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關大家這句話當然不是出於慷慨,而是出於自信。意思即爲:我東西很多,你要有本事贏,隨你拿走一件。

雷霸此時明白了關大家的意圖,是爲了雷家的祕寶金靈子。

雷霸微怒道:“金靈子雖然貴重罕見,但是再貴重的東西,也比不上一條命。都說關大家乃時間最會做生意的人,今日這生意好像並不划算。”

關大家道:“越大的生意,越存在風險。往往看似沒有希望的存在,纔有最好的機遇。”

“看來今日免不了一戰了。我聽聞關大家手裏有諸多失傳於世的功法。若是關大家輸了,我要《雷靈訣》。”雷霸道。

沛縣之人聽到《雷靈訣》三個字一個個震驚無語,想不到世間竟然真的存在這等玄妙功法。雷靈訣修煉到極致,可以引雷只精華分出一道靈身。此靈身不同於修行者的分身。

修行者修煉到極致,可以修煉一個有生命的分身。但是這個分身沒有修爲,需要從頭開始修煉。

而《雷靈訣》展現的靈身,便是等同於兩個自己出現,具備兩個自己的最強實力。

一個人,忽然變成了兩個人,勝算自然增大許多。

雷霸聽聞《雷靈訣》落在了關大家手裏。多次找人求證,可是關大家從來不發一言。到了今日,雷霸很想證實此事的真僞。

“可以。”關大家乾脆道。

“好。”

雷霸露出了激動之色。他對《雷靈訣》夢寐以求許久。即便他此生沒有時間將《雷靈訣》修煉到極致,雷家子孫後代可以修煉。若是修煉有成,雷家的根基,只會更加強大。 聽到‘金靈子’三個字,最爲吃驚的人便是林楓。

或許竹翁實在想不明白,關大家爲什麼要來到沛縣挑戰雷老爺子,不惜得罪大周皇后,就是爲了得到金靈子?

金靈子縱然是一件祕寶,可以助知命境界修行者金屬性靈根大圓滿。可關大家不是達到了宗師境界的高度了嗎?

金靈子,對於聞道境界的修行者用處已經不大。但是對於知命境界的修行者,乃美夢以求之物。

現如今,各門各派的修行者早已沒有了古老的五屬性靈根之說。都是按照本門功法,將一種屬性修煉到圓滿,從而展現異象。然後感悟天道,步入聞道境界。

而世間有五種罕見寶物,可以助知命境界修行者一舉達到屬性大圓滿。

雷家擁有着金靈子,是一個祕密。在雷府,僅僅只有雷老爺子以及他的孫子雷劍兩人知道這個祕密。

雷老爺子一直留着不用。因爲此物霸道,會毀滅修行者的肉身。雷老爺子還沒有找到護住雷劍肉身不損的同時,全部吸收金靈子的方法。

雷老爺子手裏的金靈子不多,剛剛夠一位知命境界修行者金屬性靈根大圓滿。若是浪費一點,便是功虧於潰。

林楓心中很吃驚,他得知古來五種屬性靈根修煉方法,是和老祖前輩交流所得。而自己正朝着這個方向努力。

問題是。自己這樣的修煉方向,從未向任何提及過。

關大家如何知道這些?並且如此費力替自己爭取金靈子?

雷劍豈能讓人打擾爺爺的壽宴。他站立出來道:“關前輩,我爺爺年歲已高。前輩又是鎬京最大的權貴。兩位交起手來,刀劍無眼,任誰受點傷都不是一件好事。若是非要比試,不如讓我們年輕一輩代勞。”

關大家聞言並未說話,而是看向雷霸。

竹翁開口道:“恭喜雷老爺子有一個聰明伶俐又很孝順的孫子。可這畢竟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家家還是不要插話。”

雷劍聞言,年輕氣盛。卻能忍住,可見不凡。他道:“今日是我爺爺大壽。關前輩如此咄咄逼人,有失大家風範。我今日想要挑戰關前輩帶來的弟子。”

竹翁再次開口,道:“我們都是生意人,不做無謂的事情。時間對於我們而言。是很珍貴的。”

雷劍聽到這句話的拒絕之意,他看向爺爺道:“爺爺,讓我代替你完成這場賭注吧?”

