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風零的聲音傳來,「你父親說的沒錯,神域是最有可能存在這一些東西的!你能在兩個下位面找齊八種已經是運氣非常好了。」

「你要麼放棄,要麼去神域,最好快一點。」

妖血等不了太久,是要快一點才行。

凰九淵也明白了自己女兒的想法,他道:「神域一定是要去的,就算那神君不願意放過我們!去神域必須要通過聖境才行,我處理完這一邊的事情便去聖境,見見你的母親,然後便出發去神域。」

「夜兒你在這裡等著父王,父王一定會幫你找到想要找的東西。」

「不行!我不會讓父王去冒險!」凰無夜道。

「夜兒,修復我族至寶不只是你的任務,也是我這而一個做族長任務,父王只是為我族做一些事情而已!並不只是為了你。」

凰無夜回道:「我才不相信父王的話!」

「那小子還沒有醒來,你也不想他一醒來看不到夜兒吧!所以父王去最合適了。」

「誰去都不合適?」

「可是那小子……」

戀人個的態度都很堅決,就在這個時候,火之靈傳來了消息給凰無夜,說有人闖入火之藏!

闖入火之藏的是聖境的人!

凰無夜眼裡閃過了額意思怒意,「聖境的人竟然還敢來,我還沒有去找他們算賬呢!他們竟然來了我的地盤?」

凰無夜準備去火之藏,凰王道:「是聖境的人,我也去!」

滄瀾大陸的人不能直接去神域,唯有通過聖境才行,聖境是滄瀾大陸到神域的一個中轉之地。

火之靈加持了火之藏的防禦,不過這一些聖境的人實力可都不弱。 「你們是什麼人?這裡可不是你們能闖入的地方?」夜皇傭兵團的人和妖王殿的人對這一些闖入者愣怔警告道。

「我們是聖境的人,特意來接回我們家少主!還請你們讓開。」為首的一個老者道。

「沒有我們老大的允許,任何人都別想帶走團長夫人!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區去。」

「如今我們殿主已經沉睡,除了殿主夫人的命令,我們誰也不聽!你們最好給我立刻離開這裡,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妖王殿的人道。

雙方的臣服天差地別,其實卻很相似。

知道凰無夜是女子,妖王殿的人稱其為殿主夫人很正常,但是夜皇傭兵團的人依舊把妖血當夫人。

畢竟,團長夫人真的是超級超級美啊!

「你們敢攔我,我是聖境的大長老。」聖大長老也沒有想到這一些守衛竟然不肯放人,直接搬出了他們的身份!

「別說你是聖境的大長老了,就算是聖境的聖主,我們也一樣不買賬!」

「竟然敢如此無禮,找死!」

聖境的這一些人怒了,直接動手!

「轟!」

移動商鋪他們發現這一些守衛實力不俗,本以為可以隨意秒殺他們,卻跟他們打了起來,打的不可開交。

「轟隆隆!」

簡直吵死了,這一些聖境的人引起了火之靈的不開心,這裡可是她的地盤,要暗算這一些傢伙也不難!

「噗噗噗!」

突然間從各處飛來了各種火焰,不少人被火焰偷襲,燒的他們慘叫了起來。

「火……火……」

「該死!竟然偷襲我們。」

聖境派來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燈,即使有火之靈的辦法也只能傷到他們,不能把他們宰了。

大長老被徹底惹怒了,「就憑你們,還攔不住老夫!」

要知道大長老也是聖境數一數二的長老,即使在滄瀾大陸對實力壓制的低了一些,但是也不會被一群守衛給欺負。

「轟隆隆!」

「噗噗噗!」

全部爆發力量打大長老讓夜皇傭兵團和妖王殿的人受傷了,他們必須要撐住,絕對不能讓他們帶走殿主(團長夫人)。

火之靈也竭盡全力的阻攔他們,給他們造成障礙,已經給主人傳去消息了,希望在他們得逞之前,快點趕到!

