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阿端,我回來還有事是想告訴你,接下來的幾個月內,臨安會變成人間煉獄。”

我顫抖着轉過頭,直愣愣的看着他。他的眉毛一直在皺着,完全不是在開玩笑的意味。

“從兔精開始,會有許多的妖怪向臨安聚集而來,它們並非善類,屆時臨安的百姓該是怎樣的煎熬?而且你也看到了,西山上漸漸氤氳的異象,那便是人間大亂的徵兆。”

我錯愕的怔住,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知道與關乎無辜百姓,天下蒼生的性命有關的事情。偏偏還真的就是我,一個普通的官宦人家的大小姐,若說哪裏特別一點,便是我家族的地位比較高,而且還會有皇上來親自操辦自己的婚姻大事。

雖然我經常偷跑出去,混跡於市井,見識比一般的大小姐多了些,但是再怎麼說我也是一個凡人罷了。就算住到歩崖裏,經歷了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事件,我也仍舊只是個凡人。

“這件事都有誰知道?”我使勁的平復下心情,這才堪堪開口,很明顯,從柳奚笙開口跟我說這些事,我便毫不懷疑的信了,那麼接下來就該更加清楚的瞭解一下。

“趙哥,我和你。管庭也能猜個大概出來,太行山那些修仙之人也是應該發現了,還有就是孉娘了吧。”柳奚笙很認真的思索着,最後得出來這樣的答案。

我唯一驚訝的便是孉娘也是知道的,後來又一想,這有什麼可驚訝的,她不僅和柳奚笙還有美人師傅來自同一個地方,還是要嫁給美人師傅的人。

“那些妖怪爲什麼要來臨安禍亂人間?”我直覺這件事纔是重中之重,有必要也瞭解下比較好。

“他們爲了尋一個契機,衝破這個天地的秩序,解脫束縛。”柳奚笙說完之後一直在搖頭,臉色平靜的沒有表情。

“阿端,這件事若要解釋起來恐怕三天兩夜都說不完,而你即爲凡人也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我一聽這話便氣的不行“既然你知道我是凡人,爲什麼還要告訴我這些,不是說我知道的越少越好麼?爲什麼又偏偏把我扯進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裏面來。”

柳奚笙嘆了口氣“阿端,沒有人把你扯進這些事情裏來。我現在也有很多事都弄不清楚,而且你的身上有什麼奇怪的禁制,我看不透你。”

我上下左右的把自己摸了一個遍“禁制在哪呢?”

“噗。”柳奚笙一個沒忍住笑了出來“禁制是一種術法的壓制,它是無形的,你自然摸不到,但是妖怪卻是可以感覺得到的。”

柳奚笙眼睛一眯看向我的胸前“比如說那天兔精襲擊你的時候,你的胸前就閃起過淡藍色的光,那便是禁制在保護你。”

“這麼說,有人或者有妖怪在我身上弄了個禁制是爲了保護我?”

“所以我纔敢把這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告知於你,因爲沒有什麼妖怪能傷害得到你,除非那個妖怪的修爲能高過給你種下禁制的人的修爲。”

柳奚笙頓了頓,一臉思索的表情“也正因爲我的修爲不及給你種下禁制的人的修爲,所以我才無法看透,但是據我瞭解,整個臨安修爲高過我的不過兩人。”

“誰?”我順着柳奚笙的思路問下去。

“我趙哥,還有那個孉娘。”

我慢慢的低下了頭去,孉娘那麼討厭我,怎麼可能還回來保護我?若是美人師傅的話,便又有些說不過去了,他可是厭煩了我要趕我走的。

柳奚笙拍了拍我的肩膀“但是你居然一直沒有發現自己有異常,比如常人是看不見魂魄的,但是你就可以看見蘇斂秋,當然熊元除外,他是天生的陰陽眼。”

我不禁愣了一下,好像是這麼回事,原來自己從那時候就開始天賦異稟了?

