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難道說是古家的人找上門了?

不能這麼快吧!

「說,到底族內發生了什麼事情!」魁麟很是急躁,那兩名帝君境高手咬了下牙,低語道,「老魔帝回來了!」

「什麼!」

魁麟的瞳孔驟然一縮,那兩名帝君高手也是沉著臉道。

「老魔帝在三日前突然回到魔族,族內那些曾效忠於老魔帝的人重新將老魔帝推到了魔帝的位置,至於您……咱們的人雖然極力反對,可老魔帝的威望實在是太大了。」

都市神級超人 「說重點!」

「您被廢黜了!」

……

……

……

清晨。

葉子晨頭頂五行皇冠,盤膝坐於宅院內感悟天地五行道法。此時的他身體周圍全然被五行元素籠罩,足足七十二個大周天之後,他睜開眼長吐出一口濁氣,輕輕搖頭。儘管有五行皇冠加持,相較於有五行元素精靈存在的位置,這裡的五行元素依舊還是太過稀薄了



「結束了?」

肖語媚輕笑著遞過來一塊兒濕毛巾,葉子晨順手將之接過簡單的擦拭了下臉,就將毛巾放到長亭的扶手上,輕輕拉住肖語媚的手。

「來了怎麼不喊我。」

「我也是剛來。」肖語媚款款一笑,取出手機遞到葉子晨的面前,「剛收到的消息,你看看……」

由於葉子晨的關係,幾位大帝聯手推廣手機可以說效果很是顯著。

才不到半年的時間,手機的普及度就已到了非常高的地步,神族內至少九成修士都開始習慣性的使用手機,妖族和魔族手機的普及度也到了七成左右。

手機的普及讓葉子晨他們收集消息也就變得更為簡單,將肖語媚的手機接過,屏幕上赫然是關於魔族的情報。

【老魔帝出山,老魔帝重座魔帝之位,魔帝魁麟被動廢黜。】

看著上面醒目的標題,葉子晨不禁會心一笑。

從昨晚靈寶尊者跟他說老魔帝出關,他就想到魔族會出現大的變故。只不過他沒想到老魔帝的威望竟然這麼大,數萬年不曾露面依舊威望不減,剛一出山就重新奪回魔帝之位。

魔帝魁麟還真是挺可憐,墓府造化沒有得到,落得個血爆的下場。

回到族內,魔族又不再以其為首,魔帝之位被奪。

「這消息來的還真夠快的。」葉子晨看著上面醒目的標題笑了笑道,「這有點像咱們現世的公眾號推出來的媒體文。」

「對,你想的沒錯,這就是咱們公眾號推出去的每日頭條,神要魔族凡是使用手機的人都能夠收到。」肖語媚笑道。

「頭條?你的構思吧!」

不管是公眾號還是頭條都是屬於現世的新聞媒體,左沫是仙域的人,對這些是沒有什麼概念的。

果真,肖語媚笑著點頭道。「這的確是我的構思,你知道的,在現世的時候我就是個商人。咱們是唯一的手機供應商,而且推廣的力度很大,普及度很高,單純的賺取銷售手機而得到的利益太小了,咱們自然要從中獲取更大的利益。

」「凡是使用咱們手機的都必須要關注咱們的公眾號,公眾號內有合作頁面,使用手機的人可以通過合作頁面為咱們發送消息,左沫那裡籌備了審核部門,來甄別這些消息的真實性,消息真實我們會為提供消

息的人相應的報酬。」

「不錯,這樣咱們就更容易收集各方的情報。」葉子晨點頭。

「我也是這麼想的,不光如此,由於是強制性的關注。凡是使用咱們手機的人都會收到咱能推出的消息,這樣不管是未來用來迷惑外族,亦或是為我們亂盟造勢都有很大的作用。」

話音一落,肖語媚便笑了笑說道。

「你從天宮地府帶來的人可都是人才,我只不過是稍微跟他們說了構思,他們沒過三個時辰就將公眾號做了出來,還是強制性的裝載的那種。」

「從他們能建立跟人間的網路時,我就覺得他們是個人才。」

葉子晨笑著對此表示了肯定,旋即挑眉道:「對了,魔族那邊還有沒有其他的消息了?」

「有!」

肖語媚笑著在手機上輕輕的敲了幾下,就進到了一個像是後台似的頁面。

一世獨寵,商女魔妃 在這頁面中有著無數條審核通過的消息,其中有的被加上了顏色,而且這些加上顏色的消息還分有星級。「審核通過的消息會被審核部門分出信息含金量的等級,黑色是無關緊要的小消息,綠色是值得關注的消息,紅色為重要消息,還有紫色……現在這些消息中還沒有出現,紫色代表的是迫在眉睫必須要處理

