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顧以寒也忍不住多看了蘇可歆兩眼,很快,他也看見了她脖子上明顯的紅印。

剎那間,他桌子下的手不由自主地捏緊,身子緊繃!

雖然他早就覺得,蘇可歆和顧遲肯定發生過什麼,但此時親眼看見,他還是覺得自己的胸腔之中好像有一隻怪獸在咆哮!

不僅如此,看著蘇可歆微紅的臉蛋,和眉眼裡的嫵媚,他不知為何,就情不自禁的想象,她昨天晚上和顧遲…… 這一頓飯,就在這樣詭異的氣氛中度過。

顧以寒心情很不好,因此吃完之後很快就帶著林筱如離開了。

而蘇可歆則是乖乖的將燕窩給喝了乾淨之後,才跟顧遲離開。

顧老爺子心情極好的,說自己要飯後散步,就送他們倆到門口。

顧遲的輪椅先滑上了車,蘇可歆剛想跟上去,可顧老爺子,突然一把拉住了她。

「蘇丫頭。」顧老爺子一臉神神秘秘的,「昨天表現不錯。不過我作為過來人告訴你啊,一次就中的幾率太小了,所以你們回去,還是記得好好努力啊。」

蘇可歆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顧老爺子在說什麼,頓時臉又紅了。

真是的。

這一個爺爺,一個孫子,怎麼臉皮都那麼厚啊!

胡亂應了兩聲,蘇可歆就趕緊上車。

顧家的這次宴會,總算是有驚無險的過去了。

接下來的幾日,蘇可歆雜誌社新一期雜誌的印刷截稿日也快到了,整個雜誌社都忙作一團。

就連顧以寒,都沒時間再為難蘇可歆,只是忙著雜誌的事。

自從上次和Q市的合作失敗之後,他們雜誌社資金鏈有些跟不上,算是遇見了創立以來最大的危機。幸虧及時第二次採訪了顧遲,再創銷售新高,才勉強緩過氣來。

但畢竟資金漏洞在那裡,顧遲能夠救的了他們一次,卻不能救他們兩次,這一期的雜誌,大家又開始頭疼應該出什麼稿子了。

這一次邱悅的積極性倒是很高,親自去採訪了一個不合格的食品加工廠,用真空攝像機拍到了很多不為人知的內幕。

最近國內關於食品安全的問題一直都很受關注,大家一致覺得,這個主題能夠引起轟動,因此大家一起連夜趕工,就是想將這個不良工廠跟挖個乾乾淨淨。

蘇可歆作為雜誌社的一員,雖不是這個報道的負責人,但也跟著加班。

這天晚上十二點,蘇可歆還在辦公室里排版,邱悅突然趾高氣昂的走過來,丟了一個文件在她桌上,「蘇可歆,這是我記錄的這家工廠的工人,好多都沒有相關的技術執照,你給我統計一下。」

蘇可歆本來就因為排版忙的不可開交,突然看到這個,不由蹙眉,「邱悅,我時間有點趕不過來,你能不能自己統計?」

「你說什麼?」邱悅像是聽見什麼笑話一樣,瞪大了眼睛,「你知不知道我多忙啊!你要知道,這個採訪是我一個人做的!我光是整理採訪稿就已經忙死了,你還讓我自己整理這些雜事?」

蘇可歆蹙眉,「可我這裡也忙不過來,要不你——」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邱悅不耐煩的打斷了,「蘇可歆,我知道你有後台,可你要不要那麼囂張,你是不是仗著有總編幫你,就想在雜誌社吃白飯啊?」

鄭悅的聲音非常尖銳,說這番話時也刻意提高了音調,立刻,雜誌社的人都看過來了。

蘇可歆的臉色也不由冷了下來。

她深呼吸一口,不疾不徐的拿過邱悅給自己的文件,淡淡道:「好,我幫你整理。」

邱悅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表情,剛想嘚瑟兩句,可蘇可歆就再一次不急不慢的開口了。

「不過,也請拜託你,不要以為自己做了一個採訪,就覺得自己是雜誌社的恩人了,畢竟這才是你進雜誌社兩年,第一次負責的稿子。」

蘇可歆這話說的刻薄,但也是實話。

她和邱悅是同時進雜誌社的,她一年前就能夠一人負責單獨的稿件了,可邱悅一直都只是做一些校對之類的雜活。

「你……」邱悅根本沒想到蘇可歆會突然反將自己一軍,臉色一白,可聽見四周不少人都發出輕笑聲,她不由臉上有些掛不住,只能夠咬了咬牙,憤憤的走了。

邱悅一走,曉梅就趕緊滑著椅子過來,跟蘇可歆豎了豎大拇指,「可歆姐,帥啊!我這幾天看鄭悅真不爽,不就做了個採訪嘛,尾巴都快要翹上天了。」

蘇可歆不置可否的笑笑,只是開始著手處理邱悅給自己的文件。

這一處理,她不由蹙眉。

這家工廠真的很黑心,雇傭的人基本都是一些外地農村的人,什麼都不懂,只是給他們做打工機器。

她猶豫了一下,忍不住問:「如果我們揭發這家工廠之後,這些工人會怎麼樣?」

「全部失業唄。」曉梅聳了聳肩,「我是負責調查這個工廠的資金狀況的,他們最近接了好多大單子,資金鏈有點跟不上,好像已經拖欠很久的工資了,如果我們曝光他們,估計這些單子也全部打水漂兒,這些工人的工資更是不用想了。」

