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韓非聽着我的話卻動都沒有動。

“沒事,大家吃東西,我們聊我們的昂。”雪峯在一邊樂呵呵的打趣道,氣氛有些尷尬。

“顧南,其實有時候我真的很想把你的心掏出來看看是什麼樣子的。”一邊的白璃盯着我說道。

“下輩子吧,下輩子掏出來給你看,這輩子是沒可能了。”

“爲什麼?”白璃紅了眼,盯着我問道。

“當你碰到一個無法自拔,一個能帶着你忘記過去,跨過黑暗,走向黎明的人時你就懂了。”我滿嘴的酒氣,一點點的噴打在白璃的臉上。

“你會幸福嗎?”

白璃在一邊有些迷了眼。

“或許吧!”

“哈哈,那來,幹了這瓶,顧南,你不會幸福的!”白璃說完就抓着了一邊的啤酒瓶。

這時候我邊上的啤酒瓶猛地被人拿了過去,我瞅着一臉呆萌的秀兒:“幹嘛?”

秀兒我我我了幾句:“我我替你喝!”

“噗、、、顧南,這又是哪裏忽悠的一姑娘,長的還挺秀氣的。”

“白小姐,我陪你喝!”

這時候白璃慢慢的站了起來,緊緊的盯着秀兒:“怎麼,你也想來插一腳。姑娘,路很長,人也挺多了,你還是靠邊站站吧!”

“白璃,你夠了!有完沒完?”

“怎麼?夏沫走了,又拐上這個了?顧南,這些年是我沒看清你還是怎麼了?”

“姑娘,我知道你很喜歡很喜歡顧經理,但是勉強的愛情是不幸福的,你可以讓別人看看,你現在過的並不是很開心的,希望你幸福,還有我和顧經理不是你想的那樣!”秀兒在一邊直接就灌了一瓶啤酒,看的我一愣一愣的,我怎麼都不會想到,這個姑娘也會有這麼豪氣的一面。

“好了,白璃,我們走吧!”

“啪、、”的一聲,白璃反身就是一巴掌打在了韓非的臉上,火辣辣的五個指印。

韓非捂着自己的臉,無所謂的笑了笑:“打的舒服嗎?舒服就走。”韓非一把就抱起了白璃,直接走開了。

我佩服韓非,真的,他能爲了白璃做到這樣子真的不容易了,白璃或許不知道就她說的那些話,都足夠韓非卑微多久了,而且剛纔還有那麼多的外人在,韓非那邊還有客人,白璃竟然想都不想,就一巴掌打上去了。

我希望時光會撫平你的傷口,陽光會照進你的生活,願你多彩多姿,願你一輩子不要想起我!

(PS:最近一直在努力的活躍羣裏的氣氛,我一直沒有忘記我的初衷,大家可以下一個全民K歌,我每天都會唱歌,大家可以去聽聽喲,反正也就是瞎吼的,開心就好,哈哈哈!) 這女人,直接睡衣拖鞋就出門了。

現在可是凌晨四點鐘。

真是膽大包天。

“誰啊?”見自己兒子看了半天卻不開門,陳敏紅緊張的問道。

“是黃安琪。”林川快速回應,並打開了門。

“林川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了。”黃安琪劈頭蓋臉就是一句,把林川問懵了。

而且林川還嗅到了撲面而來的酒味,比自己送她回家那會還要大得多。

這女人明顯又喝了酒。

“你三更半夜不睡覺,耍什麼酒瘋?”

回頭看了一眼自己老媽,林川很抱歉的說道:“媽,我出去一下,你繼續睡覺吧!”

“阿姨在嗎?”黃安琪探頭張望,果然是。

“正好,阿姨你幫忙評評理,林川把我睡了,他不想負責任。”

“我去你丫的黃安琪你……”

“你罵誰?”陳敏紅一巴掌打在自己兒子的腦袋上面,打的還挺狠。


“我沒罵,口誤。”疼痛中,林川慌忙進行解釋。

“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負心漢。”

“媽,我冤……”

“閉嘴,滾開!”陳敏紅一把推開自己兒子,心疼的把黃安琪拉了進門,帶進客廳安排坐下。

“黃小姐你怎麼喝這麼多酒,這酒喝多了可不好,會傷身的。”

“阿姨,我知道的,就是心情不太好,沒忍住。”

陳敏紅一眼瞪向剛關了門回頭的兒子,張嘴喝道:“你這混蛋小子還不麻利點弄杯茶過來。”

