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雖然只是隨手一捏,但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和角度都拿捏的極為恰當,在他看來這一把大千重劍被他拿捏住就再沒有逃脫的可能,羅征在他眼中也只是一隻待宰的羔羊罷了。

可當他捏住大千重劍的一瞬間,才發現羅征這一口劍竟然是出奇的堅固!

一方大界相當於一千個大千世界,這大千重劍的分量也僅僅只有一方大界的千分之一,牧寒一腳就能踏碎一個大界,這大千重劍的分量或許是不小,但也不會讓牧寒如此驚訝。

讓他勃然色變的是從這一口大千重劍中傳遞而來的力量。

「這力量……」

從這大千重劍上傳遞而來的,是一道他根本無法抵抗的力量!

這股力量幾乎媲美一些專職煉體的真神!

牧寒也是完全迷糊了……

「噗嗤……」

原本牧寒已經捏住了大千重劍的劍身,但羅征的重劍之上蘊藏的力量,遠不是他能拿捏的,這大千重劍掙脫了牧寒的雙指,徑自斬向牧寒的虎口,斬入他的手掌之中!

強大的力量衝擊之下,大千重劍的去勢不減,又順著牧寒的小臂一路向上,最終將他整隻手臂完全斬開。

「咻咻咻……」

大半條手臂在空中一陣飛旋,朝著下方墜落而去……

原本有些愣神的牧寒,此刻終於反應過來,那一雙冷峻的臉龐之上,閃爍出一絲陰沉而瘋狂的氣息。

「哈哈哈……我竟然讓一個界主境的次級生靈所傷,真是不可思議!」

神域中沒有天命承載,所以神域中的「平級生靈」修鍊到界主后,就要開始衝擊真神境,而真神與界主之間的差距便是天上地下,所以在神域中又有「跨神門」的說法,正所謂進一步為神,退一步為凡。

無數界主在真神面前,與地上的螻蟻的確沒有太大的區別。

但現在牧寒竟然被這一位界主斬斷了一隻手臂,這已經是相當荒唐的事情了。

若是牧寒知道真相,或許他心中尚且能平衡一下,畢竟羅徵得到了鳩聖將近三分之一的力量本源,這股力量的確不是牧寒能抗衡的。

可惜牧寒並不知道……

羅征一劍得手之下,幾乎沒有絲毫停歇,趁著力量本源不曾消耗殆盡,他在空中一個側翻之下,大千重劍盪出一道弧線后,這一次便是朝著牧寒的腦袋斬過去。

「自不量力!」

方才讓羅征一劍得手,也是牧寒輕敵之故!

羅征現在的能力並不均衡,何況他與牧寒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牧寒的身形在空中一陣虛晃之下,反手便是一掌印在了羅征胸口上。

這一掌的速度極快,但力量並不見得如何大,可其中蘊藏的一股勢卻極為凝重。

「噗!」

即使擁有同心衣的護體,羅征也無法阻擋這股力量,這一掌之下,羅征的胸口竟然凹陷下五道指印,整個人就像一顆流星,朝著下方急墜而去。

「沒死?」

牧寒眼中的寒光一閃,他這一掌也用上了六分實力,本以為一掌能將羅征拍的粉碎,萬萬沒想到居然只在這小子身上留下一道掌印!

敢斷自己一根手臂的傢伙,絕對是不可饒恕的,見狀牧寒的身影倏然一閃,后發先至,卻是出現在羅征的下方,便再度朝著上空拍出一掌。

「咔咔……」

這一掌的力量依舊貫穿了同心衣,傳遞在羅征的胸口,羅征胸膛上的掌印再度凹陷了幾分,其中的肋骨更是斷裂了數根。

「噗!」

面對牧寒的攻擊,羅征根本沒有閃避和抵抗的能力,一口金色的血液從他口中噴吐而出,他宛若一個皮球一般,又被牧寒這一掌打上雲霄。

但羅征還來不及穩住自己的身形,牧寒再度出現在羅征身邊,這一次他一手捏住了羅征的脖子,便是要將羅征的腦袋硬生生的拽下來!

