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雖然心中充滿了疑惑,但是嚴嵩還是腦子迅速的旋轉起來,加速開到二十米,剩下的一段距離就算是利用慣性也僅僅是一瞬間的功夫,所以只要自己過了那二十米之後迅速減速,基本上可以保持在終點五六米左右的位置停下。

他不相信面前的這個傻小子能夠比自己還要近。想到這裡,嚴嵩哈哈大笑一聲,"好,就依你,我們現在就開始比賽,就讓九九來給我們下達起跑的命令!"

宋九九還是有些不太放心,她對蕭陽的實力有些擔心,因此只好對著嚴嵩冷笑道,"嚴嵩,沒有想到你竟然這麼厚臉皮,明知道自己最擅長的就是玩車,竟然還好意思主動提出來比賽賽車,我男朋友不擅長這個,你口口聲聲說公正公平,要不你讓蕭陽先走五秒鐘你在開始吧!"

嚴嵩差點吐血,若是讓蕭陽先走五秒鐘,那自己還比個什麼勁啊,就算是一個不會塞車的傢伙,五秒鐘引擎全開都要到終點了。

"九九,你要相信蕭陽嘛!你沒看到你這位的自信表情嗎?誰贏誰輸還不一定呢!"

嚴嵩嘿嘿傻笑,說出來的話自然是心口不一。

蕭陽也不去理會他,而是轉身看向一旁的撅著嘴有些生氣的宋九九,笑著伸手捏了捏對方的下巴,輕聲道,"去吧,喊開始,然後等著我勝利的消息!"

看到蕭陽心平氣和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宋九九更覺得來氣,忍不住一跺腳然後走到一旁。

不過這情形看在一旁的嚴嵩眼中怎麼看怎麼像是一對小情侶在幸福的慪氣。

"媽的,待會最好讓你一個剎車不及,然後直接掉下去!"

心中惡狠狠地想到,嚴嵩將戴在腦袋上的安全頭盔面罩拿下來,做好了比賽前的準備。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這些人沒有給蕭陽準備安全頭盔。

兩個人並排在一起,一個炫酷的哈雷摩托,有型的賽車服裝,簡直就像是一個真正的賽車手,再看看另外一個,一身寬鬆運動裝,腳下雖然也是一輛大馬力的摩托,但是和一旁的極品哈雷比起來就差遠了,兩個人站在一起簡直就是現代版**絲和高富帥的差距,山寨和正版的碰撞。

兩個人周圍傳來一陣鬨笑,自然是笑蕭陽不自量力的行為。

宋九九幾乎已經絕望了,她已經在心中打定主意,只要這場比賽蕭陽輸了,自己就直接離家出走,絕對不能夠和嚴嵩在一起。

"準備好了嗎?"

宋九九看了一眼兩個人,嚴嵩對自己擺出了一個勝利的v字手勢,再看看一旁的蕭陽,既然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身子松垮垮的坐在摩托車上,從口袋中翻出一支香煙叼在嘴上,點燃后慢悠悠的吐出一個大大的煙圈。

接著才用右手猛然一下子打著火,汽車發出一陣轟鳴聲。

看到對方竟然只有一隻手握把,宋九九已經徹底對這個傢伙喪失了信心,至於嚴嵩,早就笑得流出眼淚了。

你就趁現在好好地裝逼吧,待會掉下橋去,我倒要看看你能怎麼辦。

心中這樣想著,嚴嵩也快速的打火然後目視前方,開始做最後的調整。

宋九九已經徹底失望了,抬起手讓兩個人看到,然後猛然落下。

"開始! 小野妻,乖乖噠!

隨著宋九九的聲音落下,兩輛摩托車幾乎同一時刻飈射了出去。

嚴嵩一上來就將速度表射到了極致,他要遠遠地將蕭陽拋在後面,然後再最後位置在急速剎車,等著看蕭陽的笑話。

隨意的向一側一瞟,嚴嵩頓時呆住了,那個傢伙竟然跟上來了,而且還和自己並駕齊驅,更重要的是……那個傢伙竟然是用單手空車!