雷劍的眼神之中滿是自信和期待。他以知命境界後期修爲,自信可以擊敗知命境界初期的林楓。

畢竟,林楓是天碑之上無名之人。鎬京兩榜第一,只是和天賦有關,而和修爲實力無關。唯有武試第一,才能說明一個人的實力。

天賦再好,沒有成長起來。 第一女巫 一切都是虛妄之說。

雷霸看着雷劍,目露沉思之色。此事事關重大,不可兒戲。他不僅不想丟失金靈子。更想得到《雷靈訣》。

雷劍之母看到此處,忍無可忍道:“欺人太甚。劍而,你且去應戰。若是輸了,我們奉上金靈子。”

關大家仍舊看着雷老爺子不語。

雷老爺子終於鬆口道:“劍兒,要小心應敵。”

“是,爺爺。”

雷老爺子神念一動。一道烏光飛出,落入了雷劍手中。雷劍的手裏多了一把劍。此劍通體烏黑,卻是蘊含着雷電之威。

“雷霆劍。”

雷劍語氣有些顫抖。這是一把九等長劍,乃法寶之中品階最高。也是雷府品階最高的長劍。雷劍對雷霆劍夢寐以求許久,今日得以以此劍大戰,心裏一陣痛苦,一陣興奮。

“請。”

雷劍看着林楓道,語氣之中帶着一絲期待。當然是期待雷霆劍的威力。期待之中,帶着幾分嘲諷。

林楓並未拿出任何法寶,抱拳道:“請。”

“你不用兵器?”雷劍問道。

林楓看着雷劍握劍的感覺,便知道他最多隻是精通劍術,談不上劍意。這樣,便無法發揮出九等長劍真正的威力。

林楓回道:“我的功法,便是一雙拳頭。”

“找死。”

雷劍出手,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瞬間越過幾張距離,臨近林楓。林楓展開全部修爲,元氣凝聚於肉身。

轟……

隨着一聲巨響,雷霆劍擊打在林楓的拳頭之上,竟然迸發出金色的火花,好像打在了同樣九等的金屬法寶之上。

金色火花之間,無數的元氣涌動,形成了一道圓弧,彼此相拼。

砰……

又是緊接着的一聲巨響,不到幾息功夫,圓弧破裂。雷劍手裏的雷霆劍仍舊保持着向前刺出去的力道,劍尖之上,有大量的元氣涌動。而反觀林楓,全身的元氣內斂於肉身之內,看不到光華。

