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顧朝夕帶著蘇晚走出去,她還是忍不住又回頭看了眼客廳方向。

顧朝夕握緊了她的手:「別擔心,看得出來奶奶很喜歡子同,她會照顧好他的。」

蘇晚聽他這麼說,才放下心頭的那縷牽挂,跟他一塊兒去花園。

花園裡洋溢著男人的說笑聲。

顧爺爺一身軍裝,即便發梢都已經蒙上了一層花白色,但是依然精神奕奕。

除了顧連勝和顧安國,旁邊還陪坐了不少神采奕奕的軍官。

蘇晚和顧朝夕走到了花園的涼亭邊,正在談笑風生的眾軍官紛紛朝這邊看過來。

顧爺爺當即虎著臉:「不在前面待著,到這裡來幹什麼?沒看到我們正在聊天嘛?」

蘇晚茫然地看向顧爺爺,不是他叫警衛員喊他們過來的嗎?

顧朝夕卻淡笑道:「難得今天大院里的叔叔伯伯都在,想打聲招呼,我們就擅自過來了。」

蘇晚又轉頭錯愕地看顧朝夕,他卻一臉坦然,好像真的是他們不請自來似的。

「我們這幫老古板聊天正嫌無聊,你們來了剛好。」一個老頭子開口打圓場,又好奇地看著蘇晚:「老顧,這是你家朝夕的新媳婦吧?」

顧爺爺視線落在蘇晚的身上:「這是李老將軍,上回因為你害得李老將軍的孫子受了責罰,還不過來跟李老將軍道歉。」

李老將軍忙擺手:「客氣了,是那混小子自己惹事,哪有那麼嚴重。」

涼亭里另一個軍官一邊打量蘇晚,一邊對顧爺爺道:「顧司令,您有這樣膽量的孫媳婦,不愁以後生不出虎孫啊!」

敢聚眾圍攻宋家鬧事,這膽量能不大嗎?

顧爺爺滿意地抿了抿嘴,望著蘇晚開口:「幸好這些長輩大度,不然就你那天犯下的事,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說你!凈給家裡惹麻煩!」

蘇晚被訓得有些莫名其妙,訕然地杵在那裡,只能無語地扯了扯嘴角。

她看到顧爺爺那個傲嬌的表情,忽然有些明白了。

顧朝夕輕擁了下她,笑著說:「這不是有爺爺嗎?」

「你別拿著雞毛當令箭,我還沒說你呢!」顧爺爺虎眼瞪著顧朝夕。

正在這時,一陣爽朗的笑聲從旁邊響起,「老顧這是在以身作則教育晚輩嗎?」

宋老同樣穿著筆挺軍裝,在宋涼生的攙扶下朝著這邊走過來。

蘇晚轉頭,正巧跟宋涼生的視線對上,但隨即她就淡淡地挪開了。

本來還算熱絡的氣氛,因為宋老的出現瞬間有些冷凝下來。

顧爺爺生日,合情合理該給宋老發請柬。

事實上,出於各種考慮,顧連勝確實給宋家遞了請柬。

可不管是蘇晚曾經是宋涼生挂名妻子的事情,還是圍攻宋家的事情,原本都以為宋家不會給面子來,發請柬也只是走個過場,做做面子。

但沒想到,宋老真的會不計前嫌地親自前來參加顧爺爺的壽宴。

本來都在誇讚蘇晚的人們,都尷尬地閉上了嘴巴,然後各自轉開了頭。

要是他們現在當著宋老的面,還說顧家孫媳婦的好,那就是在往宋老臉上狠狠地甩巴掌。

「剛才聊什麼這麼開心?怎麼我一來你們都不說了?」宋老說道。

眾人尷尬地不說話。

顧爺爺撇了下嘴角,朝天翻了個白眼:「你來得不巧,我們剛好聊完。」

顧連勝已經起身,沖著宋老禮貌地點頭:「宋老,請到這邊坐。」

「爺爺,您的拐杖忘拿了。」一道柔美而焦急的聲音響起,隨即藍夢已經小跑過來。

這下,花園裡徹底沒了聲響,尷尬的氛圍揮之不去。

在場的人都知道藍夢想要打掉孩子的事情,誰能不懷疑她肚子的孩子到底是不是宋家的種?

不然,她為什麼要心機的偷偷吃藥?