我擦來,車神?

嚴嵩腦海中閃過這個想法,整個人頓時有些慌亂,連忙收回視線,雙眼緊緊盯著前方,開始全力備戰。

兩個人背後的一群傢伙也早已經看傻了,宋九九瞪大眼睛看著蕭陽,艱難的張大嘴巴,"這個傢伙……" 蕭陽兩人自然不知道後面的一群人的表情,此刻兩個人已經衝出去了五百米,近一半的路途。

嚴嵩已經不敢再次轉移視線去看蕭陽,因為他怕自己再次受到刺激,這個傢伙光靠一隻手控車竟然能夠跟上自己的速度,若是這個傢伙真的認真起來的話,那自己豈不是要吃人家的車尾氣。

"哼!就算是你再快又能夠怎樣,最後比的可是看誰的膽子夠大!"

想到這裡,嚴嵩不禁又了一絲僥倖,幸好蕭陽沒有和他比賽車速度,不然的話自己恐怕還要輸掉比賽。

蕭陽單手控車,嘴上還叼著剛才點上的那支香煙,因為速度過快,頭髮全都吹向背後,衣服獵獵作響,倒是氣勢十足,只是蕭陽的心中卻涌動著一抹苦笑。

"媽的,裝逼裝過了,一隻手就是不行啊,這鳥速度直接上不去!"

當然,若是蕭陽的話被一旁的嚴嵩聽到的話恐怕會直接吐血而亡吧。

自己幾乎都已經拚命了蕭陽竟然還說速度不快,這還讓別人活不活了。

幾乎是轉眼間,兩個人的摩托車就到了斷橋的終點位置是,一千多米的距離幾乎是瞬間既至。

嚴嵩的神情高度緊張,衝過最後二十米距離的時候,整個人瞬間減速,使車子的速度降下來,然後再還剩下十米的時候,嚴嵩突然使用了剎車減速,然後摩托車一個緊急剎車,在地面上還滑行出去一段距離,最後堪堪停了下來。

帶著頭盔的嚴嵩深呼吸一口氣,望著近在咫尺的斷橋,心中一陣激蕩,還剩六米左右的距離,這已經是自己能夠做到最好的成績了。

幾乎不敢想象,若是從這裡一下子跌落下去,人會摔成什麼樣子。

想到這裡,嚴嵩幾乎下意識的就要轉身去看緊隨而上的蕭陽。

但是還未等嚴嵩的視線向後轉,就趕到一陣風突然吹過,然後便看到一輛黑色的旋風瞬間與自己擦肩而過。

對方根本沒有減速!

幾乎毫不遲疑的,嚴嵩腦海中就閃過一個念頭,這個傢伙瘋了!

從十米位置開始這個傢伙竟然不減速,難道真的不想活了不成。

腦海中剛剛閃過這個想法,剛剛和自己擦肩而過的蕭陽突然一個急速剎車,只聽一陣刺耳的摩擦聲響起。然後眾人就看到了這輩子永遠不會忘掉的一幅場景。

只見在最後位置還有五米左右的時候,蕭陽突然一個急剎,然後前輪定在原地,摩托車的後輪迅速九十度旋轉,緊接著摩托車並排在馬路上,迅速的橫著向斷橋劃去,粗壯的輪胎在地面上劃出一道道漆黑的痕迹。

嘎!

終於摩托車像是在冰面上急速行駛的鐵塊一樣,短短五米的距離一路滑行過去,最後在到達斷橋邊緣位置的時候才堪堪停下,摩托車輪胎的邊緣都幾乎和斷橋的邊緣線對齊了,蕭陽的一隻腳甚至都出現在空中。

完美的漂移技術!

