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靠,你拉着我幹嗎,快給我放手!”

無法衝向李宏偉的陳亮,回過頭,看了一眼緊緊拉着自己身後球服的白襯衫男生,又驚又怒的向其吼道。並隨之舉了拳頭,眼揪着對方再不放手。就要先打對方出出氣了,反正對方也是他一直不爽,想要痛扁的人!

“我要和你單挑籃球。一對一!”

白襯衫男子的聲音不激不昂,卻有着一投無比的堅定。

陳亮再次足足愣上了好幾秒鐘,隨後,他從頭到腳的仔細打量了對方几眼。只見對方上身穿着不知什麼品牌的雜牌襯衫,下身穿得也是沒有什麼名氣的時裝褲,就連腳上踏着的都是一雙連商標都沒有的訂做皮鞋。雖然個子還湊合,有個一米八左右,但是,怎麼看怎麼不像是會打球的人。居然想和他這個未來合工大主力球員,一對一單挑。着實出乎了陳亮的思考範疇。

“哈哈,我們沒聽錯吧。你要和我單挑籃球?靠,你腦子不會有毛病吧?你知道我是誰嗎?”

陳亮狂笑起來,如果是那些合工大的球員找他單挑籃球,估計還有點看頭。

而眼前這個看上去明明就是一個沒錢還喜歡裝酷的窮學生,竟然也想和他單挑。在他來看來,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他絕不懷疑,自己只要一隻手就能徹底擺平對方了。

就在這時,白襯衫男子,卻說出了一句差佔把他氣得當場吐血的話。

“啊。。。。。。。你是。。。。。。。你是。。。。”白襯衫男子面上一驚,似乎真的認出了陳亮是誰,哪知,說了一半,卻突然面無表情的說出瞭如下話語:

“我。。。。。我還真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嗎,我卻可以肯定,你的籃球水平,肯定不怎樣!”

白襯衫男子的語氣和動作都很真誠、坦蕩,但聽在陳亮的耳中,卻不亞於最嚴重的侮辱。

他的話音還沒有完全落地,陳亮已經被氣得滿臉通紅,只差沒動手揮拳相向了。

“呵呵!”

李宏偉是第一個笑出聲的。

雖然他也不認爲這個白襯衫男生會有多厲害的籃球技術,但是對方的那張嘴,卻還真是厲害,已經到了殺人不見血的地步

一句不帶髒字話的效果,卻勝過了陳亮千千萬萬個髒字。

“操,小子,是你自己找死,那就別怪我了!我倒要看看你的球技是不是也像你嘴皮子上的功夫這麼厲害。”陳亮破口大罵了一句。隨後,跑到場邊,從地板上拾起一枚籃球,又跑了回來,一邊不死心地瞄着男生身後,那個甜美清麗的女生,一邊毫不顧及的猙獰道:

“小子,你就等着在你的女朋友面前徹底丟人吧!。。。。我會在球場上好好修理你的!”說到這,他探過頭,向男生身後那個女生,擠眉弄眼的大聲道:“美女,等着看和你男朋友之間差距吧。你馬上就會明白,真正值得你動心的男人,是什麼樣的!”

女生又羞又怒的白了陳亮一眼,旋即滿臉驚慌地偷偷觀察着那個白襯衫男生。想看看對方對陳亮的稱呼作何反應,會不會出言反對。畢竟,她和他之間,雖然已恢復了以前的那種感覺,也知道對方即將爲她飛翔了。

但是,實際上。她和對方,還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關係。

是以,她非常渴望知道。對方對於女朋友這個稱呼的反應如何。

當她看清對方只是淡淡一笑,渾然沒有對此感到絲毫不妥之後。立即就心花怒放起來。覺得有如身在夢中。只想靜靜站在那裏,等着當年那個向他許下諾言的男生,去實現他的諾言,去爲她飛翔!