隨着雷霆劍不斷逼近,林楓的衣裳開始出現了裂紋。

看到此景,雷霸凝重的神情,慢慢舒展開來。他一眼看到,林楓的肉身確實驚人,幾乎相比於魔族和蠻族,也絲毫不弱。但是對於神通術,他確實不算精通。

“簡直沒有還手之力,可笑。”雷懸露出了鄙夷之色。

雷劍長劍一蕩,一股極強的力道擊開,逼得林楓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八丈之遠。

林楓落地之後,看着衣裳上的裂紋,看着手臂之上的傷口,不僅沒有落入下風的憂慮,反而有些高興。

“看了我此時肉身的極限是面對一位知命境界後期修行者拿着一把九等法寶一擊。前提是。此人不同於九等法寶相通。”林楓思忖道。

隨着林楓被震飛,沛縣子弟一個個大聲喝彩。看向林楓的時候,更是鄙夷而不屑。

雷劍看着剛剛站穩的林楓。並未乘勝追擊,對他而言,顯然沒有必要。

雷劍再次出手,朝空中揮出了一劍。

一道雷霆劍光在空中劃過,與此同時,一道金色的光影忽然出現,漂浮在空中。那是一道符紙。

“劍兒什麼時候修煉符道了?”雷老爺子沉聲問道。

“符劍雙修。沒有想到少爺竟然是這等奇才。”雷懸失聲道。

如此看來,雷劍修煉符道。是雷府的人不知道的。雷劍如此躍躍欲試,想要拿林楓練手,便是修煉符道多年,終有所成。接着林楓的手。向爺爺展示自己的厲害。

光以劍道,雷劍已經佔據了上風。現在又多了符道手段,林楓更加不如。

所有人看來,這已經算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鬥。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林楓看到符之後,竟然笑得更加開心。

林楓修煉的是溯本求源,他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多一種手段,實力自然多一分。問題是。你應該將一種手段修煉到至強之後,再多了另外的手段,同時兩用。這纔是增強了實力。

“那小子竟然還在笑?”

“他是不是瘋了?”

在強大元氣威能毀壞之下,林楓的袖子已經破爛,露出了強悍的肉身。元氣凝聚之下,他的肉身綻放着月華一樣的光暈。

雷劍臨近,不忘輕語道:“今日,我應該感謝你。就以你的鮮血幫我證道。算是給我爺爺奉上一份賀禮。爲了證明我的強大,我只能廢掉你。”

雷劍的語調很輕。但是林楓聽得清清楚楚。甚至包括雷霸在內的幾位強者都聽得清清楚楚。雷霸很高興,他覺得自己的孫子,就應該如此。

唯有如此自信而霸道,纔是自己的孫子。

關大家微微開口道:“林楓,時候不早了。”

“哦。”

林楓應答了一聲之後,開始真正的出手。他不會異象神通,但是自行創立了一種類似異象的神通。

林楓的元氣在體內燃燒起來,和體內的噬血鼎發生共鳴。很快,月華光暈的體表多了一層血色的光暈。若是仔細看去,這個紅色光暈是鼎的形狀。

林楓的速度很快,比雷劍出劍的速度快很多。他衝入了雷霆劍氣和金色符光之中,由於速度太快,由於雷霆劍氣和金色符光蘊含的元氣威能太強烈,林楓的肉身也出現了裂縫,鮮血滲出。

林楓一拳轟開,直接震碎了金色符紙。又一拳轟開了雷霆劍。最後,林楓臨近了雷劍身體一丈之內,暴風雨一樣的拳頭蓋向雷劍。

知命境界巔峯的強者,近身搏鬥也不是林楓的對手。更不用說知命境界後期的雷劍。

雷劍很快不支,任憑林楓轟擊。逼得雷劍步步後退,不停地口吐鮮血。

“夠了。”

雷霸發出一聲憤怒的吼叫。

沛縣子弟難以置信眼前這一幕。明明佔據上風的雷劍,爲什麼忽然間就落敗了?這一切發生的太奇怪。

雷劍的身上滿是鮮血,骨骼斷裂太多,只能躺着。

雷霸看着林楓,一臉憤然道:“很強的肉身,超乎想象。出手夠狠。”

首席的獨家寵愛 關大家則是淡淡道:“好一把劍。”

關大家說的自然不是雷劍,而是林楓。她之所以知道林楓會獲勝,並且以什麼樣的方式獲勝。然而雷霸看不出來,並非兩人的境界相差太多,而是雷霸對林楓不瞭解。

這世間,真正瞭解林楓修行的人,屈指可數。

關大家便是其中一位。林楓一擊得逞,靠的不僅僅是肉身,而是劍意。林楓以元氣化開,把自己當作了一把劍。

這一劍出擊,要麼成功,要麼失敗。由此,一招分出了勝負。

林楓這一劍揮出,便是一路來,從劍聖,祖師,齊四三位劍道強者身上所學所感。以身體化劍,那一劍很簡單,叫做刺劍。

那一劍的劍意也很簡單,叫狹路相逢勇者勝。 “金靈子,拿來。”

林楓沒有理會所有人的震驚,而是對着雷老爺子淡淡開口。

所有沛縣子弟的目光全部聚集在林楓身上。他們不得不承認,這個年輕,很強。按照先前的約定,雷劍戰敗,要交上金靈子。

雷老爺子冷哼了一聲,怒視着林楓道:“我今日大壽,你來此鬧場,還打傷了我的孫子。關大家,你就是你的道理?”