羅征與牧寒的交鋒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就在此刻,最先反應過來的星尾悄然出現在了牧寒身邊,他食指輕叩之下,一點宛若蚊蠅一般大小的紅色星光朝著牧寒彈過去。

這牧寒原本就要擰掉羅征的項上人頭,看到這一點星光,眉頭頓時一皺,似乎頗為忌憚,抓著羅征便是一個翻滾,避開了這一點紅色星光。

可剛剛躲開這星光,星尾食指再度一彈,又有幾點紅色星光飄飛而出。

一連數點星光打過來,也是讓牧寒一陣手忙腳亂,最終只能鬆開羅征暫且避開,退出了百丈距離。

星尾則順勢將羅征一把抓住,朝著後方扔了過去,淡然說道:「你好歹也是聖人門徒,堂堂真神,欺負一位界主未免太失身份了!」

牧寒臉色十分難看,別說界主了,就算是天尊在他眼中亦能隨意宰殺,可他剛才連續出手之下,依舊沒能將那小子給殺了,他心中便是相當的不甘!

「嗖嗖嗖嗖……」

就在這一刻,牧寒身後裂開無數道血色的空間裂縫。

一道道人影從裂縫之中閃出來,聖族的天尊們已經趕了過來……

天尊的大挪移雖然能瞬息跨越數個大界,相比真神挪移的距離還是短了太多,從大衍之宇的邊緣趕過來也耗費了不少時間,大天尊一步邁出空間裂縫,望著牧寒的手臂頓時為之一愣。

「牧寒大人,你的手……」

眾多聖族天尊降臨此地,目光都落在了牧寒的身上,就這麼短的時間,牧寒竟然就斷了一隻手臂,對於聖族來說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

「多事!」

被大天尊這麼一問,牧寒的臉色再度一沉,肩膀輕輕一抖之下,那斷臂出逸散出一點點光芒,那光芒便迅速的凝結出一隻嶄新的手臂,只是這隻手臂遠不如先前那一隻了。

就在他凝結手臂的過程中,聖族的天尊們一位又一位的降臨此地。

破碎的大界上空,大衍之宇中的天尊們,便是與聖族上百位天尊對峙起來,雙方都明白接下來會有一場惡戰,彼此之間都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對方……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羅征被星尾一把扔了下去,半空中熏的身形疾馳而過,就將羅征抱在了懷中,穩穩地降在了一塊巨石之上。

看著身負重傷的羅征,熏的臉上閃過一絲心疼之色。

她心中自然埋怨溪幼琴,這女人從一開始就給羅征帶來各種麻煩,便是隕落也要坑羅征一次。

但她也知羅征心念真情,自己若是像溪幼琴這般被擰斷了脖子,怕羅征只會更加激動,但她依舊覺得羅征太衝動了!

「怎麼會這麼傻……」她輕聲說道,看著羅征深陷下去的胸膛,眼中滿是疼惜之色。

雖然只是被牧寒拍中了兩掌,但這貌不起眼的兩掌卻給羅征帶來不小的傷害。

從神煉禁地中回歸后,這算是羅征第一次受傷!

牧寒這兩掌中蘊藏著的能量,依舊在羅征的胸口不斷地流竄,想要試圖侵蝕羅征的骨骼和內臟。

也幸虧羅征的體質特殊,這些能量雖然十分厲害,但它們在羅征體內亂竄的同時,亦會引來大量的鴻蒙天罡,也就是那一道道暖流。

這些暖流就像是一條條小泥鰍一般,朝著那能量包圍過去。

那能量的確是霸道至極,任何暖流一旦靠近這股能量,瞬間就將那暖流抵消的乾乾淨淨。

好在羅征體內的暖流積累的確不少,而且每當那能量試圖破壞羅征的肉身,就會有新的暖流源源不斷的流淌出來,不斷地抵消,不斷地產生之下,耗費了老大的勁才將這股能量消弭掉。

