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陳天淡淡看了嚴寧一眼,語氣隨意的問道。

「在場誰看不出來那個王猛根本就不是黃昆的對手,你現在竟然把三千萬全部都壓在了王猛的身上,你不是瘋了你是什麼啊就?」嚴寧情緒有些激動的喊道。

「誰告訴你王猛不是黃昆的對手?」

陳天看著嚴寧輕聲反問道。

嚴寧聽到陳天的這話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忍不住冷笑道:「也不知道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你看過拳賽嗎?你知道什麼是武者嗎?」

陳天笑了笑,沒有說話。

「你什麼都不知道竟然還敢隨便下注,我看你真是人傻錢多!」嚴寧看著陳天繼續說道。

「嚴少,人家陳天有錢想要壓在誰的身上那就壓在誰的身上唄,反正輸的也不是咱們的錢,你多管這些閑事幹什麼啊?」嚴寧身邊的一個青年陰陽怪氣的說道。

「是啊,嚴少,萬一人家陳天就看出來什麼了呢?你管他幹什麼啊!」另外一個青年跟著說道。

嚴寧看著陳天猶豫了兩秒鐘,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我看在你是小九的朋友,所以好心的提醒你一句,我看過很多產黃昆的比賽,這個黃昆是位武道高手,已經在這個黑拳場裡面連勝九場了,而那個王猛也許根本就不是武道中人,所以今天王猛不可能贏,你若是信我的,就別押注在王猛的身上!」

「你是怎麼知道王猛不是武道中人的?」陳天輕聲問道。 冷靜個屁啊!

之後的直播時間,果然換了內容,而他們的主播大人又開始恢復最初的一聲不吭了。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這一次他們明顯注意到正在教他們做美食的主播在許多地方動作十分生疏,甚至還要思考一會……顯然是忘了下一步要做什麼。

這種情況在做芒果慕斯時也出現過,可為什麼他們當時卻是覺得可能那個步驟就是要等一會,一點都沒有懷疑呢?!

呵呵噠,能說他們的主播一臉認真的模樣太具有欺騙性了嗎?

什麼?你問我既然如此為何還要每次都準點守在直播間?

我能說我是始於顏值,陷於顏值,忠於顏值,無法自拔嗎?

畢竟我美寧就算什麼都不做都是值得欣賞的美人如畫,更何況美寧還很認真地學習美食,學會了后還會很認真地交我們呢?

哦,當然還有那些美寧安利的美食成功地收服了我的胃。

嗯,所以要淡定。我們粉了一個最神奇、最獨一無二、三天兩頭上頭條的主明星播,應該覺得自豪。

雖然其他人很不理解他們這種自豪……沒關係,他們自己理解就好了。

於是,網路上又一奇景就這麼出現了。

在別的美食博主勤勤懇懇地向自己的粉絲示範美食的做法的時候,風玫的直播間是這樣的——

錯了錯了,這一步應該是加水不是放油。

不對,這個是生的,是留著做裝飾的,不是讓你一起炒熟的啊。

美寧,該關火啦!

鹽!鹽……多了多了,快加水!

放胡椒不是孜然啊!

……

有剛進入直播間的新人一臉懵逼地看著彈幕大軍:我是不是走錯片場了?

美食博主的直播不該是博主教大家怎麼做嗎?這裡怎麼是反著來的?乾坤聽書網

小新人瑟瑟發抖地敲出一條彈幕來:請問……這是什麼情況?

歡迎新人,撒花~看房間名稱。

歡迎新人,撒花~報三圍~呸,說錯了,看房間名稱。

……

一順溜的彈幕,雖然會穿插一些莫名其妙的內容,總體上都是說歡迎還有讓他看房間的名字的。

房間名字:你來教我啊。

小新人:……

他是不是誤入了某個邪教?

都說寧非這個人有毒,他一時好奇才進來的,可是現在明明覺得自己是進入了邪教卻不想退出了……他是不是已經中毒了啊?

「好啦,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裡,我們明天見。」

主播清甜的聲音響在耳畔,看著已經關閉的房間,他覺得……這毒或許還可以中的更深一些。

這邊風玫關了直播回到客廳仰面往沙發上一躺:「那兩人走了沒?」

【沒。】系統的聲音里有著毫不掩飾的幸災樂禍。

風玫哀嚎一聲,扯了個靠墊往自己臉上一蓋:「明天又要上頭條的節奏啊!」

【說的就跟你下過頭條似的。】

風玫:「……」說的我竟無言以對,雖然她真的對頭條不熱衷,可是頭條似乎偏偏就賴上她了,這又讓她暗暗拉了一波想上頭條卻怎麼也上不了的明星的仇恨值。

她是來度假,順帶完成福利性的任務的,不是來拉仇恨值的啊!

