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韓宇幾人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臉色顯得失望至極。

而在他們周圍,也是有著不少人對韓宇冷言冷語的嘲諷著。

明明可以自己私藏的好處,竟然還公布出來,這種人的腦子有問題嗎?

不過韓宇四人,卻完全不在乎這些人怎麼說到。

等了一段時間,依舊沒有發現毛球的身影,最終韓宇決定,帶著其餘三人離開這個地方。

經過無影講完毛球的身世之後,韓宇倒也不怎麼擔心這個傢伙了,它既然這樣做,必然是有著自己的打算,而且肯定也會找到韓宇一行人的。

原本極為擔憂的蘇眉欣,懸著的心也放了下去。

而韓宇,則是帶著一行人向著第二處金靈池將要出現的地方趕去。

頓時,他們身後,也跟上了密密麻麻的修行者向著那個方向追趕而去。

既然第一個金靈池自己得不到,那就要趕緊去爭取第二個!

沒有誰願意在一個已經失去的機緣上面浪費過多的時間!

第二處的位置,距離之前第一次出現的金靈池的位置很近,也就過去了兩個時辰的時間,眾人便來到了第二處金靈池的位置。

儘管已經加快了速度,但是這些人依舊是來晚了。

而有一部分修行者,顯然動過了一些腦子,明知道第一個自己搶不到,早已聚集在第二處金靈池的位置,等待第二處金靈池的現世,這樣自己自然就可以第一時間進入了。

可當他們到達地方的時候卻發現,本來以為獨一無二的想法,居然又很多人和自己的想法一樣。

至於韓宇一行人,已經被列為了最蠢的一群人!

韓宇四人的臉色明顯顯得有些沮喪,然後沒有絲毫的停留,向著第三處金靈池的地方出發!

就這樣,近乎同樣的過程,韓宇一行人一直進行了十次!

現在他們的面前,是第十座出現的金靈池,而金靈池的周圍,依舊有著數千名臉色顯得極度失望的修行者。

這些金靈池,不像之前的那個陣眼位置的金靈池,這些金靈池可以進入的人數限制極少。

最多不會超過十人!就算是二十五座金靈池同時出現,也只有不到三百人可以進入,而這數千人,也只能看熱鬧了!

至於後面五個真實的坐標,這些人也是完全沒有機會了!

四大勢力,也沒有蠢到要強行爭取前面出現的金靈池,即便他們實力在強大,再如此多的修行者的眼皮底下,也無法強佔這些金靈池了。

這不是以往,一處金靈池出現,只有一部分人知道。

這一次,在韓宇的推波助瀾下,所有的修行者都知道了金靈池的事情。

如果四大勢力要強行佔領所有的金靈池,必然會引發眾怒,所以,他們也不敢太過於貪心!

就算是散修,也有著極少數人擁有者極為強大的實力,這些人雖然不會加入那些大勢力,但憑藉自身強大的實力,也沒有人願意輕易招惹!

一旦惹得這些人憤怒,然後聯手起來,即便是四大勢力,也吃不消。

至於第五大勢力?確實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了,如此大的機緣,第五大勢力依舊沒有出現爭奪。

或許……已經在暗中開始爭奪了吧。

剩下的五個真實的坐標,四大勢力分別佔據了一個,而最後一個,依舊是留給了其他的散修!

獨自佔據一處金靈池,足以讓自己一方的實力變得更加強大!

至於第十五座金靈池?似乎並沒有按照韓宇之前公布的時間出現!

韓宇一行人,也是再次跟隨者其他修行者來到了第十五處金靈池的位置,依舊是一片荒地,卻顯得很平靜。

人群紛紛屏住了呼吸,等待關鍵的時刻快速出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很快,便超過了韓宇原本說出的時間。

但是韓宇所在的區域,依舊很安靜,所有人依舊是在靜靜地等待。

金靈池這種地方,出現一些變故,在這些修行者看來是很正常的,只要等下去就可以了,也不差這些時間,大不了到時候放棄這座金靈池的位置,前往十六座金靈池!

然而,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已經一天的時間過去了,金靈池依舊沒有顯現出來!

至於其他的金靈池,同樣沒有任何的動靜。

此刻,就連一直跟隨在韓宇身旁的景爺也是再次變得疑惑了起來!

這是什麼意思?這個位置,根據韓宇所說的,明顯是一個正確的位置啊!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問題?

難道韓宇之前的推算是錯誤的?上一座金靈池,已經是最後的了?

