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韓宇停了下來,看向了也在一旁停了下來的黃虯龍。

兩個人都停了下來,自然不是因為他們不再繼續比賽,更不是他們想要退出比賽。而是……而是此時外圍的那些強者已經全部倒下!

看看,看看這方圓十里之地,你就會知道剛剛發生了怎樣激烈的戰鬥。十里地之內再沒有一座山,因為這些山都被夷為平地,甚至乎已經陷了下去。

幾乎所有的樹木都到了下來,或者說幾乎所有的植物都喪失了他們的生命,即便是能在石頭裡生長的小草。

「比賽還沒有完,我們繼續!」黃虯龍接上了韓宇的話,眼睛里充滿了戰意和興奮之色,同時也有一點不甘。

到了現在,韓宇終究還是領先了,還是領先了兩人!這讓黃虯龍很不開心。韓宇領先,那麼也就是說這場比賽是韓宇贏了,如果這場比賽到此結束的話。

而他黃虯龍是絕對不會輸的,在他的字典里從來就沒有輸這個字。他黃虯龍可以死,就是不可以輸!

但是話說回來,剛剛的橫掃,真的讓黃虯龍很開心,那種肆無忌憚的橫掃,那種不管不顧一切的發泄,那種激烈地想要戰勝對手卻又始終差一點的感覺,讓黃虯龍很興奮,他太久沒有那種一定要竭盡全力才能做成事情的感覺了。這種感覺,讓人激動讓人興奮到想要流眼淚。

黃虯龍不想這種感覺這麼快就失去,更不想自己輸給韓宇,所以他要繼續,所以黃虯龍的眼睛看向了前面不遠處的某座大山。

因為在那裡還有著四人,四個最強大的人,三個佩戴紫色腰牌的貴人,和雲厚長老!

這四個人都是玄尊巔峰強者,他們有絕對的分量,他們有絕對的實力,所以如果能夠將他們幹掉,這場比賽就是他黃虯龍的勝利了!

緋聞嬌妻:情陷腹黑首席 很簡單的邏輯,但是卻又是很不正確的邏輯。因為那四個人絕對強大,那麼他黃虯龍又怎麼可能一對四?不可能一對四,他又怎麼可能贏得下這場比賽?

但是!但是黃虯龍卻從來沒有關心過這個問題,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不能一對四,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會輸!

如果沒有必勝的信心,又怎麼可能將對手全部幹掉!

「前面的這四個人是我的!」

說著,黃虯龍就向前掠了出去。

他是這樣的堅決,是這樣的一往無前,是這樣的雖千萬人吾往矣!

他不懼怕一切,他有必勝一切的信心,如果老天擋在了他前面,他會連老天都殺死,如果神佛擋在了他前面,他會將神佛都幹掉。

天遮不了他的眼睛,地埋葬不了他的雄心,他會頂天,他會立地!

這是一個人傑!

在這一刻,韓宇心頭不由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或許第一眼看見這個傢伙你會討厭,或許即便相處下來你還會討厭他,但是!但是無論如何你卻不能小覷他,你卻不能不佩服他。因為他值得你重視,他值得你佩服,因為他是黃虯龍!

於是乎,韓宇也掠了起來。

既然是比賽,那麼就要比賽下去。

即便韓宇要救出小紅,但是卻也不能失信於黃虯龍,至少此時不行!

不盡全力,那就是對對手的不尊重,就是對對手的失信!

