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雪吟點點頭:「最強紈絝似乎不知在什麼時候惹怒了騎士團的人,結果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對於這件事,騎士團沒有要認頭的意思,於是我就通過一些門道,把標題弄得撲朔一些而已。」

蒼小穹道:「這樣也好,省了我們動手的功夫了。」

「順帶告訴你們一個消息。」雪吟吸了口氣,認真道:「天煞的大部分成員就在今早已經全面撤離凌風大陸區域,撤退方向是熾炎大陸,我想我們的下一步計劃已經可以開始救世主行動了。」

這話一出,許菱香不解道:「他們走了?」

「難道是怕了我們嗎~?」眠眠嘻嘻一笑。

雪吟思索了片刻,道:「我想多半是為了避開我們,再加上他們本來和血蛇的關係就不錯,去熾炎大陸也算是一種投靠吧,不過寄人籬下,相信今後的天煞都沒什麼前途可言了。」

蒼小穹點點頭:「雪吟說得不錯,沒想到都不用我們動手,凌風大陸的三大惡勢力,最強紈絝,傲天,天煞,都不是我們親手做掉的……」

最強紈絝被騎士團的人收了人頭,傲天則通過與劍雨的一戰,自動退場了,天煞現在也自己夾著尾巴跑,雖然過程出乎預料,但目前的情況還是順著計劃走的。

「結果沒有改變就好。」鳳雅MM說了一句。

不得不說她說得很對。

眠眠美目一眨:「那就是說,接下來我們就要假裝被均衡聯盟的人打敗,就算是救世主計劃順利完成了?」

「對了。」蒼小穹才記起自己這幾天都顧著提升實力,根本沒有空去了解,目前救世主計劃到底進行得怎麼樣了,於是他問了一下。

雪吟瞄了蒼小穹一眼,居然破天荒的道:「菱香,和老師說說詳細,桐雨眠眠你們倆還不快去買飯。」

沒想到雪吟今天還指揮起來了!

眠眠不懷好意的瞄了蒼小穹和許菱香一眼,嘻嘻壞笑:「小雪吟真是用心良苦呀,香香和老師記得要好好把握這個二人獨處的機會哦~~~」

「眠眠別亂說!雪吟也是的,為什麼你不能跟老師說嘛,明明你了解得更清楚的…」許菱香臉蛋微紅。

蒼小穹倒是一直苦笑不說話,這幫MM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雪吟認真的咳了兩聲:「我如果不這麼說,桐雨和眠眠或許會打擾我半天,反正……你和老師說說也沒什麼不是么。」

「好吧,果然還是你們兩個。」許菱香盯了桐雨和眠眠一眼,不過她們倆已經來到了電腦B室的門口,撒下一句:「我們去買飯咯~」然後就奪門而出了。

蒼小穹帶有微微期待的眼光看了許菱香一眼。

許菱香也只好端莊的坐在一張小凳子上,準備給自己詳細解說。

她依舊是那麼的端莊,典雅,優雅,有禮,這些詞用來形容她就再適合不過了,彷彿就是為她而生的,那精細的腰板挺得直直的,導致胸前的兩個大帳篷也被挺了起來,特別壯觀,這種把衣服表層撐得非常豐滿的觀感絕對是秒殺男同胞的一大殺器。

甚至,蒼小穹不禁回想起第一次在更衣室碰見她時的那一幕,當時的她可是光著身子,這對36E甚至不止的兇器就那麼憑白的展露在自己眼前,長達好幾秒……

許菱香很快就看出了不妥,小嘴一撇,嚴肅道:「老師!你在看哪裡,你在想些什麼呢!?」

錯愛成真 「額。」蒼小穹回過神來,MB,又在自己學生面前失態了。

「哎,老師總是這樣,真是一點嚴師的風格都沒有。」許菱香輕輕的嘆了一聲。

「都怪你太可愛了。」蒼小穹脫口而出一句。

結果許菱香臉蛋刷的一下就紅透了:「怎…怎麼忽然就說這樣的話,真…真的是,你這樣說我很苦惱呢…」

畢竟對方稱讚你,你總不能再言辭糾正對方了,反而剛剛好掐中了這個MM的要害呢。

蒼小穹欣賞般的看著她這副可愛的反應,輕鬆笑道:「哈哈哈,不用苦惱,趕緊給我說說吧,均衡聯盟他們目前的規模是怎麼樣了。」

許菱香呼了一口氣,重拾了下心態,臉頰的紅暈還有淡淡的一層,看起來特別的誘人,她開口道:「其實經過了絕世公會和飛躍公會的隕落,以及在翡翠之塔上與最強紈絝的一戰,重創紈絝的消息被傳開之後,凌風大陸的整體風氣已經得到了改變了,在劍雨無痕和均衡聯盟三頭目的引導之下,他們都很有一種迫不及待的想要『戰鬥』,想要真正的振興凌風大陸的慾望和幹勁。」