片刻后,她猛地坐起來,臉上的靠墊掉在地上顯示出一種生無可戀的形態,風玫撿起來扔到沙發上:「乖,我讓人和你一起生無可戀啊。」

話落便下意識的要擼袖子,結果發現自己穿的是短袖。沉默了一瞬,而後直接開門出去。

系統:【……】為外面兩人默哀一秒鐘。 拳場內。

陳天淡淡看了嚴寧一眼,輕聲問道:「你是怎麼看出來這個王猛不是武者的?」

「對啊,嚴寧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啊?你也不是武者啊?」歐陽玖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語氣同樣好奇的說道。

「呵呵!」

嚴寧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基本上能夠來這個地方看拳賽的人,那都是非富即貴的存在,這個拳場裡面有很多老闆都會特意花重金請來了武道高手對比賽進行預測!」

「竟然還可以這樣啊?」歐陽玖語氣驚訝的說道。

「當然了,我確實不能看出來這個王猛是不是武者,但是拳場的這些人可以看出來,武道高手能夠通過感受氣息去分辨每個拳手的戰鬥力!」

「而且還有最重要的大一點,今天拳場既然給王猛那麼高的賠率,那麼也就是說明王猛的戰鬥力肯定特別低,拳場也不看好這個王猛,再說了,你看看全場這麼多人,有一個人是下注王猛的嗎?算了,我跟陳天說這些東西他也不懂,畢竟他這種人可能連什麼是武道都還不知道呢……」

嚴寧似乎對於這個拳場裡面的規矩非常的明白,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解釋道。

歐陽玖在聽到嚴寧的話以後忍不住輕輕的點了點頭,彷彿非常認同嚴寧說的這些話。

陳天看著嚴寧淡淡一笑,他知道嚴寧剛才說的這些話其實還有幾分道理的,因為這個拳場裡面確實有很多個武者存在,他在剛剛進入拳場的時候便感覺到了這些人的氣息,而且這些人的境界都不是很低。

而這些人出現在這裡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幫助那些有錢人辨別參賽選手的武道境界,這樣的話,才能夠更加精準的預測出每一場比賽的輸贏情況。

但是這種預測方式也不是百分之百準確的,一旦出現兩個參賽選手的武道境界相同時,這種判斷方法就容易出現失誤,畢竟想要分辨兩個境界相同的武者到底誰更加厲害一點,對於這些人來說還是非常有難度的。

這個拳場的主辦方其實在每一位參賽選手登場之前,也都會對選手的境界進行一下評判。

今天主辦方既然能夠給王猛如此高的賠率,那說明就連主辦方也都承認,王猛也許根本就不是一個武道高手,而是一個普通人。

但是其實真正的情況並不是眾人想象的那樣,那個王猛在表面上看也許並不是一位武者,但是其實他只不過是因為隱藏了自己的氣息,所以才會導致主辦方以及在場的所有武者對王猛的判斷產生的偏差。

王猛這樣的小手段無非就是為了給自己騙得一個高勝率而已,他可以騙得了別人,但是並不代表他可以騙得了陳天。

陳天在看見王猛的第一眼便已經感覺到,王猛一直都在控制著自己的氣息,王猛的真實境界應該在脫凡境之上,而黃昆無非就是一個築基境而已。

所以黃昆根本不可能是王猛的對手。

歐陽玖扭頭看了陳天一眼,輕聲說道:「陳天,我也覺的那個王猛好像打不過黃昆,你確定要押注在王猛的身上嗎?」

「黃昆不是王猛的對手!」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回了一句。

「那公子您……您真的要下注在王猛的身上對嗎?」工作人員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對,我要下注在王猛的身上!」陳天點頭答應道。

「好,我這就給您記錄!」工作人員連忙點了點頭。

嚴寧扭頭看向陳天,面無表情的冷笑道:「真是個傻子,一會王猛要是輸了,有你哭的時候……」

「是啊,這個陳天怎麼這麼執迷不悟呢!」

「剛才嚴少已經把話說的那麼清楚了,他竟然還不聽,這種人活該輸錢,不值得咱們去可憐他!」

嚴寧身邊的朋友跟著說道。

陳天面對嚴寧等人的嘲諷直接選擇無視,扭頭看向了歐陽玖的位置,輕聲說道:「小九,這麼好的掙錢機會,你不要試一試嗎?」

「我嗎?」歐陽玖看著陳天忍不住愣了一下。

「對啊,你要是相信我的話,你也可以選擇下注在王猛的身上,一賠七這樣的好事可不是什麼時候都可以碰到的!」

陳天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其實如果是尋常情況,陳天絕對不會主動邀請歐陽玖下注,但是一旁的嚴寧一直都在主動挑釁陳天,而陳天此時為了隱藏實力,不能對嚴寧出手。

