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飛煙?

龍飛煙蹙眉瞥了慕容傲一眼,她什麼時候跟他熟得可以稱呼飛煙了?

慕容傲裝瞎子一般,彷彿看不見龍飛煙不善的面孔,高昂著腦袋,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

龍飛煙柳眉微蹙,見這人跟只驕傲的孔雀似的,淡淡的看了慕容傲一眼,漫不經心的說道:「慕容傲,你想我怎麼表示?」

若是這混蛋敢獅子大開口的話,她到時候保管讓蛋蛋多咬他幾口,再狠狠地敲他一把,敲得他窮的連褲子都穿不起——成為史上第一位露腚太子!

「十日後,南宣最大的得意樓,吃一頓,怎麼樣?」慕容傲眸光流瀉,璀璨如星,心中盤算著十日的時間,懺雲大師也該對他的毒有了個說法,不管治癒與否,他都想去南宣名揚天下的酒樓吃上一頓,若是有妖女相陪,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怕龍飛煙不樂意,他笑道:「你如今可是有錢人中的有錢人,光是今兒個賺的銀子就夠打多少個跟你一樣的金人了,可千萬別學人家做鐵公雞,一毛不拔!」

「十日後?這恐怕不行,十日後我得在家等著太子殿下送錢啊!」收錢是大事中的大事,請客吃飯的放一邊。

當然,龍飛煙也不覺得自己需要請慕容傲吃飯,不就是簽了三個字么?

有啥好表示的!

「要不這樣吧,你請客,我付錢,怎麼樣?」

慕容傲為了讓龍飛煙陪他一起吃飯,也蠻拼的。

見南宮闕視線落在龍飛煙身上,移不開,神色一冷,鄙視的不得了。

真真兒的沒骨氣啊,妖女都敲了南宮闕這麼多金子了,意思很明顯啊,要金子不要他,怎的這丫的,還看什麼看?

她請客,慕容傲付錢?

這等好事,若是不答應,她腦子有病啊!

龍飛煙倒是不怕慕容傲吃了飯不付錢,若是如此,等蛋蛋幫他解毒的時候,鐵定讓他連褲子都當了。。

有恃無恐,龍飛煙難得好說話的,點了點頭:「好!」

她其實也想嘗嘗南宣國名揚天下的美食,正好帶小五一起嘗嘗。

慕容傲得了一個好,倨傲的眉眼都舒朗開來,微微勾唇,對著南宮闕道:「南宮兄,那十日後,我和飛煙在得意樓恭候你的大駕了。」

笑靨如花,光華萬丈璀璨,看著臉色微冷的南宮闕,慕容傲的心情著實愉快。

南宮闕瞧著二人竟然當著他的面眉來眼去,臉色又沉了三分,狹長的鳳眸染上了一抹暗沉,冷冷的看著二人。

龍飛煙得了金子,出了胸口的惡氣,也懶得再理會南宮闕,徑自牽了龍飛明的手飛上馬車,對著慕容傲喝道:「事情都已經辦完了,還愣著幹什麼?趕車走啦!」語氣理直氣壯的彷彿是在吩咐自家的車夫。

向來脾氣極大的慕容傲對著南宮闕尷尬一笑,摸了一下鼻子,道:「河東獅吼,河東獅吼……」

竟在南宮闕的錯愕之中,乖乖跳上馬車,揚起鞭子麻溜的趕了起來。

讓一國太子趕車,還那般理直氣壯的口氣……

南宮闕忽然覺得自己被訛了五萬兩金子,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事了?

慕容傲的性子,天下人皆知,那是眼睛長在腦袋上的,竟然甘心被一個女人驅使……這女人自然不簡單!

南宮闕眼中升起濃濃的懊惱之色,恨自己錯失了這樣的女人。

若是自己不曾悔婚,有這樣的女人相助,何愁霸業不成?