而黃虯龍這樣的對手,不應該被任何人不尊重! 很奇怪的現象,原來的一場充滿了陰謀的計劃,卻演變成了兩個人的比賽。他們將所有人的眼光都忽視了,他們將所有的陰謀都忽視了。

他們需要的只是戰鬥,戰勝對手,讓所有人都倒下。

「你兩個,我兩個,誰先將兩個都給打趴下,誰就是最後的贏家……不要覺得我這是在讓你!因為剛剛的那些傢伙根本就什麼都不算,一點挑戰性都沒有。你就算再將更多的那樣的人打倒,也沒有任何意思。廢話少說,動手!」

韓宇后發先至,一下子來到了黃虯龍身邊,看到黃虯龍聽到自己說的前半斷露出了疑惑和不願意的表情,不由加上了後半段話。

然後,韓宇便再不管黃虯龍的表吸,而是向著前面的雲厚和紫衣貴人掠了過去。可以說這兩個人是韓宇最討厭的兩人了。雲厚自然不用說。而紫衣貴人的飛劍之前就讓韓宇受到了太多的傷害,甚至乎讓韓宇失去了救走小紅的機會,而且這個人也是最危險的。

如果此時不首先解決了他,難道他的飛劍不會在某個時刻不聲不響地給韓宇來一下?

而黃虯龍其實是不太願意接受這樣的安排的,因為即便前面的那些人根本什麼都不算,但是!但是最終他黃虯龍卻是還是少放到了六人!

黃虯龍是驕傲的,即便只是一點點,他也不想欠人家,更不想輸人家!

但是事已至此,黃虯龍也沒有辦法了,他只能繼續向前,只能想著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前面的兩人給放倒。

「我會很開快他們兩個人打倒,然後再去將你的兩個對手給打倒!」

黃虯龍大喝一聲,整個人的氣勢升騰到了極致。

而這邊的四人,從剛剛看到現在,心情也就從一開始的興奮到現在的沮喪和憤怒。

開始的時候,他們已經想好了,他們的埋伏是這樣的隱秘,心急的韓宇一定不會發現他們。然後他們就能輕鬆解決掉韓宇。

那個時候,韓宇將會是他們羞辱的螞蟻,他們只需要伸出一隻手就能讓他死掉。而現在……現在……看看,看看,現在是什麼情況吧!

人家現在根本就不將自己當成對手,人家只當自己是玩具?只當自己是遊戲的一部分!難道不是?如果不是,你怎麼解釋現在韓宇和黃虯龍的臉色和他們眼中發射出來的的光芒?他們根本就是當自己是寵物,一隻只能被用來玩耍的寵物!

他們就像是一頭狼看到了一頭羊,他們兩個人在將自己當成獵物,並且以獵殺自己這個獵物為快樂的源泉!

在這一刻,這四個本來應該高高在上無論在這邊的任何一個島嶼都應該得到足夠尊重的貴人,突然覺得自己很卑微,突然覺得心裡虛虛的。他們從來就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有一天會被當成獵物,當成遊戲的一部分,而不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存在。

這讓他們很不爽,讓他們很憤怒。

於是乎……於是乎,他們同時動了,紫衣貴人和雲厚沖向了韓宇,黃衣貴人和白鬍子長老沖向了黃虯龍,他們要拿回自己的尊嚴!這已經不是一場陰謀,這是一場關乎尊嚴的戰鬥。

但是……但是此時他們是不是已經將自己當成了獵物?要不是這樣,他們為什麼要按照韓宇剛剛的安排而動啊?韓宇說他要對付紫衣貴人和雲厚,紫衣貴人和雲厚就向著韓宇發出攻擊?

當然,這些都已經無關緊要了。因為戰鬥已經開始,誰一個失神便會死在這裡。

轟隆!轟隆!轟隆!

