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隨著劍身的高速旋轉,很快就在石頭上鑽出一個洞,頓時石粉灰揚,他蹲在地上,眼看著飛劍全部鑽入石頭中。

直至下面發出咔的一聲,飛劍鑽不動了,應該是到底了。 秦烽手腕一翻,手心裡多了一把鋒利的匕首,不假思索的在左手食指上劃了一下。

擦,竟然發出了金屬摩擦的聲音,看來等級變高了也不完全都是好事兒,想弄點兒血出來何其困哪啊!

他加大力道,終於劃出一道口子,很快冒出一個血珠來。

遠處的晴雅再也無法淡定下去,從藏身處一躍而起,大喊道:「秦烽你瘋了,都沒搞清楚那到底是什麼呢好不好,會有危險的。」

「啊?」秦少被突如其來的喊叫嚇了一跳,哥們兒被人跟蹤了,竟然毫不知情。

對啊,都沒搞清楚是什麼呢,就採用滴血認主的方法來做嘗試,的確有些欠考慮。他想收回手指,但血珠已經順著滑了下去,不偏不倚的滴在圓孔中。

「我擦,不會這麼准吧,可千萬別出什麼意外。」他也從地上跳了起來。

呼……

一股白煙從圓孔中噴出,力道之大,差點兒將他吹翻在地,腳下隨即發出轟隆隆的聲音,大地也跟著顫抖起來。

他極力穩住身形,但還是不由自主的跟上了地面的顛簸節奏,宛如處在汪洋大海中的一葉小舟。

晴雅一飛衝天,居高臨下望去,原本的石礫地面開始扭曲變形,就好像被兩隻大手擰成了麻花一樣,有些地方高高凸起,有些則深深的凹陷進去。

「姓秦的,還不趕緊飛上來,你想死嗎?」她嬌聲喊道。

秦少費盡全力才讓自己沒有摔倒,扯著嗓子說:「我也想啊,可哥們兒的飛劍還沒出來,好像被卡在裡面了,我怎麼飛啊?」

「真是的,早說啊!」美女監察使朝下掠去。

下降的過程中,她能感覺到強烈的靈力波動,打在身上就像冬天的寒風一樣凜冽,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等級高的話,身體恐怕早就不受控制了。

她伸出右臂,想要抓住秦少的衣領,然後把他揪起來。

可就在這時,秦烽腳下的石頭突然向上凸起,晴雅的胳膊正好摟住他的腰,他也下意識的摟住了對方的脖子。

呼……

美女監察使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變故,雖然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按照之前安排好的飛行軌跡,一邊朝正前方飛一邊拔高。

過了好幾秒鐘,她才意識到自己吃虧了,厲聲喝道:「姓秦的,快放手!」

「我說頭兒,救人就到底,現在把我放下來,不摔死也的被下面的石頭砸死,你忍心嗎?」他哇哇大叫。

「不許抱著我!」

「不抱著你我不久掉下去了嗎?喂喂,你怎麼可以鬆開手呢,很危險的。」他非但沒有放開,反而抱的更緊了。

「秦烽,你……」

眼見美女就要發火了,他趕緊說:「頭兒,我沒想占你便宜,但事出突然,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呢,你可千萬不要把我扔下去。」

哥們兒雖然也已經晉陞到元聖期了,但人家可是巔峰期的高手,隨便一巴掌拍過來,都夠咱喝一壺的。

晴雅不高興的說:「那你不許亂動,不許吃姑奶奶的豆腐,否則我殺了你!」

「放心,不會的,嘿嘿……」

轟隆隆……

地面揚起滾滾灰塵和石粉的混合物,很快蔓延開來,將這片區域完全覆蓋。

嗖……

晴雅帶著秦烽從煙塵中飛出,只是灰頭土臉的樣子,有些難看。來到安全區域,她不假思索的一腳踹過去。

「啊啊啊……」秦少揮舞著雙手,身體朝後倒飛而去。

臭娘們兒,下手夠狠的,哥剛想吃你一點兒豆腐,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就挨了一腳,虧大發!

他最後掛在了一棵大樹上,慘兮兮的抬起頭:「晴雅,你幹什麼?有你這麼救人的嗎。太過分了。」

「我就這麼救人,你有意見嗎?」美女監察使把小嘴一綳,見他表露出強烈的不滿,接著又說:「有意見保留,姑奶奶沒空兒聽你說。」

「我擦擦!」秦少真相上去揍她一頓屁股,卻又怕揍不過她,只好忍了。

其實他主要是關心那片區域到底發生了什麼,此時望去,煙塵已經散去不少,但還是很難看清楚。

「我擦!」他很快又罵了一聲,以你為自己已經跟飛劍失去了聯繫,只有一個解釋——飛劍被毀了。

晴雅瞄了他一眼,從新飛起來,當她居高臨下看清楚一切的時候,頓時瞪大了眼睛。

「我說頭兒,別光自己看啊,說給我聽聽。」他語帶不滿道。

「沒空兒搭理你,想看自己跳起來,或者直接走過去!」她哼道。

不帶這樣玩兒的,哥能跳多高啊?幾十米撐死了,有用嗎!

