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金斷空看到秦穆然這樣,心都揪在了一塊兒,雖然說陳再功嘴賤,可是他畢竟是來找自己的,若是真的被秦穆然殺了,陳家肯定將這筆賬也算在自己的頭上,他到那時候就算是跳進黃河都洗不幹凈了。

「你讓我手下留情就留情?」

秦穆然冷哼一聲,顯然,對於金斷空的話沒有任何的在意。

「…..」

金斷空再一次不知道該怎麼說話,雖然他知道自己的話並不能阻止秦穆然的行為,可是若是不說的話,那也難辭其咎。

「莫部長,據我所知,陳少來中海是要跟你們盛康集團談生意的,雖然我知道,陳少的行為可能讓你厭惡了,但是罪不至死,還請您高抬貴手,饒了陳少一命吧,老夫在這裡求你了!」

金斷空為了不讓自己被陳家報復,那可是連這張老臉都不要了。

果然,莫輕舞在聽到金斷空的話以後,也是臉上露出了猶豫的神色。

確實,雖然陳再功的嘴巴是賤了點,說話不好聽,可是他對自己並沒有做出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如果就這樣讓秦穆然殺了的話,她心裡也是過意不去的。

更何況,雖然在這裡的基本上都是盛康集團的人,可是難免有其他的人會看到,一旦暴露出去的話,秦穆然將會面臨牢獄之災。

莫輕舞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連累秦穆然,於是看著秦穆然道:「秦大哥,不如就這樣算了吧。」

昏婚欲睡 秦穆然知道莫輕舞會求情,轉過身來,看著莫輕舞道:「你確定了嗎?」

「嗯!」

莫輕舞認真地點點頭。

「行,既然你確定了,那我就饒了他一命,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誰也不能侮辱我,我今天斷你一條腿,給你長個記性!記住,以後不是遇到誰都像我這麼好說話,這麼溫柔的。」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一副大發善心地樣子看著下方的陳再功道。

「唔….不…不要….」

陳再功聽到秦穆然要廢了他的一條腿,臉上露出了萬分的恐懼。他可不想他的下半生在輪椅上度過,只是,他已經受了這麼重的傷怎麼可能阻止的了秦穆然出手。

秦穆然一腳朝著陳再功翹起的腳猛然一踢。

「咔嚓!」

耳邊傳來一聲脆響,陳再功的右腿以一種極其怪異的姿態扭曲,隨後便是耷拉了下去。

這一腳,直接將他的關節處粉碎,想要保住命,只有截肢!

「他解決了,現在輪到你了吧!」

秦穆然說著,從汽車上跳了下來,看著跪在地上的金斷空。 “崔美美,你。。放開我!我快要被你勒死了!”

趙小川面色漲紅,雙手不斷地扳動着緊緊勒着自己脖子的胳膊,艱難的說道。

“不放!我不會再放開你了!葉楓,你個壞蛋,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

崔美美眼中浸滿了淚水,含糊不清的說道。

“我,我不是葉楓,我是趙小川!”

趙小川感覺到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立即補充道。

“不放,就不。。等等,你是誰?”

崔美美還想反駁,但瞬間反應過來,和趙小川拉開了距離。

“你,我,那個,怎麼可能?葉楓在哪裏?”

崔美美看清趙小川的面孔,臉色“唰”的一下子漲的通紅,語無倫次的說道。

“我不知道,但是我覺得你應該再從我的身上下來,我快要被你壓死了!”

趙小川喘了幾口粗氣,緩過勁兒來,出聲說道。

“咔嚓~”

崔美美剛想要從趙小川的身上下來,一陣奇異的聲音傳來。

“凌風,你在做什麼?”

成浩看到凌風收起收起,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留個證據!”凌風不介意的說道。

趙小川和崔美美立刻反應過來,兩人立刻拉開了距離。

“凌風,你剛在在拍照?你什麼意思?”

崔美美衝到凌風身邊,滿臉漲紅的怒道:“快點把它給刪了!”

