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Monthly Archives: 1 月 2021

孫天宇道:“你也跟我回所裏吧。既然你爸說要發展你成下線,那你現在唯一可以和他聯繫的人,其他人聯繫你爸都容易出問題。所以,暫時你得協助我!”

“好,沒問題!” 隨即,他給吳秀琴打了個電話,說晚飯不回家吃,不用等他了。至於陸青山的事情,他倒是沒說。我怕說了,吳秀琴一個人在家會胡思亂想。 等陸遠掛了電話,徐尚日也問道:“孫警官,你看我們保衛科能幫點什麼忙?” 雖然那幾個被騙進傳銷窩的職工已經從三棉廠下崗,跟三棉廠沒有人事關係了,但竟陸青山還是在職的,還是三棉廠的人,所以於情於理,他作爲保衛科的科長都應該關心一下。而且,廠裏領導也說了,他們保衛科要積極主動配合公安機關。 孫警官笑道:“徐科長,肯定有需要你們出力的地方,不過陸青山的情況,還請暫時先保密,不要講出去。” 徐尚日不迭表態道:“那是,那是,放心,今天咱們的談話,不會出了這個值班室。有用的着我們保衛科的地方,儘管說話,” 最後那句話,徐尚日是衝着陸遠說得。 “多謝徐科長。”陸遠點頭致意。 “別客氣!雖然我覺得你爸千里迢迢去廣西,臥底進傳銷窩裏救工友,太過沖動。但不得不承認,你爸是這個!” 徐尚日說完,狠狠豎了一個大拇指,這是給陸青山的。 隨後,陸遠坐着孫天宇的警車,離開了三棉廠,直接去了浦沿派出所。 在派出所裏,孫天宇領着陸遠去見了他們所長,詳詳細細地彙報完了整樁事情。 在所長辦公室裏,大概談了有一個多小時,陸遠才從所長辦公室裏出來。 這會兒,外面已經天黑了。 孫天宇陪着陸遠從所長辦公室出來後,看了看手錶,說道:“都快七點了,我請你吃個晚飯吧。” “怎麼能讓你請?要請也是我請啊!”陸遠說道。 “你請我吃飯算怎麼回事?想讓我犯錯誤啊?” 孫天宇說着,指了指自己的警服,笑道:“不過我今天值班,只能請你吃我們所裏的食堂了。我們食堂劉師傅的小炒,不比外面的飯館子差,走吧。” “這……不合適吧?不如我們去外面吧?”陸遠有些難爲情,畢竟這些日子忙前忙後的都是孫天宇,今天他還帶自己來所裏找他們所長,商量怎麼救他爸,臨了臨了還要蹭人家一頓食堂小竈,怪不好意思的。 孫天宇見狀,猜出了陸遠心裏的難爲情,隨即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行了,別婆婆媽媽的了,一頓食堂小炒,我還請得起。等把你爸和你們廠的下崗職工從傳銷窩裏解救出來,你請我去你們廠食堂吃,怎麼樣?” “嗯……好吧。” 人家都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陸遠當然不能再矯情了。…

Read more

“我們先回去了!有時間你去我那裏咱們再好好聊聊!”