一聲聲巨響不斷響起,然後便是天翻地覆,便是天地變色,便是氣貫長虹,便是排山倒海,便是山河破碎。

韓宇的拳頭一次又一次地向前,一次比一次強烈,火焰已經滔天。因為韓宇的強勢,雲厚瞬間便被壓制,只能被動地承受韓宇的拳頭。

而此時紫衣貴人當然不可能坐以待斃,他雙手不斷動作,不斷使喚自己的飛劍、飛劍當即急速飛行了起來,像是一道光一般快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一下子闖入了火焰當中,一下子沖向了韓宇的一條大腿。

而此時韓宇的拳頭正高高舉起,正向著前面的雲厚而去。雲厚此時已經有點疲於應對的感覺了。韓宇的進攻實在是太過於強烈了,就如同源源不斷的滔天巨浪,一浪過後,還有一浪,一浪過後,依舊還有一浪。一浪接著一浪,永不停息。

而如果此時的韓宇的拳頭繼續向前,將會給雲厚造成一定的傷害。但是同時韓宇的一條腿可能就會失去行動能力。如果韓宇選擇閃開,或者專心去應對飛劍,自然可以將飛劍給震開,但是當然會讓雲厚喘息到一口氣。

韓宇會做出什麼選擇?

這當然不是一個問題,至少對於熟悉韓宇的人來說。

「給我破!」韓宇大喝一聲。

轟隆!

一聲巨響響起,然後韓宇的拳頭繼續向前,帶著無比的威勢向著前面的雲厚而去。

火焰瞬間將雲厚給覆蓋了個完整。

然後……

然後雲厚便倒飛了出去。同時韓宇的身子不由就是一頓,鮮血從他的大腿飆射了出來,就如同一道彩虹一般在天地間揮散了起來。

「我已經快要將一個人給打倒了。再來!戰!」韓宇大喝一聲,完全不管不顧自己的大腿的傷勢,不顧那鮮血的飛濺,而是追向了雲厚,要窮追猛打。

那邊的黃虯龍也發現了這邊的情況,一雙眼睛不由亮了起來,就如同裡面有一堆柴火在燃燒,幾乎都要將他前面的空氣給燃燒個完全了!

韓宇竟然在這個時候再次領先!

到了此時此刻,驕傲的黃虯龍是不可能再忍住的了。突然從腰中抽出一把軟劍。

軟劍發出了一聲脆響,然後綳直。這是一把純黑的長劍,沒有人見過黃虯龍使用過,或者說在今天之前,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黃虯龍竟然還有一把軟劍。

因為之前根本就沒有人能夠逼黃虯龍使出長劍。而此時黃虯龍前面的兩個人也不能逼他使出軟劍,至少黃虯龍是這樣認為的。如果不是因為要贏了韓宇,他是絕對不可能以這麼高的規格去對待眼前這兩個傢伙的,因為軟劍代表了他的性命。

施展軟劍是以他的生命力為原料來燃燒的!

「你們應該感到慶幸,因為很少人能夠讓我用出遊龍!你們死也應該值得了!」

黃虯龍又看了一眼那邊的韓宇,對著眼前的兩人說道。

然後……然後黃虯龍身子突然向前掠了起來,劍在手上,卻沒有多少劍氣溢出,甚至乎可以說沒有劍氣溢出。

而就在前面的兩人以為黃虯龍在虛張聲勢的時候,黃虯龍的身子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然後……然後黃衣貴人突然感覺到前面傳來了危險,猛然一掌向前推送。掌風就如同波濤一般向前洶湧要將前面的所有東西都給轟掉。

而此時黃虯龍已經出現在了黃衣貴人的前面。按照以往的情況此時的黃虯龍應該要和黃衣貴人比拼力量和修為的。

因為沒有人能夠無視黃衣貴人的掌,無視那能夠將一切摧毀的掌力。

但是!但是此時黃虯龍竟然沒有倒飛出去!

而此時黃虯龍的劍上,黃虯龍的身上並沒有強大的氣勢散發出來,更沒有強烈的劍氣向前推送。

黃虯龍就像是一桿竹子,前面吹來了大風大浪,他就會隨著大風大浪晃動,無論風浪如何強大,他都不會摧毀,他只會隨風飄搖。

而黃虯龍的劍卻又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向前推送了過去。

劍行走的軌跡並不是直線,而是彎彎曲曲的,如果這不是一把軟劍,或許早就斷掉了。但是游龍卻是一把軟劍。所以游龍沒有斷掉,所以游龍繼續在向前,以一種像是被折成了很多段的詭異的姿態在向前!