現場不光是嚴嵩,那些早就提前衝過來看熱鬧的車手也同樣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這一切,事情發生的太快,以至於幾個人甚至不敢相信面前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漂……漂移……"

嚴嵩剛剛摘下頭盔就看到了這樣一幕令他幾乎心跳停止的車技。整個人呆立當場,表情獃滯。

完美的車技,嫻熟的操控,精確的計算,勇猛的膽氣,這四者完美結合才能夠出現出現這樣一幕即使是在職業賽車上都不一定能夠看到的情景。

要知道,蕭陽此刻可是完全的停在斷橋邊緣,只要稍微哪怕超出十厘米,嚴嵩相信他都會直接調入下面的海水中摔死。

可是這一切卻沒有發生,他做到了,真的做到了一個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這一刻即使是一開始就對蕭陽充滿不屑的嚴嵩,都要忍不住給蕭陽喝一聲彩,要知道剛才的那個漂移技術,絕對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甚至一些職業的賽車手都有所不如。

更重要的是,嚴嵩的眼神突然盯著蕭陽,果然,對方的左手還是插在口袋中,這個傢伙自始至終都一直在用右手一隻手操控,這……這還是人嗎?

嚴嵩都已經嚇成這樣,至於一旁嚴嵩那幾個打電話過來玩的發燒友早已經徹底的被蕭陽的這一手給征服了。

女孩子的尖叫,男孩子的掌聲和叫好聲此起彼伏,這群人用自己的方式表達的對蕭陽的崇拜。

宋九九瞪大眼睛,站在遠處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切,站在起點位置她只看到蕭陽沖的比嚴嵩遠,而且也停下來了,這就說明,蕭陽贏了!

"耶!贏了!"

宋九九興奮地在原地跳起來,有些激動地一揮小拳頭,朝著對面的一群人跑過來。

蕭陽沒有理會眾人的驚訝,靜靜的坐在車上,停在斷橋的終點位置,臉上的表情鎮定,眼神深邃,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先前的行動再加上現在的神色表情,實在是給人一種看不透的感覺。

只是若是這群人能夠知道蕭陽此刻心中的想法的話他們恐怕就不會是這種崇拜的表情了。

"媽的,鎚子呢,給我一把鎚子,我要砸爛這輛破車,什麼剎車系統嘛,竟然這麼不好用!"

蕭陽的心中一陣心悸,剛才自己原本只是打算一個漂移停在距離終點三米左右的位置的,誰曾想,這輛摩托車的剎車不是很好用,竟然一下子多超出預料的有衝出去三米,差一點點自己就直接跌下去了。

在心中問候了這輛車的主人幾十遍,當然這群眾的主要原因應該怪蕭陽,為了耍威風,比賽前他根本沒有徹底的檢查過這輛汽車。

雖然心中也有一點顫動,但是蕭陽依然保持著鎮定自若的表情,將高手風範保持了一個十足,估計眾人膜拜的差不多了,蕭陽才慢悠悠的從一打火,從斷橋邊緣位置行使回來。

期間還碰到了邊緣位置的一些石塊,頓時這些小石子全都跌落下去,然後幾秒鐘後下面傳來依著石子入水的聲響。

幾個人目瞪口呆的吞咽了一下唾液,腦海中只閃出兩個字:車神!

駕車來到嚴嵩面前,蕭陽輕飄飄的吐出一口香煙,吐在對方身上。

"你輸了!"

嚴嵩愣愣的站在原地,眼神緊緊地盯著蕭陽,甚至沒有聽到蕭陽的話,整個人已經因為太過驚訝而變得獃滯。

好半天嚴嵩才終於從獃滯中反應過來,眼珠轉了轉,張大嘴巴想要講話,可是卻最終一個字都沒有講出來。

"蕭陽!"

宋九九氣喘吁吁的從遠處跑過來來到蕭陽身邊,臉上帶著笑意,這一次蕭陽贏得了比賽,成功為她解決掉了一個打麻煩。

"你輸了,希望你能夠遵守你的諾言,以後不要再找九九的麻煩!"

蕭陽一臉笑意的看著嚴嵩,不知為何,嚴嵩看到對方眼神,總感覺自己這個傢伙給騙了,難道自始至終,這個傢伙始終都是在扮演豬吃老虎?

"我們走吧!"