“刪了?爲什麼?”凌風又恢復了之前自信滿滿的模樣,笑道。

“爲什麼?” 三界外賣APP 成浩怒道:“這照片你留着做什麼?難道是想讓葉楓知道麼?”

凌風輕笑一聲,沒有理會兩人,拿着手機自顧自的走到了趙小川身邊。

“你做什麼?”

趙小川已經從地上站起,看着自己身前凌風,警惕的問道。

“我的手機一千六百萬像素,這張照片拍的十分的清晰!”

凌風將相機上的照片展示給趙小川,笑着說道:“聽說你很喜歡一個叫做李若曦的女生,似乎爲了她還大鬧過她的訂婚典禮,你說這張照片要是讓她知道了會怎麼樣?”

櫻聖學院 看到凌風的舉動,成浩和崔美美都恍然大悟,但隨即覺得凌風的舉動很幼稚,而且有些卑鄙。

“你威脅我?”

趙小川看着凌風手機上自己和崔美美貼身在一起的照片,冷聲說道。

但隨即趙小川猛然出手,向着手機抓去。

“如此果斷?果然如同崔美美和成浩說的那樣,有着成爲領導者的資質!”

凌風看到趙小川的舉動,心中讚歎一句,然後手臂向後一甩,躲過趙小川的抓取,並且手中的手機向着崔美美飛去。

原本羞紅了臉的崔美美手忙腳亂地接住手機,第一反應就是刪除裏面的相片。

她可不想讓別人看到照片中的東西,但正當她想這麼做時,凌風說話了。

“美美,這可是讓趙小川加入我們不知火組織的唯一方法!我把抉擇權交給你了!”

崔美美手指一僵,疑惑的看向凌風,卻發現凌風一臉自信的看着她。

“憑藉一張照片就想讓趙小川加入組織?這凌風也太天真了吧?”

崔美美心中冒出這麼一個念頭,轉頭又看向成浩,卻發現成浩也是一臉得意的表情。

崔美美越發的不解,感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

“把照片刪了!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趙小川看着眼前凌風得意的笑容,心頭冒出一團怒火,同時心中還有些慌亂。

現在的他正在努力嘗試着讓若曦回到自己的身邊,要是讓若曦看到了這張照片.

趙小川不敢想下去,但是卻知道自己必須討回照片。

“呵呵,你是擔心李若曦看到吧?”凌風得意的笑道:“很簡單,加入我們就可以了!”

“不可能!”趙小川十分的氣憤,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凌風不在意的笑了笑,臉色一肅,冷笑道:“先別忙着反對,聽聽我接下來的話,再考慮考慮,如果你真的想要李若曦回到你身邊的話!”

“你什麼意思?”趙小川目光一閃,沉聲道。

“李若曦和你之間的事情我就不說了!現在整個貴族學員中人人都知道李若曦甩了趙小川,而且和安希俊訂了婚,而且他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

“什麼?下個月就結婚?”趙小川驚叫道。

“沒錯!我們早上剛剛得到的消息,而且李若曦現在已經休學,就是爲了結婚的事情!”成浩在一旁補充道。

經過成浩提醒,趙小川隱隱記起,早上到教室上課時確實沒有看到李若曦的身影。

頓時,趙小川心頭一沉,面色變得難看起來。

“一個月時間!”凌風豎起一個手指,道:“一個月的時間,你想怎樣讓李若曦回到你的身邊呢?”

“安希俊的安氏集團不用說了,他們家族在外面經營者一家跨國性的生物公司,規模多大,你自己想象!”

“安希俊又年少多金,而且李若曦的父親李文淵還很支持兩人的婚禮!最關鍵的是李若曦肚子裏面的鬼胎,呵呵,是需要還魂草吧?”

趙小川震驚的看着凌風,不明白對方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同時他心中也有些沉重,他一心想要將李若曦從安希俊的身邊搶回來,但確實忽略了很多東西。

經過凌風的提醒,他恍然想起今早和安希俊見面的事情,發現自己面對着安希俊確實沒有什麼優勢。

“你這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趙小川沉聲道。

李若曦和成浩眼神一動,凌風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說這麼多,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要告訴你,你趙小川和凌風一比,就是一個**絲而已!”