那自己一方豈不是虧大了,折騰了半天,白白給別人做了嫁衣?

景爺的臉色顯得很不甘心,蘇眉欣的心中,也顯得極為的擔憂。

就連一直很平靜的無影,也是有些疑惑。

至於韓宇,同樣緊緊皺著眉頭,似乎眼前發生的這一切,真的是自己計算錯誤了!

「到底怎麼回事?」蘇眉欣疑惑的看著韓宇,開口問道。

與此同時,在他們的周圍,大量的修行者的目光也是紛紛看向了韓宇的方向。

究竟是怎樣的情況,他們也想得到一個結果,不管這個結果怎麼樣。

「額……好像出現了一點問題。」韓宇的臉色通紅。

「難道不會再有金靈池出現了嗎?」

「你竟然欺騙我們!是不是根本就不會有那麼多金靈池出現!」

「不!是你留下了假的坐標,現在剩餘的金靈池,都沒有出現,肯定是你留下了假的坐標和時間,把我們所有人吸引到了這裡!」

「對!一定是這樣!他留下了假的坐標,然後自己再去找機會,找到真正的坐標,吃獨食!真的是可惡啊!」

周圍的修行者,紛紛對著韓宇懷疑了起來,甚至到了最後,有不少人也是忍不住出言辱罵韓宇。

不說韓宇,就連景爺的心中,也是極為的憤怒,雙眼中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如果韓宇不將金靈池的事情說出來,你們也得不到這樣的機會!自己的實力不夠,爭取不到已經出現的金靈池,現在就說韓宇欺騙你們?你們不感激也就算了,還要反咬一口,你們……真的是無恥!」

景爺終於是忍耐不住,對著周圍的人怒吼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金靈池這種天大的機緣,你們還想吃獨食?自己享用?你在做白日夢嗎?」

「對!無恥的人是你們吧!欺騙了我們所有人,只為自己獨吞剩下的金靈池!」

一時間,又有著大量的修行者開始反駁景爺的話語。

景爺的臉色漲的通紅,兩個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經過了被狂石幫逐出的事情,他已經恨透了這樣的人!

而蘇眉欣,自然也是渾身散發出冰冷徹骨的寒意。

很快,韓宇周圍的一群人,便被這徹骨的寒意刺激的不敢再多說話了!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依舊都是落在了韓宇的身上!

這麼久了,韓宇沒有任何的表現,其實很多人打心底都已經相信了,這根本就是韓宇推算失誤了。

到了現在,金靈池已經全部現世!

過了良久,韓宇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諸位。」突兀的話語,打破了整片區域的平靜,一時間,所有人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等待韓宇接下來的好消息!

「萬分抱歉,之前確實是我韓宇推算錯誤了!我自以為自己的陣法造詣極高,沒想到到了今天才發現,以前都是坐井觀天了。」

說著,韓宇臉上的笑容,顯得有些自嘲了。

而其他人的臉色,便是顯得有些失望了,聽韓宇的這意思,剩餘的金靈池,是沒有希望出現的了。

「什麼意思?難道金靈池真的不會再出現了?」

「快說啊!你直接說結果行不行!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知道一個結果啊!」

「對!趕快說結果,我們也不想這樣糾纏下去!」

緊接著,就有著不少急性子對著韓宇催促了起來。

韓宇假裝的平復了一下自己慚愧的心情,臉色變得平靜了起來。

「其實,我之前說的金靈池的數量,並沒有任何錯誤!」

一句話說出,在場的修行者,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找這樣說,還有能夠進入金靈池的機會?這可真的是好消息啊!

「那為什麼這裡沒有出現金靈池!難道在其他地方,那又是在哪裡?」

「呵呵……」韓宇的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坐標沒有錯,錯的只是時間。」

「確實是我的推算出現了問題,這四十九金星陣,應該是被改動過的陣法,原本的陣法,只有一處陣眼,而目前的這個陣法,卻是有著兩處陣眼!」

「之前出現的金靈池,都是被上一次出現的陣眼所控制,而剩餘的金靈池,則是被第二個陣眼所控制。」

「而第二個陣眼出現的時間,我也不能確定。也就是說,其餘的金靈池,是存在的,位置也沒有錯,只是……恐怕要和以往一樣,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才會出現了。」

韓宇解釋了很多,說道這裡,已經有很多人開始嘆氣了。

「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的金靈池,將會是下一個出現的,這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它出現的時間,我已經確定了,是兩年半之後!」

兩年半之後!頓時間,所有的修行者,都牢牢記住了這個時間,也牢牢記住了現在所在的地點!

