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雖是臭名遠揚,好歹也是個名人。

連微博粉絲都破百了,雖然大部分是女的,都加我好友罵我。

我回道:“嗯,我已經很出名了。”

宿舍樓梯臺階前,警察還沒撤,我在看自己兩手空空的,有種大哥帶小弟的感覺。

呸,想啥呢,她們自認是我養的小鬼,不過我可沒當她們是小鬼。

她們看見宿舍樓每個出入口都站着警察,同時沉默了。

踏上樓梯,前面有幾個警察下樓,我和傲雪採魅站在一側給他們讓路。

我低着頭,感覺爲首的警察看着我們三,大致二十多歲,雙眼凌厲,似乎將要把我看透。

他的眼神讓我壓力很大,我目光避開不敢看他。

他帶着幾名警察下樓,腳步聲走遠後。

採魅對我小聲說:“主子,那人不一般,採魅直覺是陰陽師。”

陰陽師?

聽師傅說過,有陰陽師和抓鬼師在警隊裏。專門處理一些靈異非人爲的案件。

昨天晚上死了這麼多女生,就我們學校的女生來說,家庭非富即貴,能夠請來他們也是情理之中。

傲雪擔憂道:“主子,他的道行很高深,比天師不相上下。而且比天師年輕。我怕他看出我們來了。”67.356

我走在前面,回頭對傲雪說:“別擔心,大概是調查昨天晚上的事情,這件事果然很嚴重,現在壓下來,這段時間會很多陌生人進出學校,你們就和平常人一樣,該幹嘛幹嘛,不要有心裏壓力,過一陣風頭過去了,學校也該放假了。”

採魅揪着眉心道:“主子,陽間強大的陰陽師是容不得我們的,一旦看見我和傲雪,他們就會想辦法把我們抓住,進行折磨,在同行面前炫耀,吹噓自己本事很大,尤其我和傲雪這樣,經過幾百上千年,已經形成的凶煞和魅。”

我憤憤的說道:“我沒什麼本事,好歹是鍾家入門弟子,也是鬼王之妻,我就不相誰敢動你們。真要敢動你們,我一定讓他付出代價。”

潛意思,我也不能在暈暈乎乎的混日子了。

我要強大,我要變的更強大。

不能說和君無邪一樣站在巔峯,但求不給他拖後腿!最少也要比傲雪和採魅強這麼一丁點把。

所以,我當場誇下海口,豪氣萬千道:“你們是我養的小鬼,有我罩着你們,誰敢動你們一根汗毛,我讓他死無全屍,魂飛魄散。”

說完後,我大搖大擺的帶着兩個美眉上樓。

氣場大的,就跟黑道大姐大一樣。那個輕飄飄啊。

上了三樓後,走廊上都是洗液香味,把血腥味掩蓋,衝了不知多少次,還是聞見血腥的臭味,很難聞。

那味道沒有三個月的陽光照射,是如何都掩蓋不住,下學期我得回家住算了。

採魅突然停止腳步,驚慌道:“主子,不對勁,這棟樓沒人,是空樓……”

我也停住,神情凝重的看着採魅:“沒人?難道宿舍發生昨天晚上的事,她們都被勸搬出去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把宿舍裏的東西收拾一下,去我家玉龍花園住,在上幾節選修課就放假了。

傲雪停住,屏息凝神閉上雙眼,感受整個大樓的的磁場。

半分鐘後,她睜開雙眼,對我說道:“主子,我們宿舍裏有人。”

“有人?什麼人,是青蘭和文莉嗎?”

“不是她們,磁場是熟悉的,只是我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在那裏見過的人。但是一定是見過的。”

採魅說道:“或許是學校裏的同學害怕,到主子裏宿舍求符也說不定。不過這層樓,除了我們宿舍,其他宿舍都是空的,沒人。”

傲雪附和道:“是,主子,確實只有我們宿舍有人。”

我點點頭:“先進去看看,現在有的學生已經放假了,昨天晚上出了事,她們提前回家也說不定。”

傲雪和採魅兩人不約而同的站到我前面,抱着日常用品:“主子,我們先進去把。”

我剛想說話,這時電話響了。

我一看電話是文莉打來的,傲雪和採魅準備推門進入宿舍。

我把電話接上:“文莉?”

文莉驚慌失措喊道:“小幽,快走,走啊,不要進宿舍,裏面有人抓你……”

我反問她:“爲什麼啊?”

