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

一名名宗門,家族,勢力的強者紛紛起身,恭敬的送上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啊!

「收下!」

魏漾看著眾人淡淡的冷笑道,隨後目光再度落在了鬼虎三人身上,眸光迫人,冷冷的質問道:「不知道本少是否有一挑四的資格呢?」

三人惶恐。

司徒摘星都被秒殺了,他們算個屁啊!

「魏少說笑了,以您的修為,我們三人擋不住!」

「不錯,自此之後見到魏少,自當行禮!」

「魏少神威蓋世,我們三人自愧不如!」

三人低頭抱拳,咬著槽牙,神色有些憋屈的說道,他們可都是人皇榜上的超級強者,平日里,身份地位都恐怖尊貴到了極致。

誰人見到了,不畢恭畢敬?

可今日。

強悍如他們。

尊貴如他們。

卻現在眾目睽睽之下,低頭了。

這是何等的諷刺。

這是何等響亮的耳巴子?

魏漾聞言,嘴角不屑一笑,而後看著遠處,同樣一臉詭異邪惡的魏典,冷冷的笑道:「今天,我名震天下,魏家崛起,難道不應該送上美女,美酒嗎?」

「呵呵……好!」

魏典咧嘴露出了血紅色的牙齒,猙獰一笑,而後手臂一甩,一道人影便直接落在了魏漾的面前,赫然是十大仙子之一的練霓裳。

「這,這是練霓裳?」

眾人一看,眼睛再度一瞪啊!

實在是今天給他們的震驚太多了。

先是戰皇榜上的超級強者,現在竟然把十大仙子都弄出來。

「怎麼樣?你要的練霓裳?我還沒有試過呢。」

魏典盯著魏漾一臉銀盪的冷笑道。

「哈哈,本少要她當小的,她竟然不願意,那現在只能淪為玩具了,你放心,事後少不了你的好處,酒呢?」

魏漾毫不在乎的笑道。

「酒神山莊,八百年佳釀,配合著整個山莊一千五百條人命,我想你應該喝的會比較開心吧!」

魏典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一下自己乾癟的嘴唇,一臉猙獰的冷笑道。

可周圍眾人一聽,卻是頭皮一炸,彷彿要裂開了一般。

「酒神山莊竟然被滅了?」

「為了美酒竟然殺了一千五百人?」

「咕嚕……」

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每個人都應在心裡暗暗下定了決心,以後,就算是死也不能招惹魏家的子弟了啊!

魏漾聞言,卻是神色平靜,似乎還帶著一抹淡淡的滿意之色,點了點頭,接住了魏典扔過來的美酒,胳膊就朝著練霓裳的柳腰上落去,至於練霓裳那憤怒的眼神,他倒是下意識的忽略了。 林逸一看這還得了,這可是他未來的媳婦兒了,焉能讓他人染指,身形攢動,宛如鬼魅一般,瞬間出現在了虎鬥場上。

「唰唰!!!」

林逸這一下子可是萬眾數目啊!

每個人都驚呆了,沒有人能夠想到,在魏漾剛剛表現出如此恐怖邪惡的戰鬥力之後,竟然還有人敢如此囂張跋扈,直接衝上去,這簡直是不把魏漾放在眼裡的意思啊!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猿臂準備落下的魏漾一看,也是神情一怔,隨後索性收回了自己的手臂,盯著林逸宛如魔鬼見到了小孩子一般,殘忍猙獰的冷笑道:「你是何人?難不成想要挑戰我?」

也難怪魏漾會有如此輕蔑的神情,實在是林逸的境界太過不堪了,區區化神奇的修為,別說在他這個超級妖孽的天才面前,就算是放在整個仙域中,也都是剛剛才入門級別的修為,著實無法讓人高看啊!

