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霍北驍緩緩搖頭,「在事關家族前途的事情上,不可能有什麼特權。你是霍家的兒媳婦,更應該按照規矩來。」

顧南音頹然坐回到了位子上,「這麼說……我嫁進霍家,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這是你的命。」

顧南音抬頭憤怒地看著霍北驍,她任憑眼淚從臉上劃過,就是不伸手去擦一下,「霍北驍,我會找到那兩個人,替自己證明清白的!」

聞聽此言,霍北驍站起身面無表情地回應,「那我祝你好運。」

等他走到門口時,稍稍停下腳步,「真的不跟我回去?」

顧南音的面色堅定,聲音犀利無比,「現在門都沒有!」

霍北驍徑直離開了。 當白微霜回到家時,見顧南音獃獃地坐在沙發上不說話,便猜測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南音,你還好吧?」

顧南音緩過神來看著白微霜,剛才因為沉浸思緒之中,她連好朋友進屋都沒有聽到。

「你回來了……公司那邊情況怎麼樣?」

白微霜點點頭,「陳總已經正式採納了你的方案,不過據我觀察,他還是隱隱有所顧忌的。」

顧南音嘆了口氣,「在這麼關鍵的當口我不該請假……你放心,我明天就可以重返工作崗位了。」

白微霜握住顧南音的手,語氣中充滿了擔憂,「你先別考慮工作不工作,我看你似乎有心事,說出來給我聽聽肯定會好一些。」

顧南音把目光移到別處,她不知道該不該把霍北驍到訪的事告訴白微霜。

她這一拖延,反而讓白微霜更加著急起來。

「哎呀南音,你到底在考慮什麼啊?我是你最好的朋友,理應為你排憂解難。如果你把所有負能量都埋在心裡,將來一旦爆發出來會讓你更加難受!」

顧南音重新拉回,她瞧著白微霜,信任地點點頭,「其實我並沒有什麼難過的事,只是在糾結要不要告訴你,霍北驍剛才來找過我。」

聞聽此言,白微霜不由得瞪大眼睛,「你說什麼?霍北驍剛才來過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顧南音看了看錶,「一個多小時之前。」

白微霜收起意外,沉思片刻,「我知道了,他八成是來接你回去的。南音,不是我說你,有時候你應該給他點面子。比如說這次,你大大方方地跟他回家就完了,根本不用想那麼多。」

顧南音微微低眸,「可是在真相得到澄清之前,我在霍家幾乎不可能抬得起頭。就算霍北驍能夠包容我,他的父母也絕對不可能摘下有色眼鏡。」

白微霜秀眉微皺,「這個不要緊吧,畢竟你們和他們又不住在一起。我覺得兩位老人不可能跑那麼老遠,去跟你興師問罪。」

顧南音苦笑著搖搖頭。

「他們不用去東郊別墅找我,只需要派人把我交回霍家就可以了。在找到孫媽他們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們的質問。我可以否認一切指控,可沒有證據,所有話語都會顯得蒼白無力。」

白微霜覺得好友的擔心並不多餘,她想了想決定告訴對方一點好消息,以期重振顧南音的心氣。

「對了南音,我拜託的那個偵探今天早晨發消息給我,說他已經鎖定了孫媽和趙醫生的位置。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親手把兩個人帶回來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顧南音,果然看起來精神為之一振。她反覆向白微霜確認消息的可靠性,最後閉上雙眼,長長地舒了口氣。