。。。。。

從衛生間裏艱難地走出,合工大主教練衛思敏同志,面色發白的擡頭看了一眼掛在辦公室牆頭上的掛鐘後,知道再不過去進行考覈監督,就有點太晚了。

於是乎。他轉身走回衛生間內,隨手抽取出一條像長龍似的衛生紙,並把它捲成一團,揣在懷中後,方覺些許安心的推開門,離開辦公室,向合工大籃球館走去。

只是一邊走着,還一邊憤怒至極的怒罵着昨天晚上,那家飯店的老闆,也不知準備的是什麼不新鮮的菜料。居然害得他今早三點多鐘就爬了起來,衝向衛生間,並一直拉到了現在!

幾乎一個時左右。就要去拉上一次,已經離拉到脫水的狀態不遠了。

按說,以他目前這種狀態,根本就應該待在家裏,遵照醫囑休息兩天,哪都別去,可是,這兩天正是離不開他的時候,有十幾個他好不容看上的重點苗子。必需要經過他親自考覈,才能擇優錄取。給予對方特招進入合工大的資格,並享受合工大的特招生待遇。

。。。。。、

頂着頭頂上火辣辣的太陽。衛思敏兩腿發軟,舉步爲艱,足足耗費了十幾分鍾,才走到了平日不過五分鐘路程的合工大體育館門前。

甫一進門,就看到衆多的人影,圍在一個最外圍的籃架下,不知在看着什麼。

這是在做什麼?

是有人和校隊的單挑嗎?

衛思敏在心中做着猜測。

往年也經常有沒入隊的隊員,和老隊員單挑的事情,而且,這種一對一對舉動,也是他所默許的!

沒有什麼能比一對一的單挑,最能看出一個球員的實力水平到底如何了。

這種,強者勝,弱者汰的有效方法,正是衛思敏在經過前幾年,那次慘痛的教訓之後,所總結出的最寶貴,也最有實際用處的經驗。

故而,他對球員之間的這種單挑行爲,是頗感行趣的。

邊想邊走間,衛思敏已悄悄打開通往體育館二樓的鐵門,繼而,走上二樓,站在面臨球場的過道上,以最佳的角度,最清晰的視角,居高臨下的俯視着被團團圍住的那個球場。

球場上,一個高挑壯實的男生,一下子就映入了衛思敏眼中。

原來是他啊。

衛思敏自言自語的點點頭。

球場上這個高個男生,名叫陳亮!乃是合肥高中籃球界,最有潛力的幾個後起之秀,也是他最爲看重的一個新生。沒想到剛來這裏,就和人彪上了,要進行單挑!這孩子的脾氣,還真夠衝的。不過,倒也省了他的心了,就此好好近距離觀察一番吧,看看他的力到底怎樣。只希望和他單挑的那個人,實力不要太差,能把他的潛能和爆發力完全調動出來。

想到這,衛思敏把目光投向了慢慢從場邊走出,並最終站定在陳亮面前,想來是即將成爲陳亮對手的男生。

哪知,這一看,差點沒把衛思敏樂出聲來!

只見,陳亮對面的那個男生,居然穿着襯衫、時裝褲,以及閃閃發亮的黑皮鞋,站到了球場上!

難不成,他以爲,就他的這副裝備,還能和人進行籃球比賽嗎?

別說是陳亮這種身手不凡,潛力無限的新秀了,哪怕是一個稍微厲害一點的球員,都不是眼前這個人所能應付得了的!

不過呢,這人好像有點眼熟,似乎在哪見過。

衛思敏扶着過道上的欄杆,向前伸長了脖長,想看清這個有點面善的人到底是誰。

可是,由於對方眼前總是架着一副視線無法穿透的太陽鏡,讓他根本就不能看清那人的長相,只是微微得覺得有種不妙感,卻又弄不明白,爲什麼會有這種不妙感。

就在這時。一場事後,差佔沒讓衛思敏當場跳下二樓的比賽,自此拉開了序幕。

通過轉球。選定誰先進攻之後,約定好以五球定勝負的兩人。分別站到防守和進攻的位置上。

陳亮向場邊的林思語拋了幾個讓對方噁心的媚眼之後,狠狠地盯着對面那個白襯衫男生,然後把球傳給對方,再接回來的瞬間,猛然拍出籃球,運球衝向了對方的右側。

一場能夠令他受到萬衆矚目,並得到心怡女生青睞的比賽,終於要開始了!