「就像想要搞革-命,要打那些看不起凌風大陸玩家的人的臉一樣,不得不說這種氛圍非常的好呢,而且劍雨無痕和均衡聯盟他們的領導也非常棒,我想就以表面素質來看,凌風大陸的玩家早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那盤散沙了,但實際的平均等級,裝備等硬性條件,凌風大陸目前還是落後於其他大陸的。」

「之前雪吟給我看了一個最新調查,關於中國六大板塊之內,各大陸玩家的平均水平的排名,這個平均水平是綜合了等級,裝備,技能等因素,所以作為參考的話是絕對足夠了,那榜單是這樣的,鋼鐵大陸排在了第1名,係數是5顆星,我們都知道,聖杯騎士聯盟在中國的總部就建立在鋼鐵大陸,可見騎士團的底氣不容忽視。」

「其次到碧波大陸和熾炎大陸,分別以四星位列第2和第3,碧波大陸有碧波暗影,熾炎大陸有血蛇,這兩個公會本身的謎團都太多,我想這都是導致它們大陸能排在靠前的因素。」

「接下來是峰嶺大陸,只有三顆星,排在第4,荒野大陸兩星半,排在第5,最後就是我們凌風大陸,以兩星排在第6,從這個榜單上分析,可見我們比最強盛的鋼鐵大陸落後了一半都不止的水平,鋼鐵大陸是整整五星,我們只有兩星,但,也可以看到排在我們前面的荒野大陸,其實也只比我們高半星而已。」

蒼小穹聽了這些,點頭道:「要不是我們的肅清計劃,恐怕凌風大陸目前最多只有一星半吧,甚至只有一星。」

許菱香點點頭:「雪吟自己分析過,也和老師有同樣的見解,如果凌風大陸被血蛇和碧波暗影提前大規模控制的話,那恐怕連一星都沒有了。」

這一點大家都了解,果然,光有意志是不行的,目前凌風大陸的玩家最需要的還是提升自身的整體實力。

要是他們能夠和這些MM們一起並肩作戰,MM們一個個都是高手,這可是凌風大陸多麼珍貴的一份戰力啊,只可惜……

「難道你們接下來真的要作為肅清凌風大陸分子,然後被他們打敗,最後刪號?我始終覺得,你們才是凌風大陸最主要的核心戰力,你們退出了,凌風大陸就算……」

蒼小穹的話都沒說完,許菱香就已經打斷道:「老師知道現在他們能擁有這份意志,靠的都是什麼嗎,他們幾乎都喊著要打敗我們肅清部隊的口號,天天勤奮的努力,要是現在潑他們一盤冷水,說其實都是我們在做戲,他們會有什麼感想?」

經她這麼一說,貌似還真是。

「只有我們的退場,才能讓他們真正的滿足,而且,只要大家眾志成城,任何困難都能迎刃而解的,我相信沒有什麼比人和更重要了。」許菱香堅毅道,現在的她,就猶如一位戰場上的指揮家一樣堅定。

「再說了,凌風大陸還有老師啊,我們走後,就看老師你了,我…我的夢想和目標,做到這裡已經非常滿足了呢,至於能不能走到最後,就交給老師了,我相信你。」許菱香忽然感性了起來,雙眼蒙上一層水霧,似乎在訴說著一件非常久遠的事情一般。

裂錦 正當蒼小穹準備說些什麼時,桐雨和眠眠兩個丫頭就回來了,一人拎著一袋飯菜,於是對話就先到這,大夥開始吃起飯來。

……

快快的把午飯消滅掉,MM們似乎也有她們的事情要忙,都是急忙忙的立即上線,畢竟這已經是肅清計劃的最後關頭了,努力了這麼久,付出了這麼多,就看這最後的時刻,說不緊張那都是騙人的。

在上線之前,許菱香看了蒼小穹一眼,正好蒼小穹也望了她一眼,兩人似乎在說著一種無聲的對白,最後,各自帶上頭盔,登錄遊戲。 正式的進入了遊戲,只感覺眼前的景象一晃,人物出現在塔納赫遺迹之中,依舊是上次下線的地方,不遠處可見一隻幽靈船長正在徘徊著,蒼小穹連忙後退,結果它居然盯上了自己,立即沖了過來!

