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顯然,已經想到了爲什麼。

之前又爲什麼雲瀾想到自己吞下了不滅凰丹沒死反而飛昇之後臉色一臉的凝重了。

【提前祝大家假期愉快,雞蛋哥哥本來打算帶雞蛋出去散散心的。但是雞蛋選擇不去了,一來是爲了碼字,二來,人多的地方會讓雞蛋覺得恐懼,害怕。所以還是呆在家裏好了,哪兒都沒有家裏好。】 林寒一言不發的將丹藥煉成,出門之前看了一下丹卿一眼。剛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的給咽會到了肚子裏。

“在雲瀾面前,一定要謹言慎行,魔敖對此事或許不清楚,但是李峯跟雲瀾多年好友,必定知道雲家的這件事情。所以,讓李峯守口如瓶。”丹卿開口吩咐了林寒一句。

林寒凝重的點點頭,身形消散在了丹卿的面前。

“臭小子! 恰好的時光 神帝級的丹藥不到半個時辰煉出來了……”丹卿目送林寒離開,忍不住開口暗罵了一句。嘴角掛着無奈的笑容。

林寒消失在丹族之後,再出現已經是在那個客棧內。

發現魔敖和李峯果然還守着雲瀾,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他走了前。

“林寒!你回來了!”李峯激動的開口喊了一句。

“你們兩個過來,我有話要說。”魔敖雖然不知道,但是近日之事,他只要跟他爹提起來,極有可能這件事情不是祕密會傳出去了。

畢竟魔敖不知,如果魔族的家主也不知道,有些不太可能了。

“好。”他們點點頭,連忙走前去。

在開口的時候,林寒特地設下了結界,隔絕了外面的聲音,隨後,異常嚴肅的跟他們說了一番。

“如若你們不能保守今日的祕密,你們該知道的我的手段。”林寒面色異常嚴肅的跟他們說了一句。

“林寒!你未免太不拿我跟魔敖當兄弟了!我們誰都想要雲瀾好!”李峯有些氣悶,不明白林寒怎麼會對他們說這些。

“你別急着惱怒,林寒這樣的交代有道理,此事非同小可。等到雲瀾醒了,咱們都不能在他面前提起。他自己心裏有數,應該會去查出自己的身世真相。”魔敖相李峯是冷靜許多的。

畢竟也是成過婚的人,加之魔族又是神域大陸的大家,他身爲未來大家的繼承者,所想的事情,李峯這個一門心思追女人的傢伙要多很多。

林寒倒是有些欣賞魔敖了,但是魔敖這樣的心思這麼多的男人,不適合做丈夫。更加不適合自己那個單純無邪的女兒。倒是李峯,熟悉之後,性格直來直往的很是好相處,跟這樣的人相處起來,一點都不累。

“好吧!”李峯不說話了。

林寒交代好了之後,這才走前去,掏出了那枚神帝級的丹藥剛剛要給雲瀾吞服,被魔敖一把拉住了。

“這可是品神帝級丹藥!你哪兒弄來的?”左右林寒不過才離開了半個時辰,到底是從哪兒弄來的?

難道現在的丹卿還能夠煉製出神帝級的丹藥來?

“當然是臨時煉製的,本想要煉製尊階的,但是又覺得造了生靈,又弄死生靈不好。”林寒現在是儘量避免去製作出丹靈。

一方面是因爲丹靈有靈,已經是有思想的個體了。另一方面,之前神農的事情帶給他的打擊太大了。他不想要再去體會那種丹靈爲主獻身而亡的痛苦了。

哪怕他知道自己能夠救活,但是也不願意丹靈們冒着這麼大的危險。

“……”魔敖被林寒刺激的無言以對了。

自小自己是天之驕子,修煉的別人快,悟性別人都要高。

但是在林寒面前,他的那點小驕傲,被打擊的體無完膚啊!

