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面色冰冷,背後正義披風飄擺的中將,沉聲冷喝。

「開炮,示威!」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м.無廣告詞 位於前排的五艘軍艦,船頭處漆黑的炮筒,霎時就是猛地一個震顫。

「轟轟轟轟轟!」

接連五聲震天之響,漆黑的炮彈劃破虛空,倏然直射向格羅蘭島岸邊。

這突然的炮響,驚動正在休息等待中的唐恩眾人,讓他們猛地回身。

島嶼邊上,哈德七人連同周圍的海軍,頓時就是瞪大眼睛。

「躲避,他們竟然開炮了!!」

觀察到軍艦的哈德等人,完全沒想到對方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炮彈到達海岸邊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當他們反應過來,大步朝著島內奔跑不過十幾步時,身後已是傳來炙熱的氣浪,與大片向著島內衝擊的水花。

跑的慢的三四個海軍,立刻就被掀翻,身體在空中打了幾個倒轉后,趴在地面上,一臉懵逼。

「怎麼回事?他們不是支援的人嗎?」

海軍大聲喝問。

看著快速行駛到格羅蘭島海面上,距離岸邊已經不過百米的軍艦群,海軍們面色變換,眼中充滿疑惑。

「這是炮彈示威,他們是敵人!」

哈德沉聲道,表情凝重。

突然的變故,讓他們分不清楚,對方到底是什麼人。明明是海軍,卻將要向自己等人攻擊。

「我們不是尋求支援了嗎?他們怎麼會是敵人,為什麼要攻擊我們?」

身旁的海軍大聲問道,情緒極其不穩定。

但他說出的話,沒有人能夠回答他,他們的呼吸都是微微沉重了起來。

剛剛經歷了與斯強一伙人戰鬥的他們,經歷黑暗又是再度光明,生出一絲溫暖,但此刻,面對著明明是自己同伴的敵人,內心又將如何自處?

「是海軍!十艘軍艦,荷槍實彈,每艘軍艦上,配備千名海軍精英。」

「那船頭處,是本部的五名中將!」

帕特拿起望遠鏡,快速掃視了一眼,前方海面上呈現扇形分佈,將他們包圍在其中的十艘軍艦,語氣分外凝重。

一念成婚! 「這是屠魔令的配備!」

柯德木臉色難看。

聽著耳邊的聲音,唐恩吐出一口氣,目光閃爍。

「之前我曾調查過這五位中將,他們在政治傾向上,靠近世界政府。」

「所以,此刻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或許是世界政府背後在支持。」

旁邊有一位少將,面色沉重的開口。

「也就是說,世界政府,要對這座島嶼發動屠魔令?」

唐恩問道。

「照目前對方擺出的攻擊姿態,毫無疑問是這樣沒錯了。」

少將沉聲道。

這個消息,對在場所有人來說,真是個不幸的消息。

屠魔令,幾乎是海軍最高等的攻擊配置,其代表的不僅僅的是五位中將這樣的高等戰力,更有那十艘軍艦上,極其令人的膽顫的炮彈轟擊。那強勁的火力,持續轟擊下,足夠讓一座島嶼沉默。

更遑論,還有那數千名精英海軍。

「現在唯一值得慶幸的,或許就是,這樣的配置,也只是臨時拼湊出來,他們或許具備戰鬥力,但與真正的屠魔令,還有些差距。」

帕特吸口氣,盯著遠處,仔細觀察每一艘軍艦上的動靜。

「現在我們該怎麼做?」

柯德木問道。

對方這幅架勢,分明就是要將這座島上的所有都全部清除掉。尋找並戰勝格羅蘭,發覺到格羅蘭秘密的他們,在世界政府中,就是一個極其不穩定的因素,某種方面來看,甚至比海賊還要更加危險。

「沒想到,戰勝斯強后,迎接我們的,竟然是這樣一幅局面。」

身後不遠處,有準將嘆息道。

所有人沉默,但他們卻並未應和,實際上,在當初出發前,他們便將一切都想好了。

即便在格羅蘭成功做好一切,但最終,世界政府卻依然不會放過他們。

在平民,海軍當中,也許他們秉持著正義,做著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但是在世界政府某些達官貴人的眼中,他們卻已經損害了對方的利益,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

這其中的矛盾,很難緩和,甚至將伴隨一生。

「沒有時間讓你們感嘆了,下達命令,讓所有平民,進入島內。」

「其餘海軍,除了保護平民,受傷無法行動的,全體做好戰鬥準備!」

唐恩盯緊前方海面上的軍艦。

那呈扇形分佈,原本停頓下來的軍艦,這一刻又是啟動了,船與船之間範圍再次擴大,也代表著對方的攻擊範圍更廣了。

「他們要靠近格羅蘭,對島內的一切,無差別轟炸,徹底毀滅這裡!」

帕特大吼。

「準備戰鬥!!」

唐恩大喝。

一瞬間,原本正在休息中的士兵,快速反應過來,他們拿起身邊的步槍,撿起地上的武器,進入作戰狀態。

各個軍官,也都是大步行走,喝聲不斷,聚集士兵,形成一個個分隊。

哈德等人快速奔跑過來,與大部隊匯合。

唐恩踏步朝著海岸走去,這一刻眸色分外凌厲。

敵人想要將他們毀滅,但是,他們可不是任人屠殺,無法反抗的弱者。

相反,他們是被困在牢籠中,剛剛衝出,將要迎接外面光芒的惡狼,猛虎!