追著宋老過來的藍夢一臉急色,然而在看到一涼亭的人後面露詫異,隨即立刻低頭,用烏黑的長發掩著臉。

她把拐杖塞到宋涼生手裡:「涼生,這是爺爺要用的。」

說完,她不去看其他人的眼色,神色有些慌張地轉身就要離開。

宋老最近看到藍夢就糟心,想到她威脅自己的事情,就氣得恨不得叫警衛員把她給扔出去。

但此刻,見她看到顧家人跟見了豺狼一樣的畏畏縮縮,更是怒其不爭。

宋老開口,冷聲呵斥藍夢道:「慌慌張張的做什麼?」 「爺爺,我……」藍夢咬了咬唇瓣,不用演都是一朵好大的白蓮花。

她這樣委屈的態度,讓在場除了顧家的其他人都不免心生同情。

而顧連勝跟顧安國兄弟倆,已經皺緊眉頭。

宋老重新把拐杖遞給藍夢:「拿著!畏首畏尾地像什麼樣子!」

蘇晚看到又在那裡裝柔弱博同情的藍夢,就忍不住捏緊了雙拳。

聽說她肚子的孩子已經沒有了,沒想到這才幾天,她又生龍活虎的跑出來了。

忽然,感覺到有兩道視線一直落在自己的臉上。

蘇晚轉頭望去,就看到宋涼生正幽幽地望著自己。

她神色一怔,剛想收回自己的目光,就聽到藍夢遲疑的開口。

「爺爺,我看我還是先回去吧。」

宋老看向還站著的顧連勝,道:「連勝,你家應該不介意加一個人參加宴會吧?」

顧連勝還沒回答,顧朝夕已經淺笑地應下:「宋老這麼說就見外了。」

顧朝夕說話的時候,始終眸中帶笑,似乎還充滿敬意。

宋老想到之前圍攻宋家那晚,顧朝夕明裡暗裡的威脅,胸口就湧上火氣來。

也顧不得其他,就冷笑著走進了涼亭。

宋涼生冷峻的臉龐線條綳著,站在原地沒有動。

「還站在那幹什麼?」宋老在顧連勝本來的位置上坐下,抬頭對宋涼生催道。

宋涼生看了眼,並肩站在涼亭邊上的蘇晚跟顧朝夕。

也是這一眼,被藍夢捕捉到了他神情里的不自然。

想到他連跟她親熱的時候,偶爾會喊成蘇晚的名字,藍夢用力地攥緊了自己的雙手。

藍夢之所以不管不顧地跑到這裡來,就是為了看住宋涼生,免得生出什麼枝節來。

她現在已經輸不起了,也絕對不允許自己成為輸家!

藍夢一改局促不安的神色,朝著蘇晚淡淡地一笑:「蘇小姐,你也來給顧司令祝壽嗎?看來你的選擇是對的。」

蘇晚冷眼望著演得起勁的藍夢,也火氣蹭蹭地上涌。

明明是藍夢打著真愛的旗號搶走了宋涼生。

現在倒好,整得好像是蘇晚攀了高枝,有了更好的選擇,就拋棄了宋涼生一樣。

這樣的厚顏無恥,又有幾個人能做到?

忽然,蘇晚快要嵌進掌心的手指甲,被顧朝夕不著痕迹地輕輕掰開,然後扣緊了她的手。

一腔怒火,因為顧朝夕無聲的安慰而平息下去。

顧朝夕轉頭對著顧爺爺說道:「爺爺,我跟小晚剛才過來,其實是想告訴你一聲,我和小晚打算辦婚禮了。」

顧朝夕說得雲淡風輕,彷彿在說今天的天氣一樣。

但其他人卻是神色各異,就連蘇晚也有些驚異地看他,因為這個突如其來的決定。

宋老差點從凳子上跳起來,不知是因為驚訝還是被氣得。

顧爺爺愣了下,隨即瞟見身邊宋老難看的臉色,心裡頓時暢快了。

顧爺爺乾咳一聲,挑了挑眉,又拿眼角餘光掃了眼宋老。

老傢伙,你故意來給我氣受,我倒要先堵死你!

第三者之愛恨濃烈 顧連勝跟顧安國也是面面相覷,這件事他們怎麼也不知道?