前面的黃衣貴人看到這一幕,完全驚呆了。他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竟然有人能夠在強大的力量面前而前進,而且是不觸動這股力量絲毫!

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究竟是怎麼樣一種功法?

突然,黃衣貴人的眼睛亮了起來,然後眼睛里和臉上出現了無比的驚恐,就如同一個普通人看到了鬼、

「游龍功法!黃家那位至尊的功法!」

黃衣貴人大叫了起來。這真的太震撼了。黃虯龍竟然修鍊了那位至尊的功法!

什麼是至尊?至尊便是這邊島嶼上最強大的人。 霍總,養妻已成癮 如果按照陸地上的那些人的說法,至尊便是至強!一個至強的功法有多強大?這已經不用去討論了。

而黃虯龍修鍊的就是一名至強修鍊的功法。所以黃虯龍理所當然強大。

嗖……

就在黃衣貴人驚恐著的這時,突然一聲聲音響起。然後……然後黃衣貴人的胸前出現了一個洞口,一個血淋淋的洞口,黃虯龍的劍狠狠穿透了他的胸口,穿越了前面強大的力量狠狠穿透了黃衣貴人的胸口。

太強大了,黃虯龍真的是太強大了!幾個眨眼的時間,便已經將一名玄尊巔峰強者給刺穿胸膛。

那麼……那麼如果黃虯龍和韓宇有一戰,這兩人究竟誰才是最強的?

當然,此時這個問題還不會有答案。

「走!」突然就在這時,一聲爆喝響了起來。也不知道是誰大叫了這麼一聲。

然後……然後剛剛還想著要要回面子,不想被當成玩具的四人,就像是發了瘋一般逃走了,連頭也沒有回一下,連話也沒有多說一句!

一場原本應該很熱鬧的殘忍單方面屠殺,就這樣結束。或許現在發生的一切也能算是單方面的絕對虐待吧?

但是主角和配角卻要調換了,韓宇和黃虯龍成為了這一齣戲的絕對主角。

但是!但是韓宇就算此時再威風又有什麼用?他不還沒有救出小紅? 是的!

也不知道是習慣使然,還是內心深處以為小紅是韓宇的軟肋,雲風在逃走的時候,隨手還是帶上了小紅。

而此時面對這些人的逃走,韓宇卻沒有追擊的意思,因為在韓宇的計劃里,他根本就沒有想過在這時就將小紅救出來。

而黃虯龍自然是不可能就這樣放過他們的,他已經離著比賽的勝利這麼近了,他怎麼可能就這樣讓勝利遠離自己而去。

於是乎,黃虯龍便追了上去,一邊追著,一邊大喝道:「站住!你們都給我站住,否則我一定會殺了你們,無論你們躲到天涯還是海角!」

前面的眾人聞言,身子不由就是一頓,差點就從空中倒了下去。

如果是別人說出這樣的話,他們完全可以將這當成是放屁。而如果是黃虯龍說這句話,他們卻不能無視了。因為黃虯龍有這個能力!即便他們回到了家族,黃虯龍也是能夠名正言順正大光明地去找他們的麻煩的啊!

只要黃虯龍只正大光明地太挑戰他們,就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說話。而如果是單對單對上黃虯龍,根本就沒有幾個人有信心贏得聊他。

這邊的八十座島嶼之上,有哪一個家族敢於得罪黃家啊?至少在沒有佔據絕對的道理的時候,是沒有哪幾個家族敢這樣做的。這裡之所以用了「幾個」,是因為在這邊的八十座島嶼之上,確實有一個家族敢和黃家爭鋒的。

因為那個家族,也有一位至尊,那個家族也是這邊島嶼的最偉大的一個家族。

當然此時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六人已經集聚在一起,然後最強的那四位玄尊巔峰強者,同時連連出手,然後撕裂一片空間,然後迫不及待地鑽入了空間裂痕之內。

