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霧島沉默,我大概可能或許知道,但是在下不敢說啊,我怕吃炮彈啊!誰讓你們大就是美,大就是厲害呢!? 三下五除二,甩開了圍觀的群眾,一群人來到了很少有人跡的海灘,這裡有大量的礁石,分佈期間,因為並沒有如花的海岸線,也沒有賞心悅目的沙灘,所以這堆亂石灘,據說是違章建築,不過,琉球王才沒有那麼多的閑錢去管這些事情呢,只需要老老實實的坐在皇宮數錢就好了,畢竟是山高皇帝遠的日子。

「那麼,請問指揮官,是因為什麼原因來到這裡的呢?明明都退坑一個月了。」長門一點不客氣的說話,怎麼聽都像是生氣的樣子吧。

從海裡面冒出來的伊19抱著一條正在掙扎的章魚,再然後是春月在忙前忙后的準備調味料,孜然、辣油,芝麻還有其他的東西能夠想到的都要準備一些,索性,雖然被琉球王國限制了活動的範圍,但只要在這個範圍內,那麼人生自由還是可以保證的,而聽到重櫻的公主準備在那片亂石堆燒烤的消息之後,琉球王國的官兵還特意拉起了隔離帶。

就是他們怎麼也不能理解,亂石堆有什麼好燒烤的,大部分不是喜歡白色的沙灘,狹長的海岸線,陽光沙灘、仙人掌!還有一位老船長,對了海盜船也是現成的,簡直不要太應景,可是在這碎石堆的海灘上,就是感覺充滿了荒涼,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打架的時候,不用擔心被別人看到艦娘互掐了吧?

「閃耀之星發動!」霧島手中的太刀向前面一揮,代表著激烈的炮擊就出現了,絢爛的3式禮花彈,每次看了都是賞心悅目的那種狀態。

夕張則在計算著霧島的戰鬥力,她撓了撓耳朵,「嗯,就是這樣子,霧島,你現在的閃耀之星技能達到了大概8級的程度,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霧島怎麼會突然提升了這麼大?」

夕張完成了統計之後,將霧島的數據輸入了筆記本之後,伊19一邊將條活蹦亂跳的大青花魚拖出了水面,一邊不顧霧島漸漸變色的臉色說道,「因為被伊26嚇的,估計是覺醒了內在的潛藏能力,所以雖然沒有達到突破的程度,但是技能據說得到了突破,還真是因禍得福呢?我也想要突破,可是我卻根本找不到突破的方法。」

竟然被蛐蛐潛艇就嚇的技能升級了,簡直不要太搞笑,劉浪捂著嘴呵呵一笑,然而看著身邊的長門還有大和身邊好像能夠感受到的堅冰,劉浪果斷的選擇了閉嘴,不然他害怕被拆了。

紙鳶淡定的打著傘,曬著太陽,順便說一聲,這個傘是從大和那借的,看不出來大和竟然是這麼好說話的大和,這個和在下的感覺有點不一樣呢,這位總是微笑的艦娘,總讓人有點找不到她想法的意思。

就像那天空中的行雲,雖然你能看到她雲淡風輕,雖然你能夠看到她風起雲湧,但是你卻摸不到她內心深處的想法,或者說這是大部分接近了成年人的心裡的艦娘的一個偽裝了吧。

而驅逐艦就很好理解,長跑冠軍莫里剛剛從城裡面報來了一袋麵粉,現在正在給魷魚上麵粉還有蛋清,這是準備做好吃的深海海霸王烤魷魚嗎?竟然還那麼機智的使用了剪刀剪去了魷魚腿上最後的那些小鬚鬚,然後唰上蚝油,這可是真的蚝油,據說是從重櫻帶過來的,應該說春月還真是用心良苦,照顧長門公主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不過,還是那麼的冒失,呵呵噠!