「謝天謝地!快點把這一頁翻過去吧……」

其實,白微霜只轉告給顧南音一半的消息,還有另外一半她沒說,是怕引起對方的擔心。

早上她接到宮少黎的電話,內容是已經在外省發現了孫媽和趙醫生的行蹤。白微霜剛要興奮起來,宮少黎提醒她最好不要高興得太早。

「為什麼?難道你沒有把握把他們帶回來?」

宮少黎苦笑一聲,「這不是有沒有把握的問題,情況遠比之前的預計複雜很多。你知道昨天我的手下在偵查的時候,發現了什麼?」

白微霜莫名其妙地搖搖頭,「你問我我哪裡知道啊?你有話就直說,這種故弄玄虛的感覺太討厭了。」

宮少黎頓了頓,嗓音變得低沉而嚴肅,「我的手下在孫媽他們的住地周圍,發現有莫劍的人出沒。你可能沒聽說過莫劍,他可是A市最大的黑幫頭目!」

「黑幫?!」

一聽到這兩個字,白微霜感覺頭腦一陣眩暈。她實在想不通,為什麼這件事連黑幫都要插上一腳。

只聽宮少黎接著說:「看莫劍手下人的行動,很有可能也是想把孫媽他們給帶回去。如果他們決定出手,我就不方便出面干預了。因為我不想跟黑幫的人打任何交道。」

白微霜一頭霧水地追問,「那你說黑幫為什麼會對那兩個普通人感興趣啊?無論從哪個角度想,這好像都是一件沒有道理的事情。」

宮少黎若有所思地回答。

「在我看來,最有可能的是兩種情況。第一,孫媽和趙醫生本來就有黑幫背景,這次只不過是黑吃黑而已。第二,是霍北驍讓莫劍派去的人。我覺得后一種假設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

白微霜因為太過驚訝,不斷本能地搖著頭,「你的意思是……霍北驍也涉黑了?這……這不可能吧?」

宮少黎苦笑著表示否認。

「我不是那個意思。據我了解,霍北驍和莫劍可以算是生意上夥伴。他們在彼此有需要的時候,會出面幫助對方。但這種相互幫助是有條件交換的,拿這次為例,大概就是霍北驍給了莫劍足夠的傭金,莫劍才會派人去外省找人。」

白微霜愣了一會兒,發現事情遠沒有想象得那麼簡單。

「不對啊!宮少黎,你怎麼對這些事情這麼熟悉啊?難道說你一直派人監視著這些重要人物?」

宮少黎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

「我可沒那麼大本事!可能是因為我本身在A市商界屬於小透明,因此可以站在路人的角度上看待問題、發現問題。就像是一個觀棋的人,他所能注意到的東西要比下棋的人詳細。我就是這樣一個躲在大佬身後,默默看棋的人。」

聽完宮少黎這一番解釋,白微霜並沒有心思去尋找破綻。因為現在她心裡,還是最惦記孫媽和趙醫生能不能順利回到A市。

「不管怎麼樣,我都要拜託你,千萬千萬別讓孫媽他們跑了!要知道現在南音想自證清白,可能得完全靠他們的證言。總之對我們來說,這倆人實在是太重要了!」

宮少黎點點頭,「你放心,情況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即使是莫劍的人把他們帶回去,只要結果對顧總有利,我們也可以接受。反正我會儘力看管好他們,絕不會出差錯。」

經過漫長地回想,白微霜重新把注意力轉回到顧南音的身上,「南音,馬上跟我出去吃頓好的!」 顧南音意外地眨眨眼睛,「在家吃不好嗎?我的手藝應該還不賴吧?」

白微霜使勁點了點頭,「你的手藝當然非常好,可我們現在需要的是一個大快朵頤的氛圍!聽我的,趕緊走吧!」

白微霜拉著顧南音衝出家門左拐右拐,任憑顧南音怎麼詢問目的地,她都閉口不談。

大約走了半個小時,白微霜往前興奮地一抬手,「瞧!我們今晚就在那裡吃飯!」

顧南音抬頭一看,原來是A市城區最著名的一家大排檔。這裡有最鮮活的食材,和最濃重的美食氛圍。有人甚至說,曾經因為在這裡吃飯,好幾位厭食症患者獲得了痊癒。

找了兩個空座位,白微霜讓顧南音先坐好,「咱們今天吃點辣的好不好?」

面對白微霜的建議,顧南音微微一笑,「我也是這麼想的。」

白微霜歡呼一聲,開始和服務生交代菜品。

不多時,一桌子鮮香麻辣的菜肴便擺到了兩個人的眼前。說實話這幾天因為情緒的緣故,顧南音的食慾一直不是很好,此刻看著這麼一桌誘人的美食,終於讓她的腸胃有了久違的飢餓感。

