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陸子風眯著眼睛看著我。

「我不是說了是你弟弟妹妹綁架了我,我是被迫的,我是受害者。」我把自己撇的乾乾淨淨,畢竟陸家看起來不是好惹的,而且陸子風這個人叫人看著就不是太舒服。

「是么?」陸子風問。

「陸先生,我只是個小人物,你們陸家什麼來歷關我什麼事,我說了,我只是無辜受牽連的,說起來我也是受害者,平白耽誤了兩天生意…」

陸子風看了我足足有一分鐘。

「你說的對!」

「陸先生,我和我弟弟的辛苦費你什麼時候方便付一下哈!」我小聲說。

陸子風皮笑肉不笑:「旁邊這位楚先生知道我們認識嗎?」

我一怔!

「陸先生財大氣粗,居然還會用這種手段!」我咬牙切齒,陸子風果然有討人厭的潛質。

「彼此彼此!」

然後他就走了,根本沒有要和楚言打招呼的意思。他走到監控探頭前,端著酒杯舉了舉,大步出了門。

除了我們幾個,沒人注意到他。



「你們認識?」 婚婚戀戀:霸愛總裁棄婦妻 楚言又問。

「不認識!」我說完補充:「剛認識!」

楚言沒再說什麼。

我們兩坐了一會兒,大廳的燈突然暗了,走廊里燈一盞盞亮了起來,泛著藍色熒光的水晶燈燈,蜿蜒到大廳,如夢如幻…隨著音樂的響起,商璟煜和米昔出現在走廊,商璟煜穿著得體的西裝,頭髮梳的一絲不苟,面容在燈光下更加俊美,而米昔也穿了一條藍色的長裙,頭髮恰到好處的盤了起來,皮膚在燈光下,顯得瑩白剔

透,他們兩像童話中走出來的王子和公主,般配的令人髮指。

饒是我也覺得眼前的畫面實在太美,我沉浸在他們兩製造的視覺衝擊中,直到掌聲響起來,我才回過神。

「沒事吧!」楚言問我。

我搖頭。

我很好,好得很!

該死的商璟煜。

我死死的盯著那張道貌岸然的帥臉,他還真的打算娶米昔么?那我算什麼!

周圍儘是賓客們的讚歎聲。

楚言發現我情緒不對,又問了我一句。

我回頭:「楚師兄,你也覺得他們兩很般配是不是?」

「安安!」楚言有些擔憂的看著我。

我笑了一下:「般配又怎麼樣呢,商璟煜是我的!」

我像是在對楚言說,又像對自己說:「商璟煜說過要娶我,他不能說話不算話!」

「你想幹什麼?別亂來!」楚言拉住我的胳膊。

我看了他一眼,其實這個時候i,我出去鬧事對楚言只有好處,可他卻拉住了我。

「謝謝!」我說了一句。

楚言一愣。

「我不會鬧事!我又不傻!」我從沖楚言笑了一下。

這時候,一個矮矮胖胖的中年人上台了,樣子有40多,看起來很是慈眉善目,這個人我見過很多次,不過是在電視上,他就是傳說中的米市長。

米市長清了清嗓子開始他官方的說辭,大約的意思就是感謝各位來參加他女兒的訂婚宴什麼的。

我沒怎麼聽,視線就落在台上那對「般配」的人身上。

我也是個普通人,所以我承認我嫉妒的要死!

我希望站在他身邊的人是我該多好。

米昔的視線忽然落到我身上,然後沖我露出一個端莊的笑。

我卻看著商璟煜,商璟煜似乎也察覺到了,往我這邊看了一眼,眼神淡淡的,沒什麼任何的情緒。

我心一沉,像是被人剜了一刀。

我可以不在乎任何人,可我不能不在乎商璟煜的態度。

我長舒了口,告訴自己冷靜。

終於米市長的話講完了,接著主持人把話筒交到了商璟煜手上。

商璟煜拉著米昔站在台上,接受萬眾矚目。

可是從始至終,他沒在往我這邊看一眼。

我攥緊了拳頭,死死的盯著他。

「該說的米市長已經都說了,我很榮幸能和米昔訂婚…」

商璟煜後來的話我一個字都沒聽到,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商璟煜和米昔訂婚了,真的訂婚了…

可是他說過他會娶我的!