說過話後,趙二彪三個人便離開了。林子軒看着三個人的背影高興的笑着,特別的高興。 林子軒滿臉笑容的回到了病房中,而剛剛一進到病房中,林子軒的大鬍子爸爸便對着林子軒很不滿意的說道:“兒子,你說說你,你交的這都是什麼朋友呀!也太不靠譜了!怎麼身邊的好女孩兒都被他搶走了,你說你也是的,怎麼下手總是比別人晚呢!” 林子軒朝着自己的大鬍子爸爸嘿嘿一笑,沒有說話。 見林子軒一副滿不在意的樣子,林子軒的漂亮媽媽對着林子軒繼續說道:“兒子,你爸說的對呀!” 林子軒沒有去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對着自己的父母說道:“爸,媽,剛纔說的藉口怎麼樣?說你們受傷是因爲被吃醋打架受的傷!” 聽到林子軒這樣一說,林子軒的大鬍子爸爸哈哈一笑說道:“雖然在感情方面你遲鈍了一點,可是,在這方面還是不賴!不過•••••” 林子軒大鬍子爸爸的話還沒有說完,林子軒的漂亮媽媽便對着林子軒繼續說道:“不過,兒子,我們兩個是因爲和公羊動手受的傷,雖然現在瞞過了趙二彪,可是,以公羊和韓若冰的關係,韓若冰會不會知道這件事並把這件事告訴趙二彪,暴露了咱們的身份!” 聽到自己的媽媽這樣說話,林子軒信心滿滿的說道:“這個問題你們就放心吧!現在韓若冰恐怕是連見都不想見趙二彪!” 見自己的兒子這樣信心滿滿的,大鬍子對着林子軒問道:“兒子,你就這麼有自信?” “當然了,你沒看見孫莫愁懷孕了嘛!在這之前,韓若冰已經漸漸的喜歡上了趙二彪了,事情對我們非常的不利,可是,現在孫莫愁壞了趙二彪的孩子,韓若冰心中埋怨趙二彪還來不及呢!” “兒子,你確定孫莫愁真的懷孕了!?” “當然了,剛纔是他們親口告訴我的,絕對錯不了的!” 見林子軒這樣說話,林子軒的父母俱都是爲之一喜。 林子軒的大鬍子看着林子軒的漂亮媽媽言語激動的說道:“孩兒他媽,太好了,咱們門又見到希望了!” “是呀!太好了!兒子,你繼續圍在趙二彪的身邊,一定要把他爭取過來!” 趙二彪三個人從醫院出來後便各自離開了,趙二彪和孫莫愁回“公司”去了,米豔則回去上班去了。 趙二彪和孫莫愁兩個人在回家的路上買了一大堆的東西,都是給孫莫愁用的,雖然孫莫愁一個勁兒的說不用,可是,趙二彪卻買個不停,總害怕落下了什麼必須的東西,而看着趙二彪忙忙碌碌的身影,孫莫愁的笑容就沒有從臉上下去過。 拿着一大堆東西在回家的車上,趙二彪還不斷的詢問孫莫愁可能少什麼東西。 “不少!不少!什麼都不少!”孫莫愁對着趙二彪擺手說道,滿臉幸福的樣子。 “莫愁,你再好好想想,到底少不少什麼東西,你現在要用的,懷孕的事情我實在沒有經驗!”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孫莫愁嘿嘿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嬌嗔的埋怨說道:“就好像是我有什麼經驗似的!我不也是第一次懷孕嘛!”…

Read more

衆人猛然一驚,紫青穹突然間的語氣改變讓“大亂”兩個字彷彿有了祕魔般的力量,讓人心驚肉跳。

看到衆人震驚,紫青穹繼續道:“或許你們也有聽聞,無界之界將要出世,而且,龍天,魔梧邪鳳的出現你是第一個知道的,不是嗎?” 龍天默然不語,這件事他當然知道,當初還差點死在魔梧手上。如果無界之界掀起戰火,以他們的實力,只怕無人可以置身事外。 若耶明雪和欲談香倒很平靜,聽到無界之界,她們的眼中有笑意露出,但不明顯,不管是龍天、道有道,還是紫青穹,都沒有發現。 紫青穹繼續道:“無界之界被封印了那麼多年,實力發展到什麼地步無人可知,但這還不是最大的危機。” “這還不是最大的危機?”龍天驚訝地擡起頭,“難道還有什麼比這更可怕的嗎?” “沒錯,這還不是最大的危機。”紫青穹點了點頭,“無界之界的宿敵是佛道二教,雖然也有別的勢力參雜進他們的恩怨,但時隔多年,想要化消也不是沒有可能,未必就會把所有勢力都捲進去。” 頓了頓,她繼續道:“但洪荒百族可就不一樣了,它們和人族是死敵,仇恨比佛道和無界之界還要大,畢竟佛道和無界之界的仇恨是信仰的不同,而人族與百族的仇卻是生存的對立。” 這是實話,洪荒時期,人族趁百族互相征伐之時,突然發難,隱藏的實力全部顯露,將它們打了個措手不及,不得不自封以休養生息。 況且當初人族處於最底層,一直就是被當做食物的存在,只能任由百族欺凌,這個仇早就結下了,而且是個死結,只能用刀鋒來解開。 “那麼,你的意思是百族也要出世了。”龍天臉色平靜。 “不錯,”紫青穹神情嚴肅,“你們或許不知道,但不久這個消息就隱瞞不了了,到時候自然可以證明。” 龍天嘆了口氣:“我沒有不相信,相反,我親眼見到過佛魔爭論,也從他們口中得知百族即將出現的消息。” “什麼?”這下子輪到紫青穹吃驚了,“你見到過佛魔爭論?” 連若耶明雪和欲談香也都一臉不可思議地看過來,滿臉的不相信。 龍天有些無奈,攤了攤手:“這很奇怪嗎?” “這怎麼不奇怪了?”紫青穹反問。 雖然知道無界之界即將出世,但離他們真正現身人前還有一段時間,龍天居然說見到過佛魔爭論,這確實很難讓人相信。 “算了,”龍天也不想解釋,有些事情有時候確實難以置信,“我只知道那個魔者叫鬼煞,佛者叫做楠木,至於你相不相信,這就不關我的事了。” “鬼煞!”若耶明雪和欲談香同時一震,眼中閃過一抹驚詫,但很好地掩飾過去了,只是對視的時候面色都變得嚴肅起來。 紫青穹也不說什麼,道:“不管如何,總之這片天地要大亂了,所以族內長老決定,讓我們前來與你和解,當然,這是年輕人之間的事情,所謂的同盟也是我們這些年輕人之間的約定。” 龍天點點頭,紫源山族爲至尊世家,自然不可能放下身段和自己這個養氣境的小子結盟,但年輕一輩就不同了。 …

