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雲疏月眯起眼睛,愜意的坐在椅子上,微抬下巴:「怎麼樣,父王還有太子殿下,這錢……你們還不還呢?」

蕭長墨汗如雨下。

現在的情況,還錢,還有一線生機,說不定可以洗白他的形象;若是不還,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雲落雪……這一切都是因為雲落雪!

是她勾引的他,不然他現在早就和雲疏月成婚了,哪會有這麼多破事?

如今因為雲落雪,他不僅失去了雲凌的一枚丹藥,還被弄臭了名聲,更重要的是,同時失去了蒼王府的支持!

情深至此 蕭長墨的眼神如同利刃,彷彿要把雲落雪戳出兩個洞來,他一字一句開口:「本殿替雲王爺還了這五、萬、兩、黃、金!」

……

雲疏月舒心的笑了。

當人們看到雲三小姐邊抹眼淚邊走出來的時候,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雖然雲疏月名聲不好,他們都不怎麼喜歡她,但一想到這樣一個不大的姑娘失去了哥哥和母親,還被父親與後母虐待,真的很可憐,也很艱難。

蕭蒼衍淡淡瞥了她一眼,薄唇輕啟:「本王還以為你多有能耐,不過如此。」

雲疏月嘴角一抽,默默豎起中指,這個人一天不損她渾身不舒服是吧!

她撇嘴,不服氣的悶悶道:「關你什麼事。」

「你是本王的王妃,你說是否與本王有關?」蕭蒼衍眸子微垂,神色清冷:「也罷,本王幫你一次。月夫人的忌日在十日之後,你可知曉?」

雲疏月心中一顫,被『本王的王妃』五個字弄的差點失神,她穩住情緒,嗯了聲:「我記得的。」

「今年煉丹大會的時間往後推移一個月,那麼在這個月中,有兩件事顯得尤為重要。」蕭蒼衍眸子微眯。

她突然來了興趣,他不會無緣無故提起不相干的事:「哪兩件事?」

「十日之後月夫人的忌日,同時也是雲王繼妃陳氏的生辰,此為第一件。」

蕭蒼衍看向她,唇間流淌出醇厚磁性的聲音:「大半月之後的長公主生辰,此為第二件。」

雲疏月忽然抬起頭:「陳氏在我母妃忌日之時大辦宴席,我可以藉助這一點讓陳氏不得翻身!」

而且雲疏月知道,雲王府內沒有為月傾歌立碑,到時候她在陳氏生辰時穿著喪服祭祀母妃,卻沒有在祠堂找到牌位……

那時候,陳氏和雲王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不過,這與半月後長公主的生辰有什麼關係?

兩人心有靈犀一般,蕭蒼衍唇角一勾,意味深長的掃了雲疏月一眼,「長公主生辰宴會之時,惹怒了公主的陳氏,是個什麼下場,你應該懂。」

雲疏月一愣,他的意思是,藉助長公主宴會除掉陳氏嗎?

可是……

「長公主宴會,我恐怕做不了手腳,而且你怎麼確定長公主會幫我呢?」

他淡然回眸,不怒自威,吐出一句讓雲疏月差點嚇得魂兒都沒了的話!

——「因為長公主,是本王的人。」

皇帝的親妹妹,長公主殿下,居然是蕭蒼衍這邊的人! 當今皇帝並非先皇嫡子,一路廝殺,踩著兄弟姐妹的屍體坐上皇位。

蕭蒼衍是先皇最小的兒子,即使年齡與蕭長墨差不多,但蕭長墨仍要喊他一聲皇叔。

而長公主,便是當今皇帝的母妃去世之前所誕下的公主,比蕭蒼衍大上兩個月,在公主誕生的半年後,當今皇帝繼位。

不管他之前為了皇位是多麼心狠手辣斬殺手足,但對蕭菱公主卻真正做到了一位兄長的責任。

雲疏月詭異的看著蕭蒼衍一眼:「安陽長公主蕭菱,是皇上的親妹妹,對她寵愛有加,怎麼可能是你的人?」

她說完后愣了一下,腦中的一根弦突然崩斷。

等等……安陽長公主對於皇帝來說,是比皇后和太子還要重要的人,然而長公主卻是站邊蕭蒼衍的。

夜國內蕭蒼衍隻手遮天,整個玄月大陸只知蒼王殿下卻不知夜國皇帝,蕭蒼衍比他更適合做皇帝。

所以皇上對蕭蒼衍的態度十分微妙,左防右防,企圖利用蕭蒼衍穩定夜國邊疆之時,又想斬斷蕭蒼衍的左膀右臂。

然而……沒想到宮裡也有了蕭蒼衍的眼線,這個人居然是本應該站在皇帝那邊的——安陽長公主!

