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鍾無艷也閃現越過了太乙,一記重鎚重重地砸向了伽羅,這一記重鎚伽羅沒有任何躲掉的可能,再接2技能,伽羅血量驟降的同時,被控住了。

「弄死她!快快快!!!」

鍾無艷激動不已,終於,終於近伽羅的身了,不容易啊!

「伽羅被突臉了,這危險了,不曉得太乙真人為什麼不保護她呢!?」婉婉驚疑非常。

很快她就知道原因了,隨著伽羅從擊飛中清醒過來,她居然毫不走位的原地開啟了大招,緊接著大弓一抬,臉貼臉的輸出起鍾無艷起來。

鍾無艷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突進的究竟是怎樣的怪獸,無盡戰刃,閃電匕首,攻速靴,再加上幾個沖能拳套,此刻的伽羅要攻速有攻速要傷害有傷害,特別是百分百的暴擊在無盡戰刃的加持下,傷害達到了一種爆炸的境地。

區區兩箭,鍾無艷三分之一的血就沒了。

「OMG的!」鍾無艷心中慌了,她終於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憑藉自己和哪吒,根本就沖不死伽羅,太乙真人和盾山雖然都出的保命裝和輔助裝,沒什麼輸出能力,但他們足以擋住女媧玄策五六秒,而自己能支撐得了五秒嗎?

嘩嘩嘩~

更恐怖的一幕出現了,旋風繚繞,是開大支援伽羅的劉邦!

這一刻,包括保萊比亞戰隊在內的所有人,全都驚住了,怎麼轉眼間形勢就大轉了???

「前期速滿暴擊,可不是為了慢悠悠地抓人,一波流才是真正的目的啊。」

蘇黎嘴角微微勾起。

他控制著伽羅,依靠輔助裝的超級加速效果先埋頭撤離,將戰場拉扯成一字型,太乙真人和盾山並不緊跟,看似捨棄了伽羅實則是斷後擋住兩名敵人,哪吒開大沖臉,鍾無艷閃現緊跟沖自己。

如果是一般的局肯定是殺掉了,但自己的發育實在是太好了,無論是經濟還是等級都處於絕對的領先地位,完全能支撐自己站擼!

而就在這個關頭,劉邦傳送支援,徹底地掌控了戰局,這純粹是釜底抽薪!是真正的分割戰場!!

此時,伽羅在劉邦的配合下瞬間就解決了鍾無艷,哪吒想逃,但在90%的減速下根本是寸步難移,不消片刻就陣亡了。

另一邊女媧和玄策終於突破了盾山太乙的防禦線,可一看戰局不由傻眼了,想要撤離可現在已經追這麼遠了,太乙盾山兩個大控又緊跟著,又沒閃現了,被趕來的伽羅和劉邦黏住輕而易舉的收下了人頭。

至於呂布還和墨子打的難解難分,蘇黎等人也不管,直接向保萊比亞戰隊的中二塔而去。

原本戰局就在中二塔附近,隨著追擊女媧玄策,離中二塔更是不遠,順手就把保萊比亞戰隊方的中二塔拔除了,接著是高地。

看著這一幕,保萊比亞戰隊已經徹底懵了,怎麼好好的就要被一波了???

這才9分鐘啊!太誇張了吧!!!

別說他們,就算是現場的觀眾,還有那兩位解說也是看不出其中的門道,眼露茫然,最後集體得出一個結論,保萊比亞戰隊太雞兒菜了…… 隨著荊城戰隊一口氣直接拿下了保萊比亞戰隊的基地,現場已經是一片沸騰,誰能想到這看似支離破碎的荊城戰隊,居然以碾壓般的優勢取得了勝利。

觀眾席上,徐翔的臉色很是複雜,一方面他希望荊城戰隊能贏,無論如何這是他曾經待過的戰隊,寄予厚望也為之奮戰過,就這麼敗在了保萊比亞戰隊的手中,他的念頭會不通達。

可現在荊城戰隊真的贏了,他的心裡又不是滋味了起來,冥冥中,他看見了很多雙眼睛,葉隊的、劉芒的、藍霖的、

李潤宇的,這些眼睛就那麼直勾勾地盯著他,若有若無的譏色在其中閃爍不定。

自己,選擇錯了嗎?

