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雖然天空很黑暗,但是憑藉著自身經驗豐富的駕駛經驗。

船老大還是辨認除了風向,船隻前方不遠處就是古藍縣城了。

黑暗裡面也就是只能看到一些零星的燈光而已。

救子心切,船老大加足了馬力朝著古藍縣城駛去。

就在船隻繼續朝著古藍縣城前進的時候,船身突然間又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了一下。

也許是因為自己的兒子,船老大也不管什麼河神了,直接朝著古藍縣城不要命的駛去。

黃河九曲十八彎,過了龍門之後,一個彎接著一個彎,這古藍附近是相對比較平穩的一個河灣,船一轉到河灣中,在河中追擊著船隻不放的東西,便停止不前了。

前邊的幾處燈火越來越亮,船老大把船停泊在碼頭邊上,因為遇到了這些兇險的事情,加上船老大的兒子受傷了。

所以付錢的時候林辰讓胖子在原來談好的價格上面又多給了船老大一倍。

因為林辰覺得十有八九,這隻老鱉就是沖著胡八一和胖子來的。

船老大收下了錢,急沖沖的找了幾個碼頭的工人,然後就把他的兒子送去醫院了。

林辰三人多番打聽之下,來到了一家招代館。

他們人品不行,這家旅館每天開放一個小時的熱水淋浴,但是他們剛好給錯過了。

林辰也沒有坐以待斃,直接在招待所裡面找了一個地方燒水,然後去人家的與衛生間裡面洗澡。

什麼一天只開放一個小時的熱水淋浴,那只是錢不到位。

錢到位的話別說是開放淋浴了,把招待所買下來都不成問題。 86_86832等卡羅吉和瑪莎會和,追到精靈山脈的時候,薇薇安已經不見了蹤影。

卡羅吉雖然馬上就升級為三級神使,但還是不敢正面和擁有四級神使實力的精靈王對上,再加上精靈王與光明神殿還有契約,精靈山脈一直被歸為光明神殿一方,他作為暗黑神殿的成員,更加不敢挑起事端,只得冷哼一聲,帶著瑪莎暫時離開。

進入精靈山脈之後,薇薇安才鬆了一口氣。

精靈山脈連綿起伏,鬱鬱蔥蔥,深處常年籠罩著一層薄霧。不僅如此,精靈山脈還是一個迷宮,如果沒有精靈的指引,外人根本進不去。不過這個迷宮和百葯谷不一樣,百葯谷那是迷宮是天然形成的,而精靈山脈中的迷宮則是傳說中的生命之樹對精靈一族的保護。

想到精靈一族的排外,薇薇安讓莉達也進入空間袋裡,然後恢復自己的本來容貌,向精靈山脈的深處前進。她身上擁有精靈血脈甚至能夠感受到山脈深處,隱隱傳來對她的召喚。

畢竟,她身上流淌的精靈血脈屬於精靈王者。

很快,便有精靈來接引她。

來者是一個年輕的男精靈,俊美的精靈在出現在薇薇安面前的那一刻起,便高高的昂著頭,用尖下巴對著少女,目光中充滿對半精靈的蔑視。薇薇安相信,如果自己體內流淌的不是王者血液,他會立刻將自己趕出精靈山脈。

跟著一言不發的男精靈,薇薇安進入叢林密布的精靈山脈。

七拐八拐,當熟悉叢林生活的薇薇安都辨不明白方向的時候,周圍終於出現了其他的精靈。

一個個美麗的精靈或躲在樹木背後,或明目張胆的站在路旁,好奇的看著薇薇安。

「瞧,她的頭髮是銀白色的!好漂亮!」一個小小的精靈感嘆道。

「因為她是半精靈!」

「半精靈嗎?可是我覺得她長得比我們精靈還要好看!」

「哼!好看有什麼用!半精靈是精靈一族的恥辱!」

薇薇安看了一眼說這話的半大精靈男孩。微微一笑,沒有說話。她不生氣,因為她知道精靈王這樣說的用意,只是為了減少半精靈的數量。

半大精靈男孩被薇薇安的笑容看得一愣,撇過頭不再說話。

慢慢的精靈的數量開始稀少,樹木也變得稀疏,不知從哪段路開始,路邊出現了一條小溪,清澈的溪水緩緩流淌,寧靜沁人心扉。小溪流出的源頭。籠罩著一層薄霧,朦朦朧朧的看不真切。帶路的男精靈停下腳步,高傲的說:「前面只有你一個人能夠進去。所以你必須把你的契約獸都留在這裡。」

