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難怪這麼好看。”白智點點頭,這個指導員肯定很厲害。

“哈哈哈,白智,這是李棟編的。”

“李棟?”

“是啊,人家可多才多藝呢,竹編小組技術指導員。”

樑曉燕逗着白智,挺開心,平常總是白智逗弄自己。“我去忙了。”說着一溜煙跑了,兩條長辮子在屁股蛋上甩來甩去,留下一臉哭笑不得白智。

“師傅,你看這籃子咋樣?”

“咦,挺好看的。”

計建接過來瞅瞅。“哪裏來的?”

“曉燕讓我帶給嬸子的。”

白智瞥了一眼李棟,曉燕不會逗我的吧。

“這是韓莊人編的?”

李棟笑笑。“這個籃子是咱們竹編小組最近研究出來,我們打算過幾天去地區看看好不好賣?”

“咋不在池城賣啊?”

白智也想買一個,不好意思開口。

“這邊有競爭對手,前些日子,我們去池城賣,路口公社那邊見着仿了好一些,索性咱們就去地區賣好了。”李棟沒注意計建翻看着籃子,多了一些想法。

“這籃子還有嗎?”

“還有啊,這兩天我編了幾個。”

李棟笑說道。“正要送幾個朋友。”

“那我買一個。”

計建打算買一個回去給老站長看看,要不要購買一批,說不定還真能大賣。

“行。”

一塊二毛錢,這價格計建嚇了一跳,白智也有些驚訝,這麼貴啊。

“池城獨此一家。”李棟介紹了一些籃子一些特點,好處,果然計建一聽伸手摸了摸,真的好光滑了,一點毛刺都沒有,而且編制極其細密。

籃子提手十分舒服,白智只是試了試就喜歡的不行了。“我買一個。”說完不好意思臉一紅,李棟心說,果然女孩子還是消費主力軍啊,尤其是這些正式工啊。

計建哭笑不得,兩人來收購特產,好傢伙自己消費上了,不過這籃子是不錯,回頭給老站長看看再帶回家送媳婦,想來也會喜歡的吧。

“走吧。”

計建和白智一人買了一新式手提籃,這纔出發,李棟突突車,動靜不小,出莊子不少人都看着呢。

“咋的,棟哥也跟着去了?”

“李棟去領獎金了。”

樑曉燕隨口說道。

“棟哥又登報紙了?”

好傢伙,工地人一片驚呼,這前幾天不是剛剛登報紙啊,這一月要上好幾次啊。

“是上次的書,出第二本了,還得了獎。”

“又得獎了,乖乖,有錢不?”

“十塊錢。”

“好傢伙。”

“這啥獎啊,不少錢啊。”

“這娃子真能耐啊,得的獎都快趕上人家正式工半月工資了。”

強愛成婚:霸道總裁太囂張 “叔,你不知道,棟哥還有補助呢,五塊錢。”

那不是一下子十五塊錢,乖乖,這傢伙還有縣裏革委會補助十五塊錢,這一下比供銷社的正式工工資都要高了。“這文化人可真會掙錢啊。”

“可不咋的,回去俺讓家裏娃子好好上學,當文化人,坐家裏都能掙大錢。”

大家議論紛紛,羨慕不已,年輕人佩服李棟,真能耐啊。

此時李棟已經到了公社。

“謝謝你了。”

“不客氣。”

說着李棟擺擺手掉頭來到公社辦公室,公社看門人已經認識了李棟。“小夥子,又來送書啊?”

“是啊,剛出了本書。”

“了不得了。”

“你抽菸。”

“帶嘴的,那俺來一根。”

“梁書記在辦公室不?”

“在呢,梁書記不下鄉都在辦公室。”

“那我先過去了。”

說着李棟拿着兒童時代來到樑天辦公室門口,敲門進來。

“李棟來了。”

“梁書記,高書記,王會計。”

“來的正好啊。”

樑天笑着說道。“王會計,給李棟批十袋。”

“十袋?”