“那我們要怎麼做?”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忽的想到在白虎神廟前柳奚笙說過還有一搏的機會。

柳奚笙無奈的撇了撇嘴“沒什麼有效的法子,只能來一隻殺一隻。”

我點了點頭,反正我又不會受傷,頂多被嚇一嚇,只要嚇不死我就行。

也就是這中蠢笨到不行的方法,讓我們一行人在之後的幾個月裏忙的團團轉。

柳奚笙回了歩崖,我回了我的沈府。

一路上我在想,恐怕和管庭的婚事是結不成了,估計到時候臨安都要亂作一團了。心裏不僅沒被一大波妖怪來襲的預告搞得心神不寧反而只覺得輕鬆,似乎那個人人趨之若鶩的管府二少爺在我眼裏就是塊臭狗屎一樣。

不對,哪來的這麼好看的臭狗屎?

仍舊是從後門鑽進了沈府,算了算陳嬤嬤還有半月纔回宮覆命,我便直接去了桃之的房間換好她的衣服,準備這半個月內本本分分的做起一個丫鬟來。

管庭派人將我遺落在他房間的包裹給我送了回來,還附上了一封信,寫的是:安好,勿念。

龍飛鳳舞的字體倒是像極了他那個灑脫的性子,收了信,我便知道管芯的心結應該也是解開了,她一向是個聰明的女子。

白天裏我在一旁端茶倒水,看着桃之像模像樣的學那些禮儀,心裏也捎帶着記了些,要應付親爹親媽總不能還是桃之上吧?自然是我得親自來,不然穿幫了可就沒什麼好名聲了。

晚上便和桃之鑽到一個被窩裏,給她講一些我這幾個月來稀奇的事。

“小姐,趙美人要成親了?”桃之臉色有些惋惜,她動了動嘴脣說道“不知道爲何,倒是覺得小姐你和趙美人挺配的,況且你從五歲開始就幾乎成日的唸叨着趙美人了,我還想過若是你不願意嫁給管二少爺,心裏定是有了趙美人的。”

桃之像是不經意間的隨口說着,我卻是狠狠的心痛了一下。

沒錯,我的心裏就是有了那個嫌棄我麻煩,把我趕走了的美人師傅。否則,我不會有要反抗婚事的念頭,不會想着逃婚。

只是如今,這些都不用了。

我緊緊地抱着桃之,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桃花香,心裏止不住的想我該怎麼辦呢?美人師傅和孉娘成親,管庭和我的婚事,柳奚笙的陪伴……

想到最後一切都煙消雲散了,我只要保護好身邊的人就可以了,用我身上這個莫名其妙的禁制,在臨安大亂時可以有一處安生的地方。

管庭時不時的派人給我送幾封信,有的是他寫的,無非是說一些現在臨安城的情況越來越糟,我看着只能乾着急,也幫不上什麼忙。

管芯寫來的便是讓我放心之類的話,她說管庭會保護好我們的。

我擡頭看了看這一方天地,只覺得一種壓抑時刻蔓延在整個臨安城,安居樂業的人們或許什麼都沒感覺到,但是總會有人發現這些接連不斷的怪事,到時必是一陣驚慌。

我回歸女裝後很快便習慣了,畢竟我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女的。倒是柳奚笙某一天趴在牆頭來看我的時候一臉黑線,那架勢差點沒站穩從牆頭掉下來。

“你,你怎的這幅打扮?”他指着我一身女裝,結巴個不停。

我也吭哧半天沒說出話來,倒是忘了在柳奚笙眼裏我還是個男人。

“難道你家小姐有這種特殊癖好?”柳奚笙轉眼是恍然大悟的樣子,還略帶尋味的打量着我。

一聽這話,我氣得沒一鞋底扔過去把他砸下來。

“你來有什麼事?”

柳奚笙也不再開玩笑,而是從牆頭躍下來落在我身邊,我發現他的眼眶下有些烏青,似乎很久沒睡個好覺了。

“這幾日,臨安城裏的小妖怪漸漸多了起來,倒沒什麼厲害的,就是磨人啊。”柳奚笙一臉的不耐煩,叫他這麼一個英明偉岸的大妖怪成日的去捉芝麻大點的小妖怪真是屈才了不是?

