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陳昌義站在一旁,看着白小鳳勾畫的一些資源寶貝,嘴角一個勁的抽搐着,其中一些資源寶物,哪怕是他們陳家,也是用來壓箱底的重寶呢。

肉痛,真的肉痛啊!

花了十分鐘,白小鳳終於勾畫完畢,把書籍遞給陳昌義。

陳昌義忙對陳清河說:“清河,立刻下去準備,白大師勾畫的都是要用的。”

“好的,父親。”

總裁霸道晨婚 陳清河應了一聲,轉身就走了。

可剛走了一步呢。

“等等!”

白小鳳忽然擡頭叫住了陳清河,然後扭頭看向陳昌義:“誤會了,我的意思是,勾畫的不要,其他的都要。”

陳昌義虎軀一震,神情驚悚起來。

旋即,他的五官便是扭曲,嘴角抽搐,心,痛的無法呼吸!

身爲陳家家主,他對陳家的資源自然是寶貴無比的。

這些資源,可都是陳家花了好幾輩人,慢慢積累出來的呢。

但,一想到白小鳳千萬賣給他們九件法寶的事情。

陳昌義狠狠地一咬牙:“清河,立刻準備。”

光是一千萬賣他們陳家九件法寶的事情,陳昌義就篤定,抱着白大師的大腿,今天付出這麼多資源,以後,肯定能十倍拿回來。

這買賣,只賺不虧的!

這時,白小鳳伸了個懶腰,起身說道:“準備好了,直接送去我家,我還有事,得先回家。”

家裏還有個華娘娘在惡補《青囊十三針》呢,他得回去監督着,畢竟《青囊十三針》纔是最關鍵的。

富貴養花人 ……

黑市,三層建築內。

黑袍老人急匆匆地走了進來,對着唐裝中年人一抱拳:“掌櫃的,已經退回去了,不過……”

“不過什麼?”唐裝中年人捧着一杯清茶,細嗅着茶香,一臉從容淡然。

“不過,陳家莫名其妙的開始調集全部資源了。”老人說。

“什麼?!”

唐裝中年人騰地一下站了起來:“他們是要搞什麼事情?”

老人茫然搖頭:“我也不知道,因爲這件事,我幾乎算得上是被陳家家主趕出來的。”

咚咚。

話音剛落。

一陣敲門聲響起。

“進來。”

唐裝中年人眉頭皺成一個川字,沉聲道。

屋門打開,一個黑袍人走了進來,一抱拳:“稟報掌櫃的,收到消息,青衣王家傾巢出動,正朝濱海市區過來。”

轟隆!

這話宛若晴天霹靂一般。

唐裝中年人身軀一晃,臉色大變,手裏的茶杯一滑,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搞事情!這特麼陳王兩家是要搞什麼事情?”唐裝中年人怒喝道,他好方哦。

陳王兩家都是陰陽界的家族,現在莫名其妙全都調動起來了,這尼瑪怎麼看着像是這兩個家族要幹仗的意思啊?

一旦兩個陰陽家族在濱海乾仗,哪怕他們黑市一直超然物外,位居中立,也絕對會受到波及的!

“陳家,陳家是傻比嗎?他們有什麼資格和王家幹?”唐裝中年人咬牙怒喝道。

“家主,此事一定不簡單呢,兩大陰陽家族要是打了起來,我們黑市的生意一定會受到波及的。”老人也反應過來,忙說道:“特別是黑市任務的事情,現在已經發布出去了,到現在爲止接任務的人已經將近百人了,要不然,咱們先把任務暫停了?”

“暫停?”唐裝中年人怒目圓瞪,嚇得老人一哆嗦,旋即厲喝道:“我錢都收了,就等着拿人頭交差了,暫停任務,難道還退錢回去嗎?繼續,讓任務繼續下去!” 白小鳳不知道因爲自己要扛鬼王封印衰弱的事。

居然導致了整個濱海陰陽界的震動。

陳王兩家都是陰陽家族,在濱海陰陽界都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

哪怕陳家是盜墓的摸金校尉,屬於陰陽下三路的,但好歹是一個摸金家族,力量同樣不可小覷。

兩大家族同時調動全部力量疑似開戰,這一點,很難瞞住外人。

但凡是陰陽界的人,都知道,一旦兩大家族在城區開戰,勢必會波及到整個城區內的陰陽界的人。

隨着消息擴散出去。

整個濱海陰陽界的人都是一臉黑人問號???

好端端的,莫名其妙的,八竿子打不着的兩大陰陽家族怎麼就要開始幹仗了?

這特麼不是閒着蛋疼,找事幹麼?

濱海老街上,兩個白髮蒼蒼的老頭正在街邊下棋,其中一個道:“老大哥,聽說了嗎?陳王兩家今晚疑似要開戰了,都在調集全部力量呢。”

“mmp喲!這兩家子米田共吃多了吧?沒事幹什麼仗啊?完了完了,要是把我們兩把老骨頭牽扯進去,以我倆一品天師的實力,那絕對要完了。”

濱海某會所房間中。

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人正在一個身材瘦弱的女子上賣力耕耘着,忽然,電話響起。

中年人一邊耕耘一邊接通了電話,下一秒,他猛地停頓了下來,驚呼道:“啥玩意兒?陳王兩家疑似今晚開戰?麻痹的,屎吃多了啊?立刻把下地刨貨的那些個兄弟叫回來,放假三天,打完了咱們再辦事。”

濱海某繁華街道。

熙熙攘攘的人羣中,一個光頭中年人站在人羣中,戴着墨鏡,右手拿着手機緩緩從耳邊放了下來,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陳王兩家疑似開戰?關我屁事,以我四品天師的實力,這兩家還打擾不到我,一個億呢,我勢在必得!”

