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Monthly Archives: 11 月 2020

她向江寂塵解釋道:「六道爭霸,自然就是人族、獸人族、修羅族、亡靈族、黑暗族、天道族六界的至強天才,在六界擂台上決鬥,爭名次!」

「這是天降擂台,唯有得到資格者,方可以進。」 「而那裡,六道界的修士,都可以看到戰鬥畫面。」 「千年一次,天道六重境及之下的修士都可以參加。」 「每一界,都有內定的參賽者,但也有其他修士,若能闖過天道關卡,亦可擁有資格參賽。」 謝曉嫣此時眼中隱隱綻放著戰鬥的光芒。 「你就是內定者之一吧?」 江寂塵笑言道。 「嗯,我是其中之一,李木白也是,但如我們者,基本都是排名最靠後者。」 …

Read more

在這期間,我都未曾離開菩薩廟半步,也不知道那鬼戲班子還有葉伯去哪兒了?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兒,就算葉伯不出來,菩薩蠻的村民也會出來啊。

可奇怪的是,這周圍根本沒有人出現。還有那葉伯,也是一直沒有現身!不用懷疑,他現在已經知道我來了。 我最擔心的是,他會在背地裡搞啥陰謀詭計。或者說,他已經走了!如果他真的走了,那我就很難找到他了。 可現在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我們更是無法離開菩薩廟。雖然很無奈,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好不容易等到天快亮了時,誰知,菩薩廟裡突然傳來了一聲無比奇怪的「啾啾」叫聲!這聲音有些刺耳,又有些低沉,聽起來很是彆扭。 我還沒反應過來,何天師猛然一驚,脫口驚道:「狐仙叫,厲鬼笑!道兄,要出大事了!」 「歡兒,明日第二關的測試異常兇險。你可準備好了?」 「嗯,三叔放心。我有把握。」 聞言月明堂點頭,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想了想開口:「明日你可以和墨然,墨源一起組隊出發。這樣彼此有個照應,也安全一些。」 …

Read more

他們不想放過對面的人,自然也不奢求對面不會殺他們。

但是讓他們求饒? 不是不可以了,只要對方肯接受就好,倒時候找個好機會反殺一波。 只是他們走到岔路的時候卻愣住了,他們看到了一塊石碑。 紅髮跟藍發相視一眼,愣愣的念道:「斷層點,仙山九路,九路歸一,歸一有主,九路斷層。」 然後又是一堆的設定提示。 最後紅髮震驚道:「藍發弟弟,你讀書比我多,能給我解釋下這是什麼意思嗎?」 藍發現在也不淡定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道:「紅髮姐,你把我殺了吧,這次我不反手。」 然後紅髮也坐在藍發身邊道:「進無路,出無門,仙山不空,永不開啟。以後這山上就只剩我們了,藍發弟弟,研究也沒意思了,要不,我們來造人吧?」 …

Read more

「誰都要從黑暗中走過來,我可以自己走。」她勉強地微笑起來,最後一次望向花樹之下。

在那繚亂人眼的落花中,笙對她輕快微笑,低語了什麼。 雖然完全聽不清,但大概是「珍重」吧? 她也難過地微笑起來,打破長久以來的默然:「啊,珍重……」 少年的身影漸漸消於黑暗,只有銀桂花仍點點飄落,暗香拂面而過。 就此結束吧。她走出庭院,感到微帶痛楚的輕鬆。 已經太久了,久久沉眠在悲痛中的自己,總算可以醒來了吧。為飛散的銀桂之花而迷醉昏亂,這份狂亂綻放的愛慕之情終會默然消於暗夜。但被過去禁錮的自己終要正視內心之暗,若再次看到幻影,我依然會奔你而來,解開思念的結與千年的夢,與前世無關,僅僅以今生相逢。 - 預告:我做了一個夢。 …

Read more

「噗!」

正當張寒準備幹掉最後一位入侵的時候,身後,世界屏障被一道絕強的攻擊轟開,整個源力世界都受到震蕩,吸收了一百多位入侵者血肉變得更強的世界屏障三分之一直接被合力轟碎,轟碎世界屏障后,又一道強大攻擊直接轟到張寒的背上,一口鮮血噴洒而出! 得到消息,知道這裡出現世界樹的更強入侵者趕過來了! 「張寒!」唐音驚呼出聲,急忙向張寒飛去。 在虛空猛踩幾步,張寒穩住身形,示意唐音不用擔心,一雙眼睛凝重的望向被轟開的世界缺口。 源力世界大量的能量從缺口處外泄,一個個源紋顯現,一道道規則鎖鏈也在缺口處糾纏,但顯然的,這麼大的缺口不是一時半會能夠修復完成的。 張寒等人臉色都十分難看,這麼大的缺口,外泄流逝的能量,足以讓他們剛剛的拚命打了白工。 顯然,這一次入侵者已經知道源力世界的情況,所以才會合力直接大範圍的轟碎世界屏障,不給張寒一絲算計的機會。 「張寒,還要繼續嗎?」 …