藍夢的身子僵住了,儘管她還是努力維繫著臉上的淺笑,但她的神情已經不太自然。

甚至還開始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她身後的宋涼生聞言驀地看向蘇晚,目光沉沉,垂在身側的手慢慢握緊。

顧爺爺先說話:「怎麼突然這麼急,也沒提前通知一聲?」

涼亭里其他人都豎起耳朵,生怕一不小心就漏聽了什麼重要信息。

「爺爺,小晚已經有了我的孩子,你馬上就要抱曾孫了。」顧朝夕聲音愉悅地說道。

他臉上的笑容溫和,眉眼間是為人父的欣喜,說著又把蘇晚往懷裡擁了擁。

關於蘇晚「懷孕」的事情,顧家人都知道。

並不算是什麼秘密,但沒想到顧朝夕會突然在這個時候提起。

蘇晚心裡比誰都清楚自己有沒有懷孕。

見顧朝夕把這個假消息宣揚出去,她動了動嘴皮,想要阻止。

顧朝夕卻低下頭,眸光溫柔地望著她:「小晚,你不該說些什麼嗎?」

「那個……」蘇晚頓時語塞,下意識說道:「其實我們……確實有辦婚禮的打算。」

蘇晚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在顧朝夕眼神的鼓勵下,身體里的邪惡因子瘋狂地滋生。

她想到剛才藍夢的算計,就腦一熱開了口,只為了將藍夢一軍。

「啪嗒!」藍夢手裡的茶水突然就掉在了地上。

「懷孕了?」馬上有人說道:「朝夕年紀不小了,是該有個自己的孩子了。」

「老顧,恭喜你要當曾祖父了!」李老將軍拍著顧爺爺的肩膀哈哈笑著祝賀。

藍夢的臉色剎那失去了血色,被蘇晚懷孕的消息刺激得雙手控制不住地顫抖,大腦里也是嗡嗡作響。

她的孩子沒有了,憑什麼蘇晚卻在這個時候懷孕了!!

顧朝夕頗為甜蜜地看了看懷裡的蘇晚,握緊了她的手。

「可能這就是緣分吧!我沒料到有朝一日我會跟小晚走到一起,更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有孩子了。」

他說得含情脈脈,卻是刺痛了某些人的雙眼。

藍夢看著站在一起的顧朝夕跟蘇晚,死死的咬緊了唇。

她的肚子里的孩子剛剛流掉了,顧朝夕卻偏偏在這個時候提起蘇晚懷孕的事情。

一定是假的,一定是他們串通好來騙她的!

藍夢急切地望向蘇晚,想從蘇晚臉上找到一點破綻,偏偏蘇晚也是坦然地接受所有人的審度。

蘇晚羞赧地笑笑:「朝夕,他真的對我很好。」

藍夢因為蘇晚這句別有深味的話如遭雷擊。

她早也經受不住這個打擊,慌忙說道:「我忽然想起家裡還有些事,我先走了。」

說完,她忙不迭地轉身,魂不守舍地朝外走,腳步凌亂到隨時都要被自己絆倒。

當出了花園,她更是跑得迅速。

藍夢心神紊亂地直衝沖跑回宋家。

跑上樓,跑進自己的房間重重關上門!

她衝進洗手間,因為跑得太急,一不留神,差點栽倒在光滑的地磚上。 幸好及時扶住洗手台,側腰卻被堅硬的大理石一角磕到。

她惱羞成怒地隨手掃翻了檯子上的所有化妝品!

藍夢的雙手撐著冰涼的洗手台。

雙眼赤紅,酸澀得厲害,呼吸急喘,再也維繫不了往日里的淡定跟優雅。

她抬起頭,咬緊唇瓣死死瞪著鏡子里的自己。

她剛剛才流產,蘇晚就懷孕!

而且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明顯就是在打她的臉!

雖然說那個孩子是她自己沒留下的,可是畢竟她懷了幾個月,血肉連心,要說她完全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藍夢猛地一把抓起吹風機,狠狠地砸向鏡子。

原本平滑的鏡子瞬間由被砸中,朝著四面八方迅速擴散出現裂痕。

而破碎的鏡子上,照出的藍夢的臉也變得支離破碎。

藍夢靜靜地盯著鏡子,蘇晚小鳥依人般,靠在顧朝夕懷裡的模樣又浮現在她的眼前……

蘇晚只是被她用計扔到顧朝夕的床上,看他們出軌,看他們成為過街老鼠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