趙小川面色漲紅,牙齒咬得咯吱咯吱作響,掙扎片刻,冷聲道:“你之前的說的讓若曦回到我身邊到底是什麼意思?”

成浩眼中光芒一閃,心中對凌風充滿了佩服。

“不愧是凌風,在這種情況下,居然讓趙小川上鉤了!”

凌風笑道:“很簡單,加入我們的組織!”

“錢,我們組織有的是!還魂草,我們也有了下落!李文淵那邊,我們去搞定!只要你加入我們組織,這些都是你的,而你有了這些,李若曦絕對會回到你的身邊!” 金斷空以為秦穆然收拾了陳再功就已經結束了,可是怎麼還有自己什麼事情啊。

自己一來那可就是嚇尿了啊,直接跪下了,都沒怎麼說話。

但是現在聽秦穆然這話,是他都不打算放過自己了?

「秦先生,我….我並沒有做什麼吧?」

金斷空哆嗦著,心裡很是忐忑,但是他卻不敢抬頭直視秦穆然。

「你確定你沒有做錯?你再好好想想。」

秦穆然冷哼一聲,點燃了一根煙,吞雲吐霧了起來。

金斷空被秦穆然這麼一問,心裡更加沒底。思來想去,也沒有想到自己到底什麼地方得罪了他啊。

「想好了嗎?」

秦穆然將抽完的煙頭扔在地上,一腳踩滅,看著跪在地上,雙腿都已經凍麻的金斷空,冷冷地問道。

「恕我年老昏聵,我…我真的想不起來了。」

金斷空絞盡腦汁也著實想不起來自己說過了什麼,頓時臉苦的跟豬肝色一眼。

「那我來幫你想想!」

秦穆然勁氣一放,瞬間,金斷空感覺那勁氣有如疾馳的轎車一般,撞擊在了自己的身上,直接將他給撞飛了出去。

雙腿在地上蹭出了足足有五六米遠,直到後背撞在了賓士車的側面,才停了下來。

「噗!」

劇烈的撞擊讓金斷空體內氣血翻湧,喉嚨一甜,鮮血噴了出來,臉色瞬間憔悴了許多。

在場的眾人都沒有見到秦穆然怎麼出手的,金斷空便是已經蹭出了老遠。

「現在想出來了嗎?」

秦穆然向前踏了一步,面前的大理石地磚承受不住秦穆然的這一腳,崩裂開來。

一股更加恐怖的威壓瀰漫而去,壓的金斷空有些喘不過氣來。

「我真的….記不起來了。」

金斷空咬著牙硬撐著,但是秦穆然的威壓實在是太厲害了,他都能夠感覺到自己骨頭快要崩裂支撐不住的聲響。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是你說要將我挫骨揚灰的吧?」

秦穆然臉上帶著冰冷的笑容,問道。

「我……」

聽到秦穆然這話,金斷空突然不說話了。

想到當時跟陳再功在電話里的那些對話,金斷空的頭皮便是發麻。

若是他知道對方是秦穆然秦大魔王的話,打死他都不會來啊!

重生之薔薇花開 現在可倒好,想走都走不掉。

一個連化勁大能都敢殺的人,他這個暗勁之境根本就不夠看的。

化勁之下,皆為螻蟻,那可是由來已久,除了秦穆然這個變態打破過神話,不會再有人了。

「是你說的吧!」

秦穆然盯著金斷空問道。

「是…..」

金斷空咬碎了牙齒也只能夠往肚子里咽。

雖然很是屈辱,可是現在他若是不承認的話,不出意外,秦穆然會立刻殺了他。

雖然他已經七十幾了,但是達到暗勁之境,他的壽元能夠活到百歲,還有二三十年的美好時光,他可不想就這樣浪費掉。

簡單點就是他還沒活夠。

「你想將我挫骨揚灰,我長這麼大倒是沒有見過,不如你給我演示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