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雖然當初贏的那一次更多考的是運氣和勇氣,也可以說是宋鐮最後的膽怯。但此時宋鐮也已經恢復過來了,前四小時更是一次都沒失敗過。但易天師也絲毫無懼怕之感。

贏了你第一次,難道還贏不了你第二次?

當第一學院五人分別朝著各自的目標邁進的時候,聯合軍一方也產生了相應的變化。他們可不會讓第一學院想打誰就打誰,第一學院有第一學院的戰術,聯合軍也有這聯合軍的戰術。

李煥雪想和杜卓打,杜卓可不想和李煥雪打。所以一開始,還沒等李煥雪過來,杜卓便已經找上了第一學院一方最弱的蘇勝。

可憐蘇勝第一輪的時候因為得了第二還意氣風發呢,到了現在,卻成了眾人都爭先欺負的對象了。

杜卓找向了蘇勝,李煥雪頓時間沒了對手。無奈之下,她便把目光投向了本應是蘇勝對手的張放。管他實力是不是最弱,想贏個一場再說。

而另外三組的對陣則沒有發生變化,宋雁對戰白夜、楊成打刑榮、宋鐮也毫無意外地找到了易天師。

上一次的失敗可以說是他從學靈武起最大的也是最慘痛的一次失敗。敗在比自己強的人手上,心裡還說的過去。可偏偏敗在了比自己還弱的人手上,而失敗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的軟弱。

不由得,易天師已經成為了宋鐮心中的魔障。宋鐮知道,自己要想往更深層次的突破,首要的便是打敗易天師。

而現在,時機終於到來了。

已經是熟人了,也不用什麼客套,兩人見面后,便直接開打了。

宋鐮憑藉的依然是他的速度和靈活,不過這次無疑卻多了一份執著、一份兇猛。

面的來勢洶洶的宋鐮,易天師則是選擇了以退為進的打法。避過宋鐮的這一陣鋒芒再說,在找機會反擊。

憑藉著綠天境的精神力,易天師還是有自信能躲過去了。雖然靈活差了點,但勝在能料敵先機。而且易天師還發現了很有趣的一點,那就是在場所有人當中,他是唯一一個精神力達到了綠天境的人。不由得,充滿了得意的同時,不禁暗想道:難道這綠天境的精神力就這麼難突破。

然而,這次雖然易天師打的是好算盤,在滿腔怒火的宋鐮面前還是失了算。

從比賽開始的第一刻起,宋鐮便沒有給易天師一絲機會。他把速度和靈活發展到了極致,雖然易天師每每能料敵先機,但當宋鐮全面爆發的時候,易天師發現了自己的身體已經跟不上自己的意識了。

已經知道了宋鐮那一刀的路徑,可身體就是反應不過來了。最終還是靠了裁判的幫助,易天師才沒有挨上宋鐮的那一刀,不過,這也沒辦法改變易天師完敗的命運。

完敗,竟然是完敗。

易天師沒想到自己重生之後,同齡人的爭鬥中,自己的第一場失敗就是完敗。完全被壓著打,直至失敗,沒有一絲的還手之力。

不過,失敗對於易天師也不意味著沮喪。這也讓易天師更加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雖然有這兩世的記憶,可以增加無窮的經驗,但決定勝敗的最根本關鍵還是實力啊!