「不!」

徐翔的雙手狠狠地捏緊了椅把,他沒有錯,這麼多年來,他沒有一刻懈怠過,做夢都夢見拿到了聯賽冠軍,每一次失敗時他都安慰自己,沒事,明年再來。

然而今年他卻淪落成了替補,他起初是支持這個規則的,以實力論英雄,可等到他失敗成為替補的那瞬間,徐翔心裡崩潰了,他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真的無法……接受!

「不過是打個出其不意而已,現在我離開了荊城戰隊,葉振龍又無法上場,雖然看似乾淨利落的贏了這一局,但荊城戰隊的內部已經千瘡百孔,走不遠……你們走不遠的!」

徐翔嘴裡念叨著,內心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決定。

哦哦哦~~~

此時,賽場傳來巨大的歡呼聲,徐翔的目光不由看向了荊城戰隊那邊,正好看見葉振龍和劉芒等人互相擁抱著,皆滿臉的喜色。

那幾個大男孩互相錘著對方的胸膛,藍霖原本嚴肅的臉孔此刻也是化開,被宋矽還TS戰隊的眾女簇擁著,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勝利后的喜悅之情。

徐翔的心裡抽動了以下,曾幾何時,他也是其中的一員啊……

「呵呵,現在笑的爽,等會樂極生悲就有意思了。」旁邊傳來一道譏笑之聲,這聲音徐翔並不陌生,是二中戰隊的隊長錢亮。

這傢伙對友軍倒是照顧有佳,但對敵人嘴上從沒留情過,為此莫名其妙地不知道樹立了多少無端由的敵人。

見徐翔看向自己,錢亮嘿嘿一笑,拍了拍徐翔的肩膀道:「怎麼,你不會還對他們抱有什麼希望吧?」

「隊長你別為難徐哥了,好歹是以前的隊友,他觸景生情很正常嘛~」

坐在錢亮旁邊的一位青年嘻嘻哈哈地介面道。

徐翔哼了一聲,道:「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放心,既然我加入了二中戰隊,生是二中戰隊的人,死是二中戰隊的鬼!只要你們不負我,我絕對不會負你們的!!」

錢亮諸人怔了怔,隨即都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

「漂亮的一局!荊城戰隊的這位打野選手,親自為我們演示了什麼叫戰局瞬息萬變,一手伽羅完美的演繹了暴力美學,讓我們再次恭喜荊城戰隊!」

隨著throne的聲音,現場再次歡呼了起來。

要知道,在這局開始之前,荊城戰隊的支持率僅僅只有13%,議論聲全都是圍繞荊城戰隊能支撐多久來進行的,現實雖然狠狠地抽了他們一個巴掌,但他們卻被抽的很爽,畢竟這一局荊城戰隊的確拿出了真功夫,他們看的很過癮。

而且現在他們都信了一句話,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荊城戰隊不失往年荊城賽區霸主級戰隊的風範!

待歡呼聲平靜后,婉婉笑問道:「荊城戰隊雖然先拿下了一城,但下一局保萊比亞戰隊肯定有了防範,throne你覺得保萊比亞戰隊能把敗局追回來嗎?」

「機會還是有的,荊城戰隊這局能贏,主要是出在伽羅這個點上,1級時3人推中給保萊比亞戰隊的打野輔助布套,然後一舉拿下了前期節奏,突出了一個詭字,接著出奇制勝,寄出了百分百暴擊率的伽羅,保萊比亞戰隊在短期內根本沒法破解,只能被動防守,可下一局就不好說了,這種戰術只能用一次,下一次伽羅極有可能被直接ban掉。」