薇薇安點頭,放出契約獸空間袋裡的黛西,莉達和巴圖,讓他們在原地等待。

自己則慢慢的走進薄霧。

薄霧中,可視範圍只有兩三米。估摸著走出三四百米之後。薇薇安面前出現一棵巨大的樹木,大約要十個人才能環抱得過來。少女抬頭,樹冠籠罩在薄霧中,似乎,薄霧就是從樹冠中釋放出來的。

「這是我們精靈一族的生命之樹!」一個溫暖的聲音在薇薇安的耳邊響起,「只有擁有王者血脈的人才能夠接近。」

薇薇安順著聲音望去。見到一個溫柔俊朗的中年精靈正含笑看著她。

「精靈王?」薇薇安語含尊敬。

精靈王笑道:「是我!孩子!你是我姐姐的後代,或者你可以叫我太舅爺爺。人類是這樣稱呼的吧?」精靈王的語氣有些不確定。

薇薇安微笑點頭,心中也是不確定。好像,大概是這樣稱呼吧。

從戒指里取出祝福水晶,薇薇安雙手遞給精靈王:「這是我的曾祖母讓我交給您的!」精靈王的手輕輕一揮,祝福水晶便脫離薇薇安的掌控,落在精靈王的手裡。他纖長的手指輕輕的撫摸著祝福水晶,帶著些懷念感慨道:「坎蒂絲這個孩子啊!其實我早就知道結果。故意放她出去見那個男人,就是想讓她死心,然後回來好好的過日子,可誰知道那孩子這麼要強,竟因此一去不復返了。」

「她,還好嗎?」

薇薇安聽得明白,精靈王提到的坎蒂絲應該就是自己的曾祖母格拉蒂斯的母親,也就是精靈王的侄女,於是低聲回答道:「曾曾祖母已經不在了,曾祖母說她是得病沒了的。」

精靈王微微一怔,不再說話。

沉默半晌,他開口道:「說吧,孩子,你的要求是什麼!既然坎蒂絲的後代把祝福水晶給你這個半精靈,肯定是極喜歡你的,你的要求,我會盡量滿足。」

「我想接受一次精靈傳承。」薇薇安毫不猶豫地說。

精靈王又是一怔,隨後笑道:「看來你的曾祖母不是一般的喜歡你!連精靈傳承的事情都告訴你了!不過,我勸你還是換一個要求吧!」

薇薇安固執的搖頭:「我的要求就是接受精靈傳承!您可以拒絕,但是我不會換。」

「孩子,那太危險!雖然身上具有十分之一以上的精靈血脈就可以接受精靈傳承,但是那成功率太低,你沒有必要冒險!」

「成功率?」

「對!精靈傳承是由生命之樹來完成的,百分百精靈血脈的精靈一定能夠獲得生命之樹的承認,沒有任何危險,但精靈血脈不純的半精靈則會受到生命之樹的質疑,必須接受生命之樹的考驗。那考驗成功率極低,至少我所知道的接受過傳承的半精靈沒有一個能夠通過,部分死去,還有部分實力受損,終其一生也無寸進。」精靈王看著薇薇安,不帶任何感情的陳述著事實。

頓了頓,又說:「這件事情,坎蒂絲是不知道的!她只知道是我不讓半精靈接受傳承,不知道半精靈接受傳承會有危險。」

薇薇安心裡一松,她不怕危險,她害怕親人格拉蒂斯對自己有隱瞞,欺騙自己,現在知道自己曾祖母沒有欺騙自己,讓她的心情極好。但是,她仍舊目光堅定的看著精靈王,認真的說:「我必須接受傳承!我也一定能通過!請給我這個機會!」