蘇可歆聽的有些於心不忍。但她也知道,讓這種黑心工廠做出來的食物在市面上流通,對消費者也是一種不負責,因此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繼續整理資料。

大約忙到11點多的時候,蘇可歆感覺自己的胃有些抽起來。

她不由揉了揉自己的胃,蹙眉。

她的胃不好,稍微餓一餓,都會疼,今天為了加班,晚餐就是吃了幾片餅乾,現在果然有些撐不住了。

但這個點樓下的店也關了,她只好走到茶水間,想看看冰箱里有什麼。

可偏偏今天太多人加班,冰箱里的零食也早就被別人吃光了,蘇可歆只好熱了點牛奶,暖暖胃。

她正小口的啜飲我著牛奶,突然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

她轉頭,就看見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顧以寒。

顧以寒手裡拿著一個便當,顯然是來茶水間里的微波爐里熱,可沒想到這麼巧碰到了蘇可歆,一下子也是愣住了。

蘇可歆的臉色在瞬間變冷,轉頭就想走,可不想顧以寒叫住了她。

「蘇可歆!」

蘇可歆腳步根本不停,繼續往外走,可突然腕子被人抓住,她被迫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就看見顧以寒氣急敗壞的臉。

「蘇可歆。」顧以寒臉色微沉,「我在叫你,你難道沒聽見么?」 「聽見了。」蘇可歆的語氣很冷,「可我不想理。」

蘇可歆冷漠的態度刺痛了顧以寒,他捏著蘇可歆腕子的手,不由自主的用力。

「你還在生氣,宴會上的事?」顧以寒勉強耐住自己的性子,「那件事,真的對不起。還有,照片的事,我真的不知情,你要相信我,我沒那麼卑劣。」

蘇可歆原本不想理會顧以寒的,可聽見他說「你要相信我」這句話,眼底還是忍不住閃過了諷刺,「相信你?相信你什麼?相信你恨不得我身敗名裂?還是相信你費盡心思的就是想折磨我?」

顧以寒臉色一白,語氣里也帶了幾分怒意,「蘇可歆,認識那麼久了,我是什麼人你難道不知道?我就算再恨你,我不也不會做那麼卑劣的事!」

顧以寒的話,讓蘇可歆嘴角諷刺的弧度更甚。

只不過,這一次除了諷刺,她的笑容也多了幾分凄慘和無奈,「顧以寒,你要求我相信我,可你有沒有想過,你有沒有給我過信任?」

顧以寒沒想到蘇可歆會來那麼一句,不由一愣。

「我們認識那麼久,在一起整整三年,我是怎麼樣的人,你難道不知道?」蘇可歆學著他的口吻,緩緩道,眼眶都不由紅了,「可是當年,幾張照片,別人的流言,就讓你徹底忘記我是什麼樣的人,你從來都寧可相信別人說的一切,而不是我。」

顧以寒心裡震動。

蘇可歆這是什麼意思?

是在斥責他當年沒有信任她?

「這根本是兩碼事!」顧以寒的心情沒來由的煩躁起來,「好,就算兩年前是我誤會你,那你能不能解釋下,你一個-平凡的小記者,怎麼會嫁給我叔叔?這難道不是你費盡心機加入豪門的最好證據么?還有,上一次的黃總編,你別以為我沒看見你的順從,這件事我是不想跟小叔說罷了,恐怕他都不知道你在外面到底是怎麼樣一個女人吧!」

看著眼前的顧以寒,蘇可歆突然覺得,剛才的自己真的是腦袋被驢踢了,才會對他說那些話。

他心裡的自己,早就已經是一個骯髒的蕩婦,她還跟他談信任?

呵。

真是傻啊她。

見蘇可歆不說話,顧以寒便以為她是無從反駁了,目光無意間掃過她脖子上還沒有完全褪去的紅印,他胸腔里的那隻怪獸,彷彿再次蘇醒。

「你說我應該了解你,可我們在一起的那三年,你給我看見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蘇可歆吧!」顧以寒低吼道,「我認識的那個蘇可歆,臉牽手都會臉紅,可真正的你呢?脖子上那麼明顯的痕迹,你還大搖大擺的招搖過市,蘇可歆,你還有沒有廉恥心?」

顧以寒知道自己的話說的很難聽,若放在以前,他肯定不能夠相信自己能說出那麼尖酸刻薄的話。

可面對著蘇可歆,他就跟魔怔了一樣,變得完全不像自己。

蘇可歆看著眼前的顧以寒,對於他的侮辱,她沒有怒火,也沒有反駁,只是眼神,越來越冷。

「顧以寒。」她突然低聲開口,聲音很輕,卻更冷,「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臆想。到時候,就算你想跟我道歉,我也絕不會原諒你。」

