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韓千語聽著她平靜的語氣,竟被她的話堵得一窒。

韓千語當然是恨不得她在病房裡把所有的活都給擔走,可是在看到裴初九那認真的眼神和她那張絕色的小臉時,她又莫名覺得她說的是真的。

韓千語儘管心底恨不得想弄死她,可此刻卻是勉強笑了笑,嘴角拉扯出一個笑容,「媽,我可不放心裴初九照顧姐姐,我看乾脆還是請個高級護工吧,也專業一點。」

她的話一頓,看了裴初九一眼,「當然,這個錢是應該裴小姐出的。」

剛剛裴初九威脅了她幾句,讓韓千語不由自主的把對她的稱呼從裴初九換成了裴小姐,語氣里也不自覺的帶上了几絲敬畏。

韓母皺眉,「請護工?」

韓千語點頭,「是啊,媽,護工一來專業,二來,我們哪能放心裴初九來照顧姐姐啊,如果我們不看著她的時候,她在欺負姐姐怎麼辦?」

韓母眉頭一皺,有些遲疑的看了裴初九一眼,又看了躺在病床上的韓小鈺一眼,原本肯定的語氣一下就猶疑了。

「這樣嗎?」

韓千語點頭,眼角的餘光撇了一眼墨北霆,卻只看到墨北霆的眼神正看向裴初九,認真得彷彿要把她盯出一個洞來一般。

韓千語咬牙,暗暗罵了幾句賤人,心底更是打定主意不能讓裴初九天天來醫院。

不然若真和墨北霆天天撞上,真…如她所說的…

韓千語只要一想到這個問題,她就覺得心驚肉跳。

「是啊,媽,你想裴初九那麼討厭姐姐,把她撞成這樣也沒什麼愧疚感,你讓她來照顧,萬一欺負姐姐,我們連看都看不到,而且專業的事還是得專業的人來做,我們也不可能一輩子守著姐姐那裡也不去啊!」隨後韓千語露出委屈的表情輕輕開口,「媽,我都許久沒有去上學了,課程都耽擱了很多呢。」

裴初九挑了挑眉,沒有插嘴。

反正,只要她能不天天耗在這裡,她是無所謂的。

百無聊賴的時候,她一轉臉就對上了墨北霆那探究的眼神。

她看著墨北霆那直勾勾看著她的樣子,朝著他眨了眨眼皮,拋了個媚眼。

這個媚眼一拋,只見墨北霆的臉當即就黑了。

而…看到這一幕的韓千語,臉也黑了。 心中警惕頓生,韓千語立馬加大火力。

看著墨北霆和裴初九那眉來眼去的樣子,她心底就彷彿有一把火在燒一樣。

「媽,護工都是高級護工,不會出去亂說的,而且姐姐原本是植物人這個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大家也都能理解。」

韓千語跑過去搖了搖韓母的手,而後在韓母邊上耳語了幾句后,「媽,你覺得怎麼樣?」

韓母聽完韓千語的話,臉色瞬間變了,而後眼神遊移不定的打量了裴初九和墨北霆半晌后,才點頭,「好,那這樣的話,還是不勞煩裴小姐了,我想小鈺應該也不會願意見到裴小姐。」

韓母臉色緩和了些,勉強笑了笑,「這些雜事裴小姐就不用來醫院了,護工會自己解決的。」

韓母在權衡了韓千語說的話之後,當機立斷的和韓千語做了同樣的決定。

不管怎麼樣,還是先攀上墨北霆會比較划算。

裴初九聽到她們的話,聳了聳肩,笑眯眯的開口,「是啊,請個護工多好啊,既然我們都已經達成了一致了,想必…墨先生應該也沒什麼意見吧?」

裴初九的眼神挑釁的看著莫北霆,眼神里滿是挑釁。

墨北霆看著她那臉上的囂張笑容,又看著那邊韓母和韓千語眼巴巴的樣子,冷笑一聲,「既然你們都已經商量好了,那我自然不干涉。」

墨北霆看著裴初九小臉上的得意樣子,眼神沉了幾分。

裴初九看了看時間,微笑,「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出來這麼久,弟弟會擔心的,我先回去了。」

她說完后,便準備離開。

旁邊人都滿頭的冷汗,時間不早了?

