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青蘿去關上了門。

「王旺,你想發財嗎?」雪兒小姐突然問道。

凌宇一愣,道:「雪兒小姐,我沒想過發大財,我這樣的也發不了什麼大財啊。」

雪兒小姐道:「我看你人老實,想和你做一樁交易,只要你按照我說的去做,事成之後,我給你五十萬!」

「您不會讓我去殺人吧?」凌宇裝出很驚訝的樣子,自從見到這女人第一眼,他便知道這娘們不是個善茬。

站在凌宇身後的青蘿手中已經悄然多了一把匕首,今日如果凌宇沒有答應雪兒的要求,她便會立即下手宰了凌宇,因為她的主子的事情絕對不能泄露出去。

「誰讓你殺人了啊。」

雪兒掩嘴一笑,百媚頓生,用一雙桃花眼直勾勾地看著凌宇,勾魂攝魄。

「那要我幹什麼啊?」凌宇問道。

「這菜是誰做的?」雪兒問道。

凌宇道:「是我們后廚的幾個廚子一起做的。」

雪兒道:「回頭我吃了你送來的菜,我會說肚痛難忍,然後我就會流產。」

「雪兒小姐,這飯菜可沒問題啊!」凌宇裝出嚇得不輕的樣子。

雪兒道:「你急什麼?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你從你們后廚找個倒霉蛋,把這東西放在他的身上。」

雪兒取了個黑色的小瓶子出來,裡面裝的是一些粉末狀的東西。

「雪兒小姐,您為什麼要那麼做啊?」凌宇問道。

「這不是你問的!」

末世之保護小師姑 雪兒把臉一冷,沉聲道:「你到底幫不幫忙?」

「我……」

凌宇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他預感到這雪兒身上有事,或許能從她的身上找到突破口。至少他攥著雪兒的把柄,以後可以做點文章。

雪兒並未懷孕,她只是故意弄出了一些懷孕的癥狀來欺騙古雲飛的。她有她的目的,如今她的目的已經達到。

「雪兒小姐,您真的想好了嗎?您沒了孩子,古爺還會這般對您好嗎?」凌宇道。

「這不是你操心的事!」雪兒厲聲道。

「是啊,我操心一個根本就不存在的孩子幹什麼呢?」凌宇面泛冷笑。

「你……」

雪兒瞪大美眸,驚恐地看著凌宇。

與此同時,凌宇身後的青蘿已經用匕首朝著凌宇的身體要害部位刺了過去。

凌宇頭也不回,一把抓住青蘿的胳膊,輕輕一用力,便將她摔在了地上。

「你們主僕這是想幹什麼?」

「你真的是后廚的廚子?」

雪兒皺眉打量著凌宇,凌宇的身手引起了她的懷疑。

凌宇冷哼一聲,道:「我是誰,你們就不要操心了。我想你們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吧。讓古雲飛知道你騙了他,以他的性格,他會輕饒了你嗎?」

「大不了就是死在那畜生手上!反正我活著也沒什麼意思了。」雪兒美眸一紅,想起了傷心事,淚珠「吧嗒吧嗒」往下掉。

凌宇把手中的匕首丟在桌上,道:「你有什麼隱情可以說出來,或許我可以幫你。」 雪小姐抬起哭得微紅的雙眸,怔怔地看著凌宇。

她不知道該不該信任眼前的這個剛剛相識的男子,自從進入這古家之後,她步步為營,小心謹慎,從未相信過任何人。

「你可以不相信我,也可以胡亂地揣測我的用意。不過我要真想從你身上得到什麼好處的話,最好的做法就是去找古雲飛,把你假裝懷孕的事情告訴他。但你也看到了,我並沒有那麼做。」

凌宇在餐桌旁坐了下來,抽出一張紙巾遞給雪小姐。

「雪小姐,我給你三分鐘的時間思考。如果你願意和我談,我會非常樂意幫助你。」

雪小姐沉默不語,約莫過了兩分鐘,她便綳不住了,問道:「你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

凌宇道:「實不相瞞,古雲飛是我的仇家。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這話你聽說過沒有?」

「我們小姐和古雲飛那畜生有不共戴天之仇!」綠蘿忍不住地道。

「巧了,我和他之間也算得上是不共戴天。」

凌宇看著雪小姐,面帶微笑。

「只要你願意開口,我不急,我可以等你考慮好了再跟我說。」

「不用考慮了。」

雪小姐已經思慮完畢,古雲飛實在是太強大了,光靠她和綠蘿兩個人根本無法報那血海深仇。她們需要強援,聯合凌宇或許就是她們正確的選擇。

「你知道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嗎?」

雪小姐開口了,她問了個問題,凌宇沒有說話,他等待著雪小姐繼續往下說。

「大一暑假那年,我找了一份兼職。那份工作就是古雲飛的公司提供給我的。由於工作關係,我認識了古雲飛。他很快便對我展開了追求。」

「能被這樣優秀的男子追求,當時少女情懷的我兼職高興極了,誰知道這竟是我噩夢的開端。古雲飛的追求遭到了我的父母的極力反對,他們列舉了古雲飛的種種惡行,當時我卻完全不信。」