她不能放棄任何一個提升實力的機會。

精靈王微微一笑,點頭答應。

他與薇薇安是第一次見面,並沒有什麼感情,他們之間唯一的聯繫是坎蒂絲,現在坎蒂絲已死,他們之間的聯繫就更淡了幾分。精靈王覺得,自己勸阻過,就已經夠了,這個半精靈最後是死還是實力下降,與他再沒有關係。

ps:

第一章。

… 86_86832薇薇安想象過可能面對的各式各樣的考驗,但惟獨沒有預料到眼前這種。

四處白茫茫的虛空中,一個綠色頭髮的男孩正和火精靈小焱連吵帶罵打得不亦樂乎,壓根就把自己這個來接受考驗的正主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該死的紅頭髮!火精靈了不起啊!我告訴你,只有我們木精靈才是最俊美最厲害的!你就是給我提鞋都不配!」

「你穿鞋嗎?還提鞋,我呸!白長了這麼大歲數,連自己穿不穿鞋都不知道!哼,不就仗著歲數大點欺負我嗎,要是再過幾年,我肯定打得你滿地找呀!要知道,木精靈從來都是火精靈的手下敗將,這是聖光大陸有史以來人人皆知的真理!」

「誰說的!誰說的!木精靈最厲害,看我打你!」

「放屁!火精靈最厲害!哎呦!你居然打我眼,我和你拼了!」

「該死!我的髮型!你一定要為此付出代價!」

「臭美精!」

「紅毛鬼!」

「大混蛋!」

「臭雞蛋!」

「……」

「……」

薇薇安抬手扶額,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眼前的這兩個元素精靈居然抱住對方滾在一起,就像小孩子打架一樣,你一拳我一腳的,打得不亦樂乎。

不過,薇薇安也看出來,他們兩個精靈誰也沒有真正下狠手,最多就是兩身皮外傷罷了。少女翻翻白眼,徑自坐在一旁修鍊,不再理他們。

也不知過了多久,兩個元素精靈終於都沒了力氣,坐在地上你瞪我一眼,我白你一眼,仍舊是誰都看誰不順眼。

木精靈用最後的力氣梳理著自己的頭髮。

聖光大陸五元素。每種元素都會誕生一個元素精靈,而每一個元素精靈又都是唯一的。小焱是依靠薇薇安和岩漿的力量才誕生的火精靈,因此對薇薇安極為依賴,一成形就與少女簽訂了契約。而木精靈則是經過生命之樹的孕育,經歷了千年萬年才最終成形的,因此一直呆在生命之樹這裡,哪裡都沒有去過。

兩元素精靈相見,其實心中是非常親近的,畢竟,只有他們五個才是同類。 重生之剎那芳華 但又因為元素之間的相生相剋,所以,木精靈與火精靈天生就不對盤。見面才會又吵又打。

終於,小焱想起了自己的主人薇薇安,看到薇薇安正坐在那裡修鍊,正打算呼叫,突然被木精靈小聲打斷:「你要是想讓她傳承失敗。盡可以大聲叫她。」

隱婚獨寵:BOSS的心尖嬌妻 「怎麼回事?」小焱很奇怪。

木精靈得意的說:「字面上的意思,你的主人正在接受精靈傳承。」

「不是還有考驗嗎?」

「哼。本來是要好好的考驗她的。不過誰知道她居然趁著我們打架這會兒修鍊,這裡木元素這麼濃郁,傳承已經不知不覺開始,就看她能獲得多少木元素的承認了。」

白色虛空中,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快,一天過去。

「咦?」木精靈滿臉驚異,「紅頭髮。你的主人獲得過水元素的承認?」

小焱得意的道:「那當然!還有,別老叫我紅頭髮,我有名字!我叫小焱!」

過了一會兒,木精靈更驚訝了:「她還吸收過風系神晶殘片和土系神晶殘片?」

「對啊!」

木精靈急了:「該死!你怎麼不早說!」

小焱一臉奇怪:「怎麼了?」

木精靈一邊與精靈王聯繫,一邊語速極快的解釋:「你可知道為什麼聖光大陸上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獲得五種元素的承認?因為如果有人獲得了四種元素的承認。那麼當他在爭取第五種元素承認的時候,五種元素會在這個人的體表形成元素風暴。元素風暴會把周圍一平方公里內的所有生命和建築都蕩平。也就是說,她只要離開這裡,與其他的四種元素一接觸,立刻就會引發元素風暴。」