他掃視左右,清楚的看到,每一個海軍身上,儘管還顯得虛弱,但那股精氣,卻更加彪悍,狂躁。

脫離絕境的他們,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再次倒在這裡。

「戰士們!做好準備!」

「敵人要我們滅亡,那麼,我們。」

「就讓他們看看,我們是一群怎樣的人!」

唐恩大步向前走去,背後正義披風,在迎面吹襲而來的海風中,獵獵抖動。

海軍們緊緊跟隨,成小隊向前快速前進。

「挺過最艱難時期的我們,此刻,可是掙破牢籠的猛獸!!」

眼神倏然兇狠,唐恩身軀之上,一股無比霸道,狂暴的氣息升騰而起,前方海面上,嗡然一震。

那起伏的海面,在這一刻似乎都陷入了靜止。

「吼!!」

後方,大步前行的海軍,這一刻迅速分開,呈現小隊作戰,齊聲爆吼,士氣一瞬間暴增。

前方海面上。

站在最前方,扇形中心突出點軍艦上的中年海軍,看著正對面,那如螞蟻般,奔跑而來,分散行動,組成防禦陣勢的海軍,隱隱中,似乎看到了一群瘋狂的猛獸。

「汪汪海軍,猛獸雄風,何其壯觀!」

喃喃的八個字,從他嘴中傳出。 但就在這時,其身後,一名戴眼鏡的女子快步跑過來,表情鐵青,大聲怒喝。

「巴魯戈,你真的要這樣做嗎?」

「別忘了,你是個海軍!你的背後,背負的是正義二字,你就如此情願做,那群人的狗?任他們唯命是從?」

巴魯戈猛地回頭。

「你不懂我的過去,更不懂世界,所以不要在本中將的面前,如此說道。」

女子臉色難看,看著海岸邊,氣勢上升到極點的唐恩等人。

「他們,只是無辜的軍人與平民,你心中是清楚的!」

巴魯戈沉默,他緩緩抬起右手,舉到最高。

「你說的都對,但是我。」

鄭王天下 猛地揮手,右臂劃過虛空,下達了炮擊的指令。

「別無選擇!」

冰冷的聲音傳出,讓女子絕望。

她眼睜睜的看著前方,然後便聽到巴魯戈說出了攻擊範圍。

「312,430區域,炮火覆蓋,無差別攻擊!」

愕然抬頭,女子一時間愣住了。

這個方位,她迅速計算,然後向前方看去。

正前方,西南角位置,一片黑壓壓,被捆綁住的人,正在那裡。

而那一片地域,是對方海軍分佈人員數量最少的!

巴魯戈,到底是什麼意思?!

淡淡的聲音通過放在懷中的電話蟲,迅速傳給整隻軍艦中的所有人,頃刻之間,拉開距離的十艘軍艦,其船上的漆黑巨炮,都是嗡鳴顫抖起來。

「發射!!」

震天的聲音,從十艘軍艦之上猛然傳出。

「轟轟轟轟轟轟!」

這一刻,不知道多少道炮彈衝出炮膛,只是那屬於戰爭所獨特具備的濃重硝煙味,讓每個人鼻腔都是充斥著刺鼻的味道。震耳欲聾的聲音,更是讓靠近炮筒的海軍,耳朵都暫時性失聰。

海岸邊,構成一道防線的唐恩等人,瞳孔收縮,猛然轉身。

「他們的目標是?!」

當西南方向,那片被用來安置被制服的巡衛與世界政府人員的寬闊地帶,轟然炸響時,他們方才反應出來。

密集的炮火,幾乎是一瞬間,便覆蓋了千米範圍,讓那裡的地帶,都陷入了火焰之中。而那被他們聚集起來,留作世界政府罪證的人員,更是在這一次轟擊下,盡數被炸為了炮灰。

「混蛋!」

帕特怒吼,表情難看的很。

而那衝天的炮響,更是讓島嶼內的平民們膽顫莫名,只是在看到站在四周的海軍們時,他們的情緒方才會微微穩定下來。

在這混亂的世界之中,他們真的不知道還有誰能夠依靠!

唐恩眯了眯眼,看到身周海軍拉開的防線上,已經將炮彈與黑炮都準備好。

「給我一些炮彈!」

站在他旁邊的帕特,沒有絲毫猶豫,立刻命令士兵,不一會兒,幾箱沉重的炮彈擺放在他面前。

他一拳震開箱子,從其中取出一發炮彈,五指緊緊抓住,直視前方軍艦。

在剛才那一波轟擊,毀滅掉世界政府所有人之後,軍艦群便再沒了動靜。

這讓唐恩心中疑惑,帕特等人也是面色奇怪,卻依然戒備。

「巴魯戈,你到底要做什麼?」

女子大聲喝問,那剛才的轟擊,她完全不明白。

對方接受的指令,明明是毀滅島嶼上的一切,但為何,只是聚集炮火,一發乾掉了那群世界政府工作人員。

毀滅證據嗎?不,不僅僅如此!

「貝特娜,你不了解我,更沒有經歷過我所經歷過的過去。」

「所以,我原諒你之前所對我說的一切,對我這個父親的不尊敬。」

忽然回頭,巴魯戈向著貝特娜露出了一縷寬慰的笑容。

他身為父親,這一生身不由己,做了許多自己都為之恥辱的黑暗事情。在出發之時,這個小女兒,便始終纏著自己,告誡自己,勸導自己。

但她卻不知道,自己的心中,對於這一次的行動,早已有了決心。

甚至包括這一次隨他一起出發的全體士兵,其餘四名中將,都已經有了決定。

世界政府命名這次任務活動,代號為毀滅,而他們卻在出發的時刻,便已經將這一次的代號命名做了修改。

它名為贖罪!

總裁的小萌妻 格羅蘭島,二十年前,正是他們五人親自帶領海軍,聯合世界政府人員,一同修建,建立的。甚至其上,許多平民,也都是他們暗自操辦,在世界各地強制掠奪的流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