易天師也暗下決心,比賽結束后,無論如何也要先把綠天境給突破了。

宋鐮贏易天師只用了十多分鐘,而這時候場上其他幾組對戰也都基本分出了勝負。除了蘇勝久戰敗於杜卓之手外,李煥雪和刑榮都取得了勝利,白夜和宋雁則還在繼續打著。

剛好有四組結束了戰鬥,第一學院和聯合軍都是兩勝兩負,第一學院沒有佔得任何便宜。

這時候,結束了比賽的四組人也都紛紛換了對手。宋鐮攜大勝易天師之威對上了李煥雪,剛贏了比賽的杜卓則找上了易天師。

對於杜卓這個對手,易天師也是蠻重視的。

這是一個強攻型權手,他的所有天賦都在進攻當中。而這也導致了他的防守不是很好,一旦進攻不利,那就會面臨失敗。但一旦開始瘋狂進攻,那誰都擋不住。

李煥雪之所以能比較輕鬆地打敗杜卓,主要還是由於對杜卓的剋制。李煥雪的劍太柔,柔能克剛,在李煥雪的柔劍之下,杜卓不能持之以剛,所以最終失敗了。

因此易天師也總結出了對付杜卓的方法,最主要便是打亂杜卓的進攻節奏。只要打亂杜卓的進攻節奏,讓杜卓無法流暢的進攻,那麼防守和反擊也都輕鬆多了。

想好了對策,杜卓也沒有什麼改變,還是一味地進攻,所以易天師也沒花多少時間便取得了勝利。

而就在易天師剛剛取得勝利的同時,易天師驚人的發現『魔刀』宋鐮竟也同時贏了『玉女』李煥雪。

李煥雪的實力易天師已經見識過了,是絕對不輸於自己的,而她這麼短的時間內竟輸給了宋鐮,易天師怎能不驚訝。

此時一旁的刑榮也取得了勝利,他的對手是聯合軍中目前最弱的張放,但這場比賽張放明顯反抗的很激烈,不然刑榮也不會話這麼長時間。

而在打敗李煥雪后,宋鐮再次找上了刑榮。

『槍王』刑榮,第一學院最強三人中最強的,也是以全勝戰績堅持到現在的。

而宋鐮也攜著戰勝易天師和李煥雪之威,再戰刑榮。同時間,易天師也找向了聯合軍中實力最弱的張放。

張放已經輸了四場了,只要他在贏了這一場,張放便能被淘汰。

已經決定加入第一學院一夥,易天師就絕不會有所保留,畏畏縮縮,這樣是絕對贏不了別人的承認。沒有付出,哪有那麼容易受到回報?

剩下的李煥雪和杜卓也再次相遇了,這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相遇了,不過上次已經讓杜卓很受傷了,這次再次遇見李煥雪,杜卓不由得提提了膽。而李煥雪則因為輸給了宋鐮而正怒火中傷呢,又碰見了杜卓,那就只能祝福杜卓自求多福了。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間,第五個小時已經馬上要結束了。易天師和李煥雪都又雙雙取得了兩場勝利,而宋鐮和刑榮的大戰,卻仍在進行中。這兩人,也都是現在兩方勢力的最強者。

而這時候,已經被淘汰的也只有張放、杜卓和蘇勝。其餘眾人除了『雲陽雙雄』之一的宋雁和『白衣』白夜與『槍王』刑榮、魔刀『宋鐮』的大戰外,其餘都已經偃旗息鼓,進入了休整狀態。

而值得注意的便是,杜卓的淘汰便是因為董雲和夏雨間的戰鬥,在董雲勝了之後,夏雨直接找上了杜卓,僅僅用了不到五分鐘便在他身上刷了個勝場,而這也成了杜卓的第五場失敗。

雖然對易天師他們來說這裡面靈力是無窮無盡的,但體力卻是有限的,有機會恢復體力,自然是沒人願意浪費的。

而這時候,第五個小時也終於結束了。 第五個小時結束后,被淘汰的人又多了兩個。

『白衣』白夜,『雲陽雙雄』之一的宋雁。這場大戰,最終也沒有分出勝負。兩人足足打了一個小時,卻因為沒有在一個小時內擊敗一個對手而雙雙出局。

這場插曲完了之後,第六個小時也正式開始了,這時候場上僅僅也只有七人了。

刑榮、李煥雪、宋鐮、楊成、董雲、夏雨、易天師。

而在場的七人,楊成已經輸了四場,董雲、夏雨、易天師則都是兩場、刑榮和李煥雪都輸了一場,宋鐮依舊保持不敗。

刑榮和宋鐮上一場到點了都沒決出勝負,所以第六個時間一開始,兩人便又很默契地找上了對方。

而因為董雲和夏雨依然一開始便大戰了起來,所以還閑著的也就李煥雪、易天師和楊成三人了。

李煥雪和易天師自然是不會開戰的,那麼對手也就只會是楊成一個人了。

羊只有一隻,可狼卻有兩隻。李煥雪看著易天師,易天師看著李煥雪,到底誰上呢?

