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雖然就只是一個身影,但是龍天一獨特的氣質太過於明顯了,明顯到覺得不可能是自欺欺人。

「那你告訴我,當初找回來的屍體,到底是誰?」肖北問他。

她從來沒有懷疑過他。

對他根深蒂固的信任,就一直認為那個骨灰盒裡的骨灰就是龍天一的。

「為了怕你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我隨便就找了一個死人進行了火化然後抱回來的。」韓湊說,「你那個時候身體不好,而且還懷孕了,我不想你再回去,以你的固執,你真的會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對。

她會。

她真的會。

但她也不希望他這樣來隱瞞自己,也不想。

「對不起肖北。」韓湊道歉。

可是,她又能怪他什麼。

在那樣的情況下,龍天一怎麼可能活下來的,怎麼可能活得下來。

她不也沒有懷疑嗎?

她也不相信,他不可能還活著嗎?

現在五年了。

整整五年了。

他出現了。

用這麼奇葩的出場方式,讓她一步一步進入他的圈套,一步一步發現他的存在。

到這一刻什麼都能解釋了。

為什麼林源一直懷疑有神秘人在搞鬼,為什麼他在收購的時候,可以這麼輕而易舉,因為他是龍天一。

至少他們完全是束手無策,完全是坐以待斃。

她擦了擦眼淚。

韓湊看著她,問道:「你真的就見到了龍天一?」

其實,也會懷疑,龍天一在那樣的環境下可以真的活過來。

他不太相信。

而且活過來了,為什麼五年了一直沒有回來,現在才回來不是很奇怪嗎?

「嗯。」肖北堅定的點頭。

韓湊更加奇怪了。

見到了,為什麼肖北還會回到這裡,以他對肖北的了解,她不可能還會放任龍天一的離開,在她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之後,在這麼多年為了他念念不忘守身如玉之後,她不可能會退縮。

「為什麼你沒有跟著他走?」韓湊問了出來。

在問出來的那一刻,心口還是會痛。

還是會默默的疼痛。

其實在這五年裡,假夫妻的關係,說沒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肖北說:「龍天一毀容了。」

韓湊看著她。

「除了眼睛,面目全非。」肖北說。

韓湊喉嚨微動。

也對。

那樣的情況下,能夠保命其實已經很不容易了,身上不可能不會有傷。

所以龍天一那張被世人標榜的盛世美顏,就這麼沒有了是嗎?

「你嫌棄?」韓湊勉強讓自己笑了一下。

會嫌棄嗎?

會不會嫌棄。

他也覺得自己的小心思有些可笑。

肖北怎麼可能嫌棄。

「不。」肖北說,「但那一刻我承認我震驚了,我甚至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我就這麼看著他從我的眼皮子底下走了,然後那一刻我很難受,我控制不住自己,一直在哭,哭得很心痛。」

韓湊點頭。

他知道肖北的難過。

「而我現在很後悔,我為什麼要說,我認錯了人。」肖北說,「他應該很心寒吧。」

韓湊看著她。

「我只是有些無措,我只是在見到他如此面目全非的時候,不知道應該如何去面對,我甚至很怕他會退縮,他會說,對不起,你認錯了人。」肖北抱著自己的身體,「而我這一刻,卻從來沒有這麼慶幸,慶幸過,他居然還能活著,就算這樣,就算毀容,甚至他全身不遂我也會感謝老天的仁慈。」

「嗯。」韓湊點頭。

默默的點頭。

他可以完全理解她的感受,可以很理解。

就是心口在一點一點,下沉而已,下沉而已,他可以不用管。

「幫我查一下龍天一的所有信息,現在的所有信息,他在酒店的登記名字叫什麼,他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他身邊都有些什麼人,我想知道他的所有。」肖北看著韓湊,有些激動。