「挑戰?」

林逸一聽,馬上搖了搖頭,笑道:「我的原則是不想挑戰你的,畢竟打架的話很麻煩。」

話落。

林逸扭頭看向了一臉震驚的練霓裳咧嘴笑道:「我這次來為的是她,如果你把她給我,我可以不打架,也可以不殺你!」

「轟!!!!」

整個虎鬥場上彷彿掀起了一股滔天海浪一般,所有人都驚呆了,每個人的心臟都在瘋狂的抽搐,實在是這個消息天勁爆了。

一個化神期的小子,竟然要搶仙人之境強者的老婆?

最重要的是就在剛剛,這位仙人之境的強者,還斬殺了戰皇榜上排名第六十的超級存在,而且嚇的另外三名戰皇榜上的強者不敢多言,這是何等牛比轟轟的戰績啊!

簡直可以稱之為史無前例,驚駭世俗,天帝轉世。

璀璨的不像話。

耀眼的不像話。

可現在。

林逸竟然說可以不殺對方,可以不打對方,這簡直就是得了失心瘋啊!

「這個瘋子,從哪裡出來的?」

「不錯,難道他之前沒有看到魏漾的厲害嗎?」

「亦或者是他……被魏漾那兇狠的手段嚇傻了?」

震驚過後,便是不解。

一名名強者的心裡都充滿了濃濃的不解跟詫異。

魏漾臉上那冷漠的笑容,在這一刻慢慢的凝固,變成了陰鷙,比毒蛇都要嗜血冰冷的眸子,死死的鎖定在了林逸的身上,猙獰的呵斥道:「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知道啊!那你知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如果沒有什麼意見的話,麻煩你讓一讓,這小妞我就帶走了啊!」

林逸那口吻輕鬆的簡直就像是在跟自己的好朋友商量一般,隨後直接上前一步,抬起手臂就準備推開魏漾。

「好狗不擋道,你這人真是沒有眼力勁兒啊!」

林逸皺著眉頭一臉的不爽,嘀咕道。

「哈哈,好好,多少年了,老子還是第一次見到有比我更加狂妄的存在,你真的很不錯,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愛情路上有你更美好 話落。

魏漾眸光一寒,根們不屑於動用那他魔氣纏繞的黑劍,直接揮拳就朝著林逸的腦袋上砸了過去,他要當著眾人的面兒,一拳砸碎林逸的腦袋。

他要親眼看到林逸那活蹦亂跳的腦子,他要讓林逸的鮮血灑在這虎鬥場上,只有這樣才能夠一瀉他心頭的怒火。

所以,這一擊雖然不曾動用仙器,可威力依舊十分的恐怖。

一拳出,虛空震蕩,宛如無法承受著恐怖絕倫的一擊一般,給人一種深深的絕望之感。

又如同洪水一般浩浩蕩蕩,瀰漫整個天地,殺機閃爍,光芒暴漲,一瞬而至。

林逸見狀忍不住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我倒是沒有想到,你這個廢物竟然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在老子面前動手!」

「廢物?」

整個虎鬥場所有人的嘴角都抑制不住瘋狂的抽搐了起來,十分的不自然,詫異。

如果魏漾這種都算是廢物的話,那今天在場的一千多人算什麼?廢物都不如?

在說話的時候,林逸的拳頭也猛然揮起朝著魏漾砸了過去,只是跟魏漾那恐怖絕倫的拳頭相比,林逸的拳頭實在平靜太多了,簡直就像是在跟朋友打招呼,不帶絲毫的殺機和波動。

「哼!牙尖嘴利可救不了你的性命!」

魏漾冷哼一聲,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嘲諷譏笑之色,那感覺,彷彿已經看到了林逸腦漿迸裂的畫面一般。

下一秒。

在萬眾矚目之中,兩人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一起。

「轟!!!!」

驚駭世俗。

虛空激蕩。

整個虎鬥場所在的天空彷彿變成了被撼動的大海一般,讓所有人心驚膽顫。

而後。

讓無數人眼球都要炸裂的恐怖一幕出現了。

只見。

之前高高在上,掌控一切,宛如神明一般恐怖的魏漾,此時竟然直接倒飛了出去。

「這怎麼可能?」

「那可是魏漾啊!剛剛斬殺過戰皇榜上超級強者的魏漾啊!」

一道道驚呼聲。

一道道不敢置信的質問,瘋狂的在虎鬥場響起。

沒有任何人能夠想到,竟然會出現如此詭異的一幕,要知道,這可是魏漾啊!