「下線前忘了怪物會刷新,這下線選擇的地點不對啊。」蒼小穹略微苦惱,要知道幸好是自己上來了,要是醉藍藍先上,忽然遇到怪物的襲擊,那就小命都要不保了。

幽靈船長的移動速度很快,眼看著就要迫近了,並且遠遠的距離外它就一槍崩了過來,赫然是幽靈子彈。

「10001」傷害數字飛起,還進入了恐懼狀態2秒。

「主人先跑,我來引開它。」小憶連忙做出了決定。

蒼小穹倒是把心一橫:「不,我們一起合力把它做了!」

「哎?能打過嗎。」小憶錯愕。

「事在人為,嘿嘿。」蒼小穹輕鬆一笑,他不信憑藉自己的力量,小憶的力量,還有影隼,連只小怪都搞不定。

挑戰極限,從我做起!

幽靈船長撲上來,小憶已經迎了上去,眼看著就要被迎面劈上一刀,她的反應非常快,瞬間使用翻滾技能,躲開這一刀,然後激活雙弩齊射,碰碰碰碰,連射四箭。

「987」「995」「957」「967」

四個傷害數字飛起,傷害不算太高,幽靈船長接著朝她追了上去,結果半路踩中了她的麻痹陷阱,她捉住這個機會,切刃刷刷劃下,打出了兩千點左右的傷害,接著拔腿就跑,可惜幽靈船長對她窮追不捨,眼看著就要追上了,這下她可沒有任何保命手段了,幾乎是閉上了人接受死亡。

蒼小穹在這邊立即控制影隼一級斗魂使幽靈船長進入黑暗狀態,那生鏽的鐵刀落在小憶身上,跳出了大大的「MISS」

意識到得救了,小憶接著不停的跑,但幽靈船長的追逐還沒有一刻停止,蒼小穹讓影隼進入颶風俯衝殺的準備狀態中,自己激活鐵壁+法王降臨!

嘩的一聲!頓時光芒裹體,宛如天神下凡,炫麗至極!有了70%多的祭祀槽,終於可以一試這法王降臨的威力了。

二話不說,蒼小穹卻換了2,法王法聖體,第一次切換狀態不需要時間,之後再切換就需要10秒冷卻時間。

在法王法聖體之下,有三種鬥技可選,不過目前的祭祀量只足夠使用第一招,聖裁。

聖裁需要消耗50%的祭祀槽,這可是等於5000點經驗值啊,蒼小穹雖有不甘,但也只能豁出去了,畢竟再不出手,小憶都要陣亡在自己眼皮底下了。

眼看著祭祀槽一下子從71%降到21%,下一刻!

蒼小穹只感覺自己右手中有一團無可抗拒的神聖力量,向前一打,一頓金色光環橫空飛射了出去。

幽靈船長屬於幽靈類,特別怕神聖類的攻擊,光環瞬間套在了它身上,就如同悟空的緊箍咒一般,直接勒出了一個「35871」的傷害數字!

這等恐怖的傷害!

蒼小穹已經愣在了原地了,沒想到殺傷力如此之大,都超過了醉藍藍的傷害了!

雖然這是要耗費經驗來施放的,但也絕對是物超所值啊。

激動的心情還沒平復,這幽靈船長的仇恨立即都來到了蒼小穹身上了,小憶立即捉住這個機會,對著幽靈船長的背後一頓猛擊,不過它壓根沒有回頭的意思,看來是蒼小穹給它造成的瞬間傷害過大,堆積起來的仇恨過高,根本不容易轉移。

這絕對是個好事,蒼小穹也立即迎了上去,趁著鐵壁狀態還有一些時間,盡量的扛點傷害,同時也造出點輸出。

小憶在後面不斷的張弓射擊,每一箭大概能造成700多點傷害,有點微不足道。

影隼的颶風俯衝殺10秒俯衝時間總算是夠了,下一刻,它身裹颶風,劇烈的撞在了幽靈船長的菊花上,爆出了一個「7841」點傷害。

但幽靈船長也僅僅是愣了愣,接著繼續攻擊蒼小穹,看來之前的35871傷害是直接讓它認死扣了,只知道攻擊蒼小穹了。

蒼小穹現在只能赤手空拳的攻擊它,每一拳打出來的傷害只有800多點…比小憶好不了多少,幽靈船長的每一刀則能砍掉自己五六千點血,這個差距簡直無法直視。

十秒一過,鐵壁狀態消失,不過法王降臨的切換狀態冷卻也好了,於是他立即切換成法王武神體!