說完這句話,蘇可歆一把甩開顧以寒的手,不多看他一眼,轉身離開。

一直走到茶水間外,蘇可歆才覺得自己胸悶的厲害,大口大口的喘氣,好像要爆炸。

這時,她的手機突然響了。

蘇可歆看向手機,看到屏幕上顯示的名字的剎那,她一怔,下一秒她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立刻接通。

「顧遲……」電話里的人甚至還沒開口,她就迅速開口。

電話那頭顧遲低沉的聲音響起,「蘇可歆,你在哪裡?」

「我在公司。」蘇可歆努力讓自己平靜的回答,「我在加班,之前我給你發過簡訊了,跟你說不用等我吃飯。」

「我知道。」顧遲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和淡然,可此時,蘇可歆只覺得好像鎮定劑一樣讓她心安,「你下來。」

「下來?」蘇可歆一愣,「下哪兒?」

「下樓,我在你們公司樓底下。」

失神不過剎那,蘇可歆突然不顧腳上的高跟鞋,迅速地朝著電梯跑去。

電梯里,她的心砰砰直跳,看著電梯屏幕上的數字,她在心裡默念——

快點,快點……

第一次,她突然好想快點見到顧遲。

叮。

電梯終於停在一樓,蘇可歆迫不及待的出去。

一路跑到門口,她果然看見那輛熟悉的黑色賓利。

這個瞬間,她也顧不上會不會被公司的人看見了,只是放滿了腳步,整理了一下亂了的衣服和頭髮,快步走去。

車裡,顧遲透過車窗,將蘇可歆的舉動盡收眼底,黑眸深處閃過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很快打開車門。

蘇可歆鑽進車裡。

「你怎麼來了?」她看著眼前的男人,一身簡單的藏青色針織衫,顯得愈發沉穩英俊。

「給你送飯。」顧遲淡淡道,將手裡的飯盒遞給蘇可歆。

蘇可歆一愣,打開飯盒,果然看見裡面是王媽所做的精緻菜肴。

蘇可歆獃獃的抬頭看向顧遲,「你特地到我們公司樓下,就是為了給我送飯?」

或許是蘇可歆的眼神太過疑惑,顧遲有些不自然的別開了眼,輕咳一聲,「沒有,我去公司開會,順路就給你帶了。」

蘇可歆不由噗嗤笑出了聲。

哪怕是精明是顧遲,也會有說錯話的時候。

她的公司在西邊,他們家在東邊,而顧遲的公司在正中間,哪裡有「順路」一說?

但蘇可歆知道顧遲是臉皮子薄,自然也不會戳破,只是將飯盒抱在懷裡,輕聲道:「顧遲,謝謝你。」

顧遲這才又看向她,昏暗的車廂內,他的雙眸宛若星辰大海,熠熠生輝。

「不用謝。」他低聲道,語氣里多了幾分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柔和,「帶上去吃吧,加班不好離開太久吧?」

蘇可歆點點頭,打開車門準備下去。

可就在要下車的剎那,她突然有點捨不得。

她突然轉頭看向顧遲。

顧遲看見蘇可歆的遲疑,不由微微蹙眉,「怎麼了?」

看和眼前英俊的男人,蘇可歆只覺得自己的心裡好像軟軟的,幾乎沒有經過思考的,就輕聲開口:「顧遲,我可以抱抱你么?」 顧遲一愣,顯然是沒想到蘇可歆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看見顧遲不答話,蘇可歆彷彿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臉皮一紅,趕緊扯起嘴角,故作隨意道:「那個……我開玩笑的,我先上去了啊。」

說著,她慌忙的想要下車。

可不想,她一腳還沒踏出去呢,手腕就突然被人捉住。

下一秒,蘇可歆還沒來得及反應,身子就被往後一帶,跌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

顧遲身上,是一股成熟男人的氣息,夾雜著淡淡的雪茄味,包裹住她的全身,讓她沒來由的,感到心安。

「謝謝你。」蘇可歆輕聲說了一句,在顧遲的懷裡抬頭,眼神亮晶晶的,「我去加班了。」

感到懷裡香軟的身軀,顧遲的嘴角也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揚,「好,我在家裡等你。」

蘇可歆點點頭,走下了車。

下車后,她沒急著回去,只是站在原地,目送著顧遲的車子離開。

懷裡飯盒的溫度,透過衣服傳過來,十分溫暖。

就好像……

顧遲剛才的那個懷抱一樣。

回想起剛才的那個懷抱,自己的身上似乎還殘留著顧遲身上好聞的味道,蘇可歆不由微微紅了臉。

好啦好啦,花痴差不多久可以了。

蘇可歆拍了拍臉,趕緊上樓。

連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原本被顧以寒所糟蹋的心情,隨著顧遲的出現,早就煙消雲散、雨過天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