還自己走過去,很遠呢!再說了,萬一又發生類似之前的地震,你丫頭還會救我嗎?

肯定不會,除非她的腦袋真的被驢踢過。

得,哥不急行了吧,老老實實的等煙塵完全散去,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滴上了哥的血,你搶得走嗎?不妨讓你先過過眼癮,待會兒氣死你。

他很光棍的坐在一塊乾淨的石頭上,還很無恥的翹起了二郎腿。

過了一會兒,上面傳出美女監察使的喃喃自語聲:「怎麼可能呢,這東西看起來為什麼那麼像傳說中的昊天錘?不可能啊,昊天大帝何等人物,怎麼可能把自己的成名武器留在凡間?而且是被整個修真界無比唾棄的華夏之地,這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說華夏是被唾棄的地方,一點兒都沒錯,首先是華夏修真界太長時間沒有人飛升,第二是這裡的環境被污染的不成樣子,靈力哪個是銳減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不然的話,晴雅這個剛進檢查司的監察使,又怎麼可能獨立領導一個修真界呢,原因就在於沒人看得上這裡,讓她撿了個「便宜」。

按照一般情況,新晉的監察使至少要經歷幾十年的見習生涯,才能獨立工作呢。

秦少眼睛一翻,心想什麼玩意兒?昊天錘嗎,聽起來名字倒是很響亮,昊天又是誰,修真界還是仙界的?

他忍不住站起來,撒開兩腿就往那邊跑,哥必須看個真真切切才行。

最新全本:、、、、、、、、、、 兩條腿跑的再快,也不可能跟飛行相提並論。所以,秦烽來到目的地的時候,晴雅早就飄在上空了.

地上的石頭早已不見了蹤影,留下一柄造型奇怪的黑色大鎚子,而他本人,現在正站在鎚頭上。

鎚子實在是太大了,以至於站在上面根本看不清楚它的具體樣子。

秦少不得不原地干拔的往上跳,待升到幾十米空中的時候,才算看的真真切切。

「我擦,好大一把鎚子啊!」他一激動,忘了自己身在空中,雖然已近是元聖期的修真者了,但同樣無法擺脫地心引力的作用。

一愣神兒的功夫,他的身體開始往下掉,由於緊張很快失去了平衡,嘴裡哇哇喊道:「好大的鎚子……不是,好大的……頭兒救我啊……啊……」

噗通……

由於晴雅的無動於衷,他直接摔在了地上,而且更悲催的是——臉先著地。

好在哥們兒皮糙肉厚……咳咳,應該是好在哥們兒練過,不然非得破相不可。

「咯咯咯……」晴雅很不厚道的大笑起來。

這才是讓他生氣的地方,你見死不救也就算了,還嘲笑哥!他本想站起來與之理論幾句,但抬起頭的時候靈機一動,臉上跟著出現招牌壞笑。

他就那麼大大咧咧的站在地上,昂著頭看著上面的美女監察使。

晴雅輕哼一聲,但很快就被他盯的有些不自在,而且那傢伙的賊眼,好像是朝著自己下三路過來的。

難不成? 吻安寶貝:冷少一寵上癮 她驚叫一聲,做出女生逛大街是裙子被吹起之後,都會做出的下意識動作——雙手捂住下面,免得自己走光。

「你,看什麼你!」她怒道。

「呵呵,我在瞻仰監察使大人的風姿,嘖嘖,從下面看還真是漂亮呢。」他厚顏無恥的說。

晴雅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可能會走光,因為裙擺之下穿的是絲質的長褲,作為一個整天高來高去的修真者,這是必備的常識,沒誰敢穿著沒有長褲的裙子飛在天上。

但被一個男人盯著最私密的位置看,就算是隔著幾層衣服,也會讓人覺得難為情。

「再看,再敢看挖你眼睛!」她厲聲道。

「我就看了,嘿嘿。」他更加無恥的說。

美女監察使心一橫,從天上降落下來,秦少的目的達到了,笑嘻嘻的說:「這就對了,我站在地上你飛在天上,很不禮貌的。」

「我要揍你!」晴雅火冒三丈。

「別啊,咱們先搞清楚這把鎚子好不好?」秦少笑嘻嘻的說:「你剛才說什麼昊天錘,什麼東西啊?能不能解釋一下,喂,身為領導,難道不應該為屬下解惑嗎?你可是見多識廣的人,不至於這麼小氣吧。」

她的注意力被成功的轉移到了鎚子上,傲聲道:「本座當然不是小氣的人,看在你這麼想知道的份兒上,就勉強告訴你吧。我猜測這是昊天大帝的成名武器,昊天是仙界的三位君主之一……」

「喂喂,天界的君主不是玉皇大帝嗎?」他忍不住打斷說。

美女白了他一眼:「跟你這個不學無術的傢伙說話,還真是費勁兒!玉皇大帝是天庭之主,並不是整個天界之主,與之平起平坐的有昊天大帝和紫薇大帝。」

他嘿嘿一笑:「我還真不知道,頭兒你繼續,繼續,我保證不再打斷你的話,繼續。」

晴雅一臉傲色,哼道:「連這些常識都不知道,你是怎麼混的?昊天大帝和你我一樣,也是從一個普通人經過刻苦修鍊,飛升成仙然後繼續努力,最後才成為三大君主之一的。當年他誅魔族、斬妖孽,為人間和天界辦了無數的好事,死在他成名武器昊天錘之下的妖魔,不計其數。」

他很想問,既然是這麼重要的武器,為毛不留在身邊?