“哦,好。”又捱揍,又被罵負心漢,林川哪敢不聽話,把老媽惹毛,她是敢進廚房拿刀的人。

真是被黃安琪坑死了。

用最快速度衝了一杯濃茶過來,林川站在一旁,伺候主子似的。

他倒是想坐,看看老媽那凌厲的眼神,還是算了。

“你怎麼回事?”那邊黃安琪喝着茶,陳敏紅趁機跟自己兒子瞭解情況。

鬧家裏來了,黃安琪受的委屈肯定不小。

作爲長輩,這個公道,陳敏紅必須站出來主持。

如果兒子真是的負心漢,以她的個性,她也是絕對不護短的!

“我沒怎麼回事,好好的。”林川弱弱的迴應,面對港海城各種大咖都能應付自如的他,面對自己老媽,真扛不住。

“睡沒睡?”

“媽,說這話題太尷尬了。”

“睡沒睡?”

“應該……睡了吧?”

一個落枕直接砸了過來,林川頭昏腦漲,反應緩慢,被砸了個正着。

“怎麼處理,你說。你不喜歡人家,你別伸爪子,你這樣太混蛋了知道嗎?”陳敏紅氣得不行。

如果是當初她不同意的時候,兒子有顧忌還說得過去。

她不是已經同意了嗎,兒子圓夢了怎麼又不負責了?

三心兩意,實在是該打。

“我沒說不負責任。”林川真是冤死了。


“他是怎麼跟你說的?”陳敏紅已經不相信自己兒子,她轉而問黃安琪。

“他之前對我說,跟他一起要生五個孩子,公司給他,他主外我主內,我答應了,我說生六個,送他一個,他卻賴賬了。”藉助酒勁,黃安琪也是一不做二不休了。

“我是這樣說的嗎?我說有話明天再說。”林川急的直想哭。

“你閉嘴。”陳敏紅指着自己兒子,神情兇狠的。

“不是,媽,這事我得解釋一下……”

“滾。”

陳敏紅的注意力完全被六個孩子帶偏了。

真沒看出來,黃安琪居然願意生六個孩子。

這個年代沒人願意生那麼多了,又怕快老又怕身材走樣,又怕困身沒自由等等。

總之找個願意多生孩子的女人很難很難。

尤其是家境越優越,長相越漂亮的大小姐,越是不願意多生。

陳敏紅是喜歡多孩子的,可惜自己老公走得早,就生了兒子一個。

自己生兒子也生得早,現在年紀不大,才四十多,有精力幫忙照顧,她巴不得兒子多生一些。

之前不同意兒子和黃安琪一起,部分原因也是因爲黃安琪千金大小姐的身份。

黃安琪有事業,有太多牽絆,生孩子恐怕就生一個,甚至還要等到成了高齡產婦才肯生,她有個同事的兒子娶了千金大小姐就是這樣的,不願意生。


如今黃安琪居然願意生六個,可見對自己兒子也是愛到入骨了。

自己要定這個兒媳了。

她激動的說道:“安琪,你說生六個孩子是真的?”

黃安琪一本正經說道:“說話算話。”

“你,明天拿結婚證去。”陳敏紅凌厲的目光看向兒子,口吻是少有的霸道。

林川幾乎被嚇得跪在地上去了。

拿結婚證?說真的?他可是毫無準備。

而且沒看出來嗎,黃安琪喝醉了,不清醒,他說的話,不能全當真話來處理。

黃安琪自己也嚇到了,酒醒了好幾分,心想,自己這是來對了還是來錯了?

林川雖然是個孝順兒,但他不愚孝,就算此刻答應了,心裏難免會留下疙瘩。

她的本意不是要把事情逼到這份上的。

越想越覺得不對,黃安琪補救說道:“阿姨,這太急了,不用這麼急的。”

“那就後天。”

“……”

“你說句話,怎麼樣?”陳敏紅逼問自己兒子,眼神依然凌厲,眼裏哪還有兒子,眼裏只有六個孫子了。

“媽,這種事讓我和黃安琪商量吧!”林川一邊遮擋自己的腦袋,一邊說話,明顯怕挨砸。

“負不負責任?”

“負。”

“那你們商量去。”拉起了黃安琪,陳敏紅直接把人往林川的房間送。


林川頭都炸了。

“你還不進去?”回過頭,看兒子站着一動不動,陳敏紅很不滿意。

“媽,黃安琪喝醉了,我也有點醉,今晚這些事……”林川試圖解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