濃濃的悔恨籠罩在南宮闕的心頭,如烏雲壓頂般,就連被迫不能迎娶龍飛情的心思都被壓了下去。

龍飛煙今兒個賺的盆滿缽滿,心情自然愉快,倚在車壁哼著小曲兒,悠揚的曲調,輕快明媚,將主人的好心情彰顯出來。

「姐,南宮闕此人,面慈心狠,此番你下了他的臉面,怕是不會善罷甘休,你得小心他的報復!」龍飛明對龍飛煙的崇拜已經不是五體投體能形容的了,仰慕的同時,又擔心南宮闕算計龍飛煙,不由得出言提醒。

「傻小五,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報復都是紙老虎!」龍飛煙摸了龍飛明的腦袋一下,語氣有些漫不經心。

南宮闕若是不惹她,看在五萬兩黃金,和龍飛情錯失太子妃悲傷的份上,她也就暫且放他一馬,日後再慢慢兒折騰他。

五萬兩黃金難不成還能買永久的太平么?

做夢!

「可他是太子……」龍飛明擔心龍飛煙久居內宅,不知道太子所代表的意思。

龍飛煙瞧著龍飛明蹙著眉頭,急得跟個小老頭似的,忍不住「噗嗤」一笑:「太子怎麼了?又算個什麼東西?上面不還有皇帝么?」

就算是皇帝怎麼了?想要安安穩穩的坐那個位置,還得給她幾分面子。

想當初各國的領導人見了異能王,還不是客客氣氣的,就不信如今身為馭獸天才的她,皇帝還能不客氣!

怕是自己真跟南宮闕衝突起來,皇帝維護的也不會是南宮闕。

龍飛煙今兒個敢當街跟南宮闕動手,自然是底氣十足。

龍飛明:「……」

如此霸氣十足,牛氣衝天的姐姐,他們好像不在一個頻道上吧!

錦山:「……」

聽了姐弟二人的對話,越發覺得天下人眼睛都長瞎了,這是膽小懦弱廢材二小姐么?妥妥的強悍彪悍牛悍女皇陛下才對!

聽聽這話,太子都算東西了!

趕著馬車的另一個不是東西的太子:「……」

能不能避諱一點,照顧一下他脆弱的太子心啊?

一行人閑談著離開,卻不曾注意到,大街上發生的一舉一動都被臨街樓上一雙深邃如海,瀲灧莫測的眸子收入了眼底。

銀色的面具下雖只露出一雙眼睛,卻給人一種震撼靈魂的感覺——優雅,淡薄,看透一切的通透,和俾睨天下……

好一雙氣勢磅礴的眼!

而此時這雙氣勢磅礴的眼中難得的露出一絲笑意:龍飛煙,你真讓人越來越期待了! 隱婚100分:重生學霸女神 普陀寺

一身灰色僧衣的懺雲大師看著慕容傲,一臉悲憫的神情,搖頭:「施主,你所中之毒乃是千古奇毒——千絲萬縷,老衲本領低微,無法解此毒……」

懺雲大師雖然不知道慕容傲的真實身份,但從他的舉手投足之間,也能看出這位絕非等閑之人,這等氣勢,不是什麼普通人家能養得出來的。

心中不由得暗道一聲可惜,這等俊傑竟然要落得個早逝的下場,委實是天妒英才。

慕容傲心中忍不住一絲失望,他不遠千里而來,一路所遭遇的絕非常人可以想象,本想著借懺雲大師的靈醫之術解了身上的毒,卻不曾想到自己的毒竟然連懺雲大師都束手無策。

雖然慕容傲有些失望,卻不曾失態,只蹙了下眉頭,隨即笑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大師莫要自責!」

錦山自從聽見慕容傲解毒無望,整個人失魂落魄,彷彿身中劇毒不能活的人是他一般,回神之後,竟然衝到懺雲大師的面前,「砰」的一下跪下,二話不說的連連磕頭:「大師靈醫之名,天下皆知,一定能想出辦法救我家公子的,錦山求大師想想法子,救救我家公子吧!」