的消息。這些消息中也分別帶有星級,五星為最高。」

聞言,葉子晨將自己的手機取了出來,肖語媚看了一眼就笑道。

「你就別看你的了,你那是一代機,不管是公眾號還是後台都沒有。等有空你去左沫那一趟,讓技術人員給你開一下後台就好了。」

「好,你繼續說!」

葉子晨話音落下,肖語媚便在搜索欄中打出魔族二字,數頁以魔族為關鍵詞的消息被甄選而出。

「你看這條被加紅三星的消息。」

「就在昨晚魁麟跟老魔帝交手了,魁麟不敵帶著自己的人潰逃。魔族現在處在分裂狀態,雖說有直接效忠老魔帝的,也還有處於觀望狀態的人。魁麟應該會伺機吸收那些觀望的人,準備著重振旗鼓。」

「內部分裂了么?」

葉子晨舔著嘴唇笑了笑,恰巧在這時他的手機也是叮咚一響。

「左沫的消息,我們這位魔帝魁麟大人想要重振旗鼓怕是難嘍。」

朝著肖語媚晃了下手機,葉子晨點開和左沫的對話框。

「你還知道找我。」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左沫埋怨的味道,葉子晨搖頭苦笑間,屏幕上就又多了條消息出來,「這兩條視頻是幹嘛的?」

「你還沒看吧!」

「沒有!」

「那你點開看看。」

左沫那邊當真沒在回復,看樣子是去看視頻的內容。

許久,她的對話框那裡才出現對方正在輸入,不多時一條語音就發了過來。

「這是魔帝魁麟、南國蛟海和西域鐵坦?」

「嘿,這些人你都認識了,沒少做功課嘛。」葉子晨咧嘴笑了笑,道,「這兩條視頻內容夠勁爆么?」

「太勁爆了,這三位大能又跪地又作揖的又落荒而逃,這要是發出去……」

驀然間,左沫在那邊發過來一排省略號,旋即又是一條語音消息過來。

「你不是想要……」「你猜對了,我準備給魔帝大人送份厚禮,你讓咱們的人給這視頻剪的精彩點,從公眾號里給我推出去!」 左沫在對話框上留下幾個興奮的表情就不再回復。

想來此時的她必然也很激動,不管是魁麟、蛟海亦或是鐵坦都是妖族魔族響噹噹的人物。

這幾位又是磕頭求饒,又是落荒而逃的視頻。

若是剪輯的足夠精彩,必然會在三界內掀起軒然大波。

「你給左沫發的什麼,讓她這麼激動?」肖語媚有些好奇,葉子晨將聊天記錄上翻,找到那兩條視頻點開便遞了過去。

肖語媚輕輕的將手機接過,許久……

「這是魔帝他們?」

坐在石墩上的葉子晨笑著點頭,肖語媚眼中依舊伴著驚駭的不住搖頭道。

「這視頻要是推出去,這幾位可是要丟臉丟到家了。」

「鐵坦和蛟海還好說,妖族南國和西域看到這些視頻,頂多就是民聲鼎沸,卻是撼動不了他們的根基。只要他們稍作鎮壓,他們倆依舊是南國和西域的國主,重點是魁麟……」

手機被葉子晨抓在手中把玩,其眼眸中也充斥著玩味之色。

「我們這位魔帝大人,剛剛被族內廢黜了魔帝的位置。這時候這條視頻放出去,怕是那些躊躇的魔族族人對他的崇敬也要降低數分,想將這些族人收納到麾下可不簡單。」

「真是夠可憐的。」

肖語媚跟著笑著點頭,魔帝這當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等左沫他們將視頻剪輯好,從公眾號推廣真不知道魁麟到時候會是怎樣的心情。

就在這時,一道輕緩的腳步聲出現在肖語媚和左沫的耳中。

朝著宅院的前門看去,就看到穿著黑袍的古離出現在門前。

古離會來早就在葉子晨的意料之中,肖語媚也很懂事的從宅院中退去,門前的古離對其點頭,之後徑直走到葉子晨對面的石墩前坐下。

「比我來的想象的要晚。」葉子晨道。

「我是想昨晚就來找你,不過怕耽誤你的好事,也就沒做那討人厭的事情。」古離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做的討人厭的事情還少么?」