兩年半之後,大量的修行者,將會再次雲集在此地! 有一部分修行者暫時離開了金靈池即將出現的位置,但是還有著超過一半的修行者,卻是守候在了那片地方,等待金靈池出現的時候,第一個出手!

當然,這些修行者,並不是小亂神域中所有的修行者。

還有著很多一部分人,實力較弱,知道自己得不到這種機緣,自然也不會浪費時間參與搶奪金靈池裡。

畢竟在小亂神域里,有著無盡的機緣,並不僅僅是金靈池這一種。

韓宇一行人同樣是離開了金靈池要出現的位置。

起初,有著很大一部分人也並沒有完全相信韓宇之前說的話,一路上跟隨著韓宇一行人繼續前進。

韓宇也並不著急,也沒有將自己的計劃向蘇眉欣等人及時說明。

四人看似漫無目的的一路行走著,很快,一年的時間便過去了。

在這一年的時間裡,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一部分修行者放棄了跟蹤韓宇的行為。

韓宇離開半年的時候,原本跟蹤四人的修行者已經離去了一般。

到了十個月的時候,只剩下四分之一的修行者依舊跟隨者韓宇。如此長的一段時間,已經足以證明韓宇並沒有欺騙其他人了。

而現在,整整一年的時間過去了,卻依舊有近百人極為的不甘,跟隨者韓宇繼續前行。

此刻,距離下一個金靈池出現還有一年半的時間!

半年的時間轉瞬而逝,韓宇幾人,也是尋到了一處洞府,準備開始修鍊了。

到了現在,跟隨韓宇的修行者已經全部都放棄了。

就算是心裡再不甘心,看到韓宇即將要開始修鍊的舉動,也已經確定了,韓宇並沒有對其他人說謊!

看韓宇的樣子,似乎也是放棄了對那金靈池的爭奪。

其實那些修行者,仔細想一下的話,也可以想明白,韓宇僅僅是四象境六重的實力,欺騙他們這些人,對韓宇自身並沒有什麼好處。

而且,以韓宇一行人的實力,就算是想吃獨食,也是遠遠不夠的。

「唉……真是可惜,這剩下的金靈池我們也得不到了。」

蘇眉欣有些惋惜的說道,話語中也是有些不甘,她的雙眸,凝視著面前的韓宇。而韓宇卻盤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距離韓宇較遠的一處不易被發現的角落裡,有著五人隱藏在那裡。

而這五人,就算是韓宇,也沒有發覺他們的氣息。

不過無影確實皺了兩下鼻子,發覺了一些異樣,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話。

「金小子,你確定韓宇這傢伙給的後面的坐標都是假的?」一名身穿棕色衣服的人對著身旁一名穿金色衣服的人說道。

這二人就是金木殿的兩名殿主,金殿主和木殿主!

「呵呵……就算是真的,你們還想搶奪不成?」青鸞緊接著木殿主,開口說道。

他的話語剛說出來,其他幾人紛紛皺起了眉頭,覺得下面的事情變得難辦了起來。

一次性出現了如此多的金靈池,他們也是從來沒有想過。

若是一個一個出現,這些金靈池,最後都會被四大勢力所瓜分,可是突然出現這麼多,原本強勢的幾大勢力卻是失去了自己的優勢!

在五個人中,還有一人紅色的髮髻衝天而起,怒目劍眉,整個人顯得極為的凶煞,這人正是飲血盟的盟主——傲血!

傲血眼眸轉了兩下,冷淡的開口說道:「動不動手搶奪,還要看情況再說,現在也不確定,他身邊的那個人真是……」

「如果真的是他的話,我們聯手,也是有機會爭取一些的!」

狂石則是顯得謹慎很多,在五大勢力中,狂石幫實際是一股新興的勢力,在其他四大勢力的首領面前,狂石也不敢過多的囂張。

「那我們就這樣等著?」最終,狂石還是忍不住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其他人並沒有說話,似乎是在思考下一步到底要怎樣做。

而韓宇一方,無影的目光,一直盯在韓宇的身上,他自己,也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你覺得,最後十座金靈池,我們能得到幾座?」無影有些擔憂的問道。

「兩座,如果幾大勢力還有些人性的話。」韓宇毫不猶豫的開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