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青年才猛然醒悟過來。

「我,幹嘛那麼聽她的話啊?」

她一高中生,而我可是社會人!

青年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某塊大石頭上,悄咪咪的走過去,伸手摸了摸石頭。

裂縫還在,石頭是真的!

啊啊啊!

那不是一般的女高中生啊。

再說,她也是好心。

「不爭,你再不回來,我都要下去找你了。」

左等右等,都沒能到柳不爭回來。

就在白晩月準備起身去找人的時候,柳不爭回來了。

「吃糖嗎?」

不爭伸手,掌心一顆七彩包裝的粉紅糖。

【嗷嗷嗷,神仙姐姐,你的粉紅糖不是專屬於『傳家寶』的嗎?】

「我什麼時候說過?」

旺財號:神仙姐姐你雖然沒說,可我知道你就是這麼想的!

「我沒有!」

旺財號:就有,就有。

「不爭,我不愛吃糖。」

白晚月搖了搖頭。

不爭順手將糖果塞兜里。

明天給『傳家寶』吃。

抵今天讓我吃的麵包了。

旺財號哼哼:我就知道我家神仙姐姐不捨得將粉紅糖,分給其他人吃。 「各位大媽們,怎麼都成了我的錯了呢,難不成我回來的時候,還要在村口喊一聲「我周安回來了」才行,這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到是你們自己,在人家的背後亂嚼舌根,做賊心虛才會被我嚇到,這不是你們自作自受的么,所以說沒事還是不要在別人背後議論事情的好,很容易把自己嚇到。」

「周安,聽你這話說的我們就不開心了,難道這是我們的錯,柳翠她自己做出了見不得人的事情。難道還不容許我們說了,這樣的話是不是太沒有天理了,你這人說話不講道理啊!」

「嬸,那你們說說看你們剛剛說的事情都是有真憑實據的,或者說都是你親眼看到的嗎?要是不是的話,你是要為你說的話負責任的,弄不好人家還可以告你誹謗。」

「周安,你用不著嚇我,什麼負責不負責的,我雖然沒有證據,但是我覺得這件事情就是真的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人也這麼說呢?」

周安看到眼前的人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覺得自己說的都是對的樣子,挺讓他反感的,他不明白在一件事不知道真相以前,怎麼可以說的和真的一樣呢,這樣對當事人也太殘忍了。

「我沒有嚇你,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話你大可以一試啊。」周安一臉認真的說道。

「試什麼試,我也是聽別人說我才這麼說的,你要是想要追究責任就去找那個人好了。」婦人有些底氣不足地說道。

周安不想和這些人廢話,同時在這個話中他也聽出了,這件事估計不僅僅是這幾個人知道了,現在可能在另外的角落裡還有人在議論呢,他想想就覺得氣憤。

「大嬸們,我勸你們今天的事情以後就不要再說了,你們說的這一切都不是事實,柳翠並不是被你們說成的那樣,她臉上的傷是東方昊那個逃犯傷的。」

周安都說的這麼誠懇了,沒想到那幾個人還不信,說道:「你不用為柳翠狡辯了,要是她真的沒有做過,別人為什麼要這麼說她,你還想護著人家。」

還有一個婦人也來勁了,在他的眼裡周安就是被柳翠迷了心竅的人,所以才會看不清柳翠的真面目。

她說道:「周安看來你和柳翠的關係不一般啊,你平時也是一個挺明事理的人,怎麼現在還幫惡人說話,柳翠就是一個狐狸精,她敢做就不要怕我們說。」

「各位嬸你們要是一定要這麼說的話,那我也不客氣了,以後要是讓我再聽到你們說這種話我就直接打了。」

周安強硬的態度,換來了她們更加強硬的反抗,也似乎在心底認定了她們的想法是正確的。

一個婦女站出來插著腰說道:「周安我就不相信你還能把我們怎麼地了,我就說了柳翠是一個小婊子,是一個勾引…。」

「啊…!」

婦女說著說著就感覺一道黑影朝她壓了過去,她嘴上雖是這麼說,但是內心還是很害怕的,其實也不過是覺得那個小婊子都做出這樣的事情了,竟然還包庇她,覺得很氣憤。

周安就是想嚇唬嚇唬那個女的,就知道這個女的會被自己嚇到的,結果還真的是這樣,這個女的不止尖叫,還用雙手抱住了頭,不知道的還以為自己真的打下去了。

他當然是不會打下去的,他才沒有這麼蠢,他要是真的打下去,只會更被那些人說閑話。

看到婦女害怕的樣子,周安知道起效果了,說道:「今天我是沒有打下來,但是下次你要是再這樣說的話,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我的拳頭可是就會砸下來的!」