你這才來半小時不到,怎麼好像一副呆了好幾天的表情?

韓母,韓千語和墨北霆都沒有說話。

韓千語皺眉,「裴初九,請護工的錢可是要你來出的,畢竟是你把我姐姐撞成這個樣子的。」

韓千語可是恨裴初九恨得牙痒痒,雖然不願意她天天來醫院,可是卻又不忍心就這麼輕鬆的讓她逃脫。

裴初九轉過頭,驚訝的問,「錢,我不是已經給過了嗎?」

韓千語皺眉,「什麼時候給過了,你別想糊弄人!」

裴初九眨了眨眼,「我坐牢之前就已經給過了啊,惡魔之眼啊,市值好好幾億美元呢,難道……還不夠嗎?」

她的話一頓,又補了一句,「現在外邊撞死一個人最多也就陪個六七十萬,打頂也就一百萬,我可是賠了好幾百倍呢,這些錢難道還不夠請護工嗎?就算買一座醫院來照顧韓小姐都應該夠了吧?」

「……」

裴初九說得極為理直氣壯,氣得韓千語臉一下就漲紅了。

「裴初九,你…你…」

「我怎麼?」裴初九眨眼,「我知道你們家就這麼一個女兒,所以剩下的錢就不用找回給我了,這麼多錢,多請幾個護工,別虧待了大女兒。」

韓母坐在那,冷笑,「裴小姐真是牙尖嘴利。」

「謝謝,我就當你誇我了。」

韓家人拿裴初九也沒有辦法,在醫院坐了一會之後,韓千語看著墨北霆的眼神幾乎就沒離開過裴初九的時候,一下就忍不住了。

「裴初九,你既然看過了就趕緊走吧,不要呆在這裡了。」韓千語咬牙,「我們這不歡迎你。」

「以後也不要來了。」她補了一句。

裴初九點頭,「好,既然你們這麼說了,那我就勉為其難的不來了吧,當然,你放心,過年過節的,我還是會給她帶上兩束菊花的。」

「……」

韓千語和韓母的臉色一下就變了。

菊花?

那不是給死人的嗎?

哪有你這樣說話的,她們的表情就跟吃了蒼蠅一樣地難看。

裴初九看著到這也呆得差不多了,也不想再多理會韓氏母女二人,懶洋洋地撇了墨北霆一眼后就徑自離開了病房。

裴初九離開了。

韓千語才算是鬆了口氣,眼神又重新看向了墨北霆。

她滿臉嬌羞,走過去拉了下墨北霆的胳膊,「北霆哥,快到吃飯時間了,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呀,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日料特別好吃,要不我帶你去吃?」

韓千語滿臉的期盼地望著墨北霆精緻的臉龐。

韓母也適時配合,微笑點頭,「你們倆去吃吧,我在這看著人,你們放心。」

墨北霆直到看不到裴初九的身影時候,才回過神來。

一回過神來,她一眼就看到了那邊韓千語期待的眼神,和那諂媚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腦海里竟然浮現了裴初九的笑容。

燦爛,耀眼,奪目,像一朵帶刺的玫瑰。

他恍了恍神,竟然在此刻一瞬間就覺得眼前韓千語的笑容是格外的做作。

瞬間他就沒了興緻,淡淡把手抽離開,「不了,我下午還有事,先走了。」

韓千語愣了,有點著急,「北霆哥…可是…什麼事能有吃飯重要啊,人總得還算要吃飯的呀。」

墨北霆皺眉,一雙如鷹般的眸子定定地盯著韓千語,「不用了,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墨北霆說完后,無視了韓千語接下來的反應,直接就邁著步子離開了醫院。

墨北霆離開了之後,韓千語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她臉上的表情滿是猙獰,十分不甘心的看著韓母開口,「媽,裴初九這麼女人竟然還威脅我,她以為她是什麼啊,竟然還說要勾引墨北霆!!」

