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Monthly Archives: 12 月 2020

黑鐵一向比較安靜,之前還算是聽自己的話,替自己辦了不少的事情,出了不少的力。

如今它自己有比較強的神識了,就好像自己似乎越來越難控制它了,所以葉楚總歸有些不安的。 馬牛王呆在青蛇王的乾坤世界裡面,似乎還比較暈,現在已經快暈過去了,這更加令葉楚心中不安,這黑鐵為何會這樣。 不過現在也顧不上這麼多了,他們三人踏上了小城的街道,葉楚用天眼掃描了不少人,終於是獲得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 這裡確實就是天南界,而且還是天府所在之地,並且這裡只有天府一脈在這裡生存,整個這裡的人其實都是天府的後代。 只不過現在這天南界,勢力分為了兩派,一派是原來的天府派,就是他們這些居住在各地的天府的老人們。 另一派則是二三百年前陸續進入的那一批,天府的強者,也就是當年天子帶進來的那一批人。 兩派人馬雖然都是同屬於天府,但是因為一些特別的原因,已經有幾千年沒有再會了,如今這兩派勢力可以說是水火不容,整個天南界有一種大戰將至的氛圍。 可以說這對葉楚他們來說,卻是一個大大的好消息,因為他可以有機可趁了。 …

Read more

對這黑靈感覺還不錯,雖然不知道這人是好是壞,但是總算是有些眼緣吧,就憑人家可以化作人形,變得更帥氣一些,但是卻一直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這種勇氣葉楚就很欣賞。

不像白狼馬那貨,明明是龍馬一族,卻一直是以一個眉清目秀的小生形象,到處哄騙人家『女』孩子。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我許久沒有突破了,我想葉兄弟你能不能和我打一場,放開手腳的斗一場,看看能不能有所突破了吧reads;。」黑靈說。 「這個……」 葉楚想了想后說:「能向黑大哥討教,老弟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只是這裡怕是不能打吧,若是你我全力施展的話,我怕這片沙洋也要被毀了。」 「恩,老弟你同意就最好了。」 黑靈大喜,許多年沒有遇到這樣的對手了,他等這樣的對手太久了。 只有與自己差不多的對手鬥法,才能夠有更好的收穫,要不然天天欺負弱者,可以說只能是逆水行船,反倒還有可能不利於自己的修行。 「我倒是有一個地方,老弟你和我來吧。」 …

Read more

艾斯伊爾的「王子」一般是血肉體,另一半進行了生化改造,其身體素質得到了很大提升,肯定能夠應付未來的新娘。看樣子,這個星球的生物體改造技術也不弱,總能滿足審美方面的需求,所以也不挑剔外人的樣貌。看著王子當場宣布將迎娶第一個到達的姑娘,所有人都留下了激動的淚水,那姑娘不僅哭了,全身還都在興奮地顫抖。趙邁鼓了鼓掌,留下自己的祝福,然後開車走了。

「送親的這種喜慶活兒我最喜歡了。」趙邁和花和狗擊掌相慶。「這次很順利,不像上次迎親似的,找來了龍族的搗蛋鬼,還被空間打擊了。當然,這不是你的錯,阿良。」 有些話就不該多說,趙邁的通訊器響了。理應是尾款到了,卻沒想到是全息男的通話請求。趙邁笑嘻嘻地接通了:「我已經完美的完成了任務,尾款之外難道還有小費嗎?」 「你這個蠢材!混蛋!自作聰明的白痴!」完美的合成男聲和著節拍從擴音器里出來。「你怎麼第一個到達了呢?你應該引出那些埋伏者,在路上被攔截,給真正的新娘贏的時間!而且,你是怎麼騙過偵察系統的?你就是先到了,也應該再星球外圍被攔下來!你把一切都毀了,你這個混蛋!」 趙邁的臉立刻拉下來了,陰沉得能夠擠出異形腐蝕液來。「我做工作,不是為你們取樂戲耍的。我已經將人安全送到了,現在將尾款給我。」 回答趙邁的只是一句充滿了鄙視意味的「哼」,然後通訊就斷掉了,再撥回去沒人接聽。「按理說環之聯盟的契約擺在這裡,他應該不可能賴賬吧?」 「那個人罵你啊!你居然不生氣,還在想著幾枚命運金幣的小錢?」小花瞪起了眼睛,一個勁地說道:「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別生氣,別生氣,氣壞了自己是咱們的損失,該生氣難受的應該是他們。」趙邁將方向盤交給儲備糧,然後看了看手機,上面顯示已經送到了目的地,但是仍然只有預付款而沒有尾款,同時還多出一個「技術性延誤」的提示,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意思。 趙邁決定找人問問,而他第一時間排除掉了索卡。那是個天使,在道德感上是有一定潔癖的,讓她知道了的話,很多事情就不好下手了。蒂萬是個商人性格,對一些事情變通性比較好,而且只要不影響環之聯盟的安危,他對很多事情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