說到這裡,throne看了保萊比亞戰隊的坐席一眼,繼續道:「他們下一局ban伽羅,再依靠整個隊伍的協調性緊密進攻,以荊城戰隊目前的狀況,日子估計不會好過,畢竟他們的隊長無法親自上場,重要替補隊員徐翔又離場了。」

這麼一分析之後,看好荊城戰隊的觀眾們頓時間冷靜了下來,議論的風向漸漸地又倒向了保萊比亞戰隊。

與此同時。

「果然沒有看錯你!」

一向有些老成的葉振龍,此刻顯得很激動,把蘇黎的肩膀捏的生疼。

「再不放手我翻臉了啊!」蘇黎疼的臉都皺了起來,真的是都快讀大學的人了,還這麼浮躁,要捏捏藍霖啊,她肉嫩。

葉振龍哈哈一笑,放開了手。

這一局乾淨利落的勝利,將他心頭的憂慮和陰霾一掃而空,一時間情難自控他覺得這是可以理解地。

「有點東西。」

趙烽看著蘇黎也是露出了笑容,他很少笑,一般要笑也是冷笑、嗤笑之類的,此時這麼溫和的笑蘇黎周邊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顯然這一局的戰況很是讓他滿意。

宋矽迫不及待的湊了過來,眼中亮光閃閃地在蘇黎五人身上一一掃過,喜色滿面道:「你們真的太棒了!哈哈,你們沒看見,保萊比亞戰隊的粉絲們看見他們被一波平掉,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張一條、吳用等人也是七嘴八舌地描述起那些粉絲的反應,好不熱鬧。

終於,待大家的興奮勁過後,葉振龍面色一正,看向蘇黎問道:「第二局保萊比亞戰隊肯定有了防範,伽羅不出意外也會被ban掉了,你有什麼新的打算嗎?」

聞言,眾人地目光全都看向了蘇黎,經過這一戰,他們敏銳地感覺到了蘇黎的不同尋常,再加上葉振龍的態度,這使他們心裡皆冒出來了一個想法,蘇黎的實力肯定不像以往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

蘇黎沉吟了一下,忽然問道:「你們還記得迎新賽嗎?」

說完,忽然意味深長地看了趙烽、王小棟等人一眼。

趙烽面容一窘,他怎麼不記得,那一局堂堂老生隊居然輸給了新生,雖然是因為自己疏忽大意並沒有認真打,但輸了就是輸了。

「咦……」

忽地趙烽想起來一件事,當初的迎新賽,這蘇黎也上場了吧?之前並沒有把這個新生當回事,完全的忽略了,還以為是葉振龍教他們的戰術,現在看來……

想通這一點后,趙烽看向蘇黎的目光愈發肅然了,果然,剛剛能戰勝保萊比亞戰隊不是偶然!!

「你是說,第二局動用迎新賽的那個戰術!?」葉振龍目光一亮。

其他諸如吳用、柳歸等人的目光也亮了起來,那個戰術的確強力啊!

「不是。」

蘇黎搖搖頭,「我就是提出來顯擺一下。」 顯……擺一下?

見蘇黎以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出這句話,在場的人簡直是哭笑不得,好好的凝重地氣氛硬是被破壞了。

不過經過他這麼一打岔,在場的人倒是放鬆了起來。

蘇黎現在在他們看來已經是戰隊戰術主級運營的人物,他這麼放鬆,甚至還有心情開玩笑,這讓他們很有安全感。

「我考慮了一下。」

葉振龍想了想,說道:「那個戰術的確強力,百里守約、幹將莫邪、虞姬三個都是手長傷害又高的英雄,1級poke強拆的話,保萊比亞戰隊肯定受不了,他們是一支以進攻為基礎的戰隊,對於防守並不精通,當他們把重點全放在中路的時候,大喬單線速4,很容易打的對方措手不及,不過……」

他看向蘇黎:「這個戰術以前有沒有在賽場上出現過?」

這正是他猶豫的一個點,如果這個戰術曾經出現過,而保萊比亞戰隊又恰巧看過的話,一旦己方選出了這三名英雄,那無異於送菜了。

克制這種戰術的陣容不是沒有,而且很多。

「賽場上倒是沒有,這是我在手游網咖玩遊戲時,請一位小哥哥吃了碗炒麵換來的,所以放心吧!」蘇黎信誓坦坦地保證道。

炒麵換來的?