韓千語想想剛剛的事都覺得憋屈。

心底就跟貓抓了似的痒痒的十分不舒服。

韓母比起韓千語還是要平靜許多,她眯了眯眼,淡淡開口,「裴初九也不像是一個能乖乖在醫院當護工任我們拿捏的女人,裴初九把小鈺撞成這個樣子,如今連照顧都不肯照顧墨北霆直接拂了他的面子,墨北霆說什麼也是個男人,不會就這麼輕易原諒裴初九的。」

韓母淡淡開口,「你要好好把握好這段時間,把墨北霆的心給拿捏住,一旦你把這個男人握在了手裡,那麼這個上京,咱們韓家都可以橫著走了!」

韓母的表情平靜,但是眼底卻有著滿滿的野心。

韓千語眼睛一亮,重重的點頭,「媽,你放心吧,北霆哥只會是我一個人的!」 「閆馭寒,何。」這時候,金安娜走了過來,說道,「拍賣會要開始了,你們怎麼還在這聊天啊,快進去吧。」

閆馭寒沒再說什麼,轉身往宴會廳里走了進去,留下一抹深沉冷峻的背影。

何喬喬站在原地,心裡涼了一下。

金安娜看了她一眼,唇角露出一點笑意,說道,「何,那我也進去了,你自己看著辦哦。」

她說著,已經追在閆馭寒的身後走了進去。

何喬喬站在原處,定了定神,深呼吸了一口,抬起腳走了過去,按照主辦方安排的位置找到了自己的椅子坐下,她被安排坐在最後一排。

這次的排位是完全按照公司的規模來安排的,何氏這種小企業自然是排在靠後位置的,寰宇則在最重要的主位上,而他旁邊的位子上則貼著金安娜三個字,金安娜坐在他的旁邊,滿臉笑意地偷偷看著閆馭寒,眼底的佔有慾非常明顯。

金安娜拿出手機偷偷給主辦方的朋友發了條簡訊:安尼莫,謝啦,作為安排的很好,回頭請你吃飯。

沒錯,她知道今天的慈善宴會閆馭寒會出席,所以一早就拜託主辦方的朋友在安排座位上行了個方便,將她安排在閆馭寒的身旁,將何喬喬安排在最後一排。

何喬喬坐在後面,看著前面的兩個人,唇角扯了扯,露出一點說笑不是笑的表情來。

「好巧,我坐在你的旁邊。」金安娜朝閆馭寒眨了眨眼睛,說道。

「巧不巧,你心裡沒有數嗎?」閆馭寒目光看著前面,淡淡地說道。

獵愛總裁:錯情蝕骨 「……」金安娜頓時感到有些尷尬,他也夠直接的,她回頭一看,見何喬喬正看在這邊,便對閆馭寒說道,「何一直在看你呢,你們吵架了嗎?」

閆馭寒眉心微微凝起,金安娜見狀,連忙說道,「抱歉,這是你的私事,我不問了。」

但是她心裡頭卻很高興,女人的直覺不會錯的,閆馭寒和何喬喬肯定吵架了,難道是因為她?

不管怎樣,她都有了更多的機會靠近閆馭寒了。

「各位老總,我們的慈善拍賣會現在就要開始了,今天晚上所得善款,將全部捐贈給西部『母親河』工程,進行一個東水西調的計劃,爭取讓偏遠乾燥地區的人們能夠喝上放心水。」這時候,這場慈善晚宴的主辦人,某時尚雜誌的老總宣布拍賣會正式開始。

「各位貴賓,大家好!」老總說完話后,主持人上台了,「在慈善拍賣晚會開始之前,我們臨時加一個小節目,那就是待會呀,我們的攝影師會將鏡頭對著我們現場的每一個人,十秒鐘之後,大屏幕上出現的是誰的特寫,誰就要貢獻出今晚的一個吻,這個吻在場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競拍。」