蕭蒼衍黑眸淡淡一瞥,雲疏月頓時噤聲。

……知道太多事,容易死得快。

仔細數一數,她好像知道了太多蕭蒼衍的秘密,雲疏月突然感覺脖子一涼,她下意識的捂住,然後不出所料的聽見身旁男人的一聲嗤笑。

「雲疏月,天下皆知你是本王的王妃,你以為,你還能獨善其身?」

「……」

啊啊啊,也就是說要是蕭蒼衍被皇帝咔嚓了,她也得死?!

她一口悶氣憋在胸口,磨了磨牙,難怪蕭蒼衍在人前表現的各種對自己好呢,感情是要拖自己下水是吧!

……

回到王府後,雲疏月回丹芷院休息,蕭蒼衍則是找來玄卿,沉默許久,才道:「三日後靈器閣開放,去吩咐閣主,將『蒼雪』留給王妃。」

玄卿一愣:「那王爺,要讓王妃知道這件事嗎?」

「多事。」

說完,雲淡風輕的走了。

玄卿:……

對人家好又不讓人家知道?王爺您在耍什麼悶騷,這樣是追不到王妃的!

靈器閣是供給靈器的所在,靈器是每個人晉階路上必不可少的,靈器類似武器,但不可以主動攻擊,它可以為主人的武器提供源源不斷的戰氣,從而達到更強。

而那枚『蒼雪』靈器,是王爺一早就看中,準備自己用的,現在居然要送給王妃?

還說不喜歡雲疏月呢?玄卿嘚瑟的笑了,他決定幫王爺一把,沒辦法,他就是這麼的大公無私,為主子著想!



三日後。

蕭蒼衍派人來通知,一個時辰后帶她去靈器閣。

靈器閣的大名雲疏月早有耳聞,本想自己溜去看看的,沒想到蕭蒼衍這麼大方。

「小櫃,靈器對我有幫助么?」雲疏月還不太懂這個世界的晉階修鍊規則。

小櫃卻搖頭:「主人體內的氣息很亂,小櫃看不懂,但靈器對主人來說基本沒用。」

雲疏月眉頭一皺,「沒用啊?那我就不去了。」去的話蕭蒼衍肯定會讓她挑,然後又要欠他人情,她思索再三,還是決定回絕。

然而小櫃可憐的聲音在她腦海里嚶嚶響起:「但是對人家有用,把靈器放在空間里,會讓我加速成長!」

她的腳步驀然頓住。

半個時辰后,雲疏月坐在蒼王府的馬車裡,看著閉目養神的男人終於微微啟眼:「靈器之中有一枚極品,名為蒼雪,本王已經吩咐閣主,將那枚靈器留給你。」

蒼雪?!

她剛剛聽小櫃說了,這是在靈器排行榜中第二的蒼雪,原本是蕭蒼衍看中打算收入囊中的,現在……居然要給她?

不得否認,蕭蒼衍無論是不是在做戲,但能為她想到這麼多,雲疏月還是很感動。

她笑眯眯的抱著蕭蒼衍的手臂取暖:「多謝王爺。」

蕭蒼衍心頭一動,喉結下意識滾動,半晌后才慵懶啟口:「無妨。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會對你好,這是本王的責任。」

雲疏月微微抬頭,心臟里有種說不出的柔軟,隨之而來的卻是低低的失落。

原來只是責任而已啊……

她的聲音也在不經意間降了聲調,顯得格外低沉:「那我也要謝謝你,若不是……」

「主子,到了。」零一的聲音打斷了雲疏月沒有說完的話。

雲疏月猛地回神,她剛剛在幹什麼,想對蕭蒼衍表露心跡?

她重重的掀開帘子,臉朝外看去來掩飾自己的窘迫,故意將聲音提高,「好多人——那就是靈器閣吧?」

「嗯,本王在這裡等你。」蕭蒼衍淡淡嗯了一聲。

「你不和我一起去嗎?」雲疏月詫異回身,隨即才愣了愣。

真是蕭蒼衍這段時日對她太好了,以至於她都忘了,她不過是他手上的一枚棋子,蕭蒼衍對她好是給她面子,她都有些得意忘形了。

雲疏月壓下心底淡淡的苦澀,不等他說話,便點頭:「也對,你的身份不適合出現在這裡。」

她在一個偏僻的角落下了車,然後排在隊伍的最後。

漆黑的馬車中,蕭蒼衍節骨分明的手指中夾著一張紙條:「蒼雪準備好了么?」

「回主子,子卿先生說一切已經辦妥。」

「嗯。」蕭蒼衍的背脊往後一靠,淡淡閉上眼睛。

零一不解:「主子,您為什麼不陪王妃去呢?」刷好感要陪著人家才能刷啊!