他身上有傷,這麼又跪又磕的,頓時就折騰的傷口溢血,瞧著好不凄慘,好不狼狽。

「錦山,你莫要為難大師了,快起來!」慕容傲蹙著眉頭看他身上的傷口裂開,冷喝。

錦山竟難得違背慕容傲的命令,一個勁的給懺雲大師磕頭,這可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了。

懺雲大師是個得道高僧,心腸最是慈悲,瞧著一心為主的錦山,竟然連渾身的傷口都不顧,掏了個藥丸遞給錦山,「先吃下止血吧!」

耿直的錦山不接藥丸,徑自磕頭:「求大師救救我家公子……求大師救救我家公子……」

懺雲大師長嘆搖頭:「不是老衲不願意救你家公子,而是真的無能為力!」

頓了一下,又是一聲長嘆:「你家公子所中的千絲萬縷之毒,若是想解,除非能找到暗系魔獸之王——魔獸黑暗天使,據說黑暗天使善食毒,能解天下奇毒,亦能釋放天下奇毒……」

「那請問大師,如何才能找到魔獸黑暗天使?」錦山聽得慕容傲之毒有解的希望,頓時雙眸一亮,亟不可待的追問起來。

而一旁的龍飛煙聽了這話,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是震驚了一下:蛋蛋喜歡吃毒,難不成蛋蛋就是那個據說的暗系魔獸王黑暗天使?

不過,龍飛煙怎麼都無法將那麼萌的蛋蛋跟什麼暗系魔獸王黑暗天使聯繫起來?

應該是她想多了吧!

「無蹤無際,無形無樣……老衲也不知道黑暗天使在何處?也不知道黑暗天使什麼模樣?甚至幾乎沒有人見過黑暗天使……」懺雲大師淡淡的說道:「老衲也不過是在一本殘缺的古書上看到的!」

錦山:「……」

這不是跟沒說一樣嗎?

老禿驢!

拿他消遣啊!

倒是慕容傲神色自若的拉起錦山,訓斥:「不許再為難大師!」

懺雲大師對忠心之人尤為敬重,只淡笑不語,目光輕掃落在龍飛煙的身上卻是一怔:他發誓從不曾見過靈力如此充沛之人。

「你是……」

龍飛煙眉眼輕抬,微微勾唇:「大師應該聽過我的名字——龍飛煙!」

懺雲大師一怔,隨即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竟結巴了起來:「你……你……是龍飛煙?龍家二小姐龍飛煙?」

怎麼可能?龍飛煙靈根無,筋脈損,武力值為零,靈力值為零,乃是名揚天下的廢材,怎麼可能是眼前這位靈氣縈繞,充沛的連他都驚詫的少女?

「如假包換!」

龍飛煙對懺雲大師的驚詫十分淡定,她可以斷定,日後這樣的震驚會有很多很多。

懺雲大師上上下下打量了龍飛煙許久,忽然開口:「龍二小姐,不知道你是否上過學院?」

「上學?」龍飛煙挑眉,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不曾!」

想當初在異能界,她倒是想要上個什麼學院,可是很遺憾,竟然沒有人能教授她,害的她只好自學成才。

不過沒少走彎路,這一世因為有天才先祖的教導,龍飛煙明顯感覺到輕鬆許多,若是能進正規的學院進行訓練的話,想必應該會好點。

看來,上學這事情,她得留心點了。

「老衲出關后,天才學院邀請老衲講學,擔任客座導師,給了老衲一個推薦名額,若是龍二小姐不介意的話,老衲想推薦龍二小姐入學!」

龍二小姐靈氣充沛,這樣的好苗子,不知道是何原因,竟然被判定為靈根無,懺雲大師慈悲心起,不忍這等資質的孩子埋沒掉了。

「天才學院?!」

龍飛明一下子失聲驚叫了起來,神色一片激動,就跟粉絲遇見偶像般,恨不得跳起來的樣子。

龍飛煙雖然不太清楚這天才學院是個什麼東西,但瞧龍飛明的表現,也知道應該是個很牛叉的。

當然了,都敢直接命名為天才了,怎麼可能不牛叉?