「那怎麼辦?」小焱也急了,他才不管周圍的東西毀壞了怎麼辦,他只擔心自己的主人薇薇安是不是會受到傷害。

「要不趕緊停止傳承!」小焱急道。

木精靈搖頭:「已經有木元素承認她了,傳承停止也沒有用,只要她離開這裡,元素風暴立刻爆發。」

「要不我們不走了?」

「也不行!她不走,其它剛剛成年的精靈就永遠不能接受生命之樹的傳承。」

話音剛落,表情嚴肅的精靈王出現在白色虛空中。

他的目光直接落在靜靜打坐感應木元素的薇薇安身上,眉頭緊鎖。

「有什麼辦法嗎?」木精靈飛到精靈王身邊,急切地問道。

精靈王看得到木精靈,卻看不到小焱,他看著薇薇安,目光閃過一絲猶豫,但很快便下定決心:「辦法有!殺了她!失去受力點,元素風暴就不會形成。」

他是精靈王,他必須守護生命之樹和精靈們。為此,就是犧牲他自己他都毫無二話,更不用說只是一個與自己只是有一點點血緣關係卻沒什麼感情的小女孩了。而且,元素風暴一旦形成,薇薇安也活不成。

「不行!」小焱露出身形,擋在薇薇安身前大聲反對。

精靈王被嚇了一跳,生命之樹內的空間除了木精靈和自己,還有接受傳承的精靈,不可能還有別人能夠進來:「你是誰?」

小焱憤怒地大叫:「你管我是誰,反正我不許你傷害我的主人!大不了我們呆在這裡不走了!」

「不行!」精靈王立刻反對,「不能接受生命之樹的傳承的精靈實力無法提升,長此以往精靈一族就會逐漸衰敗,我絕對不允許這種情況出現。」

木精靈與小焱同時元素精靈,能夠感受到小焱心中的憤怒和驚慌,忍不住問精靈王:「就沒有其他的辦法嗎?」

精靈王這個活了千年歲月的老傢伙此時自然能聽出木精靈對小焱的回護,於是點頭道:「辦法倒是有,但是必須有兩個以上的元素精靈才行。可是,現在只有你在……」

聽到這,木精靈與小焱的眼睛里都露出希冀的目光。

「快說!我們該怎樣做?」

「你是……」

「我是火元素精靈!」

精靈王鬆了一口氣,如果可以,他也不願意有人死亡。

「當元素風暴形成的時候,你們一個控制住木元素,一個控制住火元素,讓它們不要卷進風暴裡面去,這樣風暴的威力會減少八成。離開這裡之前,我再在小姑娘的周圍釋放一個保護罩,盡量保護著她,這樣她承受的風暴威力只有一成,應該能抗的過去。」

木精靈和小焱對視一眼,同時點頭。

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ps:

第二章到!。

… 鬼吹燈世界,古藍招待所。

三人洗完澡以後,就來到了招待所的食堂。

因為天氣和時間較晚的原因,周圍的其他的店鋪基本上都關門了。

所以林辰他們也只能夠在招待所的食堂裡面滿足一下食慾了。

由於胡八一和胖子兩人剛才受了涼,所以三人要了唯一有的熱麵條。

而且還加了一些辣椒,吃的一一身的汗水。

正吃著半截,招待所食堂中負責煮麵的老頭,過來跟我搭話,問我們是不是北京來的。

三人閑著沒有什麼事情做,所以和老頭交談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