維持這個狀態會每秒下降1%的祭祀量,但能換來不錯的全屬性加成,這個加成量是根據祭祀槽的量而定的,最高為150%,這最高值可是翻了足足一倍多的屬性了,但現在只有21%,估計只能加成百分之幾十了。

不過也比沒有強,蒼小穹發現現在自己一拳能揍船長1200點血左右了,這就是一個提升呀~!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小憶,影隼,以及自己的不斷攻擊下,幽靈船長的血氣總算是見底了,不過自己的血也沒多少了。

最後一拳打出,幸好先死的還是船長,一瞬間刷的一聲,又是7000多點經驗到賬,同樣是注入到了祭祀槽中,因為法王降臨狀態一直開著呢。

剛才的21%,打到最後只剩5%了,現在又注入了70%多進去,蒼小穹看了一下,發現祭祀槽已經填到80%了剛剛好。

小憶輕輕一抹額頭的香汗,道:「真不容易,不過沒想到我們真的打贏了~」

蒼小穹笑道:「那是,所以說別太小瞧自己~」

「多虧主人剛才那一下爆發,否則我們完全沒勝算。」小憶現在回想起來剛才那一瞬,聖裁套在船長頭上,直接爆出了三萬五千多點的傷害,實在是太壯觀了。

蒼小穹彎身把爆出來的東西撿了回來,依舊只有金幣,深呼了口氣,道:「那一下可是要浪費5千多點經驗的……感覺我們這樣戰鬥,殺了怪物,可是過程又得把經驗給耗回去,簡直是白忙活。」

小憶忍不住笑道:「還有戰利品可賺嘛~」

「額,也是。」蒼小穹被她提醒了。

小憶這個MM,有其他玩家在的時候她非常安靜,一但獨處時,她的話就多起來了,顯然,她平時只是故意憋著不說話,對於這麼一個青春燦爛的少女,這樣憋著多可惜啊。

蒼小穹望了她幾眼,只見她依舊是老模樣,一身清涼皮甲裹身,皮甲下的雪白肌膚大片大片的展露出來,她的豐滿程度雖然比不上巔峰的MM們,也比不上醉藍藍,但其實還是不小的,尤其是那性感的小翹臀,每次在她扎馬射擊的時候都高高翹起,特別誘人。

沒有多想,很快,身邊就迎來了一頓閃光,在光芒中,一個清麗脫俗的身影便出現了,不是醉藍藍登錄了還能是什麼?

她剛上來就看到一具全新的幽靈船長屍體,以及自己的大哥站在那,頓時就明白了什麼,驚訝道:「大哥,難道你剛才一個人打敗了一隻幽靈船長?」

這話一出,蒼小穹點頭笑道:「非常兇險呢。」

「天呀,我們剛才兩個人都打得那麼累,大哥居然一個人就解決了一隻……」她簡直無法想象要是她一個人對上一隻幽靈船長,那是一個怎麼樣的下場。

蒼小穹笑著和她說了一下剛才的對戰過程,然後,兩個人就收拾心情,繼續向前探索去。

在體會過法王降臨的逆天效果之後,蒼小穹已經不急著升級了,而是打算先把祭祀槽填到300%,以備不時之需!

他相信,只要讓他有300%的祭祀量,就算對上法王,沉默淡紫色,也不是無勝算了!