此話一出,古離眼中閃過些許苦笑,卻也是未曾反駁。

「墓府里的造化你沒取!」

古離目光炯炯的看著葉子晨,他的話是肯定句並非疑問句。

對此,葉子晨也未曾反駁點了點頭。

「你還真的沒有取!」

古離啞然,儘管在葉子晨從墓府外出現時,古離心中就有八成的肯定,他沒有取裡面的造化。

只不過此時再做確認,依舊得到肯定的答覆時他依舊免不了啞然於色。

墓府內藏著的是超脫造化,這可是讓神帝魔帝都眼熱到發瘋的至寶,任誰看到都無法抵擋住它的優惠,葉子晨竟如此淡然的點頭承認他沒有取。

「中途出了什麼意外么?」

「沒有意外,我的確看到了墓府內藏著的造化。」葉子晨輕笑道,「我也敢肯定若是我想的話,他們會跟著我走。」

「既然如此你幹嘛不帶他們出來!」古離不解。

「你彷彿知道裡面的造化到底是什麼?」葉子晨答非所問,瞥了古離一眼。

「五行元素精靈吧,我從域外古離那裡聽說了他們。」古離回道。

「你知道裡面是五行元素精靈,看你感悟的大道貌似也不是五行道法,為何你依舊還要進到墓府內。」「那墓府中自然有我需要的至寶。」話音一落,古離便話鋒一轉道,「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為何不將他們帶出來。五行元素精靈為五行之力中的王者,你感悟的恰恰是天地五行道法,若是有他們相助,你的

五行道法會得到突飛猛進的提升,超脫有望!」

「那又如何?」

葉子晨未做多言,他也知道五行元素精靈跟他很是契合,若有他們相助他的境界也肯定是水漲船高。

奈何他聽到了太多不該聽到的秘聞!

第二紀元被毀跟他們也有關係,當然葉子晨不會將過失都歸咎在他們身上,若是第二紀元星主足夠強,那麼他依舊能夠庇護第二紀元安然無恙。

可五行元素精靈對紀元被毀的間接影響,是無法忽視的!

與其帶著幾個不聽話的祖宗出來,葉子晨不如憑自己的本事,不管最後結果如何,就算是失敗了,那時候過錯也只在他自己的身上,怪不得其他人。

清風拂面,宅院的樹林颯颯作響。

坐於石桌前的葉子晨和古離兩人不再做任何交流,目光分別眺望著遠處。

「這是你的決定,我無權干涉!」

許久,古離才嘆了口氣,從懷中取出枚透明的水晶盒。

從盒子外部能看到在水晶盒中躺著一枚生有六葉的墨色藥草。

「你需要的神魂草,我讓我的人尋編整片雪山也只找到這一株。若是你想以此為薛沫下藥,勸你做好萬全準備。」

將水晶盒推向葉子晨的手前,古離便頭都不回的從宅院離開。

古離會拿出神魂草,是葉子晨在替他引大雕時拜託他的事情。

看到神魂草,葉子晨的心中難免有些激動。隱帝曾對他說過,想要讓神脈被破的薛沫蘇醒,神魂草是必不可少的藥引之一。

水晶盒密封做的很好,從外依舊能看到神魂草的晶瑩剔透。

在其根部還有一團新鮮的泥土,看樣子古離在讓人採摘神魂草時,是取的整株藥草,根須都在其上。

藥草放在他這裡,他也不知如何使用。

沒多做耽擱,葉子晨就取出手機,找到隱帝的對話框直接將裝有神魂草的水晶盒給掃了過去。

薛沫需要的神魂草總算是告一段落,相信隱帝在看到神魂草之後,必然會著手為左沫配藥的事宜。

手機隨意的扔到桌上,解決薛沫藥引的葉子晨眉宇卻未得到任何舒展。

相對的他的眉宇竟是凝的更為嚴重。

「到底是那些元素精靈說謊了,還是神帝殘魂說了謊?」坐在石桌前的葉子晨凝眸低語。

若是他沒有記錯,神帝殘魂說過第二紀元是魔帝超脫。

這裡其實沒有任何問題,回想元素精靈的話也不免會難以察覺,魔帝的確是超脫了的。

只不過從元素精靈的口中,最終魔帝是投靠了域外神族。

但是在歷史上記載的是神帝以自身將魔帝封印,四大輔星將神帝葬於超脫陵府之內。並且在超脫陵府中,葉子晨也確實看到了魔帝殘魂。

既然如此,元素精靈為何又要說魔帝協域外神族踏平了第二紀元。

難道說是神帝在紀元被破之後,才將魔帝封印?

可從元素精靈的言語和神情中,彷彿魔帝其實沒有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