很快火就被引燃了,今天的天氣看起來相當的好,而刀法max的摩耶則到了隔壁的竹林里去了一圈,再然後一大堆整齊的竹籤就製造了出來,果然是殺雞用牛刀級別的浪費啊,摩耶可是在京都號稱劍聖呢,好不好,你們竟然讓她給你們削竹籤。

魷魚clear,烤魚clear,看著她們迅速的升起了火,再然後專業的師傅們,展現了自己的一技之長,看不出來摩耶竟然也會做飯,簡直讓人目瞪口呆好不好,難道一家人都會做飯嗎? 總裁別太壞 簡直難以置信。

而紙鳶繼續做著她的大小姐,夕張在旁邊陪著說話,這個劇情到底是個什麼展開,還有誰能來救救我。

看著自己的左膀右臂,劉浪感覺到內心一直發抖,大和還有長門之間,是不是兩虎之爭,必有一傷啊?不過,怎麼感覺都是長門更吃虧吧,全方位碾壓好不好!

「你就沒有點什麼說的嗎?」大和歪著腦袋,看著面前這位一直嘟著嘴的長門殿下,還真是大小姐脾氣。

「妾身,跟汝沒有什麼好說的,無理之人。」長門嘟著嘴哼了一聲。

大和笑了,「能夠從長門前輩手中接過重櫻的總旗艦這個指揮棒,在下感覺到深感榮幸!」

大和率先伸出了友誼的握手,然而到了長門的耳朵里就不是這個意思了。

她氣的兩眼通紅,「汝汝汝輩是看不起妾身嗎?雖然雖然妾身只是蛐蛐410mm戰列艦,但是也不是你這世界第一戰列艦可以嘲諷的,重櫻艦隊的軍魂與妾~(咬到舌頭了)!」

劉浪特別想說,少女不要再搶戲了,你走錯片場了,而且艦娘和原型艦之間的關係大概只是繼承了意志罷了,不至於這麼嚴重吧?

捂著嘴的長門淚眼汪汪,「汝輩是不是又準備搶走妾身的東西?」

大和聳了聳肩,「誰知道呢?」說著一揮手,立刻在紙鳶身後的遮陽傘就被她這個遠程召喚拉了回去,哇!天帝玩家,修仙系列的嗎?

紙傘輕飄飄的落在大和的手上,只是一揮舞,大片的櫻花就紛紛揚揚的落了下來,「實際上,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長門對我充滿了敵意,到底是為什麼呢?我很疑惑,你願意告訴我嗎?」

長門一把掌將劉浪拍出去老遠,「我們倆說點私話,指揮官,可以離開嗎?」

你這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姿勢,實在是太需要了!劉浪就歡快的跑去找燒烤架了,你說為什麼不繼續偷聽?

偷聽個屁,沒看到所謂的修羅場般的感覺嗎?感覺自己就好像要被冰火兩重天烤成了那個外焦里嫩的魷魚了,所以還是老實的吃魷魚就好了。

看著烤的流著油的魷魚,劉浪艱難的咽下了口水。 清晨,從睡夢中醒來,看著外面的窗戶,一切都好好的,沒有被拆毀的痕迹,再然後也沒有看到任何的暴力拆房現象,看起來今天又是一場世界核平的世界。

經歷過,昨天晚上的燒烤聯誼之後,想來,或許、大概長門和大和之間的關係有那麼一丟丟的改觀了吧?

嘛,誰知道呢!愛咋地咋地,反正你們打你們的,對於我這樣的鹹魚指揮官來說,只需要吃好睡好,然後看著你們打妖怪就好了,我又不是開掛指揮官,不擅長和那些從深海里蹦出來的塞壬啊,深海艦隊什麼的去打架,而且因為艦娘完全處於放養狀態,所以她們的覓食能力得到了鍛煉,所以也就不需要擔心發生什麼。

感謝造物主給艦娘製造的好胃口,反正她們也不用擔心食物中毒什麼的,還是不管怎麼吃都不會胖的提醒,難怪別人說紙片人老婆最好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不然怎麼可能那麼優秀,沒錯,你們那麼優秀幹什麼?

前面的鹹魚讓一讓,你們擋著***同志發言了。

想一想昨天晚上的煙火,所謂的落霞與孤鶩齊飛,煙花與煙花起舞,簡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漫天都是煙花,錯了,那不是煙花,那是少女們的咆哮!

