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韋貴妃跟著說道:「是啊,我見過皇上寫過字,那字跡雋永,讓人百看不厭!」

德妃也是說道:「對對對,簡直可以比擬於歐陽學士!太子殿下果然非同凡想!」

她們誇獎著李世民,又連帶著說了李承乾,這點還讓人可以接受。

「四位貴妃謬讚了,本王的字跡哪裡比得上皇上的?你們莫要騙本王了。」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心裡還是十分的爽的。

「太子殿下真的是謙虛了。我們常看皇上寫字,不會騙人的。」

李承乾只是笑笑,那便是真的咯。

心中一爽,能和帝王一比,也是可以。

而後,先寫完了一份。

「這是楊妃的!一日一次,連服七日,必有改善,七日之後若無特別明情況,再來讓本王看看,具體再說!」

楊妃接過方子,雖然她懂得裡面的文字,卻是不解這每一個藥方所代表的含義怎麼樣。

只得說道:「如此,謝過太子殿下!」

接下來,讓懂的人去熬藥就可了。

李承乾點頭,又寫下了另一份。

「這個是德妃的,你的癥狀較輕,本王只給你四天的葯,多多休息,便可改善!」

「謝過太子殿下!」

接著,剩下了兩個貴妃的,李承乾一一給她們送上了藥方,還特別交代了一下。

而最後還說:「這四種藥方是以你們四人的體質所配,你們不可混喝,否則有可能加重病情。」

他又加重了一下語氣。

這不是開玩笑的,因為有些藥物不能放於一起,她們的情況雖然大致相同,但卻又不大一樣。

四人應是,中藥的藥方和西藥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治起病來,不是那麼簡單。

這一點,尤其重要。

四人拿到了藥方,那是十分開心,往後病情改善了,就不會每個月都要忍受著那種痛苦。

四人又是說著一些不著邊的話,無非就是問這問那的。

李承乾可以看出她們想離開,去弄葯調理。

於是正想和她們說起,讓她們先走時。

卻有小黃門吆喝道:「皇後殿下駕到!」

四個妃子臉一僵,這長孫皇後過來幹什麼,早知道就早些離開這裡。

畢竟這事兒,十分隱秘,讓人知道了不好。

可是長孫皇後來了,她們也是走不了。

只能迎上,一起見過長孫皇后。

「妾身見過皇後殿下!」

「兒臣見過母后!母后近來臉色變得十分的好啊!」

李承乾又說道。

長孫皇后,呵呵一笑。

李承乾看到了武則天竟然與長孫皇后一起。

「珝兒見過太子殿下、各位貴妃!」

武則天的心情似乎不錯,那就是她母親的病得到了緩解,其實那也不是什麼大病,但是疼起來十分要人命。

有了李承乾的葯,當然是好的。

「這一切還是乾兒的藥物起了作用。」

長孫皇后的臉色紅潤有了光澤。

今天過來東宮之中也不知道是為何事。

她笑著說完后,又看了一眼四個妃子,有些驚訝。

便問:「你們這是為何?怎麼這般模樣?」

四個妃子素顏示人,她們有些尷尬,欲言又止。

長孫皇后不解。

「我問你們話呢!」。

而李承乾則是出來,這話還是他來說的好。

「母后……」 「母后,四位貴妃過來其實是有事來尋兒臣的。是兒臣讓她們卸去妝容看病,她們並非故意。還請母后諒解!」

李承乾這麼一說,也於情理之中。

四個貴妃投之以感激目光,如果他不這麼說的話,她們恐怕難於啟齒。

楊妃這時說道:「是的,是的,便是如此,我們也從太子殿下這裡取得了藥方。」

說到這裡,長孫皇后想起那日之事。

「乾兒幸苦了,這一段時間母后的病好些,全憑你的藥方,適才孫真人還入宮中來,也看了我一下,覺得我的病已經痊癒,他表示十分震驚,說有空要來東宮之中與乾兒切磋一二。」

連孫思邈都覺得厲害,那可真的是厲害了。

但是李承乾覺得沒什麼,就喝吃飯喝水一樣簡單!這是他本身的能力,和藥方有關,但是藥方絕對不是主要原因!

「喔?這樣嗎?」

「是啊,他看過了藥方,覺得不可思議,沒想到還可以這麼處理。」

長孫皇后這麼表示道。

李承乾心裡一爽。

我真是天下無敵了,連藥王都折服了。

「兒臣不敢妄自菲薄,孫真人可是神仙一般的存在。」

嘴上卻是說道。

「三人行,必有我師,他這麼做,完全契合了這一句話。」

各行各業都是這樣的!不管是誰,普通人也好,真人也罷。

長孫皇后說完之後,武則天小聲的說道:「皇後殿下,小女能說兩句嗎?」

她忍不住想說兩句。

長孫皇后笑道:「珝兒儘管說,無妨,就當這裡是自己家中。」

對於武則天,長孫皇后十分喜歡,這一點讓李承乾十分訝異,或許是因為武則天比較討人喜歡吧?

