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陸胤聞言,放下咖啡,微微轉過頭看她,「早。」

「好餓啊。」林沁兒沒話找話,或許是心虛的緣故,目光四下張望,就是不敢看他。

更不敢跟他直接對視。

陸胤輕笑一聲,「早餐已經做好了,就等你。」

說罷,他放下雜誌,起身朝著餐廳走去。

林沁兒理所當然的也跟在他身後,兩人一前一後踏進餐廳。

還是熟悉的餐廳,他自然而然的在首位落座,她在他身邊坐下。

哪怕只有兩個人吃早餐,廚師長依舊準備了極其豐盛的早餐。

樣式精美,香氣四溢。

「喝粥么?」

陸胤在盛粥,順勢問了她一句。

林沁兒點頭,巴巴的端起碗,湊了過去。 龍帝無所謂的笑了笑,道:「我的任務就是保證她能順利突破空間壁壘。」

古霖聞言,臉色頓變。

「小子,不要擔心,這一切都是因果,本帝活了這麼多年早已想開。」

龍帝不是傻子,若不是早早被毀掉肉身,很可能成長為真正的絕頂高手,所以他此刻明白自己一旦穿梭,結果只有一死,而能做的就是和古木所存在的因果之力來為龍靈保駕護航。

如果換做別人,龍帝是不會這麼做的,可偏偏那男人是古霖的老爹,這讓他很無奈。

「本帝這一生做了很多錯事,也從沒去考慮過別人,今天做一件善事,也算為大陸曾經死去的亡靈贖罪了。」

龍帝豪邁的笑道。

自從融入古霖體內,隨著他,又回到太武大陸,或多或少了解,正是因為當年的狂妄而召喚最強生靈,結果導致聖界封印破裂,九大武神、執法者等人因此紛紛隕落,整個大陸陷入水生火熱之中,後來因古木逆轉局面,這讓他自責的同時也對古木產生了感激。

正是如此,龍帝才會義無反顧的站在大陣內。

「先祖……」

古霖眼眶濕潤,難以自持。

兩人是搭檔,也是損友,一路走來幾十年,感情深厚,如今卻要面臨永別,自然無法適從。

「男兒有淚不輕彈,你爹不是常對你說嗎。」

龍帝微微皺眉,旋即沖著龍天君和因果天君喝道:「媽的,還等個屁啊,趕快開始!」

龍天君和因果天君嘴角一抽,旋即沒有猶豫,紛紛施展秘法加持在了大陣內。

嗡嗡——

經過兩人的加持,傳送大陣突然劇烈顫抖起來。

咻——

龍天君雙手不停地打出複雜手印,與此同時,大陣仿若受到牽引,開始瘋狂轉動起來。

最終。

在所有人目視下,龍靈和龍帝化為兩道流光衝天而起,向著吞天域的蒼穹衝過去。

嘭——

稍許,流光轟在吞天域盡頭的屏障上,空間瞬間破裂,顯露出一條細小縫隙。

不過。

就在空間被打破后,代表龍帝的那抹流光脫落,泯滅天地間,龍靈化為的流光則順利進入縫隙之中。

「成功了……」

龍天君和因果天君見狀,紛紛鬆了一口氣,但眸子里卻有著一絲無奈,因為他們知道,龍靈能成功突破空間壁壘,還是因為龍帝和古木擁有極強的因果關係,也正是憑此,方可撼動那空間壁壘,只是,代價——龍帝隕落!

古霖愣愣看著那早已恢復如初的天穹,眼淚止不住的嘩嘩落下。

「孩子,不用擔心。」

就在此時,造化天君走過來,拍著他的肩膀道:「龍帝隕落在吞天域中,等你父親歸來,可以讓他復活。」

「真的嗎?」

古霖聞言,傷心的面容擠出一絲欣喜。

「當然。」

造化天君道:「你父親是這個位面的主宰,所有生靈和亡魂都由他支配。」

……

三境,魔域戰場地心層。

炙熱熔漿不停地翻滾,一年約二十左右的年輕人盤坐其中,周身被熔漿籠罩,形成一團防禦結界。

這不是人,是古木的火嬰。

準確說。

在熔漿內瘋狂修鍊,火嬰已經到了成年期,相貌和古木極為相似,不同之處就是他的髮絲乃火紅色。

咻——

突然間,火嬰睜開雙目,眸子里透發出一抹紅光,然後喃喃道:「主人有難。」

說罷,站起來,在熔漿噴發下飛身而出。

嘭——

魔域戰場外,火嬰從地心層飛出,然後落在地面上,而在他的雙腳處,更是拖著一團團炙熱的火焰。

修鍊成型的火嬰已經具備了武道實力,而且絲毫不弱於天君級別。

出現在外界的火嬰並沒有耽誤時間,旋即化為一抹火焰衝出魔域戰場,然後向著無盡虛空飛去。

「快看,剛才飛出去的是什麼東西?」

「竟然可以突破空間壁壘,修為肯定達到了天君!」

「難道還有天君沒有進入神域嗎?」

無數前來戰場歷練的三境低級武者見得那抹火焰飛出,紛紛驚呼起來。

他們之所以如此震撼是因為一千多年前,諸多天君和域外武者進入神域,自此以後就再也沒見過這種級別的強者了。

一千多年前?

