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黑龍王戰絕苦笑,經迦夜這麼一說,還真是有些肉麻呢。

迦夜牽著星耀的手,「其實,跟你來龍族,是我本來就早有決定的事。無須道謝,而且以前我去那麼多生死難測的地方,你不也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跟著我一起去了么?生死相依的兄弟,早已經膽肝相照!」

黑龍王戰絕聽到他這話后,鼻子有些發酸,「嗯。」

而在他懷裡的龍萱,則是有些犯困,拚命的睜著一雙大眼,看著黑龍王戰絕的臉,「父王,我困了,好想睡覺。」

「睡吧,就趴在為父的肩膀上睡。」

黑龍王戰絕柔聲安慰道,然後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後背。

龍萱的頭則是趴在了他的肩膀上,目光看著星耀,最後閉上雙眼,沉沉的入眼了。

自在月神叢林里,服用了不少的凶獸內丹。現在她的先天不足,已經消失不見了。

但是,她卻因為身體還在改造吸收能量,所以一天的時間裡,經常是在沉睡的。

這樣的情況,其實對她而言,是有莫大的好處。

在這門口站著枯等,最後還是迦夜提議,直接往白龍洞上方的亭子坐著。

黑龍王戰絕抬首看了看,發現這個亭子還真是不錯,也就同意了。

他們此時,還是隱身在這裡出沒的。

要不然,遇上白龍族的龍衛,也會說不清楚的。

……

白龍洞內。

阿暖牽著季邀月的手,走了進去。

進去后,才發現這裡面是別有洞天。

就像是來到了異世界,明明是一個洞,但走進來,卻發現是一個藍天白雲,大草原,還有著一座巨大的城堡浮在半空中。

發現這一幕的時候,季邀月瞪大雙眼,「這白龍洞,其實就是小千世界吧?」

「對。」

阿暖點了點頭,「這白龍洞,只有直系白龍血脈才能進來的,外人是進不來的。除非有人帶著你進來。」

「厲害了。」

季邀月贊道。

在她眼裡,也就好奇的打量著這裡的一切,風景優美,如同世外桃源。

阿暖拉著她的手,朝半空中的城堡騰飛而上。

當落在了一處宮殿的大門口,阿暖朗聲說道:「百暖求見族長!」

她的話音剛落,門口就出現了一抹白色身影。

男子臉色有些蒼白,他一出現,就看到了阿暖的存在,他神情十分激動,一把將阿暖抱入懷裡,「阿暖!你真的回來了!我沒有做夢,你真的回來了!」 「阿暖!你真的回來了!我沒有做夢,你真的回來了!」

百里十分激動,可以稱之為喜而泣極,抱著這個表妹,心裡百味陳雜。

阿暖則是任由他抱著,其實她的臉上也流下了眼淚。

「表哥,我回來了。」

她的聲音,哽咽著。

百里抱著她,聲音同樣沙啞,「回來就好。當年,是我對不住你。對不起,是我害了你,也是我對不起戰絕。」

他的聲音里,有著悔恨,更多的是後悔。

而一旁的季邀月,則是靜靜的看著他們,最後什麼話也沒說。

畢竟,他們兄妹重聚,她只是一個外人,只需要靜靜的看著即可,別的都不需要理會。

而就在這個時候,百里察覺到了身邊有所異常,眼神突然朝季邀月的方向看了過來。他的眼神如刀,直接化去了季邀月身邊的隱身屏障。

「你是誰?你……竟然是人類!」

百里臉上先是一臉嚴肅,到了後面檢查了季邀月身上的氣息后,當即有些愕然。

人類竟來了龍族,她的膽子是有多大。

是不怕龍族的人把她直接給生吞活剝了嗎?

百里怔怔的看著季邀月,有些不敢置信。

而另外一旁的阿暖,則是給百里介紹,「百里表哥,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在人界認識的生死之交,她叫季邀月,是一名煉丹師。這一次我把她帶來白龍族,就是想讓她幫你的身體看看,她懂得一點醫術。」