他一看武則天,這一段時間似乎又長高了一點,難道因為宮裡伙食好嗎?

他也不去猜測太多,只是想知道她要說什麼。

「是,皇後殿下!」

武則天接著開始說道:「那日,小女斗膽去求太子殿下,並取得一張藥方,小女也是按著藥方上所寫的葯抓了葯給我母親服用,僅是三日時間,其臉色變得紅潤有光澤,年輕了好幾歲,太子殿下之醫術實在是高明啊。」

李承乾表示,這沒什麼,這種病,他閉著眼睛都可以治好。

但這話說出,讓四個妃子是欣喜不已。

年輕好幾歲,如果大家都這樣的話,那麼在李世民面前就更加有競爭力!得到寵愛的機會更大。

她們都想要離開這裡,直接吩咐宮女們為她們燉藥了。她們等不及了!

但是長孫皇后在這裡她們哪裡敢走?

「乾兒的醫術,也讓我十分意外啊。原來你還會這個?!」

長孫皇后表示道。

「兒臣只不過恰好懂得罷了。」

天才啊!果然就是天才!一般人學不來的,李承乾卻說恰巧懂,哪有哪么多恰巧?

「乾兒,你莫謙虛了。事實就是這樣!」

長孫皇后最後說道,李承乾也便不再說什麼。

「我們到後花園中走走吧!」

「一切如母后之意。」

「是!皇後殿下。」

四個妃子亦是同聲說道。

他們往著後花園而去。

長孫皇后在不斷讚歎。

「東宮中的裝修與他處不一樣,每次來此地之時,都會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前一段時間李承乾對著東宮進行了裝潢,還坑了李淵一把,整個東宮的環境被打造得十分亮眼。

眾人聊得很開心,長孫皇后在無意之間提起了一事。

「前一段時間吐蕃戰馬送到我長安城中,我方戰馬的數量得到了補充,皇上有意將這些戰馬運到邊疆,增強邊疆的戰力水平。」

此時,楊妃忽然問說:「妾身記得之前一段時間,才送去一千匹馬的,這才過了多久,又要補充?」

德妃也是說道:「是啊,妾身當時也聽說了。」

長孫皇后嘆了一口氣道:「戰馬一直是十分的損耗品,每一段時間就會有馬蹄磨損,這些戰馬便不能再使用了,有些直接退下來了,甚至不能幹重活之後,這一點讓人十分頭疼,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斷更新戰馬的頻率。」

長孫皇后說到這裡的時候,整個人有些憂心。

畢竟她是為國母,為了此事憂心也是正常的。

她還說:「皇上因為此事,幾曾睡不著覺。」

看樣子李世民對於這一件事還是十分上心的,長孫皇后大概也是因為此事而過來散散心。

「關於此問題,那可是千百年來未曾解決過的問題,我們也是無計可施!」

楊妃如此說道,恐怕沒有幾人能像她一樣了解這一方面的知識,因為她本來就是前朝公主,對於戰事方面也是十分了解的,所以能知道的這麼多。

至於其他妃子,她們表示,她們不懂得這些,因為沒有接觸過。

「楊妃說得沒有錯,就是如此,這一個問題困擾著每一個朝代的君主,但卻是沒有一個君主可以解決的。或許,皇上能夠完全解決也說不定吧。」

長孫皇后對於李世民還是有些盲目的相信,畢竟像是李世民這樣的存在,也不多了。

「這事,十分簡單。」

李承乾突然說道。

這下可驚壞了所有人。

千百年來沒能解決的問題,太子竟然說十分簡單?

如果是之前的話,這些貴妃可能會說他兩句,但現在卻說不出口,所謂得了人的恩惠,不好意思懷疑他呀。

加上李承乾的魅力值上升,她們又挨得近,關於他說的,大家只是好奇。

「乾兒,莫要胡說,這事不簡單!」

李承乾卻表示,這個明明一塊鐵就可以搞定的事,怎麼就難呢?

於是又道:「母后兒臣有辦法解決!」

這個才是關鍵,從近來發生的事看來,李承乾似乎一直有辦法。

這次說不定也有辦法也說不定呢。

長孫皇后問道:「那是何辦法?如果真能解決的話,光是換戰馬的話,我大唐一年可以少換上十萬馬,那可是一個極大的減負啊!」

不僅是她,所有人都好奇不已。

她們將目光鎖定了李承乾,想聽聽他怎麼說。 李承乾還沒有說話。

陰妃這時問:「太子殿下,您倒是說說看,我們正等著。」

韋貴妃也是參了一腳。

「可不是,別吊我們胃口了。」

關於這方面的事,大家都十分好奇。

李承乾:……

我這哪算是吊胃口,我都還沒說完呢,你們就一直說說說……一點讓我說話的機會都不給我好嗎?

我……

長孫皇后卻是說道:「你們讓乾兒說說,他剛要開口,你們的嘴就說個不停,他就沒空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