「後來,古雲飛知道了我父母反對我和他在一起,便說要上門遊說我的父母。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去的我家,反正在他去過之後,我爸媽被嚇得不行,便謀划著要帶我離開雲城,遠走高飛,逃得遠遠的。」

「我們在登機之前,一夥黑衣人從機場綁走了我們。我和我的父母被強行分開,從那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他們。古雲飛把我幽禁在這裡,起初不准許我出房門。後來,我曲意逢迎,終於讓他放鬆了警惕,解除了對我的禁足令。」

「這兩年,我多番打聽,已經得知我的父母遇害。殺死他們的人就是古雲飛!我每日要和殺害我的父母的人生活在一起,有時候為了討他歡心,甚至要用我父母賦予我的身體去迎合他的一些變態的喜好。」

「原來你是被迫留在這豪宅之中的。」

起初,凌宇還以為古雲飛金屋藏嬌的這些女人都是自願來這裡享受錦衣玉食的生活的,原來並非如此。

「我假裝懷孕,一是要能夠在他的這些女人當中拔得頭籌,二是要讓他對我更加的沒有防範。只有這樣,我才能找到殺死他的機會。」雪小姐道。

凌宇道:「可惜你最終發現自己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即便是你假裝懷孕,也還是沒有得到出手的機會是不是。」

青蘿道:「在告訴古雲飛那個畜生懷孕之後,他來我們小姐這裡的次數反而是少了,雖說對我們小姐是更信任了,可是接觸他的機會少了,下手的機會自然也就少了。最近幾天,更是連他的人影都沒見著。」

凌宇道:「他受傷了,一定是在閉關療傷,所以你們才沒有見到他。 門當戶對(全文) 這假裝懷孕和其它事情不一樣,三個月就開始顯懷,你們能騙得了一時,可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就是啊,所以我們小姐才需要你的幫助啊。」青蘿道。

凌宇道:「雪小姐,你要我找個冤大頭,我們后廚倒是有個合適的人選。他其實並不是冤大頭,是罪有應得。」

「什麼意思?」雪小姐問道。

凌宇道:「后廚做魚丸做的最好的是胡大海,今天的這道魚丸湯雖然不是他做的,不過只有他懂得如何完全去除掉腥味,所以魚肉是他處理的。他在處理魚肉的過程中,我看到了他用了一些不該用的東西。這魚丸你若是真的吃了下去,定會有腹痛的感覺。」

「他為什麼要害我?」雪小姐道:「我和那胡大海並無仇怨啊!」

凌宇嘆了口氣,「他要害的人不是你,而是我啊!」

把和胡大海之間的恩恩怨怨說了一遍,雪小姐便明白鬍大海為什麼要那麼做了。

胡大海在這魚肉裡面加了不該加的東西,又讓凌宇親自給雪小姐送來。雪小姐一旦吃下,便會出現腹痛的癥狀。

到時候古雲飛雷霆震怒,追究下來,胡大海便可趁機反擊,把髒水潑在凌宇的身上。

如今凌宇是后廚的老大,一旦后廚出事,無論是誰做的,他都難逃罪責。

最美遇見 這飯菜是凌宇送來的,如果找不出是誰在後廚做了手腳,凌宇就得背這個黑鍋。

胡大海用心歹毒,可見一斑!

他自以為聰明,以為做的時候神不知鬼不覺,卻不知道一切都在凌宇的掌控之中。

「你明知道這魚丸有毒,為什麼還給我們小姐送來?」青蘿責問道:「你到底是何居心啊?」

凌宇笑道:「我既然敢送來,自然就已經做了準備。這魚丸雖然有毒,不過在其它的幾樣小菜當中,我已經加了解藥。只要你不是只吃魚丸,就不會有不適的感覺。」

青蘿不信邪,撈起一個魚丸吃了下去。幾分鐘后,她便感覺到腹中隱隱作痛,捂著肚子皺緊眉頭。。

「趕緊吃點別的菜。」凌宇道。

青蘿吃了其它的菜,很快腹痛的感覺便消失了。

「既然有了現成的人,且他也並非是清白無辜的,就讓他為他的惡行付出代價吧!」雪小姐沉聲道。

凌宇道:「你若想裝流產,這還不夠。古雲飛生性多疑,會引起他的懷疑的。」 「那我應該怎麼做呢?」

雪小姐看著凌宇,一臉緊張地問道。

凌宇道:「我給你一粒藥丸,服食之後,會出現腹痛的癥狀,另外還會有下紅的情況發生。」

青蘿道:「小姐,女人流產,好像都是會出現下紅的情況的。」

雪小姐的年紀才剛過二十,且從未生育過,對這方面的事情毫無了解。

「幸好得你提醒,要不然我真的就要穿幫了。」

凌宇把藥丸交給了雪小姐,道:「想要除掉古雲飛,你得聽我的!」

「我都聽你的!」

看得出來,凌宇是個比她更有能力的人,所以雪小姐心甘情願聽從凌宇的安排。

「需要我做什麼嗎?」

凌宇道:「古雲飛受傷了,我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他人在何處。這幾天我幾乎是找遍了古家,也沒有發現什麼。」