眾人翻了個白眼,信你個鬼喲!

搞定了第二局的打法問題后,眾人討論起詳細細節起來,趙烽、王小棟、吳用等人對這套打法是深切體會過的,最是明白其可怕之處,相對的信心也是最高的。

連新生隊都可以發揮出這套打法的威力,更何況他們。

時間飛快流逝。

轉眼又到了投票環節,雖然throne深度解讀過這局,但這一次荊城戰隊的支持率還是飛速上升,直接飆升到了69%,上一局的勝利讓這些看好者想起了一個道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荊城戰隊的原隊長或許不能上場了,他們的重要替補雖然走了,但以往的戰鬥經驗可沒有喪失,各種戰術也沒有遺失,同樣可以展開緊密的聯動。

上一場暴擊流伽羅就是證明,他們敢肯定,這套戰術應該早就存在於荊城戰隊中了,現在才由選手們將其發揮出來!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這裡是高校聯賽分賽區G賽區的現場,正在進行的是今天24強之爭的第二局比賽,由荊城戰隊對戰保萊比亞戰隊,目前荊城戰隊領先了一局!讓我們拭目以待接下來兩支戰隊的表現,究竟是荊城戰隊在這一局一舉奠定勝利,還是保萊比亞戰隊迎頭追回比分,盡情關注!」婉婉微笑說道。

這時候,雙方戰隊都已經重新就位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ban選后。

「好,雙方選手都已經確定了英雄,下面我再介紹一下兩邊的陣容吧。首先是荊城戰隊,整個體系就突出了一個脆字,中路幹將莫邪、打野百里守約、射手虞姬、輔助大喬、上路夢奇,五個英雄中除了夢奇之外都是脆皮類英雄。」

「保萊比亞戰隊這邊的中單選手BL寄出了本命貂蟬、上路是不知火舞,這一點應該是為了針對夢奇,打野是公孫離,邊路英雄分別是狂鐵配蔡文姬,一如既往的暴力陣容。」

「在這裡的話,我想重點說一下荊城戰隊的陣容。」

throne的目光在虞姬等五名英雄上掃來掃去,繼續道:「這個陣容其實是十分不合理的,前排僅僅只有一個,控制也少的可憐,相比保萊比亞戰隊的搭配毫不誇張的說,完全陷入了劣勢,呃……算了,話不能說太滿了,或許荊城戰隊有一些新思路也說不定,」

throne笑了起來,有了上一局的經歷,他可不想再被打臉了。

比賽開始,相比上一局,趙烽、李潤宇就顯得鎮定多了,購買裝備后不慌不忙地走出了泉水。

「你叫蘇黎對吧,名字不錯啊。」趙烽笑著套起了近乎。

不比劉芒等人,他們都是葉振龍手下的老兵了,想要拉攏的話幾乎不可能,蘇黎卻不同,是新生,在葉振龍面前也顯得很隨意,而且似乎毫不在意葉振龍隊長的身份。

拉攏到他來自己這邊陣營的機會還是蠻大的,不得不說趙烽是個有志氣的人,至今都想把葉振龍取而代之……

「你如果閑的話,可以多補補刀。」

蘇黎頭也不轉地說道,從不跟男性尬聊謝謝。

趙烽臉上笑眯眯,心裡媽了個雞。 就在荊城戰隊與保萊比亞戰隊的第二局正式開始的時候,在距離荊城數百公里之外的一座普通小鎮里,王璇璇正歇斯底里的大哭著:「韓景合,你要是出了這個門,就別再回來了!!」