大長老橫掃了一批人,以最快的速度掠進了妖血所在的地方,看到妖血被冰凍的放在那裡,大長老道:「寒氣又發作了?果然,不過只要還活著就好,具體如何聖主也不介意。」

他有回收,準備把那一個冰床給抬起來的時候,一道白色的身影沖了過來。

五道光芒出現在他的頭頂,凰無夜冷聲道:「五行,困!」

「嘶!」

聖大長老感覺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困住了,無法動彈,渾身被一股力量撕扯,癱軟在地上。

一道白色的身影從空中落下,凰無夜冰冷的瞥向了他們道:「到底是誰給了你們勇氣,連我的地盤都敢闖!」

「你……你是凰無夜!」

「嘭!」一道暗紅色的身影出現,把大長老給踩在了腳下。

「我還以為是哪個不要命的敢跟我家夜兒搶人,原來是大長老你啊!」 「噗!」大長老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然後吼道:「凰九淵,是你!」

滄瀾大陸的情況他們是知道的,當初他們還派出了不少人幫助滄瀾帝君,就連神君都出手了,結果卻讓他們很意外!

凰無夜和凰九淵竟然還好好的,而且在滄瀾大陸的地位超然。

連神君都對付不了他們,他們自然不敢輕舉妄動,所以把頭縮回去,暫時當縮頭烏龜。

這一次來滄瀾大陸是逼不得已的,因為聖境的大事要發生了,他們必須要把少主給帶回去。

其他的人本來是追著他們大長老進來的,結果看到他們大長老像是一條斗敗的死狗一般被凰王踩在了腳下,臉色大變!

「大長老!」

一道白色的身影掠了出去,凰無夜已經對他們動手了。

「五行寂滅!」

「五行天斬!」

「噗噗噗!」凰無夜的攻擊快很准,他們一個個來不及躲閃便直接被打趴下了。

此時夜皇傭兵團和妖王殿的人來了,人全部都被凰無夜給解決完了,他們只能請罪!

「老大,是我們保護團長夫人不周!」

「殿主夫人,是我們無能!」

凰無夜道:「好啦!起來了,聖境的人都不是尋常之輩,還來了一個頂尖的大長老,你們擋不住很正常!」

「老大,這一些人怎麼處置?」他們問道。

凰無夜道:「怎麼處置,殺了!」

大長老瞪大了眼睛,怒道:「我可是聖境的長老,你竟然敢殺我,你……」

「噗!」凰九淵的腳下一用力,差點把這位大長老的五臟六腑都給踩碎了。

「我女兒要殺你,有什麼不敢的?你真把自己當跟蔥?」

這父女兩實在是太過分了,大長老心中憤怒!

得到命令了之後,夜皇傭兵團的那雨鞋人準備雷厲風行的動手,他們大喊道:「大長老,救命啊!」

「大長老,我們還不想死啊!」

凰無夜道:「等等,先問一些事情。」

其實凰無夜並沒有想立刻殺了他們,不過他們過來顯然是有重要的事情。

「說說吧!你們這樣興師動眾的找我家男人有什麼事情嗎?」

「不要臉的女人。」大長老怒道。

「咔擦!」

這一個老東西敢罵自己的女兒,凰王真的怒了,直接把他的兩隻手咔嚓的一聲掰斷了。

「老東西,你簡直找死!」

大長老的臉痛的慘白,「你最好老師說!」

大長老道:「我們這一次來請少主回去,是想要少主繼承聖主之位的,絕對沒有惡意!只是他們不肯放人,我們才動手的。」

「你覺得現在妖精這一個樣子,合適去當什麼聖主嗎?還請你們家主子另外找人吧!」

「我們聖主就只有少主一個兒子,也只有少主有資格繼承聖主之位啊!少主這個樣子,在我們聖境是有辦法解決的,這裡的火元素雖然濃郁,但是去而不是少主療養最好的地方。」大長老道。

「你們聖境有好地方讓妖精快一點醒來?」凰無夜問道。

那什麼讓妖精當聖主的話,凰無夜自然是一個標點符號都不相信的。

那不是當聖主,而是去替死的!