「她只能醫人,能醫龍嗎?」

百里則是一臉懷疑的態度。

季邀月瞟了這男人一眼,連話都懶得搭理。

畢竟,她可不是上趕著給對方醫治的。 買個金手指吧 讓她來這裡的人,若不是迦夜開口,她是不會來的。

救人的時候,會損自己的氣運。

而救龍,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遭雷劈。

她這一出手,等於是逆天改變。

阿暖一聽百里這狐疑的語氣,心裡咯噔一聲,連忙拉著百里走到了另外一旁,然後在一旁飛速的與他貼耳,然後巴拉巴拉說了一通的話。

百里則是倒吸一口氣,驚愕的看著阿暖,「你說,她把重傷的戰絕給救回來了?」

「嗯。百里表哥,我從來沒有騙過你。這一次,我冒著犯下龍族規矩,也要把她帶來見你,就是想你能活得久些,而不是這樣英年早逝!」

阿暖說到後面的時候,神情有些動容。

如果現在百里死去的話,她不知道戰絕僅憑一人之力,要如何對付翼龍族。

翼龍族族長飛陌,那個老頭,論輩份,只是僅次於龍太后。

現在不管是青龍族、白龍族、紫龍族,都沒有哪一個族長與飛陌是同一輩的。

若不是有龍太后壓著飛陌,指不定他會更囂張。

這一次,既然是回來複仇的,飛陌這個老傢伙的性命,阿暖已經暗下決心,會與戰絕親自取走飛陌性命。

用飛陌的龍血,來祭奠黑龍族的那麼多亡魂。

百里點了點頭,「好,那便讓她幫我看看吧。」

他那一臉勉強的樣子,阿暖有些無可奈何。 於是,當他們來到了季邀月的面前時,百里伸出了自己的手腕,「你診斷吧。」

他那高高在上的態度,季邀月真的是看得一肚子氣。

你妹啊!

老娘可不是上趕著要給你治病的啊!

你能不能把你那高傲的頭低下來!

季邀月憋了一肚子的氣,但是,她有一個本事,那就是越生氣的時候,就會笑得越開心。

所以,當即燦爛的笑容以對,「好啊。」

認真的給百里搭脈,一刻鐘后,季邀月收回了自己的手指。

不知道從哪裡弄出了一張白色的手絹,仔細的擦了擦手,然後將白色的手絹給扔到了一旁爐鼎里燒了。

她這個舉動,讓一旁的阿暖噤聲若蟬,心裡暗叫不好,嫂子生氣了,這後果她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啊。

想到這裡,她的心也跟著寒了。

百里的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直盯著季邀月,「怎麼樣?把脈,可把出什麼來了?」

「你是修鍊的時候,受到了偷襲,然後強行中斷修鍊,反噬傷了龍體。之後與敵對戰的時候,龍體再一次的受到了重創,等於你那強慢的龍體,前後受到了兩次的重創。一個是內創,一個是外創。二者受傷的時間相差不久,所以才會讓你如今無法運轉龍靈之力,更無法療養龍體。是因為外創的時候,還中了腐蝕龍靈之力的詭異之物。」

季邀月幽幽的說著這話的時候,臉上帶著笑意,素手一揚,「你這狀況,我敢說,這龍族人界,除了我能救,無人能解!」

「好大的口氣!」

百里有些不爽她這自吹的語氣。

可是,季邀月同樣不爽他那自我高高在上的性子,所以面對他的猜疑,她完全不放在心上,直接說道:「白龍族長厲害的很呢,我覺得我用不著多管閑事。反正你活不了十天,十天後只管讓人備著你的身後事,即可。」

「十天?」

阿暖在一旁驚呼,這時間也太快了吧。

而百里則是不由握緊了拳頭,這個人類說話是囂張,但是她說的話,與龍醫一樣。龍醫也是說了,他的性命最多還有十天!

如今的他,其實還能走來走去,倒不如說是迴光返照的結果。

如果過了這段時間,他就只能躺在床榻上,等死。

要不然,他不會讓兒子百卿代替自己去參加紫龍神的壽宴。

此時距離壽宴的開始還有五天時間。

壽宴要舉行三天,也就是如果他在這期間若是發生了什麼意外,百卿就算拚命的往白龍族趕,亦是見不著自己最後一面的。

從紫龍嶺到白龍族的領地,最快也需要半天的時間。

半天的路途,百里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熬到百卿的歸來。

「阿暖,這是我的命。既然還有十天的時間,那我現在把白龍族的族長之位交給你。」

百里的鎮定,倒是讓季邀月對他的厭惡感稍減了些。

阿暖卻沒理會百里的安慰,而是直接走到了季邀月的面前,牽著她的手,一臉希翼,「邀月,你告訴我,我表哥可否能延長他的壽命?」 阿暖的追問,季邀月沒有答話。

其實她並不是不想回答,而是在思考著,要用什麼辦法,才能讓百里不怎麼受痛苦的恢復。

結果,因為她這一遲疑,結果阿暖以為季邀月生氣了,阿暖想也不想撲通一聲的跪倒在地上,「邀月,我求你,救救我表哥。你要什麼,我都給你。就算你要我的性命,我也甘之如飴!」