羅征再度噴吐一大口金色血液,劇烈的喘著粗氣,緩過勁來的他隨即就從熏的懷中掙紮起身,熏卻一把將羅征拖住,「別蠻幹!你不是他的對手!」

憑藉羅征的實力,斬殺尋常的天尊怕是沒有問題,而且他擁有如此身軀,不少天尊拿羅征都沒有太好的辦法。

可現階段羅征去挑戰一位真神,未免就天真了……

看羅征的眼神,熏也知道勸說無效,則一把握住羅征的雙手,「一會兒他們打起來,我們可以找機會!」

羅征留意到熏真誠的目光,心中也是微微一觸。

熏說的沒錯,現在衝上去只能是送死罷了,星尾能夠救下自己一次,不可能每一次都有把握救下來,他的衝動可能會導致星尾,甚至大衍之宇的天尊們陷入被動。

何況溪幼琴的隕落並不是不可迴轉,只要復活天尊不曾隕落,憑藉那一道往生天命依舊能讓她起死回生。

思量一番后,他便是向熏微微點頭,還沒等他開口說話,耳畔就傳來一道炸裂的聲響,天空中爆發出一團極強的衝擊波,雙方竟然已經動手了!

原來大天尊率領聖族天尊們前來后,便指揮天尊們布置各大陣法。

星尾也是心思細敏之人,他得知牧寒另有強援,已知大衍之宇必定處於弱勢,哪裡肯讓聖族這邊順利布陣?於是搶先一步動手了!

老族長等人也是心領神會,天空中的天尊們紛紛手段盡出……

這一次沒有了星封術封閉聖族天尊們的空間,雙方在動手的一瞬間,相互之間就拉開了距離!

「噼啪,噼啪……」

天空之中一道道的空間法則裂開……

一些天尊徑自遁入深空之中,另外一些天尊則挪移到相連的其他大界中……

一道道的天命被激發出來,各種離奇的能力配合天尊強大的實力,相互之間鏖戰在了一起!

「轟隆隆……」

兩座寰宇中的天道都在不斷的震動著……

雙方開戰僅僅不到十個呼吸的時間,就有八位來不及施展大挪移的天尊被擊殺。

不過其中五位是聖族的天尊,而另外三位天尊則分別屬於魔族和人族,畢竟大衍之宇這邊的天尊已經提前布陣,在星尾帶頭纏上了牧寒之後,便是打了聖族一個措手不及!

這就是徹徹底底的混戰,而且是天尊之間的混戰,在凡人眼中,這就是諸神之間的亂斗!

羅征的目光穿過這混亂的戰場,始終盯著牧寒,手中的大千重劍則輕輕的鳴叫著。

這把大千重劍的劍身之上,多了五道淺淺的指印,便是牧寒用手硬生生捏出來的,雖然羅征對真神的力量有一個大概的判斷,牧寒的實力還是遠遠超出了羅征的想象。

此刻在星尾的身邊,圍繞著一顆顆橢圓形的星體,這些星體的兩段延伸出長長的光錐,宛若長矛一般,以星尾為圓心瘋狂的旋轉。

而牧寒的身邊已經多出了五顆圓溜溜的眼珠,每一個眼珠都有拳頭那麼大,且眼珠的顏色各不相同,但對應下來,便為金木水火土,這牧寒修鍊的正是「五行神道」,而他身邊的五枚眼珠則取自神禽五色孔雀的眼珠所煉製!

