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隨即宋振在讀看了陳若柯一眼,看到陳若柯並沒有什麼動作,隨後連忙掏出時下最爲流行的手機,熟練的擺弄着手機找到自己老爸的手機號。

“喂”

宋振聲音有些激動。

“怎麼了”

電話那端傳出一道很具有威嚴的聲音,正是宋振的老爸宋江。

在陳若柯的命令下,宋振不得已之下的開了擴音。

“給我”陳若柯看着宋振說道。

宋振看了陳若柯一眼,剛開始宋振是不想給的,但是在陳若柯目光的注視之下,宋振不得已將手中的手機交給的陳若柯。

“你好”

陳若柯平靜的聲音響起。

“你是誰!”

電話那端傳出一個聲音,宋江肯定也已經知道了現在說話的不是自己的兒子。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兒子他犯了一個不可饒恕的事情,現在勞煩你過來一下將你這不成器的兒子接回去”陳若柯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他相信宋江肯定能夠找到這裏的。

宋振看着陳若柯竟然直接掛斷了電話,頓時驚慌了起來。

“你想幹什麼!”宋振驚慌失措的說道。

女主人美路子野 “不用這個樣子,我又不會吃人,你這麼怕我幹什麼?”陳若柯目光逼視着宋振。

“沒,沒有”宋振徹底的慫了。

隨後陳若柯不在看宋振,看的時間長了會有一種想吐的感覺,

陳若柯走回到劉晴身旁說道:“你放心,我這次一定會幫你們把事情完全解決掉,現在給他們一點教訓,然後等我回去之後我會派人來接你們,到時候你們直接去h市生活”陳若柯許諾到。

“什麼!”劉晴不可思議的看着陳若柯。

“不,不用的先生,我們根本就不認識您這麼幫助我們,我們會······”劉晴的話還沒有說完,陳若柯直接說道:“沒事,能夠遇到你們一家人也是緣分,送佛送到西,不用擔心,照顧你們一家人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劉晴的爺爺奶奶也想說些什麼,只不過看到自己的孫女正在的陳若柯說話,兩位老人家心裏也在想着一些事情,劉晴今年已經二十歲了,還因爲自己兩個老傢伙耽誤了自己的前途,現在能夠有一個男的願意照顧她,老兩口也是非常的願意看到這樣的結果。

只不過無論是劉晴還是劉晴的爺爺奶奶或許都已經誤會的陳若柯,但是陳若柯現在根本就不知道劉晴他們一家人心中所想。

十幾分鍾之後,劉晴家的大門走進一人。

來人稍微有些謝頂,大肚腩聽出來,手中還加着一直公文包,還挺像那麼個樣子。

“爹,爹,我在這!”

見到來人,宋振立馬大聲交了起來。

宋江進來之後看了一眼院子中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三個跟班,這三人宋江是知道的,看到他們三人這個樣子,心中雖然吃驚,但是也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直接看向陳若柯。

“我是宋江”宋江直接表明了身份。

“嗯”陳若柯輕聲答道。

“你是誰,現在有是什麼意思?”宋江微微皺眉看了一眼院子中所發生的事情。

“沒什麼,你的兒子辦的這些事情你應該都知道吧”陳若柯直接問道,。

看到宋江陳若柯大概已經知道了宋振爲什麼會這麼的肆無忌憚了,單憑一村長就能夠渾身名牌?還有宋振的手機至少八千左右才能買得到。

“你是什麼人”宋江微微皺眉看着陳若柯問道,聲音中已經有了一絲不耐煩。

宋江不單單之是一個村子的村長,他還有另一層身份,他是h市中一個地下幫派的小頭目! “我是誰不重要,不過我感覺你現在應該擔心一下你的那個寶貝兒子”陳若柯冷笑一聲,

“你不是我們村的人,你是h市裏的人?”宋江皺着眉頭看了看陳若柯。

陳若柯輕笑一聲並未作答。

宋江見陳若柯只是笑,心中認定自己是猜對了。

想到這,宋江看了看陳若柯一身廉價的地攤貨,雖然身上有着一種上位者的氣質,但是宋江卻也並不認爲陳若柯會是什麼大人物,當看到陳若柯出現在劉晴的家裏的時候便下意識的認定了陳若柯是和劉晴他們一家人有關係,李晴家裏是什麼情況宋江再清楚不過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只是用一個補助金就能夠威脅的了劉晴嫁給自己的兒子。