Read more

流金傀儡完全由靈識操控,只要你的靈識足夠控制,流金傀儡將死纏著對手。

更為重要的是,流金傀儡因為是傀儡之身,所以根本無需防禦,只一味地進行攻擊,一旦被它纏上,絕對會成為一個噩夢。 而且流金傀儡沒有等級的劃分,操縱者有多強的靈識,它們就能發揮出多強的戰鬥力,例如當年的藥師神王,一人同時操縱八具流金傀儡,相當於同時擁有八個主神級別的打手,且悍不畏死,就連尋常神王都不敢得罪藥師神王。 藥師神王個人的戰鬥力在諸天眾多神王中算是較弱的,因為他主要修鍊的是丹道而非武道,但加上這八具流金傀儡,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聶甄看著這八具流金傀儡心臟忍不住顫抖,憑藉自己的實力外加這八具傀儡,哪怕是三聖境,他也敢一戰。 只是如今他的靈識尚且薄弱,一次性操縱八具傀儡可能有些勉強,但一具兩具應該還是可以的。 聶甄連忙將流金傀儡滴血認主,祭煉的工作現在倒也不忙。 最後,聶甄找到藥師神王納戒中的三大葯鼎,分別是神王級別才能用的神王至寶乾坤鼎,主神級別的主神器神農鼎,與天神器級別的八卦鼎。 聶甄長嘆一聲,這三座葯鼎,至少前兩座自己暫時是用不到了,但八卦鼎乃天神器,自己應該還可以使用。 …

Read more

大奶奶陰沉著臉看著我,冷冷地說道:「我不知道。」

(本章完) 「您不知道?!」 我驚訝地看著大奶奶,不相信地問道。 大奶奶灰暗的臉上露出一絲恨意,冷冷地看著我,就像我是她的仇人一般。其實大奶奶一直對我都很冷淡,這一點我是知道的,我知道這和堂兄林澤木的死有關,因為林澤木是去接我的途中遇害的,她把林澤木的死很大程度上歸結到我的身上。對此,我也一直頗為自責,在林家的這一段日子裡,也很少跟大奶奶打交道,對於她的冷淡也並不放在心上。 不過,此時面對大奶奶對我的莫名恨意,我卻十分的驚疑不解,難道這跟大爺爺的死有關?誠然,我也不得不承認,大爺爺的死確實是因為他把自己的修為傳給我後身體就此衰弱所致。但這是大爺爺自己的決定,我也只是被強迫接受而已。這又怎麼可以怪我? 當然了,我此時不可能就此跟大奶奶爭論,只能假裝沒看見,不去理會大奶奶的恨意。不管怎樣,此時在這偌大的林家山寨,大奶奶是我唯一見到的活人,我必須從她這裡知道林家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除了她以外,所有的人都不見了。 我艱難地咽了口唾沫,努力抑制著內心的焦急和不快,盡量客氣地說道:「大奶奶,你怎麼會不知道爺爺他們去哪裡了呢?為什麼只有您一個人在?」 我說完便定定地看著大奶奶不希望她有所迴避。 …

Read more

「嘶嘶——」,不知從哪傳來聲音,且聲音越來越響,就連身體周圍的空氣里,似乎也開始瀰漫了一種恐怖的味道。

「小心。」萊恩不知從來拿起羅盤,轟的一聲,羅盤懸空而起,他輕「嗯?」一聲,身體微微頓了一下,與此同時那羅盤顫抖,靈氣都黯淡后又明晃起來。 「星河轉,鬼怪生!」他輕呵一聲,羅盤迅速旋到那副棺材上空,圍繞著棺材,在空中飛劃出一個銳利的圈,黃光乍現。「棺材有問題,裡面是空的!」 「什麼?」小迪心一驚,看向一旁的林茴,瞥到她左手戴著的血鐲,「無論待會兒發生什麼,都不要摘掉它,必要時候血鐲會保護你的。」 「好,記住了。」林茴愣了一下,回答道。 突然,那些舌頭和眼睛劇烈抖動,但是他們感受不到一絲風勁,就好像它們擁有生命,跳動起來。 「動了,動了,」小迪一手變戲法般摸出一張黃色符紙,在手中一晃,呵了聲:「伏鬼黃符,誅!」 黃符迅速沖向那些舌頭和眼睛,在空中爆炸、燃燒,幾秒過後,火光散去,「什麼!」 只見那些舌頭和眼睛安然無恙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只是他們跳動的頻率似乎越發急促了,好像被那個黃符刺激到了。 …

Read more

有的用金絲織成,有的用銀線綉制。

更美好的是,裡面一排女子的深色系裝束跟今晚夜舞巴黎的裝飾風格異常統一。 觀眾們這才發現,就連那些托舉著酒杯甜點托盤的侍從們,深黑色的燕尾服上也墜著很多金絲銀線的蝴蝶。 而女侍從們則穿著一水的淺藍色衣裙,雖不如舞池中的女模們衣著顯眼。 與她們遙遙呼應,前後搭配著卻也是養眼至極。 女郎們先是在拍賣台前站成兩排,隨後林威上前,向大家介紹拍賣會的流程。 並點名了此間珠寶都是郁白少帥遺產,少帥夫人武清武女士願意用一己之力,為社會做點事。 說完,林威很有些激動的抬頭上望,高高伸出手臂,指著上方的武清,朝著眾人熱情的介紹,今夜慈善拍賣晚會的主人公,戴夫人,武清武女士。 所有的目光都隨著林威的指引齊齊上望。 …

Read more

「我的新名字叫尹蘇枯!」

「尹蘇枯?」 古木頓時無語,那有女子用『枯』字做名的,枯萎,乾枯,多不吉利啊。 尹丫兒嘟著嘴,道:「是啊,師父說我天生五行克木,所以就給我起了蘇枯,意思好像是說——可以讓枯萎草木復活!」 古木聞言,頓時愣在當場! 最後喃喃自語道:「天生克木……蘇枯……?」同時意識到這『枯』字,若是拆解出來,則是自己的『古木』二字! 古木名字有『木』,而在尚武大陸又是先獲得木之真元,所以他始終認為自己命中屬木,而尹丫兒的師尊說她天生克木,這讓他頓時明悟,悲哀道:「難怪自己和她在一起就倒霉!」 這果然是我的剋星啊! 「大哥哥,我的新名字不好聽嗎?」尹丫兒,額,不對,應該是尹蘇枯,見得古木獃獃的,於是噘著嘴問道。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