“嗯,管庭和我說過了。”看着柳奚笙疲憊的深情,想來他也是一番勞累。

“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麼?若是來一隻殺一隻,想來先累死的估計是你。”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

柳奚笙抿了抿脣“辦法還在考慮,我倒是不會輕易累死,只怕管庭那個小道士會先體力不支。”

我嗯了一聲,確實管庭這幾日給我寫的書信漸漸少了起來,看來可能睡覺吃飯的時間都不充裕了,下次我得回信一封叫他不要再寫了。

柳奚笙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慢慢的向我一步一步靠近,我發現這貨簡直是要把人折磨瘋了,靠那麼近幹什麼?弄得我緊張兮兮的大氣都不敢出。

“你幹嘛?”我直接伸手把他推開。

“沒什麼,只是忽然發現,你若是女子裝扮竟是如此的美。”柳奚笙眼裏全是閃亮的光,我幾乎就要脫口而出‘老孃就是女的’之類的話了,卻硬生生的又咽了回去。

我不能給他任何一點希望,說什麼曖昧的話都是赤裸裸的傷害。

意識到這點,我乾脆回開起他的玩笑來。

“說真的,柳奚笙你到底是什麼妖怪?看你黑色長袍還有胸前的紅色釦子,難道……”我正在腦海裏搜尋我見過的所有生物,試圖想找出一個和柳奚笙很像的來。

柳奚笙臉色一黑,上前捂住我的嘴差點把我捂死。

“不許亂想,我也不會告訴你的。”

就留下這麼一句話,然後他就灰溜溜的逃跑了。我隱約覺着若是我哪天知道了真相,估計會笑噴,從目前柳奚笙的反應來看。

很快半個月就過去了。

這半個月裏,臨安終於開始傳出些靈異的事情來,想來柳奚笙還有管庭已經力不能及了。

陳嬤嬤回宮這天,要帶着桃之去我父親母親面前展示一番,我在一旁聽着,心想該來的還是躲不掉了。

我的想法是我和桃之一起出現在父親和母親面前,他們看到的是我,陳嬤嬤在一旁看到的是桃之。

倒沒想到還是出了亂子。

我和桃之一起踏進正廳的時候,忽的被門檻絆了一下,直接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摔得狼狽。估計是以前蹦蹦跳跳的習慣了,如今這一下子端莊起來,倒是連個門檻都看不下去了……

我的母親倏忽間就站了起來,關切的喚我‘端兒。’

自從那次爭吵之後我倒是沒臉再去和父親母親請安,不過桃之說我的母親曾經來看過桃之假扮的‘我’,還拉着她的手道歉,而她只能裝睡躲過一劫。

如今摔倒了被母親這麼一喊,我鼻子一陣發酸差點就哭出來,頓時覺得爲人子女實在是太不孝了,心頭涌上的全是母親的好來。

可是我親愛的母親啊,如今你這麼一喊,陳嬤嬤可就看出端倪來了。

我正思索着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卻發現所有的人都呆住了,簡直就像是一副畫一樣紋絲不動。

而身旁的桃之眨着天真無邪的大眼睛,慢慢把我扶起來,站在她那個位置上,而她倒在了地上做着我剛剛倒地的姿勢。

下一秒,陳嬤嬤愣了一下也站了起來,慌忙的扶起桃之。

母親詫異的看着我,似乎是在判斷是不是她看花了眼。父親拉着她的手讓她坐下“怎麼了?端兒不是好好的麼?”

陳嬤嬤扶起桃之之後也馬上做回了原位,桃之衝着我眨了眨眼意思是按原計劃行事。

我忍着滿腹疑慮和桃之一起把陳嬤嬤教導過的事情全部像表演一樣展示了一遍之後就拉着桃之回了後院。

臨走時我看到母親和父親滿意的神情,而陳嬤嬤也笑的一臉歡快,沒發現什麼不對勁。

回到後院,桃之鬆了口氣,伸手去給山楂撒了把黃黍回頭看着我笑“這關就算是過了。”

我冷着臉一步一步走向她身邊,捏住她的手腕。

桃之臉上的笑容慢慢凝固然後消退。

“你看到了?”