接下來的時間裡,蒼小穹和醉藍藍便開始對這個遺迹進行一頓大清洗。

……

與此同時,在暴風城和凌風大陸的救世主部隊臨時總部里,劍雨無痕和紅塵宇少,寧天,還有宅叔,正面對著無數凌風大陸中懷有一腔熱血的玩家,籌備著最後的驅逐,驅逐一切對凌風大陸施加毀滅性的人群。

劍雨無痕喊了一條系統廣播:「如今,中國六大板塊即將迎來最緊張的時刻,而我們凌風大陸,絕不能成為第一個隕落的板塊,我們必須團結起來,眾志成城,對抗外敵,讓所有瞧不起我們的玩家感受一下我們的力量,我們的意志,以及我們不屈的精神!」

這話一出,頓時換來了幾乎是整個凌風大陸的玩家的呼應,他們在吶喊著,呼喚著凌風大陸萬歲,必須剷除肅清部隊,還凌風大陸一片安寧,讓凌風大陸走向輝煌!

聽著這些口號,寧天和宅叔他們都不禁閃過一絲黯然,他們都是知道內幕真相的人,但事件各事總是有那麼多的無可奈何。

劍雨無痕經歷過與傲天的一戰之後,早已經看透了一切,他不會感傷,他知道這些都是巔峰的MM們的選擇,她們都是女英雄,都是女中豪傑,就如同傲天無痕的臨崖勒馬一樣。

不能辜負了他們的努力,劍雨無痕接著吶喊:「根據有利情報得知,接下來碧波大陸和熾炎大陸似乎都對我們凌風大陸有興趣,我們肅清部隊仍未剿滅,外敵卻即將迫近,所以,我在這裡宣布,從這一刻開始,將正式展開對肅清部隊的全方面封殺!」

這句話一出,就等於從這一刻開始,肅清部隊已經是全凌風大陸的公敵了,他們將不會什麼都不做,而是真正的鋪天蓋地的搜羅肅清部隊的人,將他們揪出來,殲滅掉,直至他們刪號,或者滾出凌風大陸。

聽了這句話,此時正在凌風大陸某處地圖練級中的MM們,心裡都有一種說不清的滋味。

是酸楚?是不甘?是自豪?還是英雄輝煌背後所該背負的沉重呢,就連她們自己也說不清楚。 一個下午,蒼小穹和醉藍藍都在探索這個塔納赫遺迹,奈何這些幽靈船長有點棘手,所以進度有點緩慢。

不過一路上他們殺了無數船長,收穫絕對是杠杠的。

其中醉藍藍就已再升一級,直接到達55級的傲人高度。

至於蒼小穹,則還是50級,一級都沒升,不過他現在的祭祀槽已經填滿300%了,要不是為了填這玩意,估計也早該有52級左右了。

領袖級的怪物爆出來的東西也沒有讓人失望,這一個下午里總共爆出來了五件裝備,其中就有三件紫裝,兩件粉裝。

這個級別的出裝率,絕對可以問鼎凌風大陸了,要知道現在紫裝雖然已經接近爛大街,但粉裝絕對還是很有市場的。

唯一可惜的是,就連領袖級的怪物都沒能爆出金裝,難道金裝真的有那麼難獲得?難道要領袖級以上的史詩級怪物,甚至更牛逼,自由里最強悍的怪物,超神級怪物才會爆出?

醉藍藍清點好了東西,亭亭玉立的站了起來,道:「大哥,你把東西都給我了,這樣我過意不去啦。」

狂野王妃:王爺,本宮要下堂 蒼小穹懶得要了,對於那些紫裝粉裝什麼的,給她也一樣,何況自己實在欠了她不少,這個MM總是對自己千依百順的。

這些紫裝粉裝,最多只能算是利息而已。

「別那麼多話,乖,我要給你的遠遠不止這些呢。」蒼小穹看著她那張人畜無害的臉,笑道。

醉藍藍倒是把話聽在了耳中,不由臉蛋一紅,小聲道:「大哥為什麼對我那麼好…那大哥還打算給我什麼呢?」

看著她這一臉期待的表情,蒼小穹心裡浮出一個念頭:糟了。

看來不該給她這麼大的期待的啊,所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那天的事情,大哥還記得嗎。」醉藍藍忽然開口道。

蒼小穹一愣:「什麼?」

「唔,果然是忘掉了吶。」醉藍藍搖搖頭。

蒼小穹極力的回想了一下,貌似是有那麼點事兒,她曾經幾次問過自己,但後來又沒提的一件事,這麼一件事他早就給淡忘了,何況她也一直不說是什麼。

「總感覺…如果由我來提的話,那有點太不要臉啦。」

看著她這副含羞答答,扭扭捏捏的樣子,蒼小穹真有種衝動敲她腦袋一下,讓她一口氣全說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