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雁過留痕,這是必然現象。

可是,在這裡,賀易生沒有找到一絲一毫與霍家遺傳病有關的跡象。

唯一的解釋就是,這裡,並不是他們研究霍家遺傳病的地方。

「這裡不是我們要找的地方。」

顧曼寧聞言,臉色遽然大變,她擔心霍驍會誤會她,畢竟剛才她耍了點小心機。

「不,不可能的,我爹地媽咪做研究都在這個地方,他們之前就是這樣跟我說的。」 「看來,你連這點作用都沒了。」

霍驍很自然地轉動腕錶,垂下的雙眸蘊含著冰天雪地的冷。

顧曼寧感受到霍驍的寒意,她慌了,連忙上前想要伸手去抓霍驍的手,遽然,眼前出現一道挺拔的人牆,霍驍的手下擋住她的路,不讓她接近霍驍。

手下打了個眼色,又來了一個人,他們各自擒住顧曼寧的手,嚇得顧曼寧慌亂地大叫。

「不要,救命,霍驍不要這樣對我。」

「我真的沒有耍心機,就是在這裡,我爹地媽咪平時跟我視頻的時候明明就是在這裡,我沒有說謊。」

「就連掛著的時鐘都是一樣的。」

時鐘?

似乎有什麼記憶正在腦海里掃過。

顧曼寧費力地想要捕捉,五官頓時變得扭曲起來。

手下見狀,抬眸看向霍驍,想要從霍驍哪裡得到指示。

畢竟他們這樣只是想嚇唬顧曼寧。

就在他們不知所措的時候,顧曼寧頓時抬頭,臉上布滿了笑容。

「我知道了,我知道還有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她曾經聽過顧母跟顧父提過一次,如果不是當時他們提到時鐘,顧曼寧也不會想起來。

「如果我告訴你們,是不是就能夠放過我。」

「那怕裡面找不到你們想要的。」

「只要哪裡是我爹地媽咪的研究室你們就要放過我,我不知道你們想要什麼資料,如果是那個遺傳玩意兒,我可以提供部分的信息,這些都是從我姥姥和爹地媽咪那邊得到的,雖然不多,可是應該也會有點作用。」

顧曼寧能想到的只剩下那個地方,可等下他們去到那裡,又說找不到想要的東西要對付她,這對顧曼寧來說,沒有任何好處。

所以,她不能讓自己太被動。

他們想要那些資料,目前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這麼想,顧曼寧便能挺直腰板,直面對上霍驍。

霍驍微微勾了勾唇角,極盡譏諷。

「你還沒有跟我談判的資格。」

很顯然,顧曼寧並不滿意這個答案,她正欲開口,卻對上霍驍攝人的目光,話到唇邊,卻說不出來。

霍驍向前跨了一步,眉目越發的清冷,「我沒得到想要的東西,你也別想得到,懂?」

這個世界上從來不會有免費的午飯。

要獲得就要先付出。

他得不到想要的,別人憑什麼能夠得到?