主持人的話音剛落,現場的氛圍頓時熱烈起來,紛紛期待著被鏡頭鎖定的人是誰。

「一、二、三,開始!」主持人話音剛落,前面的屏幕亮了,屏幕上出現了全場人的鏡頭,頓時現場響起一陣歡呼聲。

「各位,我們現在倒數十秒,看看十秒鐘后大屏幕上的人會是誰呢?說好了,無論是誰,一定都要獻出這個吻!」

「快點吧,不要賣關子了,好緊張啊!」台下有人大聲說道,引來眾人的一陣哄堂大笑。

「OK,我們的嘉賓已經等不及了,攝影師請準備,十、九、八、七、六、五、四……」全場的人一起倒數,攝影師的鏡頭在場內眾人的臉上掠過,不斷地引起歡呼聲,數到最後幾聲的時候,大家都屏住了呼吸。

「三、二、一!」

「時間到!」主持人喊停。

妻人太甚:極品逃妻好V5 頓時,大屏幕出現了一張俊美絕倫的臉,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稜有角,散發著冷峻,尊貴,不可一世的氣息!

「噢!」現場頓時沸騰了!

尤其是女嘉賓們,一個一個的,發出尖叫聲,就想要瘋了一樣。

何喬喬瞪大了眼睛,露出驚訝的目光來,因為大屏幕上出現的竟然是閆馭寒的臉。

天,主辦方好敢啊,竟然敢拿閆馭寒來開這個玩笑!

「啊!!是閆馭寒啊!」

「我的媽啊,我要傾家蕩產得到這個吻!」有人激動地大叫。

「我要,我要,我馬上給我爸打電話!」還有的人激動到腿軟。

而坐在一旁的金安娜,抬頭看著閆馭寒,眼底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光來。

全場的人都蠢蠢欲動,等著看這位最有身價的男士的慈善之吻將會落到誰的手上,還有的女人,已經拿出化妝鏡來開始補妝。

每個人都顯得十分激動,唯有當事人閆馭寒,倒顯得格外淡定,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但是,他越是這樣,越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越是讓人發瘋,著迷。

「別忘了,閆太太今天也有來現場啊,閆太太應該會卯足了勁得到這個吻吧。」這時候,有人說起了何喬喬。

於是,有不少人的目光看向何喬喬,她一下子就成為了全場的焦點,就連一直沒什麼表情的當事人閆馭寒都朝她看了過來。

「呵呵。」何喬喬笑了笑,站了起來,說道,「既然是競拍的慈善之吻,自然是誰出的錢多就給誰了。」

但其實,沒有閆馭寒的財力相助的話,以她個人的財力,是競爭不過在場的女人們的,再說了,她現在把大部分的錢頭投入到了公司里了。

「哇哦!閆太太這是要出最多的錢得到這個吻呢,還是打算讓出去呢?就讓我們大家拭目以待吧。」主持人說道。

「閆太太,閆先生人都是你的,這個吻,你就不要和我們搶了吧。」有千金名媛小姐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

銀鴉之主 「是啊,閆太太,慈善之吻嘛,你待會不要出價哦。」

何喬喬臉上一抹潮紅,默默地看了閆馭寒一眼,閆馭寒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淡淡掠過。

「好了!我們現在就開始競拍,底價五十萬,看看誰最終能得到閆馭寒先生這個吻。」主持人說道。

「可以吻足三分鐘嗎?」娛樂圈一線女明星戴玥突然舉手問道。

「這個……」主持人看了看閆馭寒,咬了咬牙,大著膽子說道,「可以!」 「哇哦!」現場再一次沸騰了,吻足三分鐘,這實在太具誘惑力了。

原本還在觀望的一些女士,不再猶豫了,下定決心想要得到閆馭寒這個「三分鐘」的熱吻,沒準,因為這個熱吻,還能和這位英俊多金的男人發展點什麼,這就太值了。

熱吻三分鐘?!還以為是蜻蜓點水一樣的吻呢,何喬喬心頭一顫,腦海中莫名浮現出閆馭寒抱著她熱吻的畫面來,如果被人拍下,閆馭寒要這樣子當眾和比人熱吻三分鐘嗎?。

她不喜歡這樣!她看向閆馭寒,心想,如果是別人競拍下了這個吻,他會不會想辦法拒絕掉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