陳天清楚嚴寧這個人之所以一直挑釁自己無疑就是想要在歐陽玖的面前顯擺一下自己而已。

所以他覺得此時借著歐陽玖的手去打嚴寧的臉,才是最有趣的事情。

歐陽玖在聽到陳天的話以後猶豫了兩秒鐘,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輕聲說道:「陳天,你確定這個王猛能贏嗎?」

「如果我不確定,我為什麼要在王猛的身上下注?」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也對啊!」

歐陽玖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笑著說道:「那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本小姐就相信你一次,我也在王猛的身上下注三千萬!」

嚴寧等人在聽到歐陽玖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驚呆了,一個個就宛如被人施了魔法一樣,瞪著大眼珠子看著歐陽玖的位置,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

什麼才是真正的打臉?

這才是赤裸裸的打臉啊!

之前嚴寧好心邀請歐陽玖下注,歐陽玖想都不想直接就把嚴寧給拒絕了。

但是此時陳天隨隨便便一句,歐陽玖便要拿出三千萬,而且還是下注在那個在眾人眼中根本就不可能贏的王猛身上。

嚴寧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極其難看,猶豫了兩秒鐘,咬著牙低聲沖著歐陽玖說道:「小九,這個陳天瘋了,你也跟著瘋了啊?那個王猛根本就不可能贏的,你為什麼要在這個人身上下注啊?」

「你怎麼知道王猛贏不了,陳天還能王猛肯定能贏呢!」歐陽玖一邊說話一邊從自己的包包裡面拿出了一張銀行卡。

「小九,這個陳天說什麼你就信什麼啊?他連武道是什麼都不知道,他也從來都沒有看過拳賽,你怎麼會相信這種人的話呢?」嚴寧表情異常激動的喊道。

「是啊,小九,你可得考慮清楚啊!」

「我覺得這個陳天就是腦子有什麼問題,別人都押注在黃昆的身上,就陳天一個人押注王猛,你竟然還相信他……」

嚴寧的那些朋友此時也都語氣激動的勸道。

「哎呀,不就是三千萬嗎?你們至於這麼激動嗎?就算是輸了又能怎麼樣?」

歐陽玖撇著小嘴語氣十分隨意的喊了一聲,然後直接把自己手中的銀行卡遞到了工作人員的手中,輕聲說道:「我要下注在那個王猛的身上!」

「好……好的,小姐!」

工作人員連忙從歐陽玖的手中接過銀行卡,然後給陳天還有歐陽玖兩人開具了證明。

嚴寧坐在原地,目光陰狠的看著陳天的位置,心中暗暗冷笑道:「一會有你打臉的時候,我倒要看看這個王猛怎麼打敗黃昆!」

片刻之後,拳場內的那些觀眾都已經下好注。

而主持人看見黃昆跟王猛兩人都已經準備好了以後,直接宣布比賽正式開始。

黃昆跟王猛兩人,一個站在擂台的最左邊,而另外一個則站在擂台的最右邊。

「黃師傅,請!」

王猛面對微笑,沖著黃昆的位置輕輕抱拳。

而黃昆則上下打量了王猛,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屑,輕聲說道:「沒想到我在這裡的最後一戰碰到的竟然是一個普通人,真是沒意思!」

說完這話,黃昆根本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奔著王猛的位置沖了過去。

黃昆的速度非常驚人,場內的觀眾還不曾反應過來,黃昆便已經衝到了王猛的身邊,然後舉起自己的拳頭直接奔著王猛的胸口處砸了過去。

就在黃昆出拳的那一瞬間,一陣撕裂空氣的破風聲響徹整個場館,即便是坐在後排的觀眾也都可以聽的清清楚楚。

「好厲害的拳頭啊!」

歐陽玖看見黃昆的這一拳,忍不住捂著小嘴驚呼了一聲。

她雖然看見過很多的拳賽,但是能夠打出如此驚艷效果的拳賽,歐陽玖還是第一次碰到。

嚴寧聽到歐陽玖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我早就跟你說過,這個黃昆非常厲害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王猛看見黃昆出手以後,右手輕輕前伸,擋在了自己胸口的位置。

「不自量力!」

黃昆看見王猛準備用這種方式擋下自己這一拳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屑。

「嘭!」

一聲巨響,黃昆的拳頭無比兇猛的砸在了王猛的手掌上面。

但是,下一秒,在場的所有觀眾都愣在了原地。

因為王猛竟然表情隨意的接下了王猛的這一拳。

王猛無比平穩的站在原地,相反黃昆在打完這一拳以後連續後退了三步。

「這……這怎麼可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