……

這一刻,陳王兩家疑似今晚開戰的消息如同水下的暗流一般。

悄無聲息的,席捲了整個濱海陰陽界。

情人的法則 炸了!

徹底炸了!

無一例外,得到消息的陰陽界的人盡皆選擇退縮,明哲保身。

畢竟,兩大陰陽家族如果開戰,外人隨意席捲進去,就跟螳螂席捲進了車輪中一樣,肯定會被碾得粉身碎骨。

……

白小鳳離開陳家後,便是坐着陳家的車返回了鬼宅。

一進屋,就看到華青月正一臉癡迷的坐在沙發上,手捧着他繪製的完整《青囊十三針》看着。

“華娘娘。”

白小鳳走了過去,拍了拍華青月的肩膀,道:“《青囊十三針》學的怎麼樣了?”

“啊!”

華青月沉迷《青囊十三針》中,沒料到白小鳳會突然回來,被嚇了一跳。

旋即,他嗔怒地瞪了白小鳳一眼:“你嚇到我了。”

白小鳳虎軀一震,眼皮跳動了兩下。

娘!

24k純娘!

孃的要上天了啊!

這時,華青月放下了繪製《青囊十三針》的本子,起身,絕美的臉蛋上泛着紅暈,擡起纖纖玉手指了指主臥:“我的東西,放在裏邊了。”

“……”白小鳳。

臥槽!

掀桌子啊!

華娘娘這特麼是屬扳手的嗎?

從小到大,白小鳳一直認爲自己是鋼鐵直男,從每天晚上跟着師父溜柳寡婦門就足以證明。

現在,被華娘娘這麼暗示,二傻子才聽不懂呢!

所以,他怒了!

砰!

白小鳳一個橫移,擡起一腳踹在了華青月的屁股上,怒斥道:“娘希匹的!本大爺請你來是爲了給本大爺下針的,你特麼居然想來扳鋼筋?毫無人性啊!”

華青月踉蹌着跑了兩步,雙手捂着屁股,鑽心的疼。

他一臉愕然地回頭看向白小鳳:“你,你不是讓我今晚在你家睡的嗎?”

白小鳳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睡這個意思有很多種,爲什麼華娘娘就不能純潔一些呢?

他咬了咬牙,強忍着拍翻華娘娘的衝動,沉聲道:“今晚你給我下了《青囊十三針》後,你不睡覺,難道還等着過年嗎?”

“……”華青月。

他好氣哦。

這個傢伙,爲什麼不把話說清楚?

搞得人家……

想到這,華青月身軀顫抖了起來,感覺渾身跟火燒似的,燙的厲害。

緊跟着,他忽然反應過來,目瞪口呆地看着白小鳳:“等等,你是讓我對你用《青囊十三針》?出什麼事了?”

“一言難盡,反正今晚很麻煩,你抓緊學《青囊十三針》,能學幾針是幾針。”

白小鳳神情有些恐懼起來,不耐煩地擺擺手:“這是我自己的問題,今晚八月十五月圓之夜,我身體會發生一些變故,要是壓制不住的話……”

“會怎麼樣?”華青月忙問道。

白小鳳重重地吐出一口氣,攤了攤手:“整個濱海都等着給本大爺陪葬吧。”

“嘶!”

華青月臉色大變,倒吸了一口涼氣,忽然又笑了起來:“你怕是在嚇我吧?”

“呵呵,嚇你,我還這麼着急的交你完整的《青囊十三針》?”白小鳳翻了個白眼,看華青月的眼神,就跟看二傻子似的。

感受着白小鳳的目光,華青月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他怎麼也不敢相信,白小鳳身體變故會牽扯到整個濱海。

但,現在白小鳳的樣子,卻不像是在說謊。

且,《青囊十三針》這麼重要,如果不是真的着急,這傢伙應該是不會這麼着急的傳授給自己!

想到這,華青月頭皮一陣陣發麻,下意識地看向了茶几上的《青囊十三針》,聲音都有些哆嗦起來:“你,你是打算讓我花幾個小時的時間,學會所有針法?”

“本大爺確實是這麼想的,不過你個廢物,估計很懸。”

頓了頓,白小鳳問道:“你有把握學幾針?”

華青月柳眉緊蹙着,緩緩地豎起右手食指和中指,沒等他說話呢,白小鳳登時鄙夷地大罵起來:“才兩針?娘希匹的,果然是廢物!”

華青月嬌軀一顫,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他好氣哦!

身爲醫道世家華家的天才,從小到大還沒誰能用廢物這兩個字來懟他的。

幾個小時的時間,學會青囊第四針第五針,已然是他的極限了。

且,這還是因爲家裏有青囊前六針的傳承,他以前自然是看過不少,早就爛熟於心。

花費幾個小時時間打磨,冒險施展,這纔有成功的機率。

就他這速度,已經足夠橫掃整個醫道天才了!

但,這個傢伙還是要打架人家呢!

咚咚!

敲門聲響起。

白小鳳無奈地看了一眼華青月,也實在沒辦法了,畢竟華青月學後邊的青囊十三針純粹是有點臨時抱佛腳的意思。

也不能強求學多少針。

白小鳳快步打開了屋門,就看到陳老六帶着陳昌義陳清河還有一大堆人站在門口,地上還放着一口口大箱子。

“恩公,都準備好叻。”陳老六諂媚的笑道,就跟邀功似的。

白小鳳點點頭,回頭看了看客廳大小,地方不夠施展呀。

他扭頭對陳老六說:“幫我把東西搬到天台上去,另外,天黑之前,不管用什麼辦法,幫我把這個小區的所有人全都清出去,明天天亮才能回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