絕代天才,橫空出世的魏漾啊!

便是一直老神在在的魏典,此時那讓人心驚膽顫的邪惡眸子都是猛的一瞪,充滿了濃濃的震驚意外之色,對於魏漾的實力,他還是比較了解的。

雖然不曾動用仙器,可這一拳一定還是拼盡全力的一拳,可現在,竟然敗給了一名化神期的小子。

「這怎麼可能?」

魏典一臉的震驚,不敢置信的呢喃到。

「砰!」

魏漾雙腳落在,砸的整個場地都轟然一震,那一雙桀驁不馴的眸子里也同樣充滿了濃濃的震驚。

在雙方拳頭碰撞在一起的瞬間,他就感受到了一股偉力,一股讓他都有些心驚膽顫的偉力。

那一拳。

彷彿是成年人跟小孩子之間的一拳。

他雖拼盡全力,卻連抵擋片刻的能力都無法做到。

「呼呼,好,好,你真的讓我很意外,今天,我一定會用最殘忍的手段肢解你,我要讓你體會到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死法!」

魏漾咬牙咧嘴,猙獰咆哮。 可此時林逸卻像是沒有聽到一般,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了一束無比嬌艷的玫瑰花,一臉深情的盯著練霓裳,認真的說道:「霓裳妹子,自古一來,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你無父無母,你的師兄頭陀就等於是你的父親了,他已經把你許配給我了,所以,我這才在萬軍包圍之中殺上來救你,因為你是我的女人了,我林逸就算是死,也一定會帶你走的。

話落。

林逸也不理會練霓裳那目瞪口呆的樣子,直接衝上前一把把手裡的玫瑰花賽到了練霓裳的手中,隨後也不管練霓裳是否願意直接背起練霓裳就朝著擂台下面走去。

從頭到腳竟然一點想要解開練霓裳身上禁制的意思都沒有。

而處於驚濤駭浪一般震驚的眾人,此時也回過神兒了,也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

搶親!

這小子竟然是來搶親的?

無數人瞪大了眼睛,簡直像是見到了鬼魅一般不敢置信啊!

在魏家,在魏漾的婚禮上,竟然有人膽敢搶親?

這他嬢的到底是哪裡來的瘋子?

魏漾此時也終於明白了林逸的來意,一張臉在瞬間扭曲猙獰到了極致,他魏漾何等高傲,何等恐怖的存在,可現在,竟然有人在大庭廣眾之下搶他的女人。

這簡直讓他恨欲狂。

「小子,你給老子去死吧!」

魏漾怒吼,黑劍驟然出現在他手中,上面魔氣瘋狂的跳動,宛如魏漾心中的怒火一般恐怖到了極致。

黑劍一出,可怕的殺機瞬間猶如洪水猛獸一般浩浩蕩蕩,瀰漫整個虎鬥場。

劍意凝聚成實質,寒光閃爍,宛如夜晚水面上的月光一般刺目,攜帶著滔天的殺機,一瞬而出。

毒妃撩人:王爺請上座 快!

那凝無盡殺機的一劍,太快。

也凌厲到了極致。

一劍出。

虎鬥場周圍的眾人,在這一刻,竟然全部猶如處在刀山火海之上的感覺。

無盡驚悚,極致震怖。

不要說那些實力不怎麼強大的修士了,便是一些宗門長老級別的強者,甚至有少量的門主,此時都忍不住臉色一變再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