Read more

寧浮生低頭看去,不多時臉色劇變,叫道:“這是…。”

平連年道:“不要出聲,看着就行,如果你的悟性夠高,或許能夠將其明悟。”雙手連動中,地面上的字跡越來越多,但當平連年收筆的時候,那些字跡卻是消失不見了。 “不要問我爲什麼這麼做,我只是討厭明光伏葬界罷了。”平連年淡淡說道,說出這些話的時候,他的眼中露出一絲恨意。 寧浮生還未說話,身形突然一緊,眼中爆出一道精芒,喝道:“你是無葬胎!” 平連年呼吸有些急促,嘴巴張閤中卻只能發出‘吼吼’的聲音,而且就在這個時候,平連年的身體突然暴漲了起來,一團黑霧升騰而起,接着就聽平連年發出一聲慘叫。 轟隆一聲巨響,強大的爆炸餘波將寧浮生迫出十幾丈,當寧浮生站定後,發現不遠處竟然站立着一隻天無葬。 “吼!”天無葬嘴中發出一聲嘶吼,其中帶着一股莫名的恐懼與絕望。 “殺我!”那天無葬聲嘶力竭的喊道,當這兩字喊出後,黑霧重新將天無葬籠罩了起來,而後它就開始了無目的的推毀,無論見到什麼東西,它都會一腳踩下,將其崩碎。 寧浮生心下駭然,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無葬胎的發作會這麼的迅速,讓人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在剛纔,平連年說完那番話的時候,寧浮生突然察覺到了一股精粹的無葬氣息,而這股氣息竟是自平連年的身上散發而出的,見識過無葬胎的寧浮生第一時間想到了這個可能。但就在他想着用印葬紋先將平連年體內的無葬胎壓制下去的時候,卻發現爲時已晚,平連年已經變成無葬了。 “殺我。”這兩字還在寧浮生的耳畔迴盪,一個活生生的人,卻被無葬同化,變成了自己最厭惡的無葬,這種事情誰也不能接受。 “吼!”這個時候天無葬已經發現了寧浮生,眼中金芒一閃,直奔寧浮生而去。寧浮生暗歎一聲,封葬刀一展,轟然劈在了天無葬的身體之上。只是這次封葬刀並未將天無葬吸進刀身之內,黑霧散盡後,平連年面色鐵青,早已沒有了呼吸。 伸手擊出一個深坑,寧浮生將平連年放了進去,說道:“或許你早就知道無葬胎要發作了吧,不然你不會將斬靈傳授給我。”將平連年掩埋後,寧浮生在旁邊灑下了一些酒水,說道:“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不過好像也無所謂了。”說到這裏,寧浮生接着說道:“雖說你是平連年的替身,但你卻也是你自己,走好。” 召喚回小東西后,寧浮生直飛神言之堡,身在半空,寧浮生多少有些唏噓,如果今天遇到的不是平連年的替身,那自己還會活着嗎?真正的平連年到底多麼強悍?替身平連年爲何要將斬靈傳給自己?因爲無葬胎,還是他真的痛恨光明伏葬界? 將這些問題拋出腦海,寧浮生閉上雙眼,腦海中默默的演化起了斬靈伏葬技,隨着他的演化,他發現斬靈伏葬技深奧無比,需要的玄剎力更爲苛刻,一般神宗高手恐怕都萬難將其施展而出。演化幾個時辰後,寧浮生突然張開了眼睛,雙手劃出種種紋理,那是印葬紋,在某一刻,他發現斬靈伏葬技竟與印葬紋中的一些紋理不謀而合。 當一層層紋理漸漸凝結成型後,寧浮生隨手一揮將這些紋理擊散,眼中卻是暴起了一股驚駭的意味。 “巫災陣法暗合印葬紋,斬靈伏葬技與印葬紋也有異曲同工之妙,這究竟是因爲什麼?”想到這裏,寧浮生又想到了一個可能,隨即將犀照演化而出,隨着幾到光幕洶涌而出,寧浮生當真呆住了,犀照中的某些精妙變化竟也有着印葬紋的影子。 “難道伏葬技的起源就是印葬紋?它們是自印葬紋中演化而出的!”寧浮生喃喃自語,有了這種發現,寧浮生潛心演化印葬紋,越發感覺印葬紋博大精深。 一飛幾日,寧浮生終於去到了神言之堡,落下身形,將小東西放入懷中,隨意走進了神言之堡周邊的一個酒肆中。雖說寧浮生逃出神言之堡已經兩年之久了,但他卻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煩,不然萬一激怒了神言堡主,那後果不堪設想。 “轟…。”剛剛坐下身形,遠處就傳來一股不大的轟鳴之聲,擡頭望去,目力所及的半空出現了兩個黑點。眼中精芒流轉而出,發現兩人一閃而逝,速度飛快無比。 “據說神太虛對外發出了‘邀戰書’,要請同階高手來神言之堡與他一戰,助他突破神宗天障。”這時一人小聲說道。 另一人驚歎道:“也就是神太虛有這種豪氣,竟敢約戰天下高手,當真厲害!不過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實力究竟如何,據說前些日子一個年輕人向他挑戰過,勝敗好似沒有對外人公開。” 先前那人笑道:“神太虛本就是驚豔之才,今年不過三十歲就達到了神宗天障的層次,如果能夠順利進入神宗之境,幾百年後,誰是他的對手?而且他也沒有約戰全天下高手,他只是約戰了幾個夠資格做他對手的高手,據傳聖光城的黃癸衝與韓家韓雲都被約戰了。” …