蕭蒼衍眸子一眯,並未作答。

……

靈器的價格不僅貴,而且還要看緣分,如果你看得上靈器,可靈器看不上你,那也沒用。

雲疏月想的沒錯,來挑選靈器的人都是佼佼者,所以她在進入靈器閣大門之時,被幾個人攔下了。

「喲,大家快來看啊,這是誰啊?」一個紈絝男子嗤笑一聲,吹了個口哨:「這不是我們的廢物三小姐嗎?也來挑選靈器?別所有的靈器都看不上你啊,那就尷尬了。」

接著傳來一陣哄堂大笑。

「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廢物,也想挑選靈器,是在做夢吧?」

「她不會是傻的不知道這兒是哪吧?」

「還真有可能,雲疏月這種廢物知道什麼是靈器么?估計也就是湊個熱鬧吧,哈哈哈……」

雲疏月聽到旁人的三言兩語,不做答覆,彎了彎唇角。和這種人有什麼好計較的。

她依舊在排隊,還沒輪到她的時候,就聽到了一個陰陽怪氣的女聲——

「喲,白姐姐你看,這不是那個廢物嗎?」 雲疏月蹙眉,覺得來者不善。

大家全都抬頭看過去,靈器閣的閣主見到來人之時,頓時喜笑顏開的迎了上去:「白小姐,安小姐!是您二位來了,快請進!」

白小姐,安小姐……

雲疏月看著那兩名被人群包圍的女子,在腦中仔細回憶。

那位安小姐,在原主的記憶里比較模糊,應該是戶部侍郎的嫡次女安晴。

但是這位白小姐,她卻是記得很清楚的。

曾經原主被雲落雪欺負,是白小姐白傾城出手幫她,這件事讓原主記了好久。

因為這件事,所以在雲疏月對白傾城的印象還不錯。

雲疏月對白傾城笑了笑,對她印象好,所以準備和她打個招呼,卻在她未曾開口之時,安晴輕蔑的掃了她一眼:

「白姐姐,你說今年靈器閣怎麼會放這種廢物進來?不會是真的以為她能成為蒼王妃吧?還是說雲疏月連自己是個什麼東西都不知道了?」

話音一落,周圍發出更大的笑聲。

就是啊,雲疏月是個沒有靈骨的廢材,要知道靈器挑選,不僅是要你挑選靈器,靈器同時也要挑選你,而且就算靈器選中了你,你沒有強大的戰氣,靈器是會反噬的。

雲疏月這樣的廢物還想擁有靈器,不是找死嗎?

「喂,我說你這個廢物搞什麼,你以為有了蒼王妃這個名頭就能給你開後門了嗎?不知死活的廢物,被靈器反噬了也是咎由自取!」

安晴冷笑一聲,輕蔑又可憐的繼續道:「再說了,雲疏月,蒼王殿下喜歡的人又不是你,你想藉助蒼王的名聲帶走靈器閣的靈器,是異想天開,我勸你還是省省吧!」

旁人也接話:「對啊,白小姐在這裡,『蒼雪』肯定是白小姐的。」

「雲疏月還是和太子配,本來就是太子的未婚妻,來禍害蒼王殿下做什麼?」

「對,蒼王妃明明就是白小姐的……」

雲疏月聽著眾人的一言一語,終於明白了。

她突然想起來一件事……

如果沒記錯的話,白傾城是尚書府大小姐,傳說中蒼王殿下的青梅竹馬,也是最有可能成為蒼王妃的那位……

啊,原來安晴一來就說的那句『這不是那個廢物嗎』,是在指她啊。

白傾城不是很溫柔的么,對待曾經的雲疏月都和善大方……嘖,讓她猜猜,莫非是因為那時候原主與蒼王殿下毫無關係,作為『准蒼王妃』的白傾城,自然對雲疏月不會有什麼敵意。

然而一旦有了敵意,白傾城和妒婦也沒什麼區別嘛。

大約過了一刻鐘,等到眾人說完了,白傾城才緩緩上前,柔聲道:「大家別說了。」

白傾城走到雲疏月身邊,拍了拍安晴的手,「雲三小姐就算沒有戰氣,但也不能如此侮辱,疏月,這件事我替他們向你道歉。」

……

嗯,這朵白蓮花比她大姐還要白蓮呢!

這些人該嘲諷的也嘲諷完了,現在才上前阻止,是真的把她當成傻子么?

更何況,方才那些人的話她聽得一清二楚,在眾人和白傾城自己的心中,她白大小姐才是蒼王妃,結果現在蒼王妃成了雲疏月,白傾城能對她有好臉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