兩個人沒有多說什麼,很快就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吃的上面。因為這裡的顧客吃相都差不多,所以大可不用顧忌形象。只需要用純粹的態度對待事物就可以了。

夜裡八九點鐘,大排檔的生意越來越紅火,來的人也越來越雜。顧南音和白微霜已經吃了個七八分飽,正在商量接下來還要品嘗點什麼。正在這時,三個痞里痞氣的年輕人走過來坐到了顧南音的身邊。

「兩位小姐,吃著呢?」

顧南音並沒有理會這聲搭訕,她繼續和白微霜探討菜單。

其中一個年輕人貼近顧南音的面龐,在離她很近的位置又說了一句,「長得這麼好看,可惜是個聾子。」

這時候白微霜忍不住了,她一拉顧南音的手,「咱們走吧,去別處轉轉。」

顧南音領會到了白微霜的意思,她們站起身來離開大排檔沿大路而行。可是令兩個人沒想到的是,那三個小痞子居然直接從身後衝過來,攔在了她們面前。

「小姐們,別急著走啊?夜晚的好時光才剛剛開始,我請你們去喝酒怎麼樣?」

白微霜生氣地瞪了痞子一眼,「在大路邊還敢這麼放肆,我看你們真是欠收拾!都給我讓開!」

痞子們不僅沒有害怕,反而「哈哈」大笑起來,「沒想到你還挺有脾氣的,行,我就喜歡你這種有個性的美女。」

說著,其中一個小痞子慢慢走上前,準備伸手去摸白微霜的臉。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顧南音上前一步,她的右手已經從包里暗暗拿出了防狼噴霧劑。

「喲?這位小姐,你想替你的姐妹被我摸嗎?好,我就成全你。來吧寶貝!」

眼見小痞子越靠越近,顧南音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就在她拿出噴霧劑的前一瞬間,從暗影處突然走出來一個男人。

「哎,你們幹嘛呢?」

小痞子們一回頭,馬上換成了一張張討好的笑臉,「哎呀!是陽哥啊!好久不見!」

這個被稱為陽哥的男人弔兒郎當地來到最前面那個小痞子身邊,用手摟在他的脖子,「怎麼著?又發現美女了?」

小痞子笑嘻嘻地點點頭,「沒錯,您看這兩位小姐長得多漂亮啊?要是不撩一撩,實在是太可惜了。」

陽哥看了一眼顧南音和白微霜,然後幽幽貼近小痞子耳邊,「你確實很有眼光,不過很可惜,你們撩錯人了。」

小痞子覺得不對勁,猛然抬頭看著陽哥,「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陽哥邪魅一笑,「就是這個意思!」

沒等小痞子反應過來,陽哥照著他鼻子就是一記老拳。頓時,小痞子就感覺自己頭暈目眩,濃濃的鼻血也止不住噴了出來。

「陽哥!您……您……」

陽哥趕著那三個小痞子不住地往後退。

「你們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什麼要打他?告訴你們,那兩個是我的女人!你們連我的女人都敢撩,還想不想要命了?!」