每當那些眼珠的眼光交匯之下,就有一道駁雜的五色神光朝著星尾猛射而去,但總能被星尾及時閃避。

不過就像星尾所說的那樣,雖然牧寒的確十分強大,但並不是星尾的對手,兩位真神交手之下,星尾幾乎處處壓制著牧寒。

「吼吼吼……」

戰場之上傳遞出一道道龍吼,便是九條擁有天衍之軀的真龍,聯手對抗著八位聖族天尊結出的一道大陣,那八位聖族天尊原本可以從容抵抗,可就在此刻,一道更甚的龍吼聲傳遞而來,祖龍也加入了戰團,形勢立即發生了轉變……

天邊的佛光普照,那一座高不可攀的浮屠再度浮現在眾人面前……

諸神無念的星毀也展開了,一道道隕石化為流光在天空之中疾馳而去……

神箭天尊,神諭天尊,魔始天尊,蒼羽天尊亦各自施展手段。

老族長則與聖族大天尊鏖戰在了一起,那一朵大衍蓮華則與那棵桫欏樹同時出現,藉助著兩大寰宇中的勢,相互之間不斷地碰撞……

「轟隆,轟隆……」

混戰之下,天尊們相互之間的距離越來越分散,波及到的大界也越來越多。

所有的天尊都發揮出最強的實力,在這些恐怖的力量侵襲之下,一塊塊大界開始崩塌,破碎……

在這些大界上生存的凡人們沒有絲毫抵抗之力,他們只能祈禱這場諸神之戰不要波及到自己,可惜這種祈禱毫無用處,當一塊大界破碎之後,九成九的生靈都會隕落,聖地消亡,神國破裂,只有極少數武者能生存下來。

僅僅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破碎的大界已經超過了三百個,而因為天尊交戰波及而死亡的生靈,更是一個無法統計的天文數字!

熏在雲狐天尊的幫助之下,亦跨越相當遠的距離出手了數次,其中一次更是將一位被圍困的聖族天尊所擊殺!

但羅征卻依舊停留在原地,依舊將目光牢牢地鎖定在牧寒身上,一刻也不曾離開。

一開始星尾的確是佔盡上風,而牧寒則應付的相當吃力,然而不斷地交手之下,那牧寒似乎激發了某種秘法,竟然是越戰越勇,反過來開始壓制星尾!

「咻咻咻咻……」

牧寒身邊的五顆眼珠如同亂蜂飛舞一般,相互交錯之下,終將星尾圍在了中央。

他自知實力比星尾要略弱一籌,但不到萬不得已,卻並不願意將自己的師兄弟召來,若是自己一人能拿下這老傢伙才是最好,畢竟師尊還在後面看著自己呢,對於牧寒來說,這一場戰爭只是師尊磨練自己的一場經歷罷了!

「五極一氣封!」

「刷刷刷……」

「不好!」

星尾看到那五顆眼珠彼此相連,形成一道五行封印,臉色頓時一沉,雙手相互一扭,形成一道玄妙的手印,就要從這五行封印中掙出來……

「這五極一氣封乃是師父的絕學之一,又豈是你這種下位真神能掙脫的!」牧寒冷笑一聲,彷彿已是勝券在握,體內再度積蓄出一道更加強大的力量,想要將星尾格殺當場!

在牧寒眼中,殺了星尾,這場戰爭就結束了……

至於下面那群天尊打來打去,不過就是無關緊要的傢伙們在浪費生命!

「就是現在!雲狐天尊,送過我去!」

一直在角落中注視著牧寒的羅征,也明白自己唯一的一次機會來了。

雲狐天尊與羅征以空戀之鎖建立了鏈接,但云狐天尊聽到這番話后卻有些猶豫,他是否該將羅征送過去?

「快!」

羅征催促道,那聲音中自有一股不可置疑的威嚴!

堂堂雲狐天尊此刻心中竟然也是一跳,他本身是極力不想讓羅征參與真神之間的戰鬥,但想到過往羅征創造的那些奇迹,或許他應該再相信羅征一次……

隨著雲狐天尊的心念一動,羅征就詭異的消失在了原地。

同一時間,牧寒的身前已凝聚出五把五色短劍,只要他一揮手之下,這些五色短劍就能貫入五極一氣封中,這五極一氣封可將真神的神格封印,想必陷落其中的星尾天尊已沒有了抵抗之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