最終易天師發揚了男人的紳士風格,把羊讓給了李煥雪,自己在一旁繼續恢復起體力來。

不過,沒過多久,易天師就傻眼了。因為李煥雪贏了楊成后,楊成便因為輸掉五場之後被淘汰掉了,而刑榮和宋鐮,夏雨和董雲還都正在激戰著。

「要不你贏我一場吧,反正我現在才輸了一場,次數還夠。」第五個小時已經過去半個多小時了,那兩對還在激戰著,李煥雪看著易天師不忍道。

「沒事,沒事,看看吧,應該會分出勝負的。」易天師笑笑說道。

說實話,不到最後時候,他還真不願用這種方法來通過。

「那好,到時候時間不夠了,你就在我身上刷一場勝利吧。」李煥雪巧笑倩兮。

「沒問題。」易天師應道,然後便又和李煥雪一起恢復一起觀看場上的兩場戰鬥。

刑榮對宋鐮。一個是『槍王』,一個是『魔刀』,都走的是強攻流,不過宋鐮更注重速度,而刑榮更注重破壞力和威懾力。

兩人間的第一場戰鬥,宋鐮之所以能贏靠的便是利用速度偷襲得手。而這次刑榮明顯注意了宋鐮的偷襲,這讓宋鐮頗不適應。

因為兩人水平都很高,各種手段也是頻出,但戰鬥到現在,兩人都已經是知根知底,所以兩人間的戰鬥便成了纏鬥。

還有一場比賽便是,夏雨與董雲的比賽,與易天師同為『修羅三傑』的其餘兩人。

比賽的一開始,他們還是挺中規中矩的,擊敗一個對手后,便開始修鍊了。而自從第一學院和聯合軍全面開戰後,他倆也開始了連續幾輪的大戰。

通過易天師的觀察,他倆之間董雲的境界雖低,竟然和自己同為黃天境巔峰,但面對已經是綠天境中期的夏雨卻也毫不落下風。而這時候易天師才想起來,原來兩人直接也不是一直都在打的,一般在一個勝了之後,另一個都會到聯合軍和第一學院中迅速找一個實力較弱的人解決戰鬥。

他們會不會是在玩雙簧呢?

易天師不由的想到。的確也有這個可能,這樣他們不僅會盡量避免與其他高手間的較量,也保留了自己的實力。不過,到了現在這個階段,他們如果有自己的陰謀,那麼也該出手了吧。

果然,就在易天師還在思考的同時,夏雨和董雲已經分別向他和李煥雪走了過來。

董雲找的是李煥雪,夏雨則找向了易天師。

見來找自己的竟是夏雨,易天師不禁臉色有點難看。他也觀察了夏雨和董雲的幾場比賽,在他看來,雖然夏雨已經是綠天境中期,但就論戰鬥力而言,肯定是不如董雲的。而如今,竟派了個弱的來對付自己。

這不是被小看了嗎?