鬆開了林寒的手腕,林寒掰開了雲瀾緊閉的嘴脣,將這顆足以讓所有人眼紅的神帝級丹藥塞入了雲瀾的口。

剛剛吞下丹藥的時候,衆人發現雲瀾的臉色明顯好看了一些。

“你既然能夠在短時間內煉製出一顆來,爲何不給自己煉製一顆!你看看你的這身衣服都沒有換。”李峯忽然想到了什麼,看了看林寒,還是那副狼狽的樣子。

不過耗費一點點精力去煉製丹藥好像並沒有對他造成多大的損傷。

“哦!現在換了也不遲。”林寒擡手一揮,身已經換了乾淨的衣服。

李峯見他動作如此乾脆,無言以對了。

丹藥發揮了作用之後,雲瀾緩緩的甦醒了。

睜開眼的一剎那,他看到的第一個人,是林寒。

纖長的睫毛煽動了一下,乾裂的嘴脣微微的張開,“林……林寒。”他開口喊了一聲林寒的名字。

“嗯,醒了!”林寒鬆了一口氣。“身子感覺怎麼樣了?”雲瀾的身子,應該很不錯吧!

“還行,舒服多了。”雲瀾也發現了,自己身的靈力一點點的回來了。

掙扎着坐了起來,他靠在牀墊,“你我受了這麼多道天雷都沒事,我才受了十道這樣了額,讓你見笑了。”雲瀾還是有一點點的虛弱並沒有萬全恢復過來。

“你又不是林寒這樣的妖孽,能這麼早醒來多虧了林寒去給你煉丹了。”李峯耿直的開口跟雲瀾說了一句。

雲瀾一聽,越發顯得羞愧難當。

如果沒有林寒,他怕是這次的天雷,真的無法撐過去。

十道天雷都差點讓自己永遠醒不過來,若是再多來幾道,怕是要折在那兒了。

“雲瀾,我們也陪了你這麼久,你怎麼醒來淨知道找林寒啊!”魔敖打趣了一句。

這滿心滿眼的都是林寒,他還以爲他們之間有問題呢!

“咳咳,第一眼看到了他,沒看到你們。”雲瀾聽到魔敖的聲音,猛地咳嗽了幾聲。

正欲打算再說些話,忽然,腦海裏傳來了一句聲音,讓他的大驚失色。

“怎麼了?”見雲瀾的臉色忽然變得十分難看,林寒等三人異口同聲的關心問道。

看着這過命的三個好友,雲瀾眼底寫滿了感動。

但是腦海裏出現的消息,實在太過讓他震驚了,“林寒,你兒子出事了。”雲瀾面色極其凝重的說了一句。

“什麼!哪個?”林寒心急如焚,立馬掉頭要走。

“林晚楓,他被獸靈族的前族長抓住了,現在那前族長正抓着你兒子要我妻子將族長之權還給他。”雲瀾開口解釋了一番。

估摸是那老小子看到林寒失蹤了十年,所以便又開始出現作妖了。 “你是要跟我一起去雲家滅了那餘孽同黨,還是暫且先在這裏療傷?”林寒開口問了雲瀾一句。

畢竟那些老東西是在雲家鬧事,若是沒有經過雲家家主的許可好似不太妥當。

會讓雲瀾這個雲家家主顏面掃地的。

“一起吧!”雲瀾已經覺得舒服多了,提出了一起。

林寒和雲瀾都是神帝級的強者,這大陸的任何一處,那都是隨意來去自如的。

起這一起消失的兩個人的灑脫,李峯和魔敖有些無語了。

這兩個人也忒沒把他們兩個當一回事了,本想着賭氣不去管。但是想想,怎麼都要去助陣一番。

所以乾脆一起坐着魔敖的糾結魔獸離開了此地,趕往了雲家。

“逆女!族長之權你是交還是不交!”前任獸靈族族長怒不可遏的將林晚楓掐在掌心開口質問漣漪。

漣漪心急如焚,她已經給自己的丈夫發了訊息,他怎麼還沒有任何的迴應。

與花共眠 因爲丈夫已經跟林家重修舊好了,這禽獸爹爹抓的還是林家的長子林晚楓,若是此時丈夫不出面表個態,她是根本沒有任何的權利去說什麼的。

“交與不交,你自己的心裏沒點逼數麼?”一道突兀的男聲在天際響起,隨後,對方手的林晚楓直接消失不見。

前任族長被這聲音給嚇得不輕,“你……你還活着!”他明明不是聽說他已經死在那場飛昇神帝的天劫了嗎?