總之不知道她們從哪裡搬出了幾壇老酒,據說是東煌來的女兒紅,然後沒有酒量的幾位艦娘就喝了起來,吃著烤串和啤酒,簡直不要太爽。

然而,這就是可怕的事情的開始,誰知道重櫻的幾位艦娘到底會不會喝酒啊?很快她們就醉了,一個個艦裝全開,對著大海,開始放煙花,356mm禮花彈,絢爛的火光照亮了天空,而且因為當初為了好玩,劉浪特意把霧島的主炮換成了410mm三式彈,美其名曰就是讓煙花變的更美。

喝的興起的長門就搖搖晃晃的舉起了自己的410mm主炮,目標竟然是劉浪,她醉醺醺的說,「指揮官,讓妾身給你一炮,這樣你才會長記性,你說是不是?」

哎哎哎,你這算是武力威脅了吧?你這算是哪門的警告啊?還有在下吃軟不吃硬,不不不,在下吃軟又吃硬。

看著長門隨時準備開炮的樣子,怎麼看不像是可是開玩笑的樣子,這就是所謂的千萬不要試圖和喝醉的人講道理,你根本就講不通,畢竟人家喝醉了有特權。

看著變紅的炮管,劉浪嚇的捂住了頭,這個時候的大和充分的展示了什麼叫做重櫻總旗艦的威嚴,千鈞一髮之際,傘柄一展,長門的炮管就被轉移到了空中,下一刻絢爛的禮花彈開始在頭頂上爆炸開,一波一波還這是好看?!

劉浪正在讚歎,他突然一愣神,等等這是實彈吧?

劉浪轉臉問道,「這個發射的是實彈吧?那麼?」

下一刻,緊急避難發生了,劉浪躲進了大和的傘下面,他還不保險的問了句,「大和,你這個傘是艦裝吧?」

大和有點臉紅的點了點頭,哎哎哎,雖然知道你是軟妹子屬性,可是不要不好意思,更不要把我往外面推啊,我還不想死啊!

下一刻,在空中炸開的常規彈稀里嘩啦的落在了海灘上,大量的碎石被炸碎了,簡直不要太瘋狂,索性所在大和的傘下面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了,誰說不安全,我跟誰急。

感謝大和,感謝大和的屬性是軟妹子戰列艦,就算是世界第一又怎麼啦?高處不勝寒,我能夠體會到的,畢竟在下也有跑到天台向下看過的,相當的暈,有木有?

知道今年世界盃嗎?據說天台排隊了,總之,對於我這種梅西多少號都不知道,c羅哪國也不清楚,內馬爾涼沒沒涼也不知道的人來說,足球,不就是一群人搶個球嗎?還是繼續鹹魚吧。

失去夢想的指揮官就是鹹魚,至於讓艦娘改變現在的態度,關係變好什麼的,在下選擇靜觀其變,反正看最美的煙火,只要別像昨晚一樣下起雨就行了。

據說,看到了那場雨的官員說,開發碎石灘被推上了議題,看起來昨晚的雨有點大,不知美麗,還很嚇人呢。

然而一切對於劉浪來說都不是事,反正我還好好的活著,看起來昨晚喝多了的幾個有被好好的照顧就是了。

咚咚咚,敲門的聲音,推開門,長門雙膝呈跪坐禮,「妾身,昨晚失態了,給指揮官添亂了,非常非常抱歉。」

這就是五體投地了嗎?看起來相當有誠意,不過,霧島呢?這傢伙鬧得更凶啊?

夕張端來了洗臉水,「霧島嗎??還在宿醉頭疼中,畢竟是沒喝過酒的人,東煌白酒,天下聞名,這群只喝過清酒的渣渣,扛不住很正常。」

春月走了過來,「夕張,注意你的言辭,涉及到長門殿下了,請你注意。」

夕張「哈」的表情,似乎再說好像她不是那群渣渣中的一員一樣。

「總之,妾身昨晚失態了。」長門繼續老實的認錯,果然還是個蘿莉,這麼莊重的認錯,都不好意思責怪她了。

「今天早飯吃啥?」劉浪問道。

夕張說到,「麻婆豆腐,四喜丸子,小黃魚,其他的看指揮官需求。」

「沒有青菜嗎?還是說這裡的青菜不好吃。」劉浪問道。

夕張嘆息著說,「指揮官,你以為是內陸嗎?海島上的蔬菜瓜果是非常昂貴的,就算是貴族也不能天天吃啊!不然金山銀山都吃窮了。」

劉浪略顯尷尬,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有一次出去玩兒,在舟山群島吃的自助餐,那些海鮮龍蝦,螃蟹等等,在自助餐的櫥櫃里塞的滿滿合合,大家吃的很開心,然後看著本地人卻不是這樣?