再也沒有給顧曼寧開口的機會,霍驍的人直接按著顧曼寧的雙肩,帶著她離開。

傍晚時分,橘黃色的夕陽照在大馬路上,幾輛低調奢華的轎車在夕陽照耀下,泛著淡淡的金屬光澤。

它們的車速很快,一直往一個偏遠的地方開去。

看著外面的景物樹木越來越多,賀易生半眯著眼睛,懷疑道,「研究室開在這樣的地方?太不方便了。」

同樣作為研究人員,很清楚研究所需要的東西。

若是換作賀易生,他是不會把研究室開在這種地方。

賀易生在懷疑顧曼寧。

霍驍看向窗外,眸色似乎與外面的夜色融合在一起。

「這才正常。」

以霍幗封的性格,他會盡最大的可能把霍家遺傳病給壓下來,不給任何泄露出去的機會。

畢竟霍幗封是軍壇上的人,敵人並不是沒有。 涼風掀起,稀疏的樹木越來越濃密,很快,就到達目的地。

鑒於這個研究室在來之前他們沒有調查過,為了安全起見,車輛沒有直接開進去。

顧曼寧下了車,兩側站著霍驍的人,行動受到了束縛。

「顧小姐,麻煩你帶路。」

很明顯,他們是怕顧曼寧在耍小手段。

顧曼寧轉過身,對霍驍說道,「這,這研究室我也沒有來過,讓我走第一也沒用。」

「我什麼都不知道,我能帶你們過來已經儘力了。」

顧曼寧聲音帶著點嘶聲裂肺的,不知為何,她總是有種不祥的預感,她並不想進去。

「別說那麼多了,現在是你唯一體現價值的時候,只要拿到我們想要的東西,答應你的事情我們都會實現。」

賀易生不想在這裡耽誤過多的時間,出言勸了幾句。

顧曼寧還想說些什麼,霍驍冰冷的聲音便傳了過來,「走。」

強勢而霸道,不容抗拒。

聽到霍驍的話,他的人便推著顧曼寧向前走。

風沙沙的吹來,吹動樹葉,月色斑駁,給人一種清冷的感覺。

眾人向著前方的研究室走去,倏然,霍驍腳步停了下來。

犀利的眸子透過夜色,看向不遠處的樹上。

眸子里的漆黑似乎與夜色融合,遽然,瞳孔收緊。

「彎腰。」

霍驍靈敏地旋轉翻身,一把拉住身旁的賀易生。

在場的都是經過訓練的特殊人員,他們對危險的洞悉力比一般雇傭兵都要強。

聽到霍驍的話,他們反應都很快,特別是站在顧曼寧身邊的兩人,壓著顧曼寧彎腰。

隱婚嬌妻,太撩人! 呯呯呯,連續不斷的槍聲在寂靜的樹林里特別響亮。

煙硝味充斥著整個樹林,四周都是危險的氣息。

「啊!」

「不,不是我,不關我事。」

顧曼寧雙手抱著腦袋,身子蜷縮到一塊。

突然發生的槍擊給她帶來了很大的衝擊,她擔心自己的安危,同時又怕霍驍誤會是她故意搞的鬼。

她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難道是爹地媽咪的人?

還是霍家的人呢?

可是都不太可能,如果是的話,看到她和霍驍在,根本不應該動手。

隨著槍聲的連綿不斷,顧曼寧的心撲騰撲騰地狂跳不已。

「你冷靜點,我們沒有說你。」

霍驍的人見顧曼寧特別的激動,便開口吼了一聲。

畢竟像她這樣,很容易出事。

「怎麼辦?我們會不會死在這裡的?」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死亡的恐懼使顧曼寧腦子一片空白,霍驍的人說的話,她根本就聽不下去,她只聽到那連續不斷的槍聲。

「壓著她,別讓她亂動。」

就在霍驍的人不知怎麼處理顧曼寧的時候,一道響亮充滿威嚴的聲音傳來,他們很自然的聽從指令,正欲把顧曼寧壓下,倏然,不遠處傳來更為響亮的槍聲。

呯,子彈就在眼前飛過。

那子彈劃過了顧曼寧的臉頰,一道鮮血溢了出來,空氣里,煙硝味與鮮血的味道糅合在一起,怪異而噁心。

顧曼寧覺得臉上一陣疼痛,她那繃緊的神經頓時炸開。 霍驍很明顯的察覺到,對方的目標似乎就是顧曼寧。

他掏出手槍,矯健的身軀躲過了對方的子彈,眼看快要來到顧曼寧的身邊。

顧曼寧倏然像瘋了一般,不知哪來的力氣,一把推開禁錮著她的男人。

「啊啊啊啊!別殺我!」

她一直就不想進這個樹林,果然進來就出事了。

顧曼寧飛快地往外跑,想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夜幕降臨,烏雲遮住了月光,月色淡薄,顧曼寧看不清前方的路,她跑著腦袋不停往外跑,最後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絆倒了,身子跌倒在地上。

當她再次站起來的時候,卻發現,有人追了過來。

「過來,馬上。」

霍驍沉穩的聲音。

顧曼寧並沒有停下腳步,相反,她奔跑的速度更加快。

她不能讓霍驍抓回去,不然的話,她肯定逃不掉的,霍驍肯定沒有想過放過她,也許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人目標就是霍驍。

如果要她跟霍驍回去,豈不是接近死神?

她才不要呢,她想要活下去。

風,在耳邊擦過,顧曼寧似乎聞到了自由的氣息。

終於,她能夠得到自由了。

漆黑之中,霍驍靈敏地察覺到危險的來源地。

他半眯著眼睛,好讓視力保持在最好的階段。

他能看到,顧曼寧奔跑的身影,與此同時,他還能看到顧曼寧正前方那道持槍的身影。

對方手握著槍支,槍支正對著顧曼寧。

他的話,顧曼寧根本不會聽。

現在的顧曼寧就像飛蛾撲火,撲向死亡。

不知道是什麼人隱藏在暗處,更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盯上顧曼寧,可霍驍知道,顧曼寧不能死。

他舉著手槍,盯住對方的腦袋。

曾經再艱難的環境他都經歷過,這麼點漆黑對霍驍而言,並不算個事。

他瞄準了對方,手指擱在扳機上,用力一勾。

呯的一聲,子彈如飛箭,直射對方的腦門。

對方正欲勾扳機,手還沒動,子彈便射穿腦門。

碰,對方倒在地上。

於此同時,霍驍所在的位置傳來細碎的風聲,那是夾著子彈的聲音。

唰,子彈穿過霍驍的耳畔,直射過去。

奔跑的顧曼寧遽然停下了腳步,她瞪大眼睛,腦子傳來了劇烈的疼痛。

子彈射穿了她的太陽穴。

倒地的那一刻,她費勁力氣轉了個身。

烏雲此時已經散開,月光照在地上,十分的清亮。

顧曼寧的目光,死死地盯著眼前的霍驍。

霍驍手持著手槍,動作還保留著剛才開槍的姿勢。

火光電閃之間,一切都發生得太快。

「霍……驍……你真狠。」

月光撒下,給男人鍍上一層清冷的光華,尊貴無暇的俊臉,與腦海里的身影重疊。

他一如既往的心狠手辣。

顧曼寧覺得很不甘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