爲何還會活着!

既然活着,依照他這麼張揚的性子,爲何會音訊全無?

“你都沒死!我怎麼可能死在你前頭!”林寒嘴角挑起一抹冷笑,牙齒緊咬,伸手之間,一把對方吸附到了自己的掌下,讓他也嚐嚐看那種被人控制抓在手心裏的滋味。

“你不能殺我!”林寒稍稍加重力道,引得對方滿臉漲紅,雙目暴突的盯着林寒。話語也是極其困難的開口說了出來的。

“爲何呢?”林寒倒是想要聽聽他說出一個所以然來。

“我是這雲家家主的岳父!你殺了我,等於同獸靈族和雲家爲敵!你不值得……”對方感覺到林寒的力道鬆了一些,這纔開口說完了這一整句威脅的話語。

“是嗎?”林寒擡起手,打出了一個結印,沒入了對方的身體之。

對方的身體不能動彈了,另外那三個已經從神帝變成神皇的獸靈族長老本想要離開,但是也同樣被林寒打出的結印封印住了動作。

神寵進化系統 而後,林寒開口問了漣漪一句。“嫂子,此人說她是你爹,是雲大哥的岳丈,我不能殺他。否則是在跟整個獸靈族和雲家爲敵,你覺得如何?”林寒的一句問題,問倒了漣漪。

於情對方的確是自己的爹,於理他說的也沒有錯。

但是逼死了自己親孃的爹!誰稀罕要!

她從小到大充滿了痛苦的生活,又是誰給予的?

思前想後一番,漣漪銀牙碎咬,冷笑一聲,“我爹早在神都被滅的時候被你給殺了。這人是誰?我可不認識。”漣漪一句話出來,氣的這前任獸靈族族長全身都漲的通紅,彷彿隨時要爆開了似的。

“孽女!果真是孽女!我不該將你養大!應該在一出生直接按死在水缸之!”對方咬牙切齒的怒罵着漣漪。

越說,漣漪越是想到了自己過去完全不堪的回憶。

承受力越發的艱難慘痛起來,她猛的擡頭,惡毒的眼神狠狠的盯着對方,一副要將對方給吞了的樣子。

在漣漪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她的肩膀出現了一隻大掌。安撫住了漣漪的情緒。

而這獸靈族族長看到了那個身影,也變得無激動起來。

“賢婿次神都的事情,算了,但是這一次,你可要想清楚,這男人,可是你我的大敵啊!你一定要殺了他!”更加讓對方驚喜的是,他的修爲竟然已經到達了神帝一階!

完全有跟林寒奮力一戰的能力。加之林寒現在只有一個人,而云家,那可是整整一個家族啊!

“我岳父次死了,此人我不認識。”雲瀾的一句話,徹底撲滅了對方的希望。

對方一下子變得怒不可遏的起來。

“老子當年該活活的將你給宰了!不該將你給換到……”對方被氣瘋了,開始口不擇言。

林寒覺着這話不太對勁,繼續說下去,很有可能會出事情。

所以,他立馬打了一個響指,然後砰的一聲,這副身體爆開了。

僅僅一個小動作,讓一個神皇巔峯的大能直接爆體身亡!

在場所有的人都驚呆了,林寒將目光落在了另外三個那獸靈族長老身,發現他們已經嚇得跪地求饒了。

林寒自然知道放虎歸山後患無窮的道理,他是能夠隨便對付他們,但是現在丹卿力單勢薄,這三人聯手繼續去找丹族的麻煩,也是一個禍害!