三個小痞子一聽這話,嚇得全身癱軟,連站都站不穩了。

「哎呀陽哥!是我們有眼無珠!請您念在我們不是故意的份兒上,高抬貴手原諒我們吧!」

陽哥一伸手,把其中一個嚇得發抖的小痞子拽到自己身邊。

「以後記住嘍,太漂亮的女人不要接近。萬一是哪位老大的太太或者女友,你們就真的死定了!都給我滾!」

三個小痞子一邊千恩萬謝地給陽哥鞠躬,一邊狼狽不堪地逃離了這個是非之地。

趕走了那三個人之後,陽哥來到顧南音的身前。此時他換上了一副非常恭敬的面龐,但顧南音的噴霧劑還握在手裡,並沒有放鬆警惕。

不過讓她和白微霜沒有想到的是,這位陽哥在說話之前,居然先朝她們兩個人鞠了一躬,「對不起,讓二位受驚了。」

顧南音緩過神來,感激地點點頭,「多謝你替我們解圍。」

陽哥不好意思地搖搖頭,「您不用謝我,為霍太太效勞是我的榮幸!」

一聽到對方叫自己「霍太太」,顧南音的震驚程度一點也不亞於旁邊的白微霜,「你……認識我嗎?」

面對顧南音的試探,陽哥誠實地點點頭。「是啊,我認識您。因為我和霍總見過面,他在我心裡是非常重要的人物。您作為他的太太,同樣在A市商界鼎鼎大名。所以您給我留的印象非常深刻!」

顧南音有些意外又有些恍然地點點頭,「原來你是北驍的朋友。」

陽哥趕緊揮手否認。

「不不不!我哪有資格成為霍總的朋友啊?我只是和他有一面之緣。倒是今後,我非常希望能夠到他麾下做事。這算是我目前最大的願望了!」

見此人說得極其誠懇,顧南音終於安心地把噴霧劑放回到了包里。

「請問你貴姓?」

「免貴姓劉,您就叫我劉重陽就可以了。」

顧南音打了招呼,並把白微霜介紹給劉重陽認識。

劉重陽看了看手錶。

「霍太太,白小姐,這個點路上的小混混有點活躍。為了保險起見,我建議你們還是打車回家比較安全。」

顧南音點了點頭,「多謝你提醒,我們這就打車回去。」 顧南音和白微霜安全回到家,剛才發生的事情仍舊讓她們心有餘悸。

「南音,對不起。」

白微霜微微低眸,就像是一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

顧南音稍微一愣,隨即微笑著拉起好朋友的手。

「你瞧你,幹嘛莫名其妙就道歉呢?你這樣我都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起了。」

白微霜嘆了口氣,語氣里儘是悔意。

「今晚我就不該帶你去那種地方吃飯!我……我真是餓昏頭了!」

顧南音認真地搖搖頭。

「不瞞你說微霜,今晚是我最近幾天,吃得最香的一頓飯!在這個世界上最了解我心思的人,大概也就是你了。」

「南音……」

白微霜動情地注視著顧南音,臉上全是因友誼而產生的感動。

顧南音繼續安慰好朋友。

「所以呢,不要因為一點意外的插曲而影響本來的好心情。等有時間,我還想和你一起去那裡大吃大喝。咱們只需要吸取這一次的教訓,注意點周圍的情況就是了。」

白微霜苦笑著擺擺手。

「你的心可真夠大的!反正近期我是不敢再去了……」

一邊聊著,白微霜為兩個人泡上兩杯安神的好茶。

「南音,你有沒有覺得那個劉重陽是個很有故事的人?以他的身份而言,一般來說不可能接觸到霍北驍。而他不僅見過霍北驍,甚至還表現得十分崇敬。」

顧南音聽著,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這是有點奇怪……我以前從來沒聽北驍說起過這個人,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認識的。」

白微霜提醒了一句。

「那你下次見到霍北驍,可以當面問問他。」

一提及和霍北驍見面的事,顧南音不由得陷入沉默。

「見面……不知道下次和他見面,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第二天一早,顧南音和白微霜一起來到陳氏集團。陳山一看顧南音回來了,簡直像是找回了主心骨。在顧南音的主持下,公司董事會很快便正式批准了她所制定的方案。陳氏集團資金鏈修復工作全面開啟。

當方案開始施行,就意味著顧南音將進入一段時間的忙碌狀態。在這段時間裡,她會強迫自己一直待在辦公室,直到公司的資金鏈問題完全解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