不爽的同時,易天師也決定要好好給夏雨一個教訓。

而就在此時,夏雨已經來到了易天師身邊。

沒有什麼言語。通過彼此間眼神的交流,對方的目的都已經知曉,那剩下的就只有戰了。

說來也奇怪,刀和劍是無盡大陸最常用的兩樣武器。而進入第三輪的四十人當中,使用刀的除了好朋友歐陽倫外與第一學院一個學生外,也就只有眼前的這位夏雨了。

而夏雨的刀,還不是一般的刀。說是刀,卻沒有一般的刀長,如果說是匕首呢,又比匕首場上那麼一截。

雖然夏雨的刀很奇怪,但有著兩世經驗的易天師還是很清楚這種刀的特性的。如果是匕首的話,那絕對是緊身的神器,但遠距離和防守就不行了。而如果把匕首在加長一些,在增加一些弧度,那麼也就變成了現在夏雨手上拿的這把奇形怪狀的刀。

雖然它的攻擊力弱了,但他的防守卻提了上來。這種刀追求的便是攻守平衡,不過說了這麼多,刀再怎麼厲害,最重要的還是使刀的人。

而夏雨無疑就是一個使刀的高手。

夏雨首先發動了進攻,他的身體隨著他的刀,突然騰空而起,然後泰山壓頂般向易天師斜劈了過來。


夏雨,他要贏,他必須也要贏。不僅是為了完成少爺董雲的任務,更是為了證明自己。

夏雨明白,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光憑自己的天賦是不可能的,更重要的還是來自董家的幫助。

董雲所在的董家不同於修羅王城中其他顯赫的家族,他很神秘,也很強大。據說,董家的最強者都已經是突破了大圓滿的存在。而董雲則是董家這一輩中天賦最好的的子弟,自然得到了董家的大力培養。

夏雨則是因為自己祖輩為董家服務,才得到了這麼一個陪太子讀書的機會,成為了董雲的陪練。

雖然只是陪練,但夏雨卻是從心底里感恩董家以及董雲。董雲待他的確很好,雖然董雲是他的少爺,而他只是董雲的一個陪讀。但董雲不僅把自己的修鍊資源分給他一部分,而且還親自指導自己,所以,夏雨從很小的時候,就有了為董雲做一切的打算。

這次來參加預備班的考試,董雲是作了必勝的打算的,而夏雨也要為了董雲的勝利而竭盡全力。但因為一開始他們便發現了第一學院和聯合軍兩大陣營將會發生矛盾,為了不捲入其中,便開始順水摸魚。在摸了幾把之後,兩大陣營間的矛盾便正式爆發了,他們也不得不演的更加逼真點。

而令他們沒想到的是,這兩大陣營拼的太狠,一兩輪之後便所剩無幾了。到了這時候,他們也沒必要在演下去了。

於是,他倆便找向了正閑著的易天師和李煥雪。夏雨的任務很明確,那就是擊敗易天師。

「殺……」

夏雨的怪刀伴隨著他的大吼全部侵向了易天師。


他要勝,他想勝,他必須勝。他不能辜負夏雨的期望,他要在眾人面前證明自己。


面對夏雨如潮般的攻勢,易天師不急不躁,不慌不張。

既然夏雨他想攻,那就讓他攻好了。雖然易天師喜歡硬拼,也擅長硬拼,但他並不盲目。

他看的出來,現在的夏雨已經急躁了。但同時現在他的氣勢也正在最高漲的時候,現在和他硬拼,比較不划算。

而憑藉著高漲的氣勢,夏雨則是展開了一輪接著一輪的進攻。

不過夏雨不是宋鐮,他沒有宋鐮的那種速度和靈活,光是力量易天師並不怕,他的進攻雖然一輪接著一輪,但全都被易天師從容地應付過去了。

看著場上這一幕,場外的宋老師對夏雨的表現也是失望的搖了搖頭。

夏雨太急了,如果他能把節奏緩下來,他和易天師之間的勝負還並不好說,但現在他一味的進攻,就算是再怎麼強大的氣勢也會被耗乾淨的,而一旦夏雨的氣勢耗盡,那麼等待他的就只有失敗。

比賽就和戰爭一樣,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對付易天師,夏雨想一鼓作氣拿下比賽不是那麼現實的。

那麼,這一切,易天師有沒有發現呢?

他當然發現了。雖然加上上一世一百多年的經驗,也比不上在場的宋老師們,但想要看出夏雨的這點漏洞,還是沒什麼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