Read more

等到太虛深淵神將自己的力量交給聖武星神君後,只見聖武星神君手拿神星刻刀,化作一團光球朝荒神大帝飛速地襲來。

就在光球要接近荒神大帝時,聖武星神君大喝道:“荒神大帝!看招!九轉神星決!” “什麼!”。 就在荒神大帝聽到動靜正要轉過身時,聖武星神君一掌打在了荒神大帝的胸脯上,荒神大帝疼得大叫道:“啊!不!” 話音剛落,隨後便出現了劇烈的爆炸。 二人因爲距離太近所以也捲入了爆炸中 和天宇神後大戰的卜生人聽到動靜後回頭一看,便看到爆炸產生的火球。 等到火球消失後, 浣花洗劍錄 。 卜生人看到後趕緊來到爆炸地,撿起了那塊晶體。這時,從晶體裏傳來了荒神大帝的聲音:“卜生人,我被封印了!你快帶我走!” “知道了!”。說完,卜生人便帶着晶體離開了。 只不過在離開前,晶體中突然出現了一道紫色光線。只見這道光線射中了太虛深淵神。 晶體裏傳出荒神大帝的聲音:“太虛深淵神,你別得意,不要以爲你們轉世以後,你們就沒事了。” “我告訴你。我現在在你身上下了五毒血咒,只要有這個血咒在,到時只要聖武星神君恢復了他的記憶,那麼到時就是你的死期!” “哈哈哈!” 等到卜生人帶着晶體離開後,這時天宇神後來到了太虛深淵神的跟前。 只見身負重傷的太虛深淵神左手拿着神星刻刀,右手拿着虛空之式。天宇神後看到後用非常抱歉的語氣說道:“對不起!太虛深淵神!這次的事情都怪我沒有及時阻止小卜,” “算了,這不怪你!”太虛深淵神說道,“神後,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 “我需要你的神力,”太虛深淵神說道,“聖武星神君雖然犧牲自己的生命將荒神大帝封印,但是燭魔卻還在繼續破壞這太虛禍亂的運行,我現在需要用神星刻刀和虛空之式將燭魔封印。” “但是我的神力不足以發動兩件神器了。我需要神力來催動。” “沒問題!”。等到天宇神後將自己的神力輸送給太虛深淵神以後,太虛深淵神將兩件神器放到燭魔的周圍,兩件神器接觸後產生了強烈的能量感應。 …