看著他們盯著那非常少的烤肉,還有涮羊肉,一群人還很詫異的樣子。

他們吃的自助餐,蔬菜,水果的含量非常高,而不是大魚大肉。劉浪本來以為:那些城裡人真會玩,現在他大概懂了,也許是因為蔬菜比肉還貴吧。

突然想說,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總之,劉浪伸出了手,「總之請給我來一杯奶昔。不然我想可能我快要死了。」

實在是因為昨晚吃的海鮮實在是太爽了,以至於到現在嘴裡還是一股海鮮的味道。

這種感覺有點兒想吐,總之,鹹魚指揮官的一天從這杯奶昔開始了。 安靜的喝著茶,整個寺廟建在朝陽的一面,能夠看到蔚藍色的大海,還有所謂的沙鷗翔集、錦鱗游泳,那是做夢的,畢竟海里是沒有錦鯉魚這種東西的。

如果以為這又是鹹魚的一天的話,那你就大錯了特錯了,作為一位以艦娘的幸福為己任,目標是撈起全世界的艦娘的指揮官,怎麼可以一天到晚就想著做鹹魚呢?「最起碼要大建幾發,證明自己不是鹹魚不是嗎?」

啪,是誰在說話?劉浪感覺見了鬼了,雖然對方的提議聽起來很有那麼一點點個性,但是作為一個正直的指揮官,怎麼可能做這麼鹹魚的事情呢?

「所以,我們準備開始搞那個公司,大家覺得怎麼樣?」劉浪坐在最前面翹著二郎腿一副很有意思的樣子。

而分坐在自己兩側艦娘,怎麼看都像是所謂大名家裡的家臣,就是這種開會感覺,難怪那些大名,就時喜歡翹著二郎腿坐在上面看著自家的小弟們瞎忙活,果然還是能夠過過官癮的。

然而看著那些人淡定的喝著茶,歪歪歪,給我點面子好不好,不要什麼都看不見的表情,這樣子作為指揮官的我,很沒有面子不是嗎?

最後還是夕張咳嗽了兩聲,「嗯,今天我們的指揮官說出了點人話,總之還算是有些建設性的意見的,那麼大家也都想象能開什麼公司吧?」

你這一副嫌棄的表情,怎麼感覺作為指揮官感覺臉色那麼差呢?準確的說是:作為你們的指揮官總感覺臉都要丟完了,還是要被踩在腳底,踩兩腳的那種,簡直不要太丟臉啊!

「那麼,我們來開加旅館吧!」率先開口的是以穩重著稱的大和,好吧,為什麼感覺大和說出要開大和旅館這種事情有一種叫坐作死的感覺呢?

「這個可以先記下來。」劉浪說了句,算是表態了。

而且看著驅逐艦們已經在下面玩起了翻花繩,怎麼感覺都是心不在焉,還有春月昨晚是不是沒有睡覺,怎麼竟然抱著節杖開始打瞌睡了,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你不是號稱最棒的巫女嗎?怎麼現在就開始玩忽職守了。

還有那邊那兩個玩著玩具的格里德利還有莫里,雖然這裡沒有白鷹的艦娘,可是你們倆也別玩起了玩具啊?

等等,莫里她們玩的玩具怎麼還會動啊?這不就是昨晚吃的大蝦嗎?誰讓她們帶到這來的,難道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出一本叫做《莫裡帶你吃遍世界》的書了嗎?

這麼一想還真是有可能呢?在潛艇的幫助下,最起碼海里沒有什麼她們吃不到的了吧?

對了潛艇幼女呢?在下需要不充電幼女元素,然而答案讓人很無奈,潛艇們已經去晨泳了,美其名曰晨練,還真是冬練三九,夏練三伏的勤奮,等等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不對啊?

雖然一直知道潛艇都是很獨的,可是你們這一個個不老老實實在指揮官身邊待著,而滿世界亂跑的樣子,可一點都不符合艦娘準則吧?不是待在指揮官身邊才是最幸福的事情嗎?

總之言歸正傳,但願這幾位戰列艦能夠給出點合適的建議吧?

