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鐵林,之前從小世界秘境走出的一位尊者境高手,而今臉色鐵青。

這位開口之人,論輩分確實是門中長輩,他先前見到時也激動不已,直接躬身跪拜,然而當他知道這群宗派界的強者來此的目的后,他冷靜了下來。

甚至主動相勸,但卻遭到了訓斥。

而今,他選擇和身邊的戰友在一起。

雖然並肩作戰的時間不長,但他早已徹底認可了這群人! 這個時代,和鐵林當初的那時完全不同,這幾個月來,他早已有了很多的認識,在異境口這邊,他們並非不能到處走走,也接觸了很多。

這個時代,是個盛世!

至少比他們以前的那個時代要更好。

漸漸的,他也喜歡上了這個時代,沒有那麼多的客套,沒有什麼尊卑,哪怕他是尊者境高手,在這邊他得到的只是尊重,並非是畏懼的那種。

發自心底的那種敬意!

尤其是這段時間華夏生死存亡之際,他更是認識了很多,身邊浴血奮戰的戰友,一群不知道小了幾代的後輩,前仆後繼。

戰的多了,有人死亡,有人補充進來。

他們戰出了感情,戰出了不舍。

這裡,儼然成了他的另一個家的所在,以此來守護華夏大地,這也是他們這些修鍊者強者該有的責任。

而不是去爭奪什麼。

在這異境這邊,成千上萬人,他們沒有彼此爭分。

有的,是報國殺敵,是守護身後無數人的平安。

這些人,哪怕是很弱小,但也同樣值得尊重。

異境這邊的生活,他不後悔,若是再有其他選擇,他也願意來為黎民蒼生而戰,願意和這些生死戰友接觸交往。

很洒脫,沒有其他的勾心鬥角。

這就是眼前鐵林的情況。

為此哪怕是師叔祖駕到,他也選擇了這邊,沒有和宗派界的人一起。

他們要乾的,鐵林反對。

「師叔祖,諸位前輩,請聽我一言,時代不同了,我等的江湖時代已然逝去,而今我們有著大地異境,它們會毀滅我們華夏大地,所以在此之前,還請諸位以大局為重,不宜再生事端。」鐵林沉聲說道。

此言一出,對面的一群宗派界高手頓時臉色陰沉了下來,尤其是這位鐵林的師叔祖,先前開口勸導鐵林的那位老者,更是怒氣衝天。

「混賬!」老者怒斥一聲。

「目無尊長,再不悔改,本座不介意清理門戶!」

對面,國安局的幾位老爺子早就受不住了,先前何宏在的時候,一直在壓制著,而今何宏不在,林楠也趕到了,他們並不畏懼。

「你敢動手試試,不要倚老賣老,看你們是前輩,我等客氣喊叫一聲,諸位若是為華夏天下蒼生為己任,便清楚這裡的事情,否則出了事端,天地遭劫,爾等負得起這個責任?」一位老爺子沉聲喝道。

被一個不過一兩百歲的『後輩』訓斥,一群宗派界高手臉色更不好看了。

「蓬!」一名宗派界老者陰沉著臉,身前的一張石桌直接粉碎炸開。

「混賬,你敢如此對我等說話?」

這人怒聲,渾身氣息爆發,大有直接動手之勢,身邊一群人同樣臉色陰冷的看向對面。

強大的氣息展露無疑。

這次前來,他們便做好了準備,必須讓『官府』讓步臣服,不惜一戰。

異境雖然很可怕,但眼下不過區區幾位尊者境高手都能守住,他們掌控自然也行。

到時候整個世界,依舊是他們的江湖世界,強者為尊,還是和之前一樣。

然而,殊不知這群人真的大錯了算盤,就在劍拔弩張之勢之際,演武場大門口兩道人影出現。

林楠到了,何宏站在林楠身前,臉色陰沉的盯著這一幕。

不過相對於他,林楠倒是還算平靜。

但熟悉林楠的人都明白,他此刻很生氣。

為了守護這座異境,死傷多少人?

所有人都做好了赴死的準備,要阻擋無窮的異獸,守護華夏大地的安慰,結果這些人倒好,一來就要找麻煩,要以他們的規矩江湖來掌控這一切,還要讓自己等人臣服他們。

沒睡醒吧?