桃之低下了頭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我一直怕有一天你會用這種眼神來看我,如今真的看到,我發現我的心比想象中更難受。”

“小姐,我是小院裏的桃花。”

我顫抖着呼了口氣,連吐出的白霧都是一段一段的。

“原來和我一起長大的是一隻妖怪……呵呵。”

“小姐,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剛纔情況實在緊急……”桃之急忙的的解釋,眼圈都是紅紅的。

神醫農夫 “桃之,我沒有怪你的意思。”

我怎麼會怪她呢?她陪在我身邊和我一起從小不點長到如今這般窈窕,雖然她可能是用了幻象,但於我卻是真真切切的回憶。

桃之撲過來死死地抱住我“嚇死我了,我還以爲小姐你不理我了。”

我輕輕地拍了拍她,卻覺得剛纔那個場景似曾相識,好像我和柳奚笙去看了‘鬼唱戲’回來,在歩崖門口遇到管庭時,也是腦海中空白了一瞬。

如今想來恐怕柳奚笙那時候也把我定住了,然後他去和管庭打了一架。

“桃之,剛剛我爲什麼沒有被定住?”我看着桃之,心裏覺得疑惑。

桃之撅着嘴搖了搖頭“我也從來沒有遇到這種情況,凡人會被這種法術定住是因爲他們的念力不夠堅定,但是有一些修道之人或者本身念力就是很強大的人便不會中招。”

我點了點頭,管庭便是修道之人,那我是念力強大的?

我怎麼可能是念力強大的?我好吃懶做,膽小怕事,柳奚笙之前嘲笑我的缺點我確實都有。

桃之幽幽的看着我“或許與你身上的禁制有關,小姐,我感覺到你的禁制越來越薄弱了。”

蜜愛調教:金牌總裁的心尖寵 “嗯?”我又全身上下摸了一遍,然後在桃之一臉黑線中訕訕的把手縮了回來。

“柳奚笙說是一個比他修爲還強的人在我身上種下的禁制,還說是爲了保護我,怎的薄弱了?那還能不能保護我?”

桃之怪異的笑了笑“依我看,這個禁制並不是爲了保護你,而是爲了壓制你,小姐,也許你並不是如今的你。”

什麼叫我並不是我?我是北國左丞相家唯一的千金,是沈府的大小姐,沈自端。

桃之見我皺着眉頭便上前拉住我的手“小姐,別怕,我永遠在你身邊。”

我也舒心的笑了,儘管不能愛上一個妖怪,但是我卻有了這麼多妖怪朋友。還有那個明明是妖怪死對頭的除妖師管庭。

近黃昏時,天空是灰濛濛的顏色,開始有雪花飄落下來,這是今年的第一場雪,冬天似乎來的格外的早了些。

家裏的燈籠都漸次亮了起來,映出雪中燈火的景象。

桃之看見下雪了,興奮地叫我出來看,而她蹦蹦跳跳的去拿披風,像是要準備堆雪人。

我伸出了手站在院子裏接住了一片雪花。

冰冰涼涼的感覺從手心和臉頰的肌膚傳進體內,看着空中旋轉着下落的雪花,我發現原來我有些想念我的美人師傅了。

許是下雪的緣故,牆角一束梅花慢慢的開放了,粉嫩的像是不懼寒意的精靈。

趙美人站在阿端的身後,靜靜地看着她快要齊腰的長髮,忽的忍不住的想給她披上一件衣服。

但是伸出的指尖快要碰到她的時候,卻慢慢的收了回來。

他的嘴角在笑,眼睛裏卻滿是憂傷的影子。

雪花輕輕地飄落下來,落滿兩人的肩頭,和一方潔白安靜的世界。

桃之將披風蓋在我肩膀的時候,我慢慢的收緊了衣角。

“他……走了?”

桃之驚訝的張大了嘴“小姐,你看到了?”

“不。”我慢慢的轉身,想要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我聞到了,他剛剛就站在我的身後,卻不肯來和我說一句話。”

桃之抿着嘴不說話,她剛剛也是看到美人師傅走了之後纔過來的。

我低下頭,果然身後的雪地上有一雙淺淺的腳印,彷彿站了許久,連腳印旁邊的積雪都被旁處薄一些。

我擡起腳慢慢的踩到那個腳印上,腳底有些涼意,但是我卻樂此不疲。

似乎這是我唯一敢接近你的方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