現在陳若柯出現在劉晴家裏,在宋江看來最多也就是在市裏有個體面一點的工作,身上這身廉價貨隨處可見,最多就是個在市裏打工的,見過一點世面。

想到這,宋江冷笑一聲。

“我想你也是剛剛從h市回來吧,如果你在h市待過你應該知道h市又很多地下勢力”宋江說到這看了看陳若柯。

陳若柯聽着宋江的話,一臉去奇怪的看着宋江,陳若柯知道現在h市無論大大小小的勢力都已經歸屬於修羅門,難不成還有其他勢力不成?

陳若柯看着宋江自顧自的說着,宋江看着陳若柯一臉的疑惑,只當陳若柯是沒有接觸過這些事情,這麼一來的話,陳若柯就更容易打發了。

雖然一進門宋江就看到了躺在地上不斷呻吟的三個宋振的跟班,只當是陳若柯有些身手,但是雙拳難敵四手,陳若柯只有一個人,但是自己身後可以動用的卻是一個勢力,任由陳若柯自己多麼能打,也幹不過一個大勢力。

“不妨告訴你,我是h市青龍幫的人,如果你不想找事情的話,現在馬上滾不要妨礙我兒娶親的好事,至於他們三個我可以既往不咎”宋江一臉跋扈的說道。

陳若柯依舊是一臉奇怪的看着宋江,在陳若柯面前說勢力,宋江實在是沒有見過世面。現在正個h市的勢力都已經歸屬於修羅門管理,而陳若柯就是修羅門的少主,也可以說陳若柯就是現在修羅門的當家人,想要和陳若柯比勢力,宋江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不過陳若柯倒也沒有點破。即便說出自己的身份,宋江也不一定會相信。

“好吧,雖然我沒有聽說過什麼青龍幫,但是即便你是青龍幫的人就可以這麼肆無忌憚?”陳若柯平靜的說道。

“哼,不知死活的小子,仗着自己有把子力氣就敢在這裏耀武揚威,如果你真的見識到我們青龍幫的威力到時候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宋江一臉的跋扈。

陳若柯實在是聽不下去了,不由的說道:“其實不瞞你,我在h市也待了一段時間,據我所知現在h市好像是修羅門的天下,至於什麼青龍幫應該也是歸屬於修羅門的吧,對了還有前段時間出現一個什麼黑虎幫,不是也被修羅門給滅了?”

宋江一愣,修羅門他自然知道,雖然宋江在村子裏,但是h市的動靜他也在一直關注着,前段時間突然出現一個黑虎幫將h市的老牌勢力修羅門打壓的不輕,但是後來突然修羅門發起了反擊,黑虎幫節節敗退,也就是那個時候修羅門趁機統一了h市的所有地下勢力,他所在的青龍幫也不例外。

畢竟修羅門的強大現在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宋江面露尷尬之色,只不過一閃而逝,依舊一臉驕橫的說道:“修羅門勢力的確強大,我青龍幫現在也的確是屬於修羅門,所以說你既然知道那你還不趕快滾!”

陳若柯看了一眼宋江:“我爲什麼要滾?”

宋江聽到陳若柯的話之後有些氣不打一處來:“你小子還真是不是好歹,我是青龍幫的人,現在青龍幫也歸屬於修羅門,你招惹了我就相當於是招惹了青龍幫,再說下去你就是招惹了修羅門,你以後還想不想在h市混了!”

陳若柯靜靜的聽着宋江自顧自的說自己的話,實在是有些無語,這都能夠牽扯到一起,還自己招惹了修羅門??????

“算了,我給你個機會,青龍幫是吧,就讓我見識一下招惹了青龍幫或者是修羅門之後我會有什麼後果!”陳若柯平靜的說道。

“你!”宋江語氣一滯,看着陳若柯一臉平靜的樣子,宋江心中開始打鼓,剛纔說的那些話其實只是在嚇唬陳若柯的,要真是讓青龍幫爲了他派人前來的話,他還真沒有那麼大的臉面,更不要說是修羅門了。

陳若柯突然笑着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瞞你了,你口中的修羅門就是我的,如果你相信的話,以後你還可以老老實實的當你的村長,不過如果你還這麼橫行鄉里欺男霸女,任由自己的兒子這般胡鬧的話,不要說你這個村長當不了,你的命都有可能會因此而丟掉”

陳若柯說的確實是實話,但是聽到宋江耳朵中卻有了另一番意思。

“哈哈哈哈??????”宋江聽到陳若柯的話之後神情一滯,轉而仰天大笑起來,“你這牛皮吹得也太大了一點吧,小心吹破了!”