看到嚴嵩一個人陷入獃滯,蕭陽對宋九九瀟瀟,然後拉著對方準備離開這裡。

"站住!"

嚴嵩突然朝著兩個人的背影喊道,"你想要讓我離開九九?我告訴你,不可能!你們兩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和九九才是天生一堆,宋伯父根本不會同意你們兩個在一起!放手的應該是你!"

宋九九臉色一變,轉身有些憤怒的盯著嚴嵩,"嚴嵩,一開始我只以為你是一個痴情的青年,但是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是一個不擇手段的小人,願賭服輸,你竟然說反悔就反悔,簡直是太讓我失望了,之前我對你的唯一的一點好感現在全都沒了!"

嚴嵩臉色變了變,不過最後還是一咬牙,冷冷的盯著蕭陽,今天他必須要讓蕭陽離開九九。

魔鬼的溫柔,二嫁前妻太難追 事實上嚴嵩如此想要得到宋九九還有一個原因,作為南陽市最出名的商人,宋氏集團的董事長宋世雄可是只有宋九九一個女兒,若是誰能夠得到宋家的千金大小姐,到時候整個宋家豈不是都成了他的,這也是父親交給自己的任務。

想到這裡,嚴嵩再次笑道,"九九,我們兩個在一起可是經過雙方家長同意的,這個傢伙除了有點旁門左道之外,他哪一點配得上你,我勸你還是趁早和他分手吧,宋伯父絕對不會同意你們倆在一起的!"

接著嚴嵩的視線有投向蕭陽,"小子,我承認你的確有點膽識,但是宋九九可不是一般人,想要配得上她必須與之相匹配的家世,你一窮二白就想要和九九在一起,我看你看中的是她的家世吧!今天你必須李凱她,否則的話,我不介意實用點小手段給你留下一個念想!"

說完嚴嵩朝著一旁使個眼色,兩旁看熱鬧的幾個車手立刻圍了上來,擋住了兩個人的去路。

寵妻無度,傾城狂妃 "你……"

宋九九臉色鐵青的看著嚴嵩,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嚴嵩竟然是這樣一個人。

"九九,你也別這樣看著我,我這都是為你好,為了我們兩個的將來,我不介意做一次惡人!"嚴嵩似乎是已經鐵了心,說起話來也變得果決了起來。

蕭陽一把拉住衝動的想要衝過去的宋九九,對著對方搖了搖頭,笑道,"這種事情還是交給男人來做吧,你只要在一旁等著就行,很快就好!"

將宋九九推到一旁,蕭陽轉身看著周圍的這六七個人,然後笑道,"你們準備怎麼辦呢?一起上還是單挑?"

"小子,挺囂張啊,玩車厲害可不代表打架厲害!哥哥手上的鐵鏈子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旁的一個乾瘦青年冷笑道,同時搖晃著手中的鐵鏈。

"呵呵,事實上我感覺我的打架功底還可以,至少比賽車強!"蕭陽無所謂的聳聳肩,一臉輕鬆的樣子完全沒有將周圍的一群人放在眼中。 "草,哥幾個給他點教訓,讓他知道裝逼遭雷劈!"

對面的一個健壯青年終於忍受不了蕭陽的這幅臭屁表情,率先圍上來,想要給蕭陽一點教訓。

兩個人的身材實在是差距太大,在這個健壯的青年面前,蕭陽就好像是一個營養不良的病秧子。

只是當對方的拳頭突然揮出即將砸在蕭陽的臉上時,蕭陽突然揮手橫向掄出,就像是掄出去一根木棍一樣,手掌狠狠地切在這個健壯青年的脖頸位置,這個傢伙頓時一愣,然後整個人砰的一聲被蕭陽一掌砍到了地上。這時他的拳頭已經快要接近蕭陽的額頭。然後堪堪擦著蕭陽的額頭前的頭髮無力的倒了下去。

身後衝上來的幾個人看到蕭陽一招就解決了自己這群人中實力最強的一個,幾個人同時愣住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做。

"草,一起上!"