李棟嘀咕啥玩意。“梁書記,這是剛出的兒童時代。”

“挺快的啊,王會計,你給李棟把補助給辦了,多加十條尿素袋。”

樑天笑說道。“我聽說你又寫了新稿子?”

“前兩天投了,不知道咋樣呢。”

“好好好,多寫點,我回頭去革委會多給你爭取點補助。”

“太謝謝你了,梁書記。”

李棟這邊跟着王會計,去領着補助,問題這十條尿素袋是啥情況啊,還是日本化學工業株式會社。

“梁書記還怕自己沒袋子裝糧食不成?”

李棟嘀咕,回去路上沒想明白咋回事,回到家裏,尿素袋隨手扔在院子裏,這玩意裝東西倒是還行。

“棟哥,補助啥好東西?”

“沒啥,一些副食品票。”

“咦,這是啥?”

韓國富看着一團白東西,李棟隨口說道。“梁書記給我裝糧食的尿素袋,給了十條,我哪裏能用完啊。”

“啥,尿素袋?”

“真的?” 「蘇禹堯!」江淮轉頭就是看見蘇禹堯笑意盈盈的站在身後,她瞬間就是哭的泣不成聲,猛地撲倒他的懷裡,「太好了你沒死,我都要嚇死了。」

「誰和你說我死了?」蘇禹堯挑了挑眉,但是對江淮的關心和緊張是真的很受用。

江淮現在還是心跳如雷,她的聲音悶悶的,埋在蘇禹堯的胸口怎麼也是不肯放開,「李盛……我剛剛問他他沒有說話我就是以為你出事了。」

「我沒有啊。」李盛委屈的要命,看到蘇禹堯的眼神立馬就是解釋,「我本來是要說你沒有什麼大事的,但是後面來了這麼多人,我有什麼辦法。」

「好啦好啦,沒事了。」陳鸞也是把眼角的淚飛快地抹掉,對著江淮說道,「你別哭了,等下就是哭的不好看了。」

江淮默默的搖了搖頭,手緊緊的扣著蘇禹堯精瘦的腰,「我剛剛都是被嚇死了,不敢放開他。」

「人家想抱就抱,和你有什麼關係?」易和沒好氣的把陳鸞一把拉了回來,「你自己都生著病,還在瞎摻和什麼?」

「你給我滾開好吧。」陳鸞看到易和就是一肚子火,狠狠的剜了一眼易和。

易和被罵也沒有生氣,只是把衣服給陳鸞給裹緊了一點。

宋承看著兩個人相擁,整個人都是露出苦澀的笑容,「淮兒,他沒事你別傷心了。」

蘇禹堯看到宋承就是露出了危險的笑容,但是想起之前的種種又是得到江淮剛剛的反應,他可以是確信江淮是愛著他的。

所有人都不及他。

「好了好了。」蘇禹堯微微的附身在江淮耳邊輕聲說道,「你在抱的這麼緊我就是快要在他們面前露出破綻了。」

「你真的是有事?」江淮猛地抬起眼,緊張的說道。

「沒有,騙你的。」蘇禹堯輕輕的笑了,俊朗的臉滿是寵溺,「就是想看到你為我緊張的樣子。」

重生之嫡長女 車禍的時候要是在偏一點點蘇禹堯可能就是死了,但是命運眷顧他,讓他有驚無險。

「你真的是!」江淮氣呼呼的拍了他一下,又是仔細的檢查了一番,「要是不舒服你一定要說。」

「好的,別擔心。」蘇禹堯摸了摸她的頭,然後就是宣布了一件事情,「我和江淮的婚禮在下個星期,希望你們都來。」

「婚禮?」陳鸞眼睛都是睜大了,「江淮這是真的假的?」

江淮也是很震驚,「我也不清楚啊。」

「你願意嫁給我嗎?」蘇禹堯勾起唇角,露出俊朗的笑容。

江淮看著蘇禹堯,有那麼一刻的恍惚,最後慢慢的說道:「我願意。」

「不是吧,在場的有你兩個情敵,這你都是要邀請啊。」易和忍不住的說道。

蘇禹堯狷狂的笑了一聲,「我隆重邀請他們兩個人來。」

宋承淡淡的笑了,「我會來。」

顧培風若有所思,最後是聳聳肩似乎是一切都放下了,從江淮知道蘇禹堯出車禍的反應他就是知道他輸了。

「我會來,小辣妹的婚禮一定要參加的。」

蘇禹堯似乎是早就預料到了,他看著江淮,眼裡再也容不下其他的。

世界上,他們只要有對方就是足夠了。 顧南舒推開手術室大門的時候,還喘著粗氣。