他已迫不及待的要去摧殘對方。 空間重生之曲亦 然後,向所有人展示出他一番苦練之後的可怕實力了。

爲了今天這個考覈特招生的日子,他可是一直偷練了好幾個月,只等着今天這個讓所有人震驚的一刻到來了。

“啪!”

一個體前變向運球,陳亮扭轉身形,變向衝往了男生的左側。然後,就在男生擋向他左側的一剎娜,突然用左手猛然把球拉了回來,本是變向突往左側的身體,也隨之發生了異變。竟然只是完成了一個微微的變向動作後,猛然重新迴歸到了真正的突破方向,右側!

緊接着。頭一低,左腳大力一發,滿臉得意笑容,從措手不及,不,在他看來,根本就是無法做出任何反應的男生右側衝了過去。兩步就衝到了禁區線上,雙腳完全踏實在禁區內的一剎那,身體向下微微一頓後立即全速撥起。從地面上縱身飛向了籃框。

“碰~~~~~~~~~~!”

籃筐發出一聲巨響。

拼盡全力,以一個右臂輪扣式灌籃轟下第一分的陳亮。終於完成了自己有生以來,最滿意的一個扣籃!

場邊。一兩百個目堵到他完美一扣的的學生們,第一時間,發出了一聲聲倒抽凉氣的驚訝聲,顯然是沒想到陳亮居然會有掄臂扣籃的能力。

就連原本非常鄙視陳視的李宏偉,也是眼前一亮,開始重新審視起這個無比猖狂的小子。

“很帥吧,這一定是你們所親眼見過最完美的扣籃了,哈哈!”

落回地面的陳亮,瘋狂地大叫道。這就是他一直偷練出來的絕招,此刻,終於收到了他意料之中的效果,讓他忍不住地抑天狂笑起來,心裏甭提有多痛快和得意了。

“小子,是不是很害怕啊!”

大笑過後,陳亮轉過身,像身後那個在他想來,應該是隨着他的一記完美扣籃,而驚恐到全身都在不住發抖的男生望去。

哪知,對方卻在那裏低着頭,自顧自地責怨着袖口上的扣子太緊,專心解着袖口上的扣子,一副根本就沒看到他剛剛一記完美扣籃的樣子。

“你……….!”

陳亮被對方那種悠閒的模樣,氣得差點當場抓狂,不過,還是強忍了下來。因爲,還有四球的機會,足夠他把對方徹底玩死了!

深吸了一口氣,強忍住胸中的怒氣。陳亮走出三分線外,開始發動第二次進攻了。

一個完全發揮身高臂長優勢的體前變向運球,連假動作都懶得再做的陳亮,從男生的左側突了過去,無比輕鬆地衝到了籃下,然後,故意做出了一個高難度動作!

躍起後,收腹挺胸,奮勁全力地從籃框左側,滑到籃框的右側後,反手挑籃出手,再取一分。

這次,陳亮沒有抑天狂笑!他第一時間便回過頭,像對手望去,希望能從對手的臉上,看到他最想見到的無奈神色。結果,卻看到了一幕更加讓他無法接受的畫面。

對方又一次無視於他高難度的表演,正蹲在地板上,卷着褲腳,根本就沒去看到他滑行反手上籃。

頓時,一股怒火直往陳亮腦上衝,差點沒把氣他暈過去!

“操,小子,你別以爲故意在那裏擺弄你身上的衣服,就可以找到藉口,躲避你不是我對手的事實。”

陳亮氣血衝腦的向男生大罵道。

男生卻這不以爲然,只是淡然地一笑,擡看看了陳亮一眼,說出了一句讓陳亮差點被氣翻在地,而二樓過道上的衛思敏,卻哭笑不得的話

“你攻的你就是了。反正,在你取下第五分之前,我不是還有機會嗎?幹嗎跟女人似的。這麼多廢話,還時不時地傻笑。真是的!”

“。。。。。。”

陳亮徹底無語。

整個對腦海裏全是想衝上去痛扁對方的怒火和衝動。

這時,更讓他無法接受的事情發生了!