「你…你…!分不清是非好壞。」

「呵,明明是你們無憑無據的亂嚼舌根,自己心裡發虛,還成了我的錯了,真的是可笑,現在你們可以散了,記住不要讓我再聽到類似的話。」

周安說完又表現出了一臉兇狠的樣子,看到那幾個婦人心有不甘的散了。

看到那幾個婦人走遠了,周安知道現在村子里估計一半的人都在議論這件事了,他現在也不可能一個個地去找他們,讓他們不要說這種話了。

他現在還是要先找到柳翠才行,柳翠拆紗布的時候他不在旁邊所以也不知道她的臉恢復成什麼樣子了,只是聽方羽給他傳達的是:臉上留疤了。

周安覺得不止一個小小的疤這麼簡單否則不會嚴重到讓她逃離醫院的地步。

就這麼一路上想著,周安已經走到了柳翠的家門口,家門緊閉的樣子,讓人覺得這個屋子好像根本就沒有人,但是周安覺得人就在裡面。

因為他用他的透視眼看見了,那小姑娘正躲在被子里呢。

周安知道自己敲門她也是不會開的。所以乾脆就直接翻牆進去了,但是要躲過大門進到裡屋里並不是一件難事,但是要再進到柳翠自己待的屋子裡,翻牆是進不去了。

他就只能敲門,他覺得直接敲門太突兀了,可能會嚇到屋子裡的人。

所以他先說道:「柳翠,是我,周安,我現在在你的房門口,你給我開開門。」

屋子裡的柳翠聽到門外的時候一驚,沒有想到周安會進來,不過反應過來之後他就拿被子把自己的臉蒙起來了,想要當作沒聽見。

門外的聲音一直沒有停止,還是不斷的「咚咚咚」的敲門聲,聽得她的心裡也是七上八下的。

周安知道裡面的人一定是聽見了,但是沒有得到一點的回應,他知道人家是不想理他,但是他不可能就這樣放棄。

「柳翠,你開門啊,有什麼事情開門再說。」周安加大了自己敲門的力度,想要讓柳翠忍不住不得不開門。

「開門…咚咚咚…」

柳翠聽到外面越來越響的聲音,煩躁極了,同時也覺得非常的委屈,要是以前的話,她肯定是巴不得周安來找她,但是現在… 上午九點半,不爭出現在銀行門口。

很好。

這個點人很少。

取張票排號,很快就輪到她了。

「取錢,賬號:XX,取五千。」

密碼輸入,驗證成功。

沒有卡,只能人工服務。

錢拿到手,又補辦了一張卡后,不爭離開了銀行。

【神仙姐姐,那個賬號是以你的名義辦的?】

「嗯。」

【神仙姐姐,柳不爭應該沒有這麼一張卡吧?】

「沒。」

【沒有,那你是怎麼來的這麼一張卡?】

我家神仙姐姐可從沒辦過這麼一張卡!

「打錢的給我辦的。」

我沒卡,他不給我辦,怎麼給我打錢?

我可是好公民。

【神仙姐姐,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幹了違……】

「您好,我要買那個手機。」

一家手機店中,不爭指著一款很符合她眼緣的黑色手機。

【……】

我家宿主拒絕和我交流!

一上午的時間,不爭取了錢,買了手機和電話卡。

下午上課鈴聲響起前,不爭踩著點進了教室。

「柳不爭,你上來解一下這道題。」

老師們對她的關注,依舊火熱。

不爭上去,三兩下解出答案,字體清秀,排版工整。

看的物理老師是連連點頭。

心中更加確定,柳不爭肯定不是真正的學渣。

幸好,他們發現了『校園欺凌』那件事情。

不然這麼好的苗子就毀了!

「柳不爭同學做的很對,這道題是標準的……」

講台上,物理老師講的細緻入微,每個步驟都講的很清楚明了。

教室中,柳不爭坐姿如松,非常認真的聽著物理老師講的內容。

儘管她已經全會了,根本不用聽。

可學生的任務就是好好學習!

我,真學霸,假學渣,要給同班同學帶一個好頭!

柳不爭可是典型的學渣逆襲代表人物!

柳不爭她個全班倒數第一,更是全年級倒數第一,都能逆襲?

他們為什麼就不能?!

高三(五)班的學習熱度,前所未有的被調動起來。

因為上課期間,頻頻有人朝柳不爭看過來。

學渣都能坐的那麼挺拔?

我也可以!

學渣都能聽懂物理老師的課?

我也能!

一節物理課下來,不爭感覺自己的背都坐直了。

下課鈴一響,她直接像是沒骨頭的貓兒一樣,趴到了桌子上。

面朝窗戶,下午暖洋洋的陽光照在臉上,愜意又享受。

「柳不爭。」

耳邊響起『傳家寶』熟悉的聲音,不爭動都沒動。

累。

需要休息十分鐘。

「柳不爭!」

對於同桌不想理自己的行為,蕭爵炎表示很不理解。

以前她不是這樣的。

以前她就算趴桌上,也喜歡對著他趴下來。

「幹嘛!」

超凶的不爭,對著蕭爵炎趴著。

少年眉頭為蹙,因為同桌不爽的語氣。

「你很煩我?」

少年望著同桌的小臉,也不知道為什麼?

就覺得看著,心情會好。

「沒。」

不爭翻白眼。

別來騷擾我。

你就還是我的『傳家寶』。

我怎麼會煩我的『傳家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