她哭喊的聲音極大,只不過屋外毫無動靜,顯然周圍的街坊鄰居早就習慣了。

韓景合鐵青著臉,邁向屋外的身子沒有任何停頓,見狀,王璇璇的哭聲更大了起來。

「不回來就不回來,再回來我是狗!」

商界至尊 說著,韓景合砰地一聲關上了大門,頭也不會的離開了。

一路上,韓景合越想越氣,拿出一根煙點燃狠狠地抽了一口后,在湖邊隨便找了個地方亞洲蹲了下來。

「MD,勞資好歹以前輝煌過,甚至差一點登上了聯賽冠軍的寶座,怎麼現在特么的越活越憋屈了!」韓景合憤憤地看向了來時的路,不回去了,說不回去就不回去了,臭女人一天到晚只知道想方設法的作我,以前把我當神一樣來崇拜,現在連呼吸的空氣對我都充滿了嫌棄。

他坐了下來,可以看見這是一位樣貌有些滄桑的青年,嘴上是長久沒有梳理的碎鬍渣,頭髮絲也隨意的耷拉在額前,配上一根閃爍不定的香煙,標準的屌絲宅男。

身上的穿著也很隨意,上衣是一件洗的發白的灰色外套,下身褲腿差了那麼一截,看上去已經很久都沒有換新的了。

唯一的優點是他並不胖,而且身高也不錯。

「真尼瑪煩!」感受著寒風的呼嘯,韓景合裹緊外套的同時,不由又低罵了一句,將香煙最後狠狠地吸了一口擰熄之後,他隨身掏出了手機。

「去低端局炸炸魚,調節一下內分泌失調,嘿嘿……」

看見手機上那熟悉的王者榮耀登陸界面,韓景合臉上的憤怒消散了一些,眼中也浮現出詭異之色。

這時,遊戲已經連了上去,他正下意識地想要X掉遊戲主界面彈出來的消息,一行字卻吸引住了他:《全國王者榮耀高校聯賽直播》。

「高校聯賽?」韓景合撓了撓屁股,有點癢,接著臉上露出一種奇怪的笑容,有意思,以前可從沒聽說高校聯賽還能在主界面上被推薦觀看的,看來這幾年王者榮耀發展實在迅猛啊,高校聯賽有足夠的關注度了。

只不過一群小屁崽子的比賽,技術估計也就星耀,撐死王者守門員,觀賞度……算了……閑著也是閑著。

韓景合再次捏了根煙出來,瞟了一眼只剩兩根煙的煙盒之後,他眼中不由露出心疼之色,猶豫了一下,他還是沒有把煙放回去,硬著心點開了王者榮耀高校聯賽直播。

一連抽看了四五個賽區的比賽之後,他臉上的失望之色越來越濃郁起來。

「菜!菜!菜!!這特么都是些什麼中二操作,閃現撞牆也就算了,還被野怪打死,現在的後輩實力都這麼差勁的?爸爸像他們這麼大的時候,都打到王者前五十去了。」韓景合恨恨地吧唧了一口煙,隨著煙霧的繚繞,他眼中的恨色漸漸地被憂鬱所取代了,自嘲地笑了一聲后,他又換了個賽區觀看起來。

「咦……」

忽地,他像是發現了什麼,眼中露出了驚異之色。

「有意思,這波操作可以啊,把迂迴包抄用到了極致,直接打了個1換5,一波就把對方打回了老家,我看看……彈幕說……哦,這是去年的冠軍戰隊翔宇戰隊,還行。」韓景合點點頭,又換了兩個賽區。

待到他又隨意點進去一個賽區直播之後,他原本隨意散漫地眼睛忽地凝了起來,像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死死地盯著手機屏幕,瞳孔收縮的宛如針尖般大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