「指揮官,我們開忍者里吧?這樣子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成為火影了!」哎哎哎,霧島不說你昨天晚上的失態,這種雄心壯志是誰給你的,你還成為火影呢?你打的過誰啊?隨便來一隻潛艇就把你這個火影幹掉了,你還當火影,想什麼呢?

霧島縮成了鴕鳥,一副,怕潛艇又不是只有我一艘戰列艦怕。不過,確實所有的戰列艦基本都是眼瞎吧?

長門正襟危坐,「不然我們搞字畫倒賣吧?妾身認識很多重櫻的大官貴人,顯然他們會給我們一個合適的價格的,只需要建立起這個文物倒賣網路。」

劉浪的嘴變成了0型,卧槽,沒有想到長門這個嬌滴滴的艦娘,竟然還知道文物倒賣這種事情,等等,你要知道我們不是盜墓的,我們只是把那些不見天日的文物帶出來,然後捐給國家,知道不知道,我們怎麼可能是挖寶的呢?我們要捐給國家,懂了吧?

沒錯,累死累活的,捐給國家,指揮官就不要搞笑了!哈?是誰在我心裡說話?

夕張笑了,「這是我最新研究的心靈探測器,可以短時間內讓我們達到心靈交流的效果,指揮官,神奇吧?」

劉浪的心中充滿了mmp,一開始建議自己大建的絕對是夕張這個傢伙,果然狐狸沒有一個不是狡猾的,就算是像小狗一樣的狐狸,還是奸詐的異常,這就是所謂的重櫻艦娘狡猾似狐的意思嗎?可是一家人不是更像汪星人嗎?

總之,重櫻動物園之名大家都是知道的,等等,這麼一想,突然看到了大和,這傢伙可是被評為鯨級戰列艦,我了個鬼鬼,鯨啊!我是不是需要壓壓鯨了,沒錯,我確實需要。

看著大和沖著自己微笑,劉浪感覺自己有必要壓壓鯨了,真的,非常需要。

「不然,我們搞船舶運輸吧?遠洋貿易,反正對於我們艦娘來說,大海就好像自己家的後花園一樣,而且不是說遠洋就可以獲得驚人的財富的嗎?這樣子也就有足夠的錢養活,我們的吃貨們了?!」夕張這邊說著,已經拿出了一個眼鏡戴在了眼睛上,再然後拿出筆記本開始展示她的研究成果。

「首先,我們現在那霸、大阪、杭州建立根據地,再然後我們慢慢延伸,到淡水、馬尼拉,澳門等地,很快我們就會成為橫跨整個遠東的大型龍頭船業,那個時候大量的貨運單子都會來到我們這裡,再然後大量的銀子就像大水一樣落到了我們的兜里,到時候吃香的,喝辣的,味全要買兩瓶,喝一瓶丟一瓶,吃飯每噸都要吃魚翅!」

夕張還在描繪未來的生活,這個時候,就看到伊19那一頭紅色的短髮出現在了門口,「誰要吃魚翅的,我這裡就有哦,我們剛剛抓到了一頭大白鯊,你們看多凶,還是新鮮的,丟到鍋里就可以吃了,是不是很好,早點我們就吃生魚片還有魚翅熬湯好了!」

嫡女厚黑攻略 看著雀躍的艦娘,劉浪突然想說,「我滴個鬼鬼,這群艦娘已經可以下五洋捉鱉了,很快地球已經阻止不了她們了,馬上就是飛向太空,成為宇宙大和艦,沒錯,我需要壓壓鯨!」

大和眨了眨眼睛,「指揮官,你剛剛叫我了嗎?」 在並不熱烈的掌聲中,會議告一段落,就看著艦娘一個個照著自己的心情去做事了。

驅逐艦們繼續著她們的遊戲,對於格里德利還有莫里來說,那霸港的一切都很新鮮,而且這裡可是琉球王國的國都,肯定有沒見過的風景,這種時候作為西方記者的直覺告訴格里德利,重大新聞就在這裡了。

而潛艇們就更直接了,她們的目標是探查琉球群島附近的海底,早上的時候,伊26找到了一箱子據說是宋白瓷的官窯瓷器,拿去換來了一堆吃的,至於錢這種身外之物,對於艦娘來說還真的不如食物來的實在。