Read more

“我知道了,既然你不想說那我就不問了。”紫雲煙選擇了讓步,她對這個妹妹也沒什麼辦法,真是頭痛啊。

紫玉暗地裏鬆了口氣,向紫雲煙問道:“那你還有什麼事情嗎?你叫我來不可能是爲了這些無關的小事情吧。” “沒錯,我叫你來是爲了另一件事。”紫雲煙站了起來,足足有一米七八的身高壓了紫玉一頭,帶給了紫玉輕微的壓迫力 “有什麼事情值得你如此鄭重對待?”紫玉毫不畏懼的擡頭看着紫煙雲問道。 “還有十幾天的功夫我們異能者公會和修真者聯盟就要開始五年一度的新人大比了,到時候所有分部只要是三星級以下者都會集中到一個海島上去角逐新人王的稱號。”紫雲煙向紫玉慢慢解釋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參加這次的新人大比,幫我把新人王的稱號取回來。” 紫玉對紫雲煙豎起來兩根手指說道:“首先我的戰鬥力只是三星級中期而已,能不能贏到最後還是個未知數呢,其次我好想沒有幫你的義務吧,部長大人。” “呼。”紫雲煙笑了,三十五歲的她笑的風韻猶存,笑的讓紫玉莫名其妙。 “小玉,你和小時候一樣啊,剛纔你先說的是自己沒有贏的勝算,這就說明你是想幫我的啊。” “切,那根本就說明不了什麼好吧,這只是你的猜想,其實我一點都不想幫你。”紫玉頓了頓後繼續說道。 “再說了我根本就打不過那些變態和妖孽啊,尤其是那個修真者聯盟濱海分部的狂刀李狂,被總部的人評價爲三星級中最強者,據說有着越階挑戰四星級初期異能者不敗的戰績,要我去跟他戰鬥絕對是被一刀秒殺的結局。” “這些我也考慮過了,狂刀李狂的確很強大,你對上他是沒有多少勝算的,但是我也不是讓你必須打敗他啊。”紫雲煙對着微愣的紫玉說道:“這次的大比前三名都會被公會和聯盟聯合授予新人王稱號,到時候前三名都可以獲得進入寶庫選寶的權利,你只要能進入前三就行了。” “因爲我在初期的時候用那個密寶提升修爲過快,導致現在的根基不是很穩固,所以才久久不能達到五星級的,但是如果能夠從公會和聯盟的寶庫內拿到紫靈淨水,我就有七成的把握將修爲突破。” “所以妹妹,你能幫姐姐我這一次嗎?”紫雲煙對着紫玉彎下了腰,鼻子都貼到了身前的桌子上。 “我本來就想參加啊,不過這是爲了我們分部,而不是爲了你個人,你給我記住。”紫玉不自在的扭過頭去,對紫雲煙說道。 “萬分感謝。”紫雲煙直起腰來。 “先別急着謝啊,我還不一定能進前三啊,你也知道參加大比的都是三星級後期和巔峯的人吧。”紫玉不等紫雲煙把感謝的話說出來就搶先問道。 “這點我早有計劃。”紫雲煙衝紫玉神祕一笑說道:“那你也變成三星級後期不就行了。” “哈,你逗我呢,我可不像你那樣有密寶輔助修煉,前不久我纔剛剛突破三星級中期,想要突破到後期還不知道需要多少年,除非……” “除非我把密寶借給你用。”紫雲煙從辦公桌的抽屜裏拿出了一個白漢玉做成的玉盒子遞到了紫玉的手上。 …… 劉零走進了李家老宅,滿意的看着周圍的佈置。 原本被越野車撞飛的大門被重新裝上了,不僅如此,麥克爲了防止對方也來撞門,在上面又裝上了一道厚重的鐵門,李家老宅的牆上爲了防止有人攀爬,也纏繞着密集的高壓電線,誰爬誰就死。 昨天躺在地上的一羣護衛已經消失不見,血跡和破壞的物品也完全處理好了。 …