場邊那個他所心怡的女生,竟突然發出了一陣銀鈴般地笑聲,讓他整個人徹底的憤怒起來。

操,你個小女人,懂什麼,竟能笑出聲來1

你真以爲,你那個孬種男朋友。可以和我陳亮一較高下嗎?

好!

那我就讓你看看!

看看我陳亮是怎麼在拿下第五個球的同時,把你的男朋友,像踩螞蟻般,一腳踩死的

接球后,突進同時,雙腳發力跳起,揮腕。

“刷~~~~~”

一聲輕響,陳亮以中距離急停跳投取下了第三分。而這時,對面那個男生,竟然開始脫起皮鞋來。

“啪!”

陳亮運球從男生身邊衝過。只是完全利用自己的速度便強行突了過去,然後,再次拼盡全力的躍起。右手抓球,掄臂扣籃,取下了第四分!

而男生也已經完全脫去了皮鞋和襪子,就那麼赤着腳,站在球場的地板上。

陳亮看了一眼對方那不倫不類,卷着袖子,巻着褲腳,光着腳丫,但依然戴着太陽鏡的可惡模樣。本能的狠狠大啐了一口後,把球傳給了對方。然後接住對方回傳球的同時,衝到了對方身前。雙眼憤着火,死死盯着對方那雙隱藏在太陽鏡背後,不知什麼模樣的雙眼,扣着嗓子似的厲聲吼道:

“小子,第五球就要開始了,給我睜大眼晴,好好看清楚,這第五球,我是如一點一滴的從你面前,轟進籃框的!。。。。我會讓所有人看清楚,你他媽只是一個會說大話的窩囊廢!”

“真的嗎?那就來試試吧!”

白襯杉男生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個讓陳亮詫異的不屑神情,繼而彎下腰,向陳亮極度囂張地招了招手腕,挑畔道!

操!

你他媽的找死!

陳亮的怒火再次奇蹟般的向上爆張了一倍,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如此的憎恨一個人!

他要讓他落淚,他要讓他流血,一定要!

“啪!”

陳亮運球向男生衝去,一個跨步便衝到了男生身前。

這次,他並沒有像前幾衝那樣,意圖從男生身前輕鬆穿過!

他也不想就這樣從男生身前輕鬆穿過!那樣,會太便宜了這個男生。

引得場邊衆人陣陣心驚的剎那間,陳視猛然用肩膀狠狠撞向了男生。然後,一次又一次向後瘋狂撞去的同時,以一系列標準的中鋒擠位動作,力圖強行撞的男生不住向後倒退,把對方一點一點擠進籃下之後,當着對方頭頂上爆扣一個!

最終,向對方進行一番肆虐的欺辱,讓對方永遠記住這一天,永遠記住這世上最不能得罪和不敬的人,名叫陳亮!

啪!

再次拍了一下籃球之後,陳亮已經利用身體上的優勢,強行把對方從三分線附近,一直擠到了籃下!

他只需再拼盡全力的用肩膀向後狠狠撞一上下,撞得對方翻倒在地,胸口巨痛的同時,就可撥身而起,當着對方頭頂上爆扣一個!

徹底把對方踐踏在地,讓對方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死去吧!

右手手腕接住彈起的籃球,雙腳全力蹬地,肩膀上最硬的骨頭,直直對着身後之人的胸口,陳亮把自己全身的力量都使了出來,全力地向後撞去。絕不懷疑,這一肩膀出後,對方就會遭受到最痛苦的一擊,猛然被他撞飛開來。

呼!

眼前的景物在向身前飛躥,身體全力撞向後方的陳亮臉上,突然露出了一個最驚恐的表情。

因爲,那個原本應該被他狠狠撞上的人,居然從他身後消失了!

顧少,情深不晚 他全力一發的後撞之擊,只是撞在了一團空氣上!

以致於無處泄力的他,猛然失去重心的向後跌去,眼瞅着就要自食苦果,狠狠撞在地板上的一瞬間,他手中的籃球,也被一隻似乎閃爍着光華的手臂給抄了過去!

於此同時,他更是膽戰心驚的看到了一抹令他無法形容的冷笑,隨後,繼續向地板上跌去。

狠狠地!

非常痛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