青蘿道:「說來也奇怪,他也好幾天沒有來看我們小姐了。對了,你怎麼知道他受傷了?」

「就是被我打的!」凌宇道。

雪小姐看著凌宇,彷彿看到了報仇的希望。

「那太好了。古雲飛那麼厲害,我還從未見過有人能夠傷得了他。」

凌宇道:「只是現在遍尋無蹤,不知道他身在何處。若是能夠找到他,我倒是有五六分的把握殺了他。」

「只有五六成嗎?」雪小姐擔憂地道。

凌宇道:「對付他這個級別的高手,稍有不慎,死的就有可能是自己。這五六成的把握,已然不小啦。」

青蘿道:「那畜生如果在家裡的話,他總得吃飯吧。飯都是你們后廚做的,你們難道就不知道他在沒在家裡?」

凌宇道:「后廚只負責燒飯,取飯的都是下人來取的。」

雪小姐道:「青蘿這話倒是提醒了我。王旺,古雲飛有幾道特別喜歡吃的菜,若是管家讓你做那幾道菜,那肯定就說明他在家裡。我把那幾道菜名告訴你,你記住了啊。」

雪小姐與古雲飛生活在一起已經有了兩三年,她對古雲飛的很多生活習性都非常的了解。

凌宇記下了那幾道菜的菜名,心想這的確是一條不錯的線索,說不定順藤摸瓜就能找到古雲飛。

「這幾天廚房有做過這幾道菜嗎?」青蘿問道。

凌宇搖了搖頭,這幾天李管家都沒有指明要他們做這幾道菜。

青蘿道:「根據我的了解,古雲飛那畜生這兩天也沒有到其他女人那邊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那畜生平日里興緻極高,一日都不能沒有女人的。」

凌宇道:「看來他受的傷要比我想象的還要嚴重!」

雪小姐激動地抓著凌宇的手,道:「那麼這次,你一定要把他除掉,行嗎?我的血海深仇就全都指著你了。」

「你放心,只要有機會,我一定會盡我所能幹掉古雲飛!」凌宇沉聲道。

雪小姐道:「好了,你在我這裡已經逗留了很久。這棟樓里好幾雙眼睛盯著我呢,趕緊回去吧,別讓她們起疑了。」

凌宇站起身來,把帶來的幾道菜勻出來一點倒進了馬桶里沖走,然後把食盒全都給帶了回去。

這樣一來,他在這裡逗留過久便有了理由,他是等雪小姐吃完才走的。

在凌宇走後,雪小姐便將凌宇給她的那粒藥丸給吞了下去。

凌宇走出這棟樓的時候,的確是發現了有好幾雙眼睛盯著他。這棟樓里的女人一個個可以說都是深閨怨婦,她們就像是被關在籠子里的金絲雀,雖然錦衣玉食,物質上可以得到極大的滿足,不過精神上卻都非常的空虛寂寞。

古雲飛對他的女人管治極嚴,一旦進了他這深宅大院,除非是死,便不可出去半步,只能在他這深宅大院當中走動,且不得與外面的男人見面。

住在這棟樓里的女人,有的時候連古家的下人都不如,古家的下人都是可以出去的,她們卻不可以。

凌宇泰然自若,那些女人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掃來掃去,他一點也不見慌張。

就在他即將走出這棟三層的小洋樓的時候,一個婢女攔住了他。

「后廚的小子,你先別走,跟我過來一下。」

那婢女把凌宇帶到了一間房裡,她的主子轉過身來,媚眼含春地看著凌宇。

凌宇立馬低下了頭,做出羞澀的模樣。他默默地運轉真力,內勁在體內流轉,產生了巨大的熱量,讓他的兩頰很快便紅了一片。

「喲,臉都紅啦,怎麼跟個大姑娘似的,怎麼還害臊啊?」

這女人扭著水蛇細腰,旗袍下雪白的雙腿若隱若現,朝著凌宇款款走了過來。

「抬起頭來。」

「小姐有何吩咐?」凌宇裝出很緊張的樣子,慢慢地抬起了頭。

這濃妝艷抹的女子手中夾著一根細長的香煙,朝著凌宇吞了一口淡淡的煙霧,這煙霧的味道竟帶著水果的芬芳。

「剛才你在雪兒的房間里逗留了那麼久,你們都做了什麼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