此刻林楠心情很不好!

尤其是看到這般劍拔弩張之勢!

這些人想找死!

「好熱鬧,諸位這是要戰嗎?」林楠淡淡開口,徑直走了過來。

國安局這邊一群等人看到林楠,頓時心中大定,林楠就是他們的信念所在,這段時間他們早已習慣了。

而另一邊一群宗派界的高手眉頭則是微皺。

早在來這裡之前,林楠的一些資料便擺在他們面前,只不過真正看到此人,一些人還是眉頭微皺,嚴重的不屑。

這個被譽為華夏第一高手的,華夏戰部首領,據說屬於華夏最頂級的人物,竟然只是一個宗師境中期的小子後輩而已。

相對他們這群人,算是毛都沒長齊的那種!

在場的十位尊者境高手不說,宗師境後期的還有五六位,哪一個不比他強?

這種人,若是放在數百年前他們那個時代,早已不知道殺了多少次,他身上即便是有秘密機緣,也沒有機會讓他享用。

機緣,是屬於強者的。

強者主導一切!

而今這麼一個渾身擁有大秘的人,竟然能活到現在,還讓幾位尊者境高手俯首稱臣,讓他們很是不屑搖頭。

或許,這個時代真的失去了強者精神,失去了修鍊者該有的雄心。

「哼!」陡然間,其中一名尊者境巔峰的高手冷哼一聲,強大的氣息直接展露而出,直奔林楠而去。

剎那間,林楠遭到一股強大的威壓,強者的威壓,有時候也能殺人,強大的氣息一經展露,弱者可能直接癱瘓在地。

甚至,遭到精神鎮殺。

何宏見狀,當即便要站在林楠身前阻攔,臉色更是陰沉不已,其他國安局幾位以及鐵林等尊者境高手臉色也是鐵青,紛紛站了起來,怒目而視。

然而林楠卻突然間微微揮手示意,讓眾人不用在意,林楠就這般隨意的向前走去,絲毫沒有受到這位尊者境巔峰高手的震懾。

這一幕,頓時讓一群宗派界的高手臉色微變。

尊者境巔峰高手的震懾威壓,哪怕是宗師境巔峰高手也要受到不輕的英雄,但林楠這裡竟然完全無損?

然而卻不知林楠此刻心中冷笑不已。

這種手段,針對普通高手還行,但對林楠他們這種身經百戰,整日與異獸廝殺,隨時可能送命的高手而言,完全無效。

四階巔峰的異獸都敢殺,不也是尊者境巔峰的實力嗎?

此刻以氣息還想震懾?

白痴吧?

「還有什麼手段,一起來吧?」林楠閑庭若步,直接站在一群宗派界高手身前不過數丈遠,而後依舊淡淡開口說道。 演武場內,氣氛顯得極為不妙,林楠看似淡然,但實則帶著極大的挑釁之意。

想動手,隨時可以!

在場十名尊者境高手,三十多位宗師境高手,雖然比華夏的要多,但打出十張虛影守護,這群人林楠能斬盡殺絕!

財大氣粗,現在的林楠捨得這個投入!

對面,一群宗派界高手臉色鐵青陰沉,尤其是一眾尊者境高手。

這些人,是各大門派的門主掌門之類,位高權重,在他們所在的年代里,他們是王者,哪怕是生死都在他們掌控之中,而今竟然被一個後輩小子挑釁,可想而知。

「好,很好,多少年沒人敢如此挑釁本座了。」一名陰冷中年男子開口,尊者境後期高手,在這群宗派界高手之中,排名前三的強者!

之前斬殺的八大尊者境高手,其中便有著兩位是這中年男子所在宗門之人,這次前來本就有著尋仇的原因。

他們知道林楠手段眾多,但他們這些人同樣掌握著大殺器,有他們的後手。

「這個時代,果然是變了,尊師重道全然不顧,本座此刻便教育你一番!」中年男子冷聲。

說著,中年男子一步踏前,氣息爆發。

尊者境後期強大實力展露無疑。

哪怕是不殺林楠,此刻也要強行震懾住。

然而還沒等林楠開口,何宏一步踏前,氣息爆發,雖然只有尊者境初期,但渾身戰意高昂,殺氣凜然,絲毫不相讓。

「閣下既然想戰,自有人奉陪!」何宏沉聲應道。

之前他們還尊一聲前輩,但眼下直接改口。

這種人,當不起這種稱謂!