可是這個…… 「對!我們聖境是有一次這樣的地方,只要少主回去,聖主一定會給用療傷的!所以能不能讓我們帶少主回去,我們這是為了少主好啊!」大長老表現的非常真心實意。

妖精一直在這樣沉睡著,凰無夜自然擔心,想要他快點醒來,他們一起想辦法。

就算是去神域,她也不想丟下妖精,最好醒來他們一起去闖。

凰無夜道:「妖精可以去神域,但是我有一個要求,我也得去!畢竟我還沒有去過聖境,對聖境很好奇。」

大長老愣住了,笑道:「你去絕對沒有問題,聖女大人一定會非常開心的!你畢竟也算是我們聖境的聖女。」

「本王也要去聖境!」這個時候,凰九淵開口道。

一聽到凰九淵要去,大長老的笑臉一僵。

「這個……凰王要去聖境,我怕你去了不習慣?」

「我看是你們不歡迎本王吧!你不歡迎,我偏要去!別以為你不允許,本王就去不了了。」凰王冷聲道。

大長老知道凰王說的沒錯,凰王接著道:「直接把人給殺了,需要去聖境,父王帶夜兒你去就好了。」

有聖境的人引路很簡單,否則去聖境的話並不容易,當然以凰王的實力要強闖也並不難,就是費事了一點而已。

大長老為了保命,自然只能電梯!

「沒有沒有,我們聖境特別歡迎凰王大人!夜王殿下,凰王大人,你們準備什麼時候出發。」

「妖精現在的情況,自然是越快越好!」

凰無夜和凰王把事情安排好,然後便跟聖境的人出發去聖境了。

在路上凰無夜忍不住好奇的問道:「父王,我看這聖境的老傢伙們聽怕你的,當初你們之間有什麼恩怨啊!」

凰王道:「這就說來話長了!」

曾經神凰一族被神君帶人滅族,族人傾盡全族之力把他和逆天陰陽鼎給送走,因為他是那個時候神凰一族最有天賦的人,也是他們神凰一族唯一的希望。

在神域逃避追殺,但是那整個世界都是神君的人,特別危險,於是他選擇了來到這滄瀾大陸。

滄瀾大陸這個位面把人的實力壓制到帝靈師巔峰,他當時的實力也是這個,這讓這一個世界法則成為了他的保護傘!

神族不甘心放棄,這不派來了一批又一批人,實力相當的前提之下,即使對方人再多,他的有辦法保命,然後反擊,然後慢慢的在這裡積累實力,讓神族越來越不敢惹他!

就算是派人來殺他,那也完全是來送人頭的。

聖境聖主也接到了神君的這一個命令,帶人數次來追殺凰九淵,但是每一次都被凰九淵傷的極重,所以這梁子自然是結下了。

凰無夜問道:「父王,對於神族的追兵你是直接殺了!為什麼不把聖主給直接宰了!」

大長老聽了眼角狂抽,討論聖主的糗事,討論殺聖主,能不能小聲一點啊!

也考慮考慮,他們都是聖境的人,要是讓聖主知道了這些事情,聖主殺人滅口了怎麼辦? 凰九淵道:「聖境對於滄瀾大陸和神域地位都很特殊,一旦聖境被毀掉的話,滄瀾大陸也完蛋了,所以自然不能殺了他!畢竟滄瀾大陸可是我要生存的地方。」

「聖境聖主是支撐整個聖境的生命體,一旦聖主死了聖境會崩塌,自然不能殺了他!」

「而且這聖主實力還比不上一些神族,一直殺了放,放了殺,有他蹦躂著,神族把任務交給他對付起來也輕鬆。」

為了餓不面對一個聰明的對手,他決定不把這一個不怎麼強的對手趕盡殺絕,可持續利用!

大長老差點驚得從飛行神獸上掉下來,一直以來聖主能這麼多次從凰王手中逃脫,不是因為他實力強,他比較聰明睿智,他……

事實上,竟然是如此!

難怪聖主恨凰九淵入骨,原來是如此?聖主肯定是察覺到了,但是怕丟臉不肯說。

聖主屢戰屢敗之後,覺得武力是不可能獲勝的,所以準備智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