我看著商璟煜一張一合的嘴唇,忽然很想笑,我想起奶奶很久之前說過的一句話:「嘴唇薄的男人都薄情寡義…

商璟煜的嘴唇就很薄,之前我好拿這個開過玩笑,沒想到如今事情成了真。

「安安!」楚言叫了我一聲:「你沒事吧?」

「沒事!」我下意識的說了一句話,其實我有事,我感覺整個人都不太好。

商璟煜,他怎麼可以這樣。

就在我和楚言說話的空當,台上的米昔和商璟煜已經走下來。而且是朝我這邊來了… 「安安,要不我們先走!」楚言問。

「不用!」我拒絕,我又沒做虧心事,我為什麼要走。

「凌安,想不到你也來了!」米昔笑魘如花,摻著商璟煜的胳膊款款走來,看的我都想把她手剁了。

「我來看看商先生,前不久他還說要娶我呢,有些人說話還不如放屁!」

商璟煜黑著臉,始終面無表情。

米昔眼底閃過一抹得意,看了看商璟煜,見他居然被這麼罵都沒有反應,一時間又有些生氣。

「誰還沒個過去,無論如何,謝謝你來參加我的訂婚宴。」米昔說。

我抿著嘴唇,看著商璟煜:「我不會祝福你們!」

「呵!」米昔笑了一下:「凌安真是小孩子脾氣!」

我看了她一眼。

「商先生不說話是啞巴嗎?」我問。

「回去等我!」商璟煜說。

我們都是一愣!

「璟煜,你說什麼?」米昔以為自己聽錯了,其實我也是。

想起商璟煜之前一面讓我幫他尋覓冥婚對象,一面霸佔我,如今他故技重施了嗎?

一面和米昔訂婚,一面又要和我在一起?

怎麼越看越像個渣男。

「你什麼意思?」楚言再也忍不住問。

「關你什麼事!」商璟煜看了楚言一眼,然後對我說:「回去!」

我盯著商璟煜想從他眼睛里看到些別的東西,可惜沒有。

他平靜,冷漠,彷彿這個世上的一切都和他無關。

米昔攥緊了拳頭,商璟煜皺了皺眉,把胳膊從他手中抽了出來,清貴的站在一邊,一副事不關己的架勢。

我和米昔對視一眼,我們兩此時都不覺得彼此贏了,相反的,有種失落的感覺。

我們到底愛上了一個什麼樣的男人。

「走!」

商璟煜見我們不說話,直接對米昔說,然後也看了我一眼,彷彿這話也是對我說的。

情深難婚 還真是節省!

說完他就拉著米昔和其他人應酬去了。

我站在原地,感受著周圍異樣的眼光,難堪的低下頭,慢慢的出了門。

門外,夜風涼爽,我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太冷了!」楚言把外套給我披上。

我脫下來:「不用了!」

「安安!」楚言叫了我一聲:「你還不肯原諒我嗎?」

我回頭看著楚言,對於他,我有太多的回憶,那些回憶美好的太多太多了,故而我不會怪他,但是也不會原諒他。

一個人不是因為你做了好事,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幹壞事了。

我沒說話,不知道該說什麼。

楚言看著我的背影半晌沒吭聲。

我知道小鐘的車就在外面,我沒有回頭看。

快走到大門口的時候,我被一個人叫住了。

「嗨!」

我回頭。

看到他一怔!本能的拔腿就跑,可惜穿的是高跟鞋,跑了幾步,沒跑遠,反而崴了腳,跌在地上,膝蓋都磕破了。

「啊!」

國民男神一妻二寶 「沒事吧,我又不吃人,你跑什麼?」顧離站在我身邊,鬼氣森森的問。

「走開!」我推開他扶我的手。

「好吧!」顧離就真的站在一邊,擺明了看我怎麼爬起來。

我可不想招惹他,生前是個變態殺手的人,死後只會更變態。

我拿出手機給小鍾打電話,可是打了半天沒人接。

顧離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怎麼?電話打不通?」

我心一沉。

「你把小鍾怎麼了?」

顧離搖搖頭:「沒什麼!他自己困了睡著了!」

睡著了?還真是好理由。

「我送你回家好不好?小艾!」

聽到小艾,我心中一萬頭草泥馬急馳而過!

「不說話就當同意了!」顧離說完,一把抱起我,就跳了出去。

我掙扎了兩下,可是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周圍的景物快速略過,我感覺我們站的好高…

「你太重了,再動我就抱不動了,掉下去,摔成肉泥很難看的!」顧離在我耳邊悠悠的說。

我咽了咽口水,正要說話,身體忽然下沉。

「啊!」

我下意識抱住顧離,顧離嘴角帶笑:「你和商璟煜就這麼主動嗎?」

「主動你大爺,哪壺不開提哪壺!」

顧離笑了一下什麼都沒說,終於停下來,我才發現沒有回念念,而是到了…

我本來就穿的少,如今站在最高的DK大廈頂樓,風一吹,骨頭都涼了。

「冷…」我看著顧離,冷的哆嗦:「你是要凍死我還是要把我從樓上推下去…」

顧離神色一滯,撓撓頭,乾笑了一聲:「我本來是帶你看星星散心的!」

我「…」

「我忘了你怕冷了!」顧離又說。

我「…」

我能說什麼,我冷的牙齒都在打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