但誰讓自己剛才保證過不打斷她的話,秦少只能老老實實的聽下文。

「昊天大帝成為萬仙仰慕的三大君主之後,便很少管仙界和人間的事情,那把昊天錘,也就再也沒有出現過。」晴雅繼續說。

秦少摸了摸下巴,做出一個你繼續的肢體動作。

美女監察使伸出紅色的小舌頭,嘴唇說:「大家都以為昊天大帝不願意再造殺戮,所以封錘了呢,誰能想到……」

他終於忍不住了:「你確定這是昊天錘?」

晴雅想也不想的說:「不確定。」

「呃!」

「喂,別用那種眼光看著我,我又沒有見過真正的昊天錘。」美女哼道:「只是在一些文獻上,見過對其形狀的描寫而已,加上昊天錘多年未曾出現,所以才猜測是它。」

好吧,哥承認自己不學無術,你也好不到哪兒去。

他在心裡腹誹一番,再次摸了摸下巴,抬腳踩了幾下,自語道:「非金非木非石,黑乎乎的看起來挺嚇人,可就是個頭兒大了點兒,要是能小點兒就行了。」

呼……

腳下突然運動起來,他差點兒就被掀了個跟頭。

低頭一看,是鎚子變小了。

「不是吧,難道這玩意兒也有如意金箍棒的特徵,能變大變小?」他瞪著眼睛說。

晴雅用輕蔑的語調說:「孤陋寡聞了吧,一般好點兒的法器,都能變大變小,本姑娘就有好幾個這樣的法器。還金箍棒,除了猴子之外你還知道誰?」

秦少瞪了她一眼,哥們兒就孤陋寡聞了,不行嗎,不服氣你咬我啊!

他懶得跟晴雅多費口舌,現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腳下的鎚子,到底能變多大,又能變多小。

「再小一點兒……」

嗖……

「哇哇,這次小三倍行不行……」

嗖……

他樂的手舞足蹈,昊天錘最後變成了跟普通木工錘差不多大小,拎在手裡很有分量,大概是普通鎚子的三倍左右。

錘柄入手溫潤,位於最前方的鎚頭帶有造型奇特的稜角,這要是拿來砸釘子,估計能直接把鐵釘砸成粉末。

不如試一試?

他的目光落在旁邊的大樹身上,笑嘻嘻的走了過去。

晴雅秀眉一皺,自語道:「這小子要幹嘛,出幺蛾子嗎?「 晴雅猜到了開頭,但沒猜到結果。(鳳舞文學網)

秦烽的確是想出幺蛾子,他要拿面前的大樹試一試,看起來這麼牛的一把鎚子,應該會很霸道吧。

來到大樹前面,他慢慢的舉起鎚子,砸了下去,沒有刻意的用太大的力道。

嘭……

鎚子砸在樹榦上,發出很正常的聲音,結果是樹皮被砸出一個小坑。

「不會吧?」他眼睛一瞪,就算是晴雅搞錯了,這不是傳說中的昊天錘,但至少也應該是個法器,怎麼可能和普通鎚子一樣呢。

按照他的想象,剛才的一鎚子砸下去,就算不把大樹砸成一堆木屑,至少也應該是攔腰斷裂的結果。

晴雅也瞪大了眼睛:「是不是我猜錯了,昊天錘應該沒這麼遜吧?」

秦少再次揚起鎚子,然後快速落下,狠狠地砸下去。

嘭……

樹皮屑飛出,連帶著還有樹汁,可這個坑除了比剛才大一些之外,沒有其他明顯的區別。造成這種結果,唯一的解釋是秦烽用的力氣比剛才大。

「還沒效果?」他真的失望了,難道只是一個能滿足變大、變小的鎚子嗎,哥們兒又不去工地上幹活兒,留著你有什麼用?

晴雅先是露出一個苦笑,然後搖頭自語道:「看來真的不是昊天錘,是我記錯了。怎麼會記錯呢,形狀簡直跟文獻上記載的一模一樣嘛,肯定是寫文獻的人記錯了,嗯嗯一定是這樣。」

不知不覺中,她已經走到距離大樹不到十米遠的地方。

秦烽盯著鎚子看了一會兒,自語道:「再來一下,都說事不過三。」

這次,他把一絲靈力輸送到錘柄中,鎚子並沒有發生任何變化,靈力更是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種結果讓他失望透頂,但還是機械性的砸了下去。

嘭……轟……嘩……

鎚頭砸在樹榦上的時候,大樹紋絲不動,但一秒鐘后它便爆裂開來,形成無數的碎屑,夾雜著枝杈和樹葉,鋪天蓋地而去。

而晴雅,正好站在正前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