Read more

少女不解問道,「你不晉陞的話,多一朵少一朵能有何用?」

「用處大了去了,我那朵太孤單,它想找個伴,如今這一朵與它就很配,正好成雙又成對,我怎忍心把它們分開?」慕歌笑道。 少女愣了片刻,臉色爆紅! 蕭慕歌你簡直太過分了!便是編理由也不編個靠譜的?這麼說來糊弄我,當我是傻子玩呢嗎? 「你又不是它,你怎知他想找個伴?」不就是嚇唬吹嗎?蕭慕歌你當只有你會嗎?我也會! 對於少女的質疑,慕歌根本不慌好嗎? 「我猜的啊,給配上總比形單影隻的好不是?它不需要就算了,萬一需要呢?」慕歌笑道。 萬一個屁! 不過就是做出來的物件,有個屁的需要! 「蕭慕歌,說來說去,你根本就是不想給是吧?」少女咬牙問道。 慕歌挑眉看她一眼,有些嫌棄道,「你才看出來啊?」 「……」 我終於理解柳翩舞會為何忍不住與蕭慕歌掰扯起來! 這蕭慕歌真的有把神仙都氣跳腳的本事! 怎麼就這麼可惡呢? 少女暗暗磨牙,明白在蕭慕歌這裡討不到好處,為了不讓自己失態,乾脆轉過身去遠離蕭慕歌! 眼瞧著她打頭陣一敗塗地,其她躍躍欲試的人,全都放棄了在蕭慕歌這裡拿到蓮瓣的打算,只能羨慕嫉妒恨的掃過蕭慕歌手中的蓮瓣后,趕緊收回目光,不去看不去想! 免得忍不住想去找蕭慕歌打商量!跟別人是商量,跟蕭慕歌就是自找晦氣! 這就是頭蠻夷犟驢,講不通說不明的!還是不費那勁了! 那白雪兒也是一樣的!難怪她們能住到一起,果然物以類聚! 眾人心中不約而同的想著,也都不約而同的往別處撤了兩步,遠離慕歌她們四個,分明幾十號新生聚集在此處,可慕歌四人很明顯被眾人有意無意的給孤立了。 除了冷如蓮有些擔憂的皺巴著小臉,其她三個不知道是沒發現還是怎麼滴,反正根本完全不在意。 徐師姐見眾人不再與蕭慕歌鬧了,略有失望的咬了咬唇,片刻后拍拍手喚回眾人的視線,「好了,現在開始挑選小藝!蕭慕歌……」 …

Read more

葯魂大陸淪陷了!一個逃回來的雲家的家族侍衛誠惶誠恐的將這個對於雲家來說十分重要的消息向雲家的家主雲墨天說道。

什麼?一群廢物!聽到這個消息他當即暴跳如雷。 你!過來!那個士兵戰戰兢兢的走到雲墨天的面前戰戰兢兢的說道。 家!家主。 砰!一聲身體爆開的聲音這個悲催的士兵就葬生在他的手下。 其實這個士兵就是皓天故意將他放回到雲家的,在他生命結束的時候皓天的那道神識就清晰的記錄了這個雲家的家主的一舉一動。 在葯魂大陸上,聖葯城。一對俊男俏女在城主府的大殿屋頂上談情說愛。 小雪,看來你是對的,這老傢伙還真的憤怒到暴跳如雷了!哈哈。在房頂上皓天對懷裡的伊人調皮的說道。 哦,皓天哥哥你咋知道的啊?洛聽雪疑惑的說道。 你看!說著皓天就將手上的一枚戒指退下分成兩半。在戒指分開的那一刻在二人的面前就浮現出一道光幕,光幕裡面的景象就是雲家的雲霧大殿。剛好屏幕里播放的就是雲墨天暴跳如雷的場景。 咦!皓天哥哥,你這是?洛聽雪芳心震驚不已,獃獃的看著面前的情景。 這是祖爺爺他老人家給我的一枚戒指,這個戒指可以看到自己神識所能看到的景象。很神奇吧? 嗯!皓天哥哥的祖爺爺真是太神了,你是怎樣做到的? 以後在告訴你,現在權當是飯後的娛樂。看看這個老怪接下來會幹什麼。 嘻嘻!我想皓天哥哥你這是通過這個戒指更好的收集雲家的情報吧,小雪知道了,以前咋就沒有看出你呢?原來皓天哥哥好壞!好壞!好壞啊!洛聽雪一副很恍然的樣子。 還是小雪懂我!乖乖的小雪今天晚上皓天哥哥該咋獎勵你呢? 哎呀!皓天哥哥。說你壞,你還真的挺壞!不理你了!哼!洛聽雪小臉上滿是動人的紅暈。很顯然她外表的變化出賣了她的小心思。 小雪,你別不理我啊。皓天哥哥真的不敢了!皓天連忙央求道,其實他很害怕被自己心愛的女孩拋棄。而現在他可是動用了自己的厚臉皮。 嘻嘻,皓天哥哥你呀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都不經逗,小雪跟你鬧著玩呢!洛聽雪笑呵呵的說道。其實我早就是皓天哥哥的人了,小雪的心,小雪的人一直屬於你,我的皓天哥哥。 雪兒,你真是調皮啊不過皓天哥哥我真的好感動,小雪你能說出這樣的話。 好了,快看看雲家的這個老頭子在搞什麼。 那道光幕里,雲墨天氣的臉色被氣成醬紫色氣急敗壞的在大殿上發著火。 難道這傢伙只會發火不成?皓天疑惑的看著面前的一切,接下來他的一番舉動引起了皓天的注意。…