「好的。」韓湊一口答應。

只要她開心,什麼都好。

肖北那一刻終究還是平靜了下來,平靜下來就能夠感覺得到韓湊的隱忍。

韓湊努力隱忍。

她說:「韓湊,真的很抱歉。」

「傻瓜。」韓湊摸著她的頭。

她點頭。

點頭。

她沒辦法回應韓湊的感情,但她可以為他做任何事情,她甚至在救他和救龍天一的時候,可以毫不猶豫去救他,但這不是愛,這些都無法轉變成愛情。

韓湊其實都懂。

他說:「你好好休息一下,拿到相關資料之後,我會第一時間給你。」

「好。」

韓湊離開了房間。

房間中,她又躺在了大床上。

如今,她再也不會放手,死都不會。

她讓自己平靜了一天。

準確說,是讓自己在如此複雜的情緒中平靜了下來。

第二天一早。

她起床。

在房間裡面折騰。

折騰了至少兩個小時。

柜子裡面的衣服被她都試穿了一遍,然後才以自己覺得最好的狀態,走出了家門。

她自己開車離開了。

不再想讓任何人陪著,不想。

「媽。」肖北接通電話。

「肖北,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楚玲玲在電話那頭說道,「你和孩子好久沒回來了,我和你爸都想看看子墨,我們怪想他的。」

肖北沉默。

這段時間確實已經很久沒有帶著子墨一起回去了。

「等我這段時間忙好了,我一定會帶著子墨回來看你們的。」肖北說。

「可是你總是說過一段時間就回來,這都過了多久了,我看你是快要把我跟你爸給忘記了。」

「媽,我先不和你說了,我還有事情。」

肖北掛斷電話,她把車子停靠在了之前來的酒店門口,踩著高跟鞋走進了金碧輝煌的大廳。

她走進電梯。

她承認,她心跳很快,她整個人很緊張,她應該怎麼開口告訴他,龍天一你不要再偽裝了,你就算是化成灰我都認識。

然而。

化成灰之後,她卻沒有認出來。

她現在覺得自己真蠢,蠢到曾幾何時,抱著那個骨灰盒不知道是哪個野男人的骨灰哭得撕心裂肺,抓著那些骨灰扔進大海的時候,甚至很想,跟著他一起。

她抬頭挺胸,走出電梯。

她走向8888的房號門口。

韓湊說,他沒有走。

他依然住在這裡。

龍天一不會走了是嗎?

至少,現在是不會走了。

她鼓起勇氣,準備按下門鈴的那一刻。

房門突然打開。

突然打開。

她就這麼木訥的看著他一臉的平靜,看著他穿著休閑的衣服,依然帶著他黑色的口罩,頭髮依然很長,自然傾斜,甚至有些擋住他完美的琥珀色眼眸。

她看著他。

揚起的笑容,卻在他的冷漠之下,沒有真的綻放。

她就看到他非常自若的從房間裡面出來,然後關上了酒店大門。

他從她身邊走過,很淡定的走了過去。

她看著他的背影。

下一秒,完全是沒法停頓的,跟了上去,跟著他走進了電梯。

他手指伸出,按下電梯。

她看著他修長而骨節分明的大手。

看著那雙熟悉的大手,她的小手有些顫抖,顫抖著很想很想靠過去。

但終究,她還是忍住了。

她就這麼感受著他淡淡的氣息,在她身邊不停的縈繞。

她眼眸看著電梯一路往下的數字。

最後到了LG。

他大步出去。

肖北小跑著跟上。

他走出了大廳,右轉。

那輛轎車又在街邊等他,他直接上去了。

肖北連忙跑了回去。 左旋在這一刻不得不開始羨慕,年輕人的感情。

甚至年輕人對待感情的衝動。

而他現在已經沒辦法再如年輕人那樣衝動了。

正在這個時候。

服務員上菜。

一家三口各自吃著晚餐。

安小魚一直在照顧安安,自己吃的並不多。

左旋就這麼靜靜的看著,然後低頭吃著自己的那一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