這裡畢竟接近重櫻群島,自然也就有習俗的傳入,這裡有東煌的包子還有重櫻的稠魚燒,當然墨魚丸是不會少的,只不過只有那些有錢人才吃的起。

而伊19看到了伊26的那堆好吃的之後,口水之流,揚言自己能夠找到更多的,所以她現在拉著伊26又準備去深海探險了。

上一次探索了那霸港東北海域,現在目標決定換一個方向,就西南方向海域吧,哪裡更加接近東煌,應該可能會有東煌的打撈物可以打撈吧?或許。

而看著長門匆匆離去,紙鳶陷入了深思,這個長門公主貌似有點心急了吧?她想要幹什麼呢?

很快,吃過了中午飯之後,紙鳶就知道了長門想要幹什麼了。

不擅長使用筆記本這種高科技的長門,竟然搬著厚厚的一摞文案走了過來。

「指揮官閣下,妾身有話要說。」長門的開口總是充滿了正規的架勢,正規的讓人懷疑這到底是家庭聚餐式的對話,還是國事訪問啊。

劉浪只能正襟危坐,長門點了點頭,拍了拍手,作為副手的春月立刻打開了一張地圖,然後長門一挽衣袖,長身而起,走近,指著那霸說道,「指揮官請看,這裡是那霸,然後向北可以達到重櫻的九州島,向南可以到達東煌的夷洲,而西北則是棒子國,這裡乃是交通要道,從這裡達到九州島只需要4天,達到夷洲需要5天,達到福州需要8天,達到棒子國的濟州島需要15天,再然後,指揮官看這裡,這片島嶼向東走就是太平洋,而不遠處就是關島,再遠就是夏威夷,而向南,可以達到馬尼拉,所以指揮官這裡的地理位置,可以說著扼守遠東的要道,如果準備起家的話選擇這裡算是最好的了。」

紙鳶皺了皺眉頭,那霸這種小地方有什麼用,紙鳶說道,「那為什麼不選擇夷洲呢,夷洲島夠大,而且商業也有一定的基礎,只需要和東煌的官員打好關係,顯然夷洲的地理位置比那霸好。」

長門咳嗽了一下,打斷了紙鳶繼續說下去的意思,「汝說的很有道理,然而汝沒有理解妾身的意思,首先,吾輩都是黑戶,好像汝輩東煌是這麼說的,再然後,吾輩都沒有任何的關係,這個東西,在東煌這種大的帝國來說,是很要命的東西,沒有路引,寸步難行,沒有戶籍,更是好多職業都沒辦法從事。所以,選擇從琉球起步更加好一些,如果吾輩擁有了琉球商人的身份,雖然在東煌不怎麼受到待見,但是也不會那麼受到歧視,這樣的話,對於走動來說還是很有用處的,更重要的事情是東煌的皇帝,就喜歡歌功頌德,只需要花小小的一點財力,就能夠達到吾輩的目的,何樂而不為呢!」

「再然後,確認了關係之後,我們就可以吞併夷洲,以夷洲為跳板,選擇到底是南下東南亞,還是繼續在遠東做著霸主。」

劉浪聽的迷迷糊糊,總感覺好厲害的樣子,然而還是不懂意思啊!

長門再次拍了下手,合格的助手春月這個時候打開了又一張地圖,「實際上,因為指揮官的需要,妾身已經做好了一定的規劃,指揮官請看,那霸這裡盛產的是稻米還有蔗糖,當然了是提純不夠的白砂糖,而夕張的技術,可以讓我們獲得的白糖純度更高,這就是我們的優勢,所以,我們可以將這裡的白糖傾銷到東煌去,賺取銅錢,然後把那霸的稻米販賣給九州還有重櫻的大名們,換取貨物,記住不是錢,是貨物,最好換取白銀這種東西,佐渡金我們可以去和上杉謙信換,那傢伙出了名的講信用,甚至可以給他借貸,反正那傢伙算是重櫻大名里最有信用的了,如果缺錢缺的厲害也可以選擇武田信玄,他哪的的金礦也不錯,而武田信玄的領地稻米的產量一直不高,這也是能夠賺到大筆錢的好機會,當然了,如果想要穩定的話,直接送到九州島就好了,島津家、立花家、大友家這幾家還是有一定的經濟實力的,只是需要小心對方黑吃黑就行了。」