文莉還沒說話,我聽見傲雪和採魅的尖叫聲:“啊……” 她們手上抱的東西全部落在地上,採魅買的玻璃杯哐噹一聲,碎片滑落到我的腳下。

我臉色微變,連電話都沒掛,看着宿舍門,裏面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光景。

我在門口小聲喊道:“採魅,傲雪……你們聽見我說話嗎?”

沒有人回答我,下雨天比較陰,光線也不太好,但也不至於宿舍黑漆到這個份上。

透過半敞開的門,裏面什麼都看不到。

門口地上傲雪和採魅散亂丟下的生活用品,我看不到別的。

我一手拿着電話,一手從口袋裏掏出靈符,站在門口小心翼翼的喊道:“採魅,傲雪,你們怎麼樣了?”

沒人說話,也沒人回答。

我要不要進去,裏面的到底是人是鬼?

妖怪同盟 如果是人,我沒什麼好怕的。

如果是鬼,能夠讓採魅和傲雪兩人同時被伏的,恐怕實力不容小噓。

我嚥了咽口水,雙指加緊靈符,唸叨:“急急如律令。”

手執靈符,從門口飛蕭進去。

靈符在半空中點燃,我從半掩開的門往裏面望去,依舊黑漆漆的,看不到裏面任何東西,就連平時睡覺的牀鋪都沒看見。

左手手機文莉還在拼命的喊,聲音嗡嗡的,我聽的很清楚。

“小幽,你快出那棟樓,那棟樓裏聽說昨天晚上出過事,女同學們都放假回家了,今天晚上你別住那了,我已經在火車上了,我們宿舍……”

我捏着電話沒有按掉,手把門輕輕的推開。

咯吱——

我擡腳走進去一步,黑暗中我聞到莫名的香味,我一下反映過來,是屍腐香味。

僅僅一秒的時間裏,我身體發軟,手上沒有一點力氣,手機哐當一下落在地上。

整個人重重的往後仰下。

才徹底昏迷前,我感覺頭頂有巨網灑下來,把我給罩住。

聽見一個尖銳的女生說:“終於逮到你了……”

然後,我徹底昏迷,不醒人事。

不知昏迷了多久,我全身痠痛不已,身上使不出半分力氣。

突然一盆冷水扣在我臉上,我一下醒過來,瞬間睜開雙眼。

視線很模糊,四周黑漆漆的,許久後我纔看清楚,天花板是黑色的鐵皮,躺着的地方冰冷冷的水泥地。

我的手指動不了,就連一個簡單的捲曲動作都不行。

在我幾米遠處,一個男人的聲音說道:“大小姐,龍小幽已經醒了。”

一個嬌縱囂張的聲音道:“哦,醒了?給我把人捆起來。”

“是,大小姐。”

四個粗壯大漢把我從地上抓起來,幫在一個大柱子上。67.356

而我看見,採魅和傲雪依舊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她們身上困了一圈圈的黑色鐵鏈,我一眼就認出來。

這是黑色玄鐵,製作鎖魂鏈的特殊材質。

天,我們到底落入了什麼地方!

我剛剛吹噓完好罩着她們,沒三分鐘,我們三人全部被逮來這裏。

我被困在倉庫大柱子上,身上被偌大的鐵鏈捆了一圈又一圈。雙手被反捆在身後,全身上下又酸又疼,動彈不得。

前方,幽暗光線下,我看見一個穿着高檔衣裙的女子,大搖大擺的走到我面前。

待我看清楚她的臉龐的,猛然發現,她是之前和採魅在魅力整形遇見的那女的。

沒錯!

那姑娘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帶着京腔。

她不是我們本地的,她和傲雪吵架的時候,我聽的特別清楚。

所以我一下把她給記住了。

這個女人就因爲和傲雪吵過一次,傲雪把她推到地上,把我們幾個人給逮來了。

我知道她蠻不講理囂張跋扈,但萬萬沒想到我會着了她的道。

她背景一定不小,不然不會因爲傲雪推了她一把給我們設下這個局。

她身邊還站着幾個男人。

當我目光移到她左邊男人那臉時,我一眼就認出來了。

我們上樓梯時,那個男人穿着警服從樓上下來。

那男人,那犀利的眼神,在打量地上的傲雪和採魅,眼睛裏喧囂着興奮。

採魅說他是抓鬼師。

慕少,不服來戰 公安部門有專門調查靈異死亡事件的警察,而這人,還有他身後的幾人應該都是。

他的氣場很大,給我的感覺陰沉深不見底。

傲雪和採魅的昏迷跟他有着莫大的關係。

怎麼辦,我要怎麼脫身,我沒想到經歷了無數次可怕的鬼魂,沒想到今天會栽在人的手上。

那個女人走到我面前,耀武揚威的朝我炫耀道:“龍小幽,你還記得我嗎?當時在魅力整形讓我出醜,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

