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韓小雅一口氣將水喝光,依舊有些不放心。

葉回笑眯眯的,心情像是因為她的話而變得極好。

「就是因為他早有準備,所以這一次怕是不能如願了。」

周瑾華那邊的動作很快,就在韓小雅為她擔心的第二天,這種聽起來有些不負責任的推測就已經在相關單位傳開。

傳的人越來越多,不到中午負責的幾個領導就已經全都知道。

幾人通了電話,面上都有些凝重。

葉回的這套說辭,算是也將他們一併架在火上烤去了。

這乳品廠……不管是為了全廠的員工負責,還是為了他們自己的清白考慮,都不能讓趙成志做順位接任人。

「葉子啊,我聽說市裡有不下十個人想要競任恆源的廠長,市裡有意讓他們競聘上崗。如果是這樣,咱們的勝算能有多大?」

周瑾華打聽到消息里,跟他家世相仿的傢伙就有三四個。

還有一些是從南方或是草原那邊過來,本身就帶著一定經驗的。

他不管怎麼算,他們的勝算都占不到三成。

葉回心裡飛快的盤算:「咱們先打聽好流程,一切按流程去走,等到競聘的時候咱們找找貴人幫忙好了。」

周瑾華:「……」

要不要把走後門說的這麼光明正大!

可要是真能靠走後門把乳品廠拿下,這似乎也很牛掰的樣子。

原本對接管一個虧損企業並沒有多少興趣的他,因著這段時間的忙碌,現在就變得比葉回還要上心。

「我能問一下你準備找哪位貴人嗎?」

「這個,」葉回有些猶豫:「高萬國或者孫啟雲?我就跟他們比較熟,到時候看情況好了。」

周瑾華:「……」

他就多餘問,可真是厲害死她了,先後兩任大領導還都比較熟!

這話說出去不知多少人要眼紅。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我可一切都按照咱們能把乳品廠拿到去做準備了。」

「好,你要是有時間也做一個三年規劃,咱們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的,沒準不用找貴人,咱們靠著自己就能把乳品廠拿下呢。」 周瑾華真的不想跟葉回再說些什麼了。

靠他們自己?

不知道靠人人倒嗎?

他心裡吐槽著,就已經準備掛掉電話。

「等會,」葉回趕緊將人叫住:「如果可以,你把我要競聘乳品廠廠長的消息放出去。」

「放這個消息出去做什麼?」

周瑾華不解,葉回沒那麼出名吧!

葉回不想多解釋,「你就這麼試一試好了,反正也沒多麻煩。」

如果能讓孫啟雲或是高萬國主動找上她,而不是她去找那兩個人,那性質可就有本質的差別了。

周瑾華無語的掛掉電話,他都有些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那麼聽她的話!

偏葉回這一連串的操作他能看懂的太少了。

「你想接管恆源乳品廠?」

每月兩次的入夢時間,葉回和孫啟雲這幾天都已經默契的從頭到尾不說一句話。

葉回要麼閉目養神,要麼就找書看,而孫啟雲自然是用心的感受半月一次的福利。

葉回這一次照舊是老時間進來,然後盤腿坐在地上就準備翻找腦海中的東西隨便看看耗時間。

結果剛閉上眼,耳邊就傳來孫啟雲的聲音。

她心中一喜,來了!

「嗯,接手一個虧損企業比較有成就感。」

這個理由簡直就是糟多無口,孫啟雲默了好一會才說道:「市裡的虧損企業那麼多,為什麼會看上恆源?」

「想做一個跟吃有關的,看來看去就恆源還湊合。」

葉回說的理所當然,將當初跟紀凡討論時用過的理由擺了出來。

孫啟雲心裡雖然裝著大事,可京都市裡的情況他也略有所了解。

「如果讓你同時再接管糖廠呢?」

「京都周邊缺少原材料,這些年附近省份的農民幾乎都已經不再種甜菜和甘蔗,我接過來也沒什麼用。」

閃婚蜜愛 紀凡當初分析給她的話,她就照搬原意直接講了出來。

孫啟雲倒是微微有些驚訝,像是沒想到葉回會對這些廠子都做了研究。

「那罐頭廠和肉聯廠呢?」

葉回:「……」

這孫啟雲不是她肚子的那個啥吧,怎麼她當初的想法他都知道?

「我對為京都人民造福,讓他們都喝上放心牛奶有信心。」

葉回懶得跟孫啟雲再扯下去,就直接講了把自己的優勢大言不慚的擺了出來。

孫啟雲也是知道她身上的錦鯉氣質,所以想要再丟一個廠子給她。

「糖廠、罐頭廠、肉聯廠,你要是想要乳品廠就再這三個裡面再選一個。」

「添頭?別人的添頭都是好處,你這添頭可是大大的累贅。」

「我相信你可以為京都的人民造福。」

孫啟雲用葉回剛剛的話將她又堵了回去,葉回瞪著他想要反駁又不知該從何下口。

「你可以好好想一想,我給你三天時間,三天後你來告訴我結果,如果你願意接受,我就破例給你開後門。」

葉回在紀凡的懷裡醒來,原本每次入夢后她就算會醒也會立馬再次睡過去。

可這一次想到孫啟雲的話,她就很是有些鬱悶。

感受到懷裡動靜,紀凡將人往自己的懷裡拉了拉。

「怎麼了?」

「孫啟雲不是個東西!」

葉回咬牙切齒的將添頭這事講了出來。

孫啟雲雖然沒多說,但已經足夠表達出他的想法。

要麼一拖一,要麼就一個都別要。

他們一群人為了這個乳品廠前前後後忙活了大半個月,四處找人托關係,哪裡能說放棄就放棄了。

這孫啟雲估計就是看到這一點,所以才會這樣要挾她。

「急什麼,這三個廠子你之前不是都想做嗎?」

葉回:「……」

那會不是心血來潮沒來得及細想嗎?