她這一舉動,一旁的百里比季邀月動作還要快,一把將她拽了起來,一臉怒容,「阿暖,你在做什麼!你是我龍族的龍女,怎麼可以給一個平凡的人類下跪!你瘋了嗎?」

「表哥!她不是平凡的人類!還有,人類怎麼了?她救過我夫君,給我的女兒療養龍魂,她是我恩人,你懂嗎?我們龍族向來有恩必報,我欠恩人太多了,如今我跪她,沒錯!」

阿暖怒容相視,她的臉上帶著不認可。

她是真心把季邀月當成恩人看待的,且不說季邀月是迦夜的夫人,就連她的兒子星耀,亦是女兒的福星。若沒有星耀,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女兒,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

最重要的是,她從來沒有想過,她好意帶季邀月來給表哥百里治病療傷,結果百里卻是從頭到尾,都沒有正眼看過一下季邀月。

剛剛礙於情面,她不好指責百里。

可是,現在,百里是直接表現出來了,言語上對季邀月不敬。

什麼叫平凡的人類?

人類怎麼就平凡的?

阿暖雖然出身龍族,可她從來不覺得自己有比人類高貴多少。

不管是龍族、人類、鬼域、妖界,不都是活在這片天空下嗎?難不成還要分出個什麼高貴、低賤?

所以,阿暖不能再忍了,直接對著百里說道:「她,在人界論身份、論地位,絕對是人上人。她本可以不來龍族淌這渾水的,是因為我與戰絕,所以她來了。

如今,她是我冒著生命危險帶回龍族,為的是續你的性命,結果你在知曉她是人類的時候,你那與生俱來的高傲感,是從哪來的?她是可以救你的人!」

百里被阿暖訓斥的一愣一愣的,站在那裡沒有吭聲。

阿暖不再理會他,轉身對著季邀月,又想下跪,卻被季邀月拉住了,「阿暖,你別跪我。其實你說我對你有恩的時候,你何嘗不是對我夫君有恩呢?我知道,我夫君與戰絕相識的時候,他們經常出生入死,而你跟隨了戰絕,縱然你沒有與我夫君契約,但其實你也替他解決了不少麻煩。

至於你表哥的病,我是可以治,但是比較麻煩。畢竟龍族這裡,我不知道有沒有我需要的草藥,如果沒有的話,那需要用功效差不多的草藥來替代。要不然恢復的時間會變得很慢。」

阿暖一聽這話,鬆了一口氣,「草藥的事,你不用擔心,龍族很多仙草靈藥。絕對沒有問題的!表哥,你說對吧。」

「是,草藥我們不缺。」

百里接了話尾,然後看著季邀月,鄭重的說道:「我先前是對你有輕視……」 「我先前是對你有輕視之態,我以貌取人,是我不對。請見諒,但是,我龍族有龍族的驕傲,我寧死也不會下跪任何人!」

百里臉上很認真,沒有半絲玩笑。

季邀月則是會心一笑,「別跪我,我還沒死。如果我哪天死了,我會接受任何人的跪拜。你因為是龍體內外兩創,如果要療傷,會吃很多苦頭,你若有心理準備的話,那可以讓人準備我需要的草藥了。」

「可以,你擬份草藥單,我這就去讓人弄來。」

百里心裡鬆了一口氣,他實在摸不準這個人類的心思。

他先前對她的輕視,結果她這會卻是完全不在意,這肚量之大,還真是讓他佩服。

一婚二寵 而百里其實不知道,剛剛百里說她是平凡的人類里,已經動了怒意了,本來還想著要不要找點止痛的草藥加進去,讓他不用受那麼多罪的。

沖著他說這話,她就不會那麼好心的。

該怎麼痛,怎麼傷,自行體會吧。

所以,季邀月此時笑得十分愉悅。

在小千鐲子里的瞑幽狐雖然沒有出來,但是卻能看得一清二楚,不由嘀咕道:「主人,你這是把對方坑了,對方還要對你感恩戴德!」

季邀月則是回了它四個字:「這是本事。」

瞑幽狐扯了扯嘴角,表示一臉無語。

季邀月走到一旁的書桌,阿暖見狀,連忙提議,「我來幫你磨墨。」

「好。」

季邀月點了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