劉浪看著長門侃侃而談,充滿了一種卧槽,這就是長門嗎?還厲害的樣子,這就是所謂的指點江山了嗎?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而長門,顯然沒有說完,「我們賺取了白銀之後,可以傾銷給東煌,東煌的官府他們一直缺白銀,而且缺的非常非常厲害,反正妾身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那麼大的國家還缺白銀這個事情,但是總之他們缺白銀,那我們就給他們送好了,然後我們就可以換到東煌的幾個特產了,首先是東煌的山水畫,這種東西不需要太多,但是可以搞定重櫻的那些附庸風雅的大名,而且妾身可以運作,讓指揮官獲得重櫻的官身,這樣子,指揮官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在重櫻行走,不過,指揮官記住一件事情,重櫻的官身一點屁用沒有,最多是佔據了大義罷了,在重櫻群島,拳頭大才是硬道理,其他的都是假的。」

紙鳶點了點頭,一副你說的好有道理,我完全沒辦法反駁的樣子。

長門喝了口茶,繼續說,「東煌的幾個威力強大的特產分別是東煌茶、宋白瓷、東煌織錦、冬蟲夏草還有豆瓣醬。」

全能仙師 「這幾樣,東煌茶,任何地方都需要,畢竟茶可是三大嗜好品之一,宋白瓷,東南亞那邊的小國特別眼饞,可以賣出高價,冬蟲夏草也是各地都需要,供不應求的那種,還有豆瓣醬,遠東的所有地方可是都以吃東煌的豆瓣醬為榮呢。為此,棒子特意剽竊了泡菜這種四不像的東西,還美其名曰:世界都是棒子的。」

劉浪的嘴已經變成0,呆若木雞,話說,長門,你是不是太厲害了的,你真的不要配套羽扇綸巾,扮成女諸葛嗎?

真乃在世孔明也!

長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個樣子她看起來好可愛,有木有! 長門,還準備繼續說下去,雖然觀眾們的熱情不高,但還是讓她繼續說吧,畢竟準備了一下午。

「說完了遠東三國,我們在來說說,東南亞吧。實際上,重櫻群島的火槍正在風行,畢竟信長的三段式射擊,可是破掉了武田家號稱天下第一的武田赤備,雖然火槍現在對於弓箭來說,並不明顯,然而我們這些從第二次工業文明走過來的人都是知道的,火槍最後發展到了什麼程度。而我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搶佔這裡還有這裡,這裡是古晉,這裡是汶萊,這兩個地方的特點就是有煤、有鐵礦石,而只要有這兩個東西,我們就可以煉出鋼,再然後火槍我們也就有了,雖然對於艦娘來說,火槍不過是玩具,但是掌握了武力,我們就可以獲得更多的權力了。」

紙鳶敲了敲腦袋,她感覺自己的思維有點跟不上了,她突然靈機一動,「對了,現在我們的主要敵人不是塞壬嗎?她們可是已經研究出空間技術了,我們現在才思考如何製造火槍,是不是太慢了點。」

長門擺了擺手,顯然不同意紙鳶的說法,「社會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如果我們連工業革命的基礎都沒有的話,又拿什麼帶領這群中世紀的人類打敗宇宙戰艦塞壬呢?雖然我們很厲害,但是在這個連石油提純都不會的地方,我們拿什麼和那些塞壬繼續戰鬥下去,或者說如果我們不做點什麼的話,我們拿什麼、用什麼資本去與那些塞壬戰鬥。」

長門的話,一針見血,並非是艦娘不能打敗塞壬,而是在這樣的基礎之下,想要的打敗那些穿越時空而來的敵人,簡直是在痴人說夢。

連最起初的煉油廠還有鋼材廠都沒有,艦娘的彈藥還有油耗,完全是屬於用一點就少一點,這種戰鬥就算是靠意志戰鬥的艦娘也感到無力吧。

畢竟,在那個世界的戰鬥,她們就已經知道了,和塞壬的戰爭就是一場持續性的消耗戰,必須經歷過無數的戰鬥,才可能有機會粉碎塞壬的一個陰謀,然而,現在的問題在於,連打持久戰的基礎都沒有,拿什麼去戰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