思及此,林寒又打了一個響指。

那三個齊刷刷的炸了開來,悉數化爲了漫天的血霧。

很快林寒還發現了他們幾個的神魂又有出逃的跡象,爲了一句後患,林寒又施展靈力打出了四團丹火。飛向了逃竄的四人身影。

當丹火遇到那四縷神魂之際,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在衆人的耳邊響起,久久不曾散去。

雲瀾看到這一幕,心裏雖然有些懼怕,當是轉念一想,自己跟林寒是朋友,不是敵人。沒有什麼好怕的。

而且此時,他已經跟他是相同體質的人。

這樣一想,雲瀾的心輕鬆的同時,猛地一下,又變得沉重起來。

剛纔那老東西口不擇言的話他不是沒有聽到,難不成,自己的身份……

雲瀾越想越覺得可怕,擡眼看了一下正一臉無辜的看着他的漣漪。

這才發現,漣漪的眉眼之間,竟然隱隱和雲柯有些相似。

而自己,從小別人都說自己長的不像爹孃,是因爲這話被人說的多了。

在開始有了靈力之後,他用靈力輕微的調整了自己的容貌,以此讓別人覺得自己像雲家的孩子。

但是,假的始終是假的! 從自己可以吸收不滅凰丹這一點看出來了。

雲瀾的臉色是越想越差越相越差。但是明面,他還要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你外出一趟去了空間,竟然突破了!”漣漪看了身邊的雲瀾一眼,自然注意到了雲瀾的修爲突破了。

對雲瀾,漣漪心裏是喜歡的,不然也不會嫁給他。

漣漪曾經發誓過,這一輩子她已經委屈了自己太多次,唯獨婚姻,她要選一個自己喜歡的。

所以在雲家跟自己提親的時候,她也是猶豫過的。

不過很快她想通了,她覺得雲瀾是一個溫潤如玉的男子,模樣拔尖,地位拔尖。這樣的男人在神域大陸那可是衆人趨之若鶩的對象。

如今他願意娶自己爲妻,那已經是無的榮光了。

這也是後來知道雲瀾要一起娶了甄家的女兒她也沒有反對的原因。

因爲她是妻,甄家女兒只是妾。

她跟甄瑤兒一起入了這雲家的新婚當天,雲瀾沒有去跟那個曾經喜歡過的女人在一起。而是來陪自己過夜,雖然,那一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他們只是躺在牀靜靜的睡了一個晚,因爲那日進門雲瀾喝得爛醉如泥,別提那種事情了,連寬衣睡覺這種事情都做不到,還是她幫忙給弄好躺到牀去的。

本以爲他們隔日一定會有夫妻生活的,但是他卻開始變得忙碌起來。

甚至忙的每天都不着家,她看着也是替他擔心替他着急。

不過轉念一想,他揹負了這麼多事情,偌大的一個雲家壓在了他一個人的身。 獵贗 男女之事修行者本身看的很淡,加之她也不是那種特殊的體質,哪怕是做了那種事情,也無法做到提升修爲。反而白白耗了力氣。久而久之,她便也不在強求他了。

嫁給他的這麼多年裏,雖然沒有夫妻生活,勝在他將後宅的一應大小事全部都交託給了她。讓她知道了被人重視尊敬的感覺。

這是她曾經在獸靈族所沒有享受過的待遇,甚至於後來她對他敞開心扉,說想要殺掉那個畜生不如的父親取而代之成爲獸靈族的族長時,他也是贊同的。

她永遠記得他說的那句話,“若是漪兒想要做,那放心大膽的去做,爲夫一定支持你。”所以她纔開始慢慢的在獸靈族佈局,本來做好的打算是在爹爹攻打神都和李氏家族時弄得兩敗俱傷,自己直接坐收漁翁之利。沒曾想卻從那時傳來了消息。說是她的丈夫幫林寒將她的那個畜生不如的爹爹給斬殺了。

那一刻,漣漪更是感動的無以復加。

如今,十年過去了,他潛心修煉至了神皇巔峯,急着出去尋找空間突破神皇階品的方法。沒想到竟然真的成功凱旋迴來,並且飛昇了!

他是這大路爲數不多的神帝了,也是她的男人!

漣漪覺得無的自豪,所以看着雲瀾的眼神,也多了一分濃情蜜意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