“剛剛纔說了修羅門現在就說修羅門是你的,你還真是敢說!”

陳若柯無奈的看了一眼宋江,直接轉過身走向宋振。

“你,你想幹什麼,我爸在這!”宋振看到陳若柯走向自己,頓時緊張了起來。

“不幹什麼,就是看你不順眼行不行?”陳若柯突然笑了一聲。

“啊~”

突然間宋振發出一聲殺豬般的叫聲。

“你!”宋江突然反應了過來。

而此時宋振已經倒在了地上,上手捂着胯下,痛苦的呻吟着,一瞬間宋振的額頭之上豆大的汗珠滾滾而下。

“蛋碎了”陳若柯平靜的笑了一下,目光中沒有絲毫波瀾,對陳若柯來說這只不過是順帶的一件事。

陳若柯在看到宋江之後已經決定了一定要給這父子兩個一次教訓,要不然以後這種人依舊會是人渣,橫行鄉里。

陳若柯直接一腳將宋振給廢了!

貌似陳若柯剛纔那一腳的力度控制的非常好,即便是送到世界上最好的醫院,也治不好了。

既然改不了色心,那就直接廢了能讓宋振產生色心的根源,這纔是罪惡的根源! 宋江手指哆嗦的指着陳若柯,他沒有想到陳若柯竟然敢這麼大膽,竟然當着自己的面直接廢了自己的兒子。

宋江瞬間怒火上衝,只不過宋江現在還沒有失去理智,當宋江一走進院子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陳若柯擁有着不錯的身手,雖然宋江年輕的時候也是個愛打架鬥毆的主,但是年紀大了之後根本就打不動了,尤其是他挺出來的大肚腩就是很大的麻煩事。

宋江怒視着陳若柯。

劉晴還有劉晴的爺爺奶奶已經驚呆了,剛纔陳若柯那一腳意味着什麼,在場看到的人都很清楚,意味着宋振以後徹底當不了男人了,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葵花寶典或者是辟邪劍譜的話,或者宋振還有崛起的一線希望,只不過很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宋振徹底廢了,以後只能當一個廢人。

宋江知道自己肯定不會是陳若柯的對手,所以宋江只能叫人!

都市之兵王歸來 宋江走到宋振身邊,看着滿臉痛苦的兒子,心痛不已,宋振乃是他們家的獨苗,所以纔會寵成這個樣子任由宋振胡來。但是現在他們宋家的獨苗就這麼被廢了。

宋江站起身,狠狠地盯着陳若柯,生怕陳若柯會跑了一般。

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待電話接通的那一刻,宋江原本充滿怒氣的聲音之中突然變的恭敬了起來。

“怎麼了”電話那端傳出一個頗具威嚴的聲音。

“龍,龍哥,我是宋江”宋江尊敬的說道。

“宋江?”電話那端顯然沒有想起這個人,不過畢竟是混社會的人,依舊說道:“哦,宋江啊,怎麼了?”

宋江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電話那端的疑惑語氣,依舊說道:“龍哥,我兒子被一個不長眼的人廢了,您,您能不能派些人過來,幫我修理一下那個小子”隨後宋江說了一個地址。

電話那端的龍哥顯然有些遲疑,不過最後也是答應了,直接拍了二十多個打手來,對於龍哥他們這種人,義氣是很重要的,既然有自己的電話肯定是自己給出的,那應該就是自己的朋友,朋友有難他們自然會是義不容辭的幫忙。

二十個人不算多,但是也不少了,尤其還都是手上沾過血的打手。

“你完了!”宋江掛掉電話之後恨恨的盯着陳若柯。

陳若柯依舊泰然自若的站在原地。

“劉晴,有手機嗎?”陳若柯笑着問道。

劉晴自然也看到了宋江已經叫人了,但是劉晴家境情況根本就不允許她使用手機,不由的噶那個的看了陳若柯一眼,歉意的小聲碩大:“沒,沒有”