不錯。

古木等人置身神域一百多年,三境和其他位面其實已經過去一千多年,這是因為兩個不同位面,時間流速有著巨大差異。

一千年。

這是很漫長的歲月。

三境早已物是人非,天君和域主已經消失,至尊期武者則是最強者。

由於沒有天君和域主的制約,三境內也是戰火連天。

其中上合境的一等天地大羅天,凝聚諸多至尊,以秋風掃落葉的速度侵蝕著其他天地。

宿命天、因果天、輪迴天等強者更是紛紛齊聚紛紛與其抗衡。

失去絕對強者坐鎮,三境已經徹底失去往日的平衡,到處都是殺戮,而其他位面,諸如戰天域亦是戰火紛飛。

……

三境外,虛無空間中屹立著一座大門,而這扇門便是千年前古木等人一同前往的神門。

此時此刻。

神門四周聚集了諸多強者,這其中有三境強者,也有其他位面的強者,幾十個勢力正在激烈的交戰,若仔細看,便發現其實混戰中分為兩派,其中一派代表三境,另一派代表其他位面勢力。

這麼多年過去,神門已經成為最神聖的地方。

因為自古木等人融入后,神門開始散發出磅礴的天地屬性,置身於此,可以讓武者獲益匪淺。

誰不想佔領此地?

誰不想在這裡修鍊?

所以久而久之,為了爭奪這片修鍊聖地,諸多位面強者開始交手,這一打就持續了千年之久。

起初佔據主場之優的三境,依靠人多勢眾,長時間佔領了神門。

也就在最近幾十年,域外的勢力紛紛聯手,經過無數次爭奪,已經讓他們難以喘息,時至今日,三境武者在諸多強者聯手下處於絕對被動。

「宗主,這麼打下去,早晚要敗下陣來!」

混戰中,一名三境武者將域外武者擊退,轉身向著一名極為英俊的中年人開口說道。

「可惡,羅天門的援軍為何遲遲不到!」

中年人將一名堪比化臻期的強者抹殺,臉上浮現出一抹憤然。 生滾粥,十分鮮美,都是廚師長親自熬的。

「近一點。」陸胤叫她。

「哦。」林沁兒一不小心,湊得太近了,手撞到了他拿著勺子的手。

盛滿了粥的勺子,措不及防被撞了一下,滾燙的粥便灑了出來。

顆粒晶瑩飽滿的米粒,灑落在林沁兒的手背上。

頓時,她手一縮,痛呼了起來。

「啊……」

陸胤立即放下碗和勺子,抓住了她往回縮的手,「怎麼樣?燙著了?」

拿開她手裡的碗,陸胤看了一眼,白皙的皮膚上,已經出現了紅痕。

他臉色微沉,攥住她的手腕,就把她往洗手間帶。

嘩啦。

水龍頭打開,呼啦啦的水沖了出來。

她的手,被他抓著,拿到了水下,任由冰涼的水沖刷著。

那滾燙的灼人的溫度,漸漸的,被冷水沖刷掉了。

但痛感,還隱隱在。

「疼么?」陸胤抬眸,掃了她一眼。

林沁兒咬著唇瓣,強忍著淚花,點點頭,「疼。」

能不疼么,那粥可是滾燙的。

被燙到了,自然是疼的。

陸胤沒好氣的道,「讓你不小心!」

「……」

「一會兒看看有沒有起水泡,起水泡就麻煩了。」

「都怪你。」林沁兒本是抱怨的嘀咕,沒想到,聲音非但沒有被水聲遮蓋住。

反而讓他聽清了!

只見他俊臉一沉,隱有不悅:「林沁兒,你在說什麼?」

「沒,沒說什麼。」林沁兒慫了,這個時候,她可不敢說自己在怪他。

再說了,錯在她。

如果不是她撞了他那麼一下,他也不會讓粥灑了。

所以,怪自己也不能怪他。

錯的是她,而不是他。

「林沁兒,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膽了吧?」陸胤呵了一聲,抬手就要敲她腦袋。

林沁兒慌忙往後撤退,這一撤,手就從水龍頭下抽了回來。

少了冰冷的水沖刷,那股灼熱的燙感,又回來了!

「啊……」痛呼一聲,在陸胤看好戲的目光下,又悻悻的把手放了回去。

傭人很快就拿了葯過來,陸胤問她自己會不會上藥,林沁兒搖頭。

會也說不會!

陸胤深深看了她一眼,「想讓我幫你上藥?」

「我受傷了。」林沁兒強調,「還是你把粥灑到我手上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