她是要認認真真的創業,不是鬧著玩,而且還有那麼多工人等著發工資,這種事她又怎麼可能兒戲。

「這個孫啟雲實在是討厭的厲害,比高萬國還討厭。」

紀凡:「……其實接下來也沒什麼不好,你可以趁機跟他談條件。」

乳品廠那裡一堆人等著競聘,要把一個國有企業轉變成私企,肯定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葉回他們之前一直在迴避這個問題,就是因為他們幾個就算湊錢,也湊不夠買這麼一個大型廠子的購買成本。

但現在不同,孫啟雲如果非要塞一個只能看都窮途末路的廠子到她手上,那她就可以趁機好好的談一談乳品廠的接管條件了。

葉回原本還有些煩悶的心,因著紀凡這番話瞬間就開始多雲轉晴。

她探出頭,在紀凡的臉上用力的親了一口。

「你這個主意真不錯,明天我要和周大哥好好的研究怎麼宰一刀。」

周瑾華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跟葉回同樣的反應。

虧損企業啊,哪那麼容易通過轉型就能實現盈利。

私有化改革在南方已經推行了兩年,效果坦白來說並不算好。

轉型后的企業依舊是大片大片的倒閉,所有周瑾華對那三個廠子全都沒有半點好感。

但聽葉回說可以以此來跟上面談條件,他的心思又瞬間變得活絡起來。

要如何從市裡要政策,這對他來說實在是得心應手,不讓對方扒層皮他都不好意思被人稱為周扒皮。

「這確實能解決咱們的燃眉之急,談好了,沒準前兩年的各項費用也能讓市裡給補貼一部分,就是這三家廠子都不太好辦。」

罐頭廠就不說了,不說京都附近沒有果園,這幾年喜歡吃罐頭的人也是越來越少。

亡靈骨災 這個是真的想都不用想。

他們也就能在肉聯廠和糖廠中間選一個。

「就糖廠吧,這個也許還能有點別的機會。」

葉回不是磨嘰的性格,直接就在周瑾華還猶豫的時間裡,拍板選了一個。

「糖廠……倒也行,就是員工負擔是三家裡面最大的一個,到時候可以利用這點來談條件了。」

談判這種事葉回不擅長,讓她笑面虎一樣的跟人磨來磨去那簡直能逼瘋她。

周瑾華願意主動將差事攬過去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你想想咱們都能爭取些什麼好處和政策,我到時候直接丟給孫啟雲。」

周瑾華:「……」

這話霸氣的他都不想動歪腦筋了! 孫啟雲有心想讓葉回能者多勞,這段時間就讓人對她和她那幾個朋友多有關注。

如果沒有她先是放出風聲質疑趙成志的人品和能力,后又故意放消息勾搭他關注,他還真不會注意到這種小事。

不過她既然有心,他也不介意幫她一把。

但想讓他開後門,也不是那麼容易就是了。

葉回當時雖然猶豫,但孫啟雲知道,這個條件她一定會同意。

只是以她的性格一定不會甘心,到時候各種好處估計都不會放過。

這種小事孫啟雲倒是不介意,以葉回的通身屬性,只要她願意額外接管一個廠子,說來還是他們賺了。

周瑾華是半點都沒客氣,將他能想到的全都列在了紙上。

又怕自己有什麼疏漏的地方,又特意打電話問了自己的一些朋友。

做完這些,周瑾華這才滿意的帶著老婆孩子出門蹭飯去了。

這些東西當然要當面說,有些細節不說葉回肯定不懂,所以正好趕上晚飯時間嘛,那就順便蹭個飯唄。

陸可心知道他那點小心思也不說破,這傢伙自從嘗過曹艷華的手藝,就連伯來居也不願意去了。

而且這還不提葉回,曹艷華會的很多菜式,都是葉回教出來的。

紀凡在衚衕里就已經聽到自家的院子里傳來的嘹亮的哭聲。

他真的無比佩服陸可心和周瑾華,家裡有兩個磨人精還能保持這麼好的心態,他是自愧不如。

希希雖然人小鬼大,但向來知道眼淚珍貴,要用在刀刃上,所以只有談條件談不下來的時候才會撒潑打滾的哭一次。

他心中感嘆,卻不知周瑾華和陸可心有多糟心。

如果可以誰不想有個乖巧懂事的孩子,再說,生都生了,總不能不要了吧!

他進門時希希正對著雙胞胎給予鄙視,原本以為有一對小弟弟是件幸福的事,結果這兩個小傢伙就知道哭!

「爸爸!」

見到紀凡進門,希希就歡快的奔了過去。

不知是因為紀凡帶過她兩年,還是女兒天生就喜歡跟爸爸在一起。

只要紀凡在,希希就喜歡跟他膩歪在一起,爸爸,爸爸的叫的格外甜。

彎身將女兒抱起,他親昵的在她的小臉上親了一口。

「希希今天都做什麼了啊?」

「跟媽媽學加減法。」

只要可以連續答對十道題,葉回就會獎勵她一粒水果糖,所以她這幾天格外積極。

她說的異常有成就感,因為今天一共吃到了五粒。

如果不是每天的上限就是五粒,她一定可以吃糖吃到牙齒掉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