Read more

死神之鐮再重要,也沒有自己的命重要,若真的找不回來,只能怪天意弄人……

「唉!」莫默慢慢停下腳步,「都停下來吧,不要追了!」 七個傀儡經歷了幾次戰鬥,身上的大寶石也快沒能量了,如果再這麼跑下去,沒有攔住烈日炎猩,自己就動彈不了了。 兩隻烈日炎猩見莫默不追了,似乎也鬆了一口氣,高興的吼叫了兩聲,朝著莫默擺了擺手,似乎在跟莫默告別一般。 莫默垂頭喪氣的翻了翻白眼,一屁股坐在地上,心想稍微休息一下就趕緊離開這裡。 但就在這時,只聽撲哧一聲,不遠處的那隻吞了死神之鐮的烈日炎猩打了一個噴嚏。 本來這麼大的妖獸,打一個噴嚏也沒什麼奇怪,但奇怪的是,這一個噴嚏竟然噴出了滿口的鮮血。 莫默心中一喜,急忙站了起來,而那個噴血的烈日炎猩也警覺了起來。 「撲哧,撲哧!」 就在莫默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個烈日炎猩的時候,它又忍不住噴出了兩大口鮮血,鮮血沾滿了它的毛臉,另外一隻烈日炎猩也不知道自己的夥伴發生了什麼,在一旁急得團團轉。 「莫不是死神之鐮劃破了它的內臟吧?」莫默心思一動,想到了一個可能。「如果真是那樣,我還是有機會的!」 就在莫默滿懷希望的揣摩這件事的時候。突然附近的草叢快速的動了起來。莫默心中一驚,蹭的一下就掠到了天上。定神一看,竟然有十幾條巨蟒齊齊朝著烈日炎猩奔去。 纏繞血蟒! 烈日炎猩的警覺性很高,見到有其它妖獸靠近,頓時仰天長嘯,想要嚇退對方。 可纏繞血蟒是被烈日炎猩的血腥味吸引來的,只要它聞到血腥味,就會短暫的失去理智,忘記對方是比自己更強大的存在。 受傷的烈日炎猩見自己嚇不退對方,表情也有些慌亂。而沒受傷的那隻烈日炎猩卻快速的奔著纏繞血蟒而來,火屬性鬥氣乒乒乓乓的釋放到自己的眼前,把眼前的樹木全部引燃。 「真是聰明啊!但是老子能讓你的計謀得逞么!」莫默心中暗贊,隨即快速來到烈日炎猩上空,接著道尊法相呈現。 嘩啦! 環冰水牆從高空落下,直接就摔的冰水四濺。而地上的烈火也被無情的澆滅。 纏繞血蟒雖然懼怕烈火,但是並不怕水。莫默澆滅了周圍火源,它們便如魚得水一般的朝著烈日炎猩急馳而去。 沒有受傷的烈日炎猩嗚哇亂叫,不知跟另外一隻烈日炎猩說著什麼,另外一隻烈日炎猩點了點頭,運足鬥氣又開始奔跑了起來。 「嘛的,還能跑,老子就捨命陪你,不信你能堅持得住!」莫默一怒之下再次追上烈日炎猩。 而十幾條纏繞血蟒也如喝了興奮劑一般奔著那幾灘鮮血沖了過去。 …