陳若柯沒有在意的笑了一下說道:“沒事”

隨後陳若柯再度走向宋振身邊。

宋江看到陳若柯又走了過來不由的倒退了兩步,不過隨後便一把摟住了宋振,生怕陳若柯還要傷害宋振。

陳若柯搖了搖頭笑道:“我就是借用一下手機”

宋江自然知道陳若柯用手機幹什麼,自己都叫人了,陳若柯這傢伙肯定也是想要叫人,不過現在的情況是陳若柯爲主導,宋江雖然叫了人,但是他叫的人一時半會兒根本不可能趕到,所以就只能看着陳若柯徑直拿走宋振的手機。

陳若柯撥通了雲凌萱的手機之後,直接說道:“萱萱,你告訴無敵,讓他把一個叫青龍幫的幫派給滅了,直接逐出修羅門以後h市不允許這個叫青龍幫的幫派存在!”

陳若柯說的很是輕鬆,就好像是吃飯喝水一般。

電話那端的雲凌萱不明所以,雖然收了一點驚嚇昏迷了過去,但是經過一夜的休息已經恢復了過來。

“怎麼了,你現在在哪呢,什麼時候回來?”雲凌萱的語氣有些擔憂。

“我沒事,現在在一個村子裏面,今天我就回去了,你現在就給無敵打電話讓他按照我的吩咐去辦”陳若柯溫柔的說道。

總裁的私有情人 電話那端的雲凌萱還想說什麼,但是聽到陳若柯說今天就會回去,也就壓下了想要說出來的話,最後只是說了一聲:“忙完了趕緊回來”

陳若柯以爲雲凌萱只是擔心自己,隨即安慰道:“我沒事的,今天下午就能回去了,不用擔心”

隨後陳若柯便掛斷了電話,直接昂手機扔到了宋振身邊。

宋振依舊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宋江自然聽到了陳若柯的電話,一時間拿捏不準陳若柯到底是想幹什麼剛纔陳若柯所說的話宋江聽得清清楚楚,還說什麼滅了青龍幫,就憑這傢伙一句話?但是宋江不由得有一些擔憂,剛纔陳若柯就說過修羅門就是他的,如果是真的??????

過了半小時之後,宋江叫的人依舊沒有趕到,不過宋振的手機卻已經響了起來。

陳若柯看了一眼,微微一笑,親自走上前將手機拿了起來,正是雲凌萱“事情已經辦完了,青龍幫已經被覆滅,青龍幫的幫主已經被趕出了h市,以後h市再也沒有青龍幫了,沒有殺一人”

陳若柯點了點頭,陳若柯只是想要將青龍幫打散就好,沒有必要殺人,畢竟濫殺無辜不是陳若柯的作風。

掛斷電話之後,陳若柯看向宋江“你要不要在問一下你那個龍哥?”

剛纔雲凌萱的話宋江一字不落的全部聽見了,心下一驚,目光不由的投向了手上的手機。

隨後連忙拿起手機再次撥通了龍哥的電話。

電話接通之後,之傳來一陣粗重的喘息聲。

“龍哥”宋江驚喜的叫道。

“你他媽的是誰!”那邊傳來一聲怒吼,好像正在逃命一樣。

“是我啊龍哥,剛纔剛給你大過電話”宋江說道“那個您給我派的人什麼時候能到?”

“到你麻痹啊到,青龍幫都已經完了,誰他媽的有時間給你派人!”

電話那端還傳來不斷的罵聲,那所謂的龍哥現在顯然也是一肚子的火氣,正好宋江打去了電話,直接朝着宋江一頓罵。

不過宋江現在卻已經無心去聽了。手機“啪嗒”一聲掉到了地上。

呆愣愣的看着陳若柯。

宋江寧願相信這一切都是巧合也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青龍幫真的沒了,難道真的是因爲陳若柯剛纔的一個電話?

“現在你相信了嗎?”陳若柯看了一眼宋江,目光中有一些悲哀。

“撲通”

宋江突然將跪了下來。

“我錯了,我該死,我不該做這些事情······”宋江一遍扇自己的臉,一遍不斷的懺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