終於有人忍不住了大喊一聲,然後幾個人同時沖了上來,蕭陽冷笑一聲,抬腳一腳踢飛正面的一個然後右手轉身揮拳,一拳放倒左側的一個,然後迅速轉身,一個後空翻側踢,一腳踢飛身後那個舉著啤酒瓶想要暗算自己的傢伙手中的啤酒瓶一腳踢碎。

那個傢伙一愣,抬頭看了一眼手中握著的破損啤酒瓶,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但是蕭陽緊隨而至的一腳讓他直接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就飛了出去。

不到兩分鐘,六七個人全都同時躺在了地上,只剩下遠處呆若木雞的兩個女孩和站在一旁的同樣傻掉的嚴嵩。

蕭陽轉過身然後慢悠悠的來到嚴嵩面前,嘴上依然帶著微笑,好像一切都未曾發生過一樣。

"你……你不要過來!"

嚴嵩有些心驚的往後退了幾步,不料一下子撞到自己的摩托車上,整個人跌倒在地,獃獃的抬頭看著蕭陽,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蕭陽笑著來到對方面前,緩緩地蹲下身子,然後伸手輕輕的幫助嚴嵩整理了一下衣服的衣領,笑著說道,"這一次我就不追究了,我不想再有下一次,當然我也希望你能乖乖的遠離宋九九,若是讓我知道你還在糾纏她的話,那下一次我會直接將你從這裡扔下去的!"

說完蕭陽伸手輕輕的拍了拍嚴嵩的肩膀,然後來到宋九九面前,一把牽住對方的手,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這裡。

"好了,現在麻煩解決了!"

蕭陽笑著對宋九九開口道,似乎剛才發生的事情根本沒有入他的法眼。

一切都像是做夢一樣,宋九九再次見識到了蕭陽的另外一面,心中有點小竊喜,事實上,她是很喜歡想要多了解一下蕭陽的。

"謝謝你!"

宋九九笑道,不知道為何今天和蕭陽在一起,她感覺很開心,有喜悅遊興福有感動也有驚險刺激,雖然短短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但是卻好像經歷了好久一樣。

"這麼客氣幹什麼,再說了,不是說好了嗎,我幫你這一次你答應一個條件!"蕭陽笑道,"至於什麼條件,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

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蕭陽笑道,"若是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還有點事情要處理!"

宋九九一愣,不過還是露出一絲笑意,"那好吧,有事情你先去忙吧!"

蕭陽點點頭,然後攔下一輛的士率先離開了,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宋九九頓時收起臉上的笑容。

原本還打算請他吃飯呢,這個木頭一點都不解風情。

氣的狠狠一跺腳,宋九九也氣呼呼的離開了。

……

"還以為你撒手不管了呢,從沒有見過這麼不負責任的老闆!"

趙欣有些無奈的將一杯咖啡放到蕭陽面前,看樣子對這個傢伙意見很大。

"從沒有見過你這樣的老闆,一消失就是近一個月的時間!根本找不到人影!真不知道你是不關心公司還是不關心這個工程!作為你的合作夥伴為了這次我們的合作正常進行,我可要提出嚴正抗議了。"

蕭陽知道對方是在和自己開玩笑,笑著開口,"我對我的公司絕對的自信,有什麼事情你直接和冉強還有張維商量就行,在一些決策上他們都可以決定,事實上,我這個老闆只是一個虛名,不作數的!"

趙欣無奈的搖了搖頭,"真是不知道該說你有魄力還是說你腦子笨,竟然可以如此信任你的員工,這要是我的話,我是絕對做不到的!"

"呵呵,我這叫做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再說了,我對項目工程的這些事情實在是不擅長,若是隨便指揮的話很有可能會添亂,反而影響工程的進展,所以我還不如只在重大問題上做一下決策,其餘的時間全都放權給他們去做!"

"可是這是一個幾十億的大工程!"趙欣苦笑著搖了搖頭,"我真是佩服你!"

"好了,不說這些,給我介紹一下工程的進展如何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