我乾枯的嘴脣抿了抿,雖然被捆着,佔了下風,但氣勢上我覺得不能輸給她。

當下,我毫不示弱雙眼朝她一瞪。

結果啪的一聲,旁邊那男人給我煽了一巴掌,凶神惡煞的說:“龍小幽,就憑你也跟對大小姐無理?”

他知道我叫龍小幽?專門調查過我?

林月雙手搭在胸前,嘴角朝我冷笑,嘲諷道:“你這張臉本來我媽媽看上的,她很想得到你這張臉,我真弄不明白你這張臉有什麼好看的。”

突地,她走到我的面前,手一下把我頭髮掐住,我整個腦袋被她提起來。

頭頂,一束燈光直接射下來,我眼睛被光線刺激,睜不開眼。

面前林月高傲的笑道:“這樣仔細看來,這張臉確實很美,皮膚細膩光滑,沒有一點瑕疵,青黛眉,杏花眼,粉色殷桃小嘴,用我媽的話說。好好打扮一下,美的堪比仙女下凡。所以……”

她把手放下來。

我瞪了她一眼:“所以什麼?”

“我媽媽下個月生日了,就要步入四十了,她最怕老。我一直找不到好的生日禮物送給她,如果把你這張麪皮送給她,哈哈……她一定會很高興。”

我聽見她這麼一說,心裏猛地一窒:“魅力整形沒有了,你送給她也是徒勞的。”

“魅離整形雖然消失了,但那些會整形的鬼可都被我抓住了。”

陳偉?就是他旁邊這個男人?

我看他眼神是想泡林月,他樓之前應該是在宿舍裏做好了埋伏,傲雪採魅還有我接二連三的中招。

全部中了他的圈套。 林月的背景一定不一般,非富即貴,京都人士,應該是政權某高官之女。

畢竟靈異專案組的警察都能調動過來,我們省城凌海市都沒有靈異專案組。

她的背景已經遠遠超乎我的想象了,或許比李盛煊的外公還要高深。

我細緻的打量她,除了脾氣暴躁,性格囂張。舉手投足,我還真找不出任何修養好的地方。

收回目光,我悶聲道:“你就算把我的臉拿去,你媽媽也活不成了,你們把魅離整形的鬼抓了,應該知道凡是做過手術的人,都會變成活死人,活死人時期生命不會超過半年。”

她桃紅色的嘴脣朝我冷笑,脖子伸到我面前,冷森森的:“我告訴你,我媽媽有時候還真是討厭,她是個後媽,是我爸的初戀。這都快四十了,還想整容,還想懷個弟弟,我都成年了其實並不在乎。”

“可她說給我找個好的婆家,在把家裏的一切留給我弟弟,你說我怎麼能安心呢,她在我爸爸和爺爺面前是一套,在我面前是一套,如果她真的像那些女人一樣,成了活死人,那我應該會感謝你,而你養的這兩隻貌美如花的小鬼,據說是凌海大學的校花。”

大佬每天都在努力低調 “你說有校花級別的女侍,帶出去一定很出風頭,所以她們兩個我要定了……”

我咬牙切齒的朝她怒道:“你把她們想的太簡單了,她們不會服從你的。”

“不服從我?是嗎?”

林月朝我哈哈的大笑,嘲諷道:“要麼聽我使喚,要麼魂飛魄散,你說她們願意魂飛魄散還是聽我使喚?哦對了,那個叫傲雪的,男朋友是孫慕楓?背景不錯,還有采魅,男朋友是鍾家第三十代傳人,叫鍾景。”

“鍾景外形個真帥氣,每門功課都是a。我還真喜歡那類型的男生,要是把鍾景奪過來,你說採魅會不會把他讓給我。”

我看這女的,簡直有點腦殘了。

鍾景怎麼會看上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