然後……然後他們穿越了空間,來到了另外一個地方。再接著……明明身後什麼人都沒有,他們卻又再次一起動作,再次撕裂空間,再次進行空間穿越。

然後他們又來到了一個地方,但是他們卻還是沒有停歇,即便他們明明知道連續兩次的四個人的聯手,是絕對可能穿越很長的一段距離,是絕對不可能被黃虯龍追上的,但是他們還是再一次撕裂了空間。

因為他們實在太害怕了,所以他們要像是一個剛剛擺脫了一隻貓的老鼠一般,慌不擇路,要將自己的最後一份力都用完,用在逃走之上,而完全不管自己是如何的狼狽,完全不顧自己原來是什麼樣的身份。

至此,之前那幾名信心滿滿想要殺死韓宇的人,已經完全沒有了殺死韓宇的心,此時的他們只想著如何逃走!

而另外一邊,韓宇看著黃虯龍的身影,卻沒有叫住黃虯龍,雖然韓宇明知道如果那四位玄尊巔峰強者聯合,黃虯龍是絕對不可能追得上去的。

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這一切都在韓宇的計劃當中。

在韓宇原來的計劃當中,韓宇是要分成兩步去救小紅的。第一次,也就是剛剛,韓宇會選擇無視小紅。然後和黃虯龍進行一場比賽。

韓宇的目的是讓所有人都害怕,然後讓所有人都離開雲風和雲厚,這樣韓宇的對手便會減少。如此,到時候只是面對雲風和雲厚兩人,韓宇不是有更多的可能性將小紅救出來?

而經過剛剛的戰鬥,相信所有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都不會再和雲風和雲厚站在一起的。難道這些人都是傻子都想死了?如果不是傻子不想死,他們難道會願意承受韓宇和黃虯龍這兩個瘋子的攻擊?

是的!韓宇的目的就是讓所有人都認為自己是瘋子,是一個喜歡以人為獵物的瘋子。

而很明顯,這一點,剛剛的韓宇做的很好。

而接下來,韓宇需要的便是尋找了,尋找到雲風和雲厚的所在。然後韓宇就可能將小紅救出來。

這個計劃雖然不是完美的,但是卻能夠將危險減到最低。

想到這裡,韓宇的眉頭不由又緊緊皺了起來,然後又不由大大地呼出了一口氣。雖然感剛剛的計劃應該是成功的,但是畢竟小紅還在那兩個傢伙手裡,那麼救出小紅便依舊是一件難事。

輕輕搖了搖頭,韓宇將這些擔心給拋到了腦後。如果想要做成一件事情,你需要思考,需要制定計劃,但是卻不能花太多的心思去擔心去懼怕。因為這樣只會損失你的精神力,讓你沒有辦法堅實地去履行自己的每一個步驟。

就地而坐,韓宇開始調整自己的內息,修復自己的身體。

剛剛的戰鬥看似很輕鬆,實則對於韓宇來說卻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想要震懾住那些傢伙,韓宇需要在一段時間內維持自己最巔峰的實力,而這樣做的結果自然是損耗大量的力量和修為。

剛剛,在和雲厚和紫衣貴人戰鬥的時候,韓宇也受到了一些傷害。畢竟那兩個人都是玄尊巔峰強者。

如果韓宇不是一下子將自己的修為全部爆發,而且一直爆發,在短時間內壓制了他們的氣勢,那麼最終的結果或許還不可知。

有種掰直我 如此這般,韓宇收回了自己的思維,開始修復自己的身體。然後又是一段時間過去了,韓宇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邊響起了一陣破空聲。

有人向著這邊急速掠了過來。

看到來人,韓宇眼睛不由就是一亮,瞬間想到了某種可能性,原來因為之前的事情而顯得有點灰暗的心裡,變得光明了許多,溫暖了許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