當中的霸主。

能在天妖大道上成為妖王,含金量是很高的,至少也得是十二星級,否則難以稱王。

范浪看到金蟾王,頓時目露凶光,彷彿見到了一位仇人。

轟!

他再次出拳,施展出龍形百變,拳頭表面覆蓋了一層鋼鐵般的龍鱗,對著金蟾王怒轟而出,發出龍嘯之聲。

這金蟾王腳下踏水,凌空奔走移動,速度飛快,對著范浪張嘴呱呱大叫,兩側的腮幫子猶如注滿的氣球,膨脹起來。

一方出拳,一方釋放音波,兩者的攻擊展開碰撞,結果以范浪更勝一籌告終。他的拳頭連道印都能轟碎,何況是小小音波。

一人一拳破空而過,正打在金蟾王的肚子上,這一下打得結結實實,把它的肚子都給打癟了。

嗖的一下,金蟾王飛了出去,半空中綠光浮現,化作空間結界,將它阻攔下來。它就好像撞在了鋼板上,撞了個頭昏眼花,止住了去勢。

「哎呦,痛死我了。」金蟾王說出妖言。

所謂妖言惑眾,妖獸有著自己的語言,只不過大部分的妖獸智商有限,跟野獸無異,只有少部分妖獸能夠用妖言交流。

更有甚者,甚至有妖獸可以口吐人言,與人族進行溝通。

還不等金蟾王緩過勁來,范浪的追擊緊隨而至,快若雷霆,席捲風暴,一記鞭腿由上至下。

金蟾王看到攻擊襲來,想要閃身躲避,卻被一股空間壓迫死死困住,速度放慢了九成,此為琉璃照天功的效果。

它躲閃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一隻腳在眼中放大。

碰!

金蟾王中了一腳,從空中摔落下去,將地面砸得粉碎,整個身體都嵌入了地底。

可怕,太可怕了。

這是它現在的唯一念頭。

剛才它還在水底逍遙自在,突然間遇到這麼一個強大的敵人,完全被打懵了,失去了戰意,只想逃之夭夭。

它振作了一下,開始向地底前進,破開了山石,不像是蟾蜍,倒像是一隻穿山甲。

「跑?你跑得了么?」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正是范浪發出。

金蟾王智商很高,能夠聽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嚇得魂飛魄散,加快了逃走速度。

碰!

金蟾王撞在了一面空間結界上,再也難以寸進。身後有一隻大手抓住了它,將它強行拖出地面,回到了外面,重見天日。

接下來是一頓狂風暴雨般的猛攻,范浪單方面的虐待金蟾王,幸虧這個世界沒有動物保護協會。

這附近有一些金蟾王的手下,可是它們根本不敢上前,有的逃走,有的躲藏,沒一個能幫上忙。

范浪將金蟾王打得血肉模糊,半死不活,這才作罷。他看著躺在腳下的金蟾王,臉色很平靜。

堂堂的妖王,竟然被他打得這麼慘!

而且這一戰中,他沒有動用斬妖劍,純粹是靠拳腳獲勝!

「我來到天妖大道,就意味著你們的末日到了。」

范浪語氣森然,將金蟾王一把抓起,讓對方的眼睛對著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