林楓一臉平靜地看着雷老爺子,繼續道:“金靈子,拿來。”

這一句話,簡單至極,卻是令雷老爺子差點一口氣沒有喘過去。他右手一番,一道金光從掌心出現。他的掌心之上,是一個類似琥珀一般的寶物。

雷老爺子揮手之際,金靈子落入到林楓的手裏。

“金靈子給你又如何?年輕人,你要有命用才行。”雷老爺子*裸恐嚇,這句話,也算是對關大家發出挑戰。

你挑戰我可以,我難道就不可以挑戰你奪回失去的一切嗎?

林楓接過金靈子,看也未看衆人,竟然直接吞掉金靈子。林楓的舉動,驚呆了衆人,所有沛縣子弟陷入了沉默和震驚之中。

即便是雷老爺子,也是吃驚無語。想不到林楓如此果決。

這個動作,無疑就是給雷老爺子扇了一個巴掌。即便是林楓死在此處又如何?雷家再也奪不回金靈子了。

林楓吞食了金靈子之後。覺得一股熾熱滾動的熱流在體內流淌,令他感到劇痛。他感覺到自己的肉身再遭受極大程度的傷害。

林楓立即打坐入定,煉化吸收金靈子之內蘊含的金屬性威能。

雷老爺子靜靜地看着林楓。看着他視若無人般的篤定,雷老爺子的雙手也不可控制地打顫起來。

雷老爺子伸手之間,雷霆劍落在了他右手之上。隨着雷老爺子體內元氣散開,竟然有雷電之威在雷霆劍上瀰漫。

一股龐大的威壓,以雷老爺子爲中心,四處散開。四周之人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全部不有自主地後退。

很快。場上只剩下雷老爺子,林楓和關大家三人。

雷電細絲的光芒越來越亮。令人心寒。最後,這些細絲凝聚成了真正的雷電。

天地之間的元氣,瘋狂一般涌入到雷老爺子的方圓之內,使得雷老爺子頭頂之上的天空烏雲滾滾。烏雲之上。開始閃現真正的雷鳴之聲。

“關大家,請。”

雷老爺子一語畢,他手腕翻動之間,雷霆劍綻放的電芒異常刺眼,令人不敢直視。

隨着這一劍刺出,雷電在劍身之上重疊。天空之上的濃雲之上,出現大量電芒,一道雷電竟有手腕般粗大駭人。

關大家站在場地之上,一臉篤定。任憑勁風襲來。她身上的黑衣仍舊垂垂不動,保持着原有的紫色。

看着裹着電芒刺來的雷霆劍,看着頭頂之上的無數道雷電。關大家輕語:“終究是聞道有些晚了。氣勢有餘。道韻不足。”

隨着這句話,關大家出手。一股異常森然的寒氣,從關大家身上散出。這些寒氣,都是淡淡的月華之色。不像雷霆那般奪目,看起來有些樸實。

寒氣阻擋了雷霆劍的攻勢,但也只是暫時的阻擋。

關大家的手裏多了一道黑色的長鞭。隨着她體內澎湃的元氣散開。長鞭露出了森然氣息更濃,甚至隱隱間有詭異的黑色氣息涌動。

就在這時。天空之上的濃雲之中,一道手臂粗的閃電轟然而下,霹向關大家。

關大家身形不動,只是簡單的揮動長鞭。

啪……

一聲清響從鞭子上發出。 重生之剎那芳華 這個聲音並不是非常刺耳,所有聽起來鞭聲好像不大。可這個鞭聲蓋過了雷霆之聲。也直接打碎了從空落落下的那道雷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