Read more

店小二趴在櫃檯的地方,已經陷入沉睡之中。

他都沒有發現,那個身材瘦削的男子,在遠處的天邊,悄然的出現一抹紅霞之時,陡然站起身來。 他的雙眼目光,落在客棧的二樓的地方,那裡正是葉雷所在的客房。 身材瘦削的男子,他的腳步如同輕飄飄的異樣。 他什麼時候出現在客棧的二樓,根本沒人知道。 …… 葉雷一直在地上面,盤膝而坐的修鍊。 「小子,有人靠近!」 劍老的聲音在葉雷的腦海裡面響起來,葉雷頓時雙眼一凝,心道:「看來,那些人果然不願意看著自己,安然的回到扶風學院。」 …

Read more

貝吉羽從阿修羅的話中,聽不出半點做作,完全是發自他的內心所想,雖然不含什麼高深的道理,但是卻字字在理,句句真情所想,聽的貝吉羽都有些暗自慚愧!

「對,修羅師弟說的沒有錯,什麼地位高低貧賤,只要人心純潔善良就好,為兄居然連這點都沒有看透,真是慚愧啊!」 「大哥說的哪裡話,對了我們還要走多遠啊?」 聽到阿修羅如此詢問后,貝吉羽爽快的說道:「就在前面,你跟我來就是了。」 說著,加快腳步朝前走去。 前面漸漸出現了一座極為宏偉華麗的高樓,雕梁畫柱,外牆之上掛著許許多多各式各樣的燈籠,入口處人聲鼎沸,數名衣著光鮮艷麗暴漏的絕美女子,站在門口朝著來往之人招攬著,鶯聲燕語,盡顯一片粉紅華糜之氣! 見到前面的情況之後,阿修羅不由皺起眉頭問道:「貝大哥,這裡是什麼地方?」 對於面前的粉紅景象,阿修羅顯然表現的很不適應。 「我之前就說過,我不僅會帶你老找凌婭,而且還會告訴你凌婭的身份,其實她就是艷絕豐都城的煙花女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

Read more

「我怎麼覺得你沒安什麼好心呢,」冷雲瞪了拉蒙一眼,說道。

「嘿,瞧你這話說的,」拉蒙不滿了,「我就是覺得吧,你,嗯,怎麼說呢,啊對,是太變態了。而那個女人,是變態中的變態,你不覺得你們很般配嗎?」 「那也要等能回到大營以後了。」 「嘿,別這麼悲觀,我們明天,說不準就能遇見巡邏隊了,」拉蒙很是樂觀,「就這麼說定了,到時我陪你一起去送禮,幫你們撮合下,哈哈哈。」 「你是想看冷雲被揍成豬頭吧,」老楊直接說破了拉蒙的險惡用心。 「哎,話不能這樣說。。。。。,。。」 第二天,在離開了亂石堆后,三人花了半上午的時間,穿過了幾處不大的樹林,距離邊軍要塞大營,已經不遠了。從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一直到大營為止,都將是地勢平坦的草原,而且是邊軍馬隊的巡邏區,到達了這裡,可以說安全了。 這時,冷雲望著遠處飛騰的塵土和草屑,說道,「拉蒙閣下,恭喜你當了一次喜鵲,我們的巡邏隊正在向這邊跑來。」 這是一隻五十人的騎兵隊,裝備精良,神情彪悍。他們頭戴皮盔,腰佩馬刀,手持馬槊,腳蹬長筒馬靴,身穿統一制式的黑色皮甲。座下的戰馬,膘肥體壯,耳小蹄大,外形神駿,奔跑速度如風。這,就是北塞邊軍的巡邏馬隊。 …

Read more

三聲巨響,他們看到了龍魂的火焰,與那陰寒的氣流,發生了劇烈的摩擦碰撞。

凌天賜的臉色難看,因為他發現,就算是丹火達到了七級,依舊不能將著一股陰寒氣流撲殺。 反而是這火焰有種被撲滅的跡象,這是多麼恐怖的陰寒氣流啊? 龍魂與那灰色洞口震蕩,周圍虛空震碎一片,更為重要的是,這周圍的山脈,也在這一股衝擊下,化為了碎末。 無數的煙塵滾動,讓這裡顯得更加的不真切。 於繼雲一步跨出,手中一抖,頓時一道漆黑的劍芒衝天而起,他雙手握緊長劍。 那一刻,他的周身就像是一團漆黑,整個人就像是這柄漆黑的長劍,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一劍,帶著一道黝黑色的光芒,劈斬出去。 那一刻,凌天賜的瞳孔都是微微的在收縮。 …

Read more

此時羅馬步兵陣線後面,已經是血流遍地,許多村民都跪在地上拄著武器大口喘粗氣,與那些黑狼的一場交戰,村民們完全不是對手,要不是格里曼即使出現殺死那些黑狼,恐怕在場的二十幾名村民都會被黑狼殺死,不過即便是格里曼出手,也依然有過半的青壯被黑狼殺死,這慘烈的一幕讓房頂上的李奧直呼可惜,那可都是自己的壯勞力啊!