見狀,中年男子眼中帶著一絲殺意。

「好,你既然找死,那本座成全你,一群官府的走狗而已,也敢想著統御我等!」

一旁,林楠沒有開口,但目光卻在一眾宗派界高手臉上掃過,很快便有了結論。

這些人,臉上儘是冷笑之意,對於這一幕毫不在意。

一群本就不屬於這個時代,甚至是不屬於此刻地球的人,完全不在意普通人的生命,他們依舊活在數百年前的江湖,活在他們的世界里,不容其他人質疑。

對林楠等人出手,這些人估計都很樂意,甚至心底或許還打算將自己活捉,搜刮自己的秘密也說不定。

眼看著何宏即將出手廝殺,林楠上前一步,揮手攔了下來。

華夏這邊,林楠不是最強,但絕對是最具有權威的一個,哪怕是何宏等人在重大事情上也要聽從林楠的吩咐。

不是畏懼,而是信服!

「別急,若不然先談談好了,也好讓我知道你們想要什麼,之後談不攏,該殺殺,該戰戰。」林楠開口。

打殺一個多沒意思。

要干,就要把這群人干翻。

雖然有著何宏的一些介紹,但畢竟不完整,林楠還沒有弄清楚這群人的真正目的。

何宏等人一聽便明白林楠的意思,但一群宗派界高手卻不知道,聞言直接冷笑而出。

「現在要談了?」中年男子冷笑,儘是不屑。

在他們看來,這是懼怕!

林楠的手段他們調查過一些,哪怕是能夠拿出一些特殊手段,他們也不懼。

十位尊者境高手,巔峰的便有兩位,後期的也有一位,其他人也都不弱,再加上三十多位宗師境高手,哪怕是林楠動用手段他們也有信心,只要生擒了林楠,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更何況,這十位尊者境高手也並非他們全部!

關鍵時刻,還能動用更強大的力量,這就是他們的依仗!

「今日起,華夏大地一切歸我等決定,官府管理好世俗之人即可,爾等也需加入各大宗門,今後華夏大地正式回歸宗門統御時期!」中年男子冷笑道。

「你身上的秘密,我等需要知曉!」中年男子的話一落,身邊一旁一名尊者境中期高手也冷笑開口,毫不掩飾的帶著貪婪之意,盯著林楠。

他們不僅要掌控,更要林楠身上的秘密。

短時間內崛起,更是有著用之不竭的靈丹妙藥,更有一些極其神秘的手段,這種大機緣他們不願意錯過。

此言一出,何宏等人頓時眼中凶光外露,毫不掩飾。

這群人,越發的過分了,這種要求都趕提。

林楠臉色平靜,繼續開口問了一句。

「還要什麼?」

聽到這話,一群宗派界高手更是得意了,一個個的開口了。

「以後兩座異境由我等掌控,所有天材地寶,通規我等處置!」

「立刻解散什麼武大,今日起我等宗門正式對外收徒。」

「交出你們的靈寶!」

…………

一位位宗派界高手開口,完全是一副隨意宰割林楠的態勢,按照他們的意思,林楠的一切,乃至眼下他們的一切都要被掠奪了。

這些人,要佔據他們的一切,甚至就差讓他們跪地磕頭認主。

古代什麼社會,他們眼中的江湖宗派是什麼樣子的何宏等人不知道,但現代人沒有這個習慣!

他們跟隨林楠,也是信服。

現代的強者們,沒有那麼多的高高在上,在這異境內戰鬥廝殺,所有人都是戰友,甚至是兄弟,不存在他們的那種江湖和規矩。

沒有人去那般卑躬屈膝,這個時代的修士高手,都是有血性的大好男兒!

「痴人說夢!」終於,一位老爺子忍不住了,開口怒斥一聲。

「想讓我們給你們卑躬屈膝當狗,你們還真敢想!」另一人也直接拍案而起,能修鍊到尊者境,哪位是普通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