Read more

可就算是這樣,那也夠了,天賜傀儡,實力堪比高級宗者,別說是武城了,就算是在江湖上能夠擁有這等東西的勢力那也是數的過來的。

同時林越心中也是安定了下來,既然有了這等‘貼身護衛’守護着林家,那自己的擔憂也是得到了解決了。 “咚咚咚,”突然,房間裏傳出一聲敲門的聲響。林越示意林凌天將天賜傀儡收起來,然後才讓門外之人進了來。 敲門之人乃是一名二十歲左右的男性族人,在見到房間內林越三人竟是全部都在,神色間不由的有些緊張,環顧了一下,然後單膝跪地,雙手聚拳,恭敬的說道,“拜見族長。” 林越說道,“起來吧,有什麼事情?” 那名族人站在原地,目光在看見林越身旁的伊人時,眼中不禁閃過一絲驚豔,隨即便是遮掩了下去,不在看她,心中卻是羨慕道,“族長真是厲害,這麼年輕便是這般的強悍,就連身邊的妞都是這麼美麗,據說這個女子的實力比起族長還要強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雖然心中這樣想,但是這個族人嘴上卻是沒有停頓,說道,“皇室姚家與吳家前來拜訪。”說到這些的時候,林越看見,這名族人的眼中明顯的掠過一絲得意的神色。 這也難怪這個族人會有這般的樣子,畢竟,現在的林家早已經解決了周家,重新將林家建立了起來,而且現在的林家所擁有的實力比之林蕭在位的時候還要更強大幾分。這些所謂的皇室,武城幾大家族什麼的,在林家的面前就如同見了貓的老鼠一般,顫顫巍巍的。 而至於這些族人們,被腐儒了六年之久,早就知道這些家族都是與周家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現在見到他們拜訪上門,自然是不會給予他們好臉色看了,直接的就將人家兩個族長晾在了門外。 吳奇站在門外等候着,心中不禁有些苦澀,堂堂武城四大家族之一,雖說不是首位,但怎麼說也是一家之主啊,何曾遭受過這等待遇,但是如今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了。 自己欺負過別人,現在人家回來了,實力變得強了,沒有報復自己自己都應該偷笑了,哪裏還敢有什麼怨言啊。 但是一旁的姚順卻是有些咽不下這口氣,姚順性格剛烈,哪裏有人敢這樣對待他,更何況對方還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族人而已,兩人身份上可是差了好幾重啊,但是他心中明白一點,現在的林家族人加起來還不到一百個人,每一人都是林家的支柱,就算是一個最最低微的小門童,估計林越也會毫不猶豫的爲他大打出手。 那樣可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吱呀呀.”就在兩人各懷心思的站在門外等候時,面前的大門傳出了開啓的聲音,隨後兩人便是看見林越攜着伊人與林凌天正一臉微笑的看着自己了。 兩人臉上神色也是瞬間變幻,轉爲了一臉的笑意,趕忙的躬聲道,“林家主。” “呵呵,兩位老哥真是守時啊,這纔剛剛第三天,便是來了。希望帶來的是好消息啊。”林越話中有意的說道。 兩人心中一秉,臉上笑容不變,說道,“林家主吩咐的事情我們當然全力以赴,昨日剛剛結束,今日便是前來報喜了。” “哦,”林越看了吳奇一眼,對於吳奇,林越倒是有過幾面之緣,那還是在六年前的家族排名賽結束的時候見過的,在他的心中吳奇是一個年長的長者,但是這次回來,林越心中也是知道了一些,沒有幾個人是不受利益誘惑的,在實力與全力的誘惑下,心性在堅毅那也是虛妄之談。 吳奇活了這麼多年,對於人情世故自然是比林越要懂得多,什麼人能夠惹,什麼人不能惹,這些都是很清楚的。 “走吧,進屋詳談。”林越轉過聲,淡淡的留下了這一句。然後拉着伊人領着兩人走進了屋裏。 林凌天最後一個進入房間,吩咐了一名族人看好大門,有重大的事情直接進門通知後便是輕輕的將房門關上。 進門後,作爲一家之主的林越自然是不能丟了林家的臉面,親自爲兩人倒上茶水,兩人心驚肉跳的喝着茶水,都是隻微微的抿了一口便是端在手中,臉上雖然帶着一絲笑容,但是卻有些勉強的意味。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