周遭兩個護士沒能攔住她,低垂著頭,一臉無奈。

「太……太太?」謝回驚訝了一下,隨後臉上露出些許笑意來。

病床上,陸景琛側開了頭,看見顧南舒的剎那,眉頭鎖緊到了極致。

顧南舒快步上前,將他從病床上拉起來,目光灼灼地逼視著他:「小寶根本不是你和藍可可的兒子,你為什麼不解釋?」

陸景琛不回話。

顧南舒又接著質問:「那天晚上,你跟我說了那麼多沒有意義的話,為什麼就不能直接告訴我真相?!只要一紙親子鑒定就能解釋清楚的事,你為什麼要遮遮掩掩?!」

她握緊他冰涼的十指,聲音倉促而焦慮:「阿琛,如果小寶他不是你的兒子,那你為什麼要拿他跟臻臻交換呢?臻臻他現在在哪裡?你做著一些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有什麼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嗎?」

「阿琛,你能不能告訴我臻臻在哪兒?」

「或者……或者你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我解釋清楚,只要你解釋,我就願意你。你說什麼我都信。阿琛,你全都告訴我,好不好?」

「如果憑你一個人的力量救不回臻臻,還有我……我是臻臻的母親,沒有誰比我更有資格去救我自己的兒子!」

「還有,我收回我之前說過的話。你的心臟沒有問題,它只是受了傷而已,養養就好了,你沒必要為了我的一句氣話,就賠上自己的一條命。」

「無論如何,我不會同意你做這場手術——」

顧南舒說罷,側過身看上主刀劉醫生,鞠了一躬道:「對不起,劉醫生,耽誤了你寶貴的時間,但是這個手術室,不需要你了。」

聽了她的話,原本握著手術刀的劉醫生突然如釋重負似地長舒了一口氣,將手術刀遞還給助手,然後笑著對顧南舒道:「沒關係。我等了陸太太很久,可算把您給等來了。您和陸先生慢慢聊,我先出去。」

「你不用出去。」

一直沉默不語的陸景琛終於開了口,他嗓音森寒,莫名讓人覺得周身的空氣冷了幾分。

劉醫生蹙眉,頓住腳步。

陸景琛從病床上站起來,與顧南舒面對面而立,居高臨下地望著她:「陸太太一下子問了我這麼多問題,又提出了中斷手術如此無禮的要求,這讓我不知道該如何跟你解釋才好。為了不耽誤手術時間,我就長話短說。從來就沒什麼真相,就算小寶不是我的兒子,我愛他也勝過愛臻臻。我不知道陸太太是從哪裡聽來的謬言,我所作的一切只是為了自己為了陸家,跟臻臻沒有半點關係。至於這場手術,更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兇險……」

話說了一半,陸景琛突然頓住,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這顆玻璃是因為你才插進心臟的,如今我跟你分開了,我自然不能在自己身上留下任何有關你的回憶。如若不然,叫我如何面對下一任陸太太。」

「還有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你的臻臻,早就已經死了。」

「就和你夢裡夢到的一樣,他是死在我手上的。」 “咦?”

“回來了?”

林帆聽到開門時,轉過頭看了一眼包裹着嚴嚴實實的柳雲兒,好奇地說道:“話說就剩下四個飯糰了嗎?廚房還有沒有吃的東西?我快餓死了…晚飯也沒有吃。”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