不過這老和尚也太慈悲了,第一次見她,就這般大方的送一個名額給她。

「你喜歡天才學院?」龍飛煙沒一口應了下來,而是反問龍飛明。

「天下就沒有人不喜歡進天才學院的!」龍飛明用一副憧憬的口吻說道,「天才學院位於東方大路四國交界處,裡面所有的學子都是來自四國的天才,每一個畢業之後,都是名動天下的人才。」

忽然想到了什麼,伸手指了指慕容傲:「姐姐問他就知道了,他就是天才學院的學子,四大公子皆是天才學院的學子。」

切,原本龍飛煙對天才學院還挺期待的,聽了最後那句四大公子皆是天才學院的學子,頓時就沒了興緻。

「多謝大師好意,那個名額還是留給有需要的人吧!」龍飛煙淡淡的搖頭,竟不知自己拒絕的是怎樣的機會?

龍飛明急的一再拉龍飛煙的手,見她不理,忍不住小聲勸道:「姐,你別拒絕啊,快答應,快答應啊……」

錦山更是差點兒暈倒,天才學院……天才學院……她竟然給拒絕了……

好想跳起來揍扁這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女人啊!

慕容傲雖然知道妖女是個與眾不同的,可沒有想到與眾不同到這個份上——竟然連天才學院都不屑一顧。 眾人都覺得龍飛煙不惜福,那是天才學院,不是什麼不入流的學院,她知不知道天下有多少人巴巴兒的想法設法等著進天才學院呢?

她倒好,竟然拒絕了!

「答應什麼?什麼天才學院,根本就是渣男學院,能培養出四大渣男的學院,你還指望多好?」龍飛煙不耐的對龍飛明說道。

四大渣男的慕容渣男摸了下鼻子,「……」能不能給人留點臉面啊?

而且,他真不覺得自己渣在哪裡了!

龍飛煙不耐的說完,見龍飛明一副快哭的模樣,轉頭對著同樣傻了眼的懺雲大師,道:「你瞧小五這孩子倒是挺喜歡那個什麼天才學院的,要不你推薦小五去吧?」

說得,好像那個天才學院是家門口的菜市場,誰想去都可以的模樣。

龍飛明忙揮手:「我……我……不行的!」

天才學院匯聚的都是東方大陸的天才,龍飛明覺得自己雖然資質還行,但還未能達到天才的地步,讓懺雲大師推薦他去,也不過是浪費了一個名額。

懺雲大師靈醫雙修,靈力值很強大,武力值也不錯,已經是七級武者,如此天賦從來都是被人捧著的份,而且他一直受天才學院委託,幫他們物色天才學子,這麼多年來從來都是被人討好巴結,想方設法讓他推薦去天才學院,如今日這般被人駁回來,還跟打發個叫花子一般隨意遞個歪瓜裂棗的語氣,還真是第一次遇到。

但,奇異的是,他竟然沒有半點不適,反而覺得本該如此,若是不如此還不正常的模樣。

看了眼龍飛明,卻見這孩子靈力不弱,而且小小年紀,竟然達到五級的修為,的確是少年一輩中難得的天才。

雖然懺雲大師看不出龍飛煙的武力值,但龍飛煙的靈氣充沛的讓人炫目,哪怕就算是龍飛煙武力值為零,也足夠讓人震驚的了。

現如今又見了龍飛明不弱的靈力和強悍的武力值,心中立刻充滿震驚的同時,更是歡喜的不得了。

這對姐弟簡直就是讓世人側目的。

「你真不願意進天才學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