黑狼依舊悍不畏死地衝擊著羅馬步兵的陣線,不過有格里曼揮舞著手中的巨劍四處救助陷入苦戰的羅馬步兵,暫時倒還撐得下去。 馮錫范抽出一柄長臉遞了過來,李奧無意識地隨手接過長劍,長劍入手后稍稍一怔,有些不解得地看了馮錫范一眼,意思是難道要我親自上陣? 寵妻百分百 見李奧接劍後有些發愣,馮錫范低聲對他說:「少爺既然打算習武,不經戰鬥可不行,溫室里的花朵必須經歷風雨才能茁壯,況且此時雖然戰況激烈,不過也只是些許畜生而已,有老奴在旁,沒什麼大礙,正適合少爺來練手。而且少爺加入這些士兵的戰鬥,也有利於少爺對他們的收心啊。」 說實話,李奧根本就不在乎什麼習武戰鬥之類的,有了馮錫范這個武學宗師隨身護衛,自己學不學武功也沒什麼,只不過是圓當年的一個武俠夢而已,但馮錫范最後一句收心的話倒是打動了李奧。 雖然沒有什麼武學功底,李奧在馮錫范的鼓勵下還是壯著膽子跳下房頂,站在羅馬步兵的陣線後面,依照平時馮錫范的教導,挺劍奮力向陣線外的黑狼刺去。在奧利克斯帶領下與黑狼殊死搏鬥的羅馬步兵見李奧這個主人都親自上陣,不由得齊齊高呼一聲,士氣大振。 原本在狼群的壓制下苦苦抵擋,護衛著李奧的羅馬士兵們這一爆發,場上形勢立刻出現逆轉的趨勢,士兵們紛紛採取以傷換命的打法,即便是拼著被抓破或是咬下皮肉,也要刺死對方,何況羅馬步兵們身上還穿著簡易盔甲,只要不是正面要害被攻擊,基本上不會受到致命攻擊。在羅馬步兵悍不畏死的格殺之下,群起而攻之的黑狼死的死傷的傷,近百頭黑狼狼沒過幾個回合便死傷大半。 遠處傳來幾聲低吼,聽到吼聲后,剩下的黑狼紛紛退了下來,但仍然不肯散去,在村口聚集著,它們一個個的****著自己的傷口,眼中流露出一種刻骨的仇恨。 …

Read more

一口氣像后爆退了數十步歐陽笑方才穩住身形,接下來猛的抬起頭猶若看向怪物一般的看著林陽,心中充滿了震驚……

這怎麼可能呢…… 這小子一拳竟然把我給打退了? 感受著體內現在仍在肆意的那股浩蕩的力量。 歐陽笑簡直不敢相信,此時歐陽笑的眼中充滿了不可置信,這股力量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出現在林陽的身體當中?難道林陽是一個深藏不漏的高手? 「不可能的……就算這傢伙打娘胎里修鍊,也不可能一拳將我擊退啊!」心中剛剛升起一股恐慌之感,但是下一秒歐陽笑便狠狠的搖了搖頭,他無論如何也不相信林陽能夠有擊退他的實力。 「一定是哪裡出現了問題……這小子的實力絕對不可能在我之上。」歐陽笑狠狠的搖了搖頭,接下來眼中立刻閃過一絲凶光,死死的盯住了林陽。 「轟!」 大亨的臨時女友 被打退過一次的歐陽笑,此時心中除了充滿了震驚以外,自己的情緒也開始改變了起來,由最開始的輕視開始對林陽慎重起來,這種態度的改變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 …

Read more

魔多靜靜沉默,短暫的停滯后他不再繼續糾纏這個問題,說道:「快離開這裡吧!此地太過詭異。」

「嗯!」雲落輕輕點頭,魔多的話他很贊同。 再看了眼魔體,乾屍的那雙眼睛已經沒有了先前的那般光澤,此刻暗淡無光,乾癟的身體已經縮小了一圈。 雲落心存著很多的疑惑,轉身快速的朝出口走去。 「這件事,不能告訴任何人。」離開的時候,魔多鄭重的說道。 聽聞魔多的話雲落只是輕點頭,卻沒有說話。 至於魔多,他一定知道這大魔的很多事情,包括這一連串發生的原由,但是他卻不告訴自己。 活了千年之久的怪物,雲落自認在心計上不是他的對手,所xing便也不問。總有一天,他要自己弄清楚這一切,冥冥中感覺這一切似乎多多少少跟自己有著一定的關係。 就在雲落離開后,洞窟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只見那尊魔軀及巨大的水晶突然嗤嗤作響,片刻后,化為了無數的塵灰消散的不留一絲痕迹。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