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Monthly Archives: 2 月 2021

“好吧!我覺得我們可以先談談合作的事情!”看見行寡婦不像是開玩笑,狗樂趕緊改口說道。

開玩笑,尼瑪,那可是手槍誒!這女人選了這麼一個地方,誰知道她會不會突然間反悔,把自己真的給一槍斃了,找誰說理去,估計閻王爺那邊也說不通吧!只能想要先聽聽合作的事情。 果然行寡婦嫵媚的的笑了起來,笑顏如花,讓人感覺她剛纔絕對不是想要殺人。 “你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土狗,跟以前一個樣子,無賴的狠。” “開什麼玩笑?我又不傻,你可是要拿槍跟我玩啊,那還不得給我玩死啊!我還年輕,想要多活兩年!說說看怎麼合作,還有就是我怎麼能夠相信你。”狗樂沒有絲毫不好意思,反而覺得挺光榮的! 刑寡婦將精緻的小手槍重新放回了身上,搞得狗樂只想大聲告訴她:“放開,讓我來幫你!” 手槍好幸福啊!這是狗樂的第一個反應,至於其他人才沒有狗樂那份閒情心思,尤其是廢鐵,這會好像覺得自己惹了什麼大禍一般,頭使勁的低着,一直沒說話。 好像是發現了廢鐵的反常,狗樂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說道:“好了兄弟,這件事情沒你的事,別做出那麼一副喪氣的樣子,你哥我這不是好好的麼,再說了,我跟刑姐都是老熟人了,沒事的!” 誰知道狗樂話音剛落,刑寡婦卻不樂意了,一張臉寒的都能結冰了,冷冷的開口說道:“有件事情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否則我真怕自己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來,你要麼叫我姐姐,要麼叫我刑寡婦,就是別TM叫我刑姐,剛纔我已經容忍你一次了,再TM亂叫,小心老孃翻臉不認人”。 在狗樂眼裏,刑寡婦這反常的樣子,就像是一條護崽子的母狗一般,趕緊將自己的嘴巴給閉上了。 刑寡婦見到狗樂不在說話了,轉而臉上又掛起了一絲近乎溫柔的笑容:“這纔對嘛!咱們合作的事情,是侯爺交代我的,對於我本人來說,恨不得將你給丟到這黃浦江裏餵魚去。侯爺吩咐的事情,我一般情況下是都不會違背的,所以你大可放心。知道你不會相信我,所以特地給你帶來了一個禮物。” 說完就跟自己帶來的手下使了個眼色,那大漢從腰間摸出一把冒着寒光的匕首來,朝着垃圾袋那邊走了過去,配合上他那小山丘一般的身材,簡直就是一個殺豬屠夫。 狗樂也一直想要知道這個袋子裏到底裝的是誰,當刑寡婦說爲了表示誠意,帶來一個禮物的時候,在聯想到這個垃圾袋裏裝的是個人,狗樂腦子裏第一時間閃過的竟然是範翻天那個傢伙,想到這裏的時候心跳不由的加速,雙手緊緊的握了握。 一旁的高峯見狗樂的表情不對,用手頂了頂斑鳩,斑鳩則是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個垃圾袋,很顯然,斑鳩也意識到了,這個袋裏有可能裝的就是範翻天。 大漢拿刀子直接在垃圾袋上劃開一個口子,雙手使勁拽開。 狗樂眼睛瞬間變的血紅,裏面被捆綁成一個麻花狀的男人,可不就是範翻天。雖然一雙一眼空洞毫無色彩可言,大半張臉都被黑色膠帶封着,不過狗樂還是一眼就能認出這個就是當時囂張的不可一世的二世祖。 “這是侯爺送我的禮物嗎?很好,這禮物我收下了,我欠他一個大人情,需要我做什麼,儘管開口就好了”。狗樂神色嚴肅,聲音很冷,比之剛纔暴走的刑寡婦還要冷上一分。 刑寡婦呵呵的笑了兩聲說道:“這個可不是侯爺送你的,這是我給你帶來的禮物,看你的樣子很喜歡哦!其實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禍及家人的人渣,前兩天去背景逛了逛,想到咱們即將合作,順手就給帶來了。” 這刑寡婦果然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狗樂也沒心思去琢磨她的心理,只想着眼前這個人就是殺了維維的人渣。 範翻天眼神剛開始的時候是空洞,在看到狗樂站在自己身邊的時候,眼睛裏最先出現的是憤怒,絕對的憤怒,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現在的處境,轉而那憤怒的眼神變的有些驚慌。 狗樂一步一步的走過去,他每走一步,範翻天都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跳一下,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死神朝着自己走來一般,無奈他的嘴被膠布封着,也能不說些什麼。 範翻天見到狗樂的第一眼就想起了他帶給自己的恥辱,再一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心裏突然升起一股涼意來,一時間腦子裏漆黑一片,只剩下一種內心深處的恐懼感。…

Read more

那名女子噗通一聲跳入海中,朝硨磲游去。

“小心啊…… 女子小心翼翼的接近硨磲,發現硨磲完全沒有反應,便大着膽子爬了上去。 “哇…… 船上的衆人一片大譁,生怕硨磲突然閉合。 然而硨磲依舊是一動不動。女人將嬰兒報了出來,早有其他水手划着小船趕來接應。 順利的將嬰兒帶回船上,衆人再回頭看時,硨磲已經重新沉入了海底。 “硨磲送子,此子以後定非凡人。 船上有老者喃喃的說到。 我們給他取個名字吧。 有人提議。 “名字?是由硨磲送上來的,以後你便叫磲嬰吧。” 女人望着懷中的嬰兒,露出一絲笑容。 “磲嬰這個名字好不好呀?小磲嬰。” 女子逗弄着磲嬰。 狐面,你說磲嬰這個名字取得好不好?” “我們都是亂民,出來海上討生活的。大家都沒有讀過書,哪裏知道好不好。你覺得好就行了。” 狐面毫不在乎的說到。 “懶得和你們說。” 女子抱着磲嬰,返回船艙裏去了。 海上泛着一片青煙似的薄霧,眺望,依舊畏懼。 海鳥盤旋於天際,無拘無束。…

Read more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一定要記住,看見我繞道走!”蘇天逆再次告誡道,雖然還未進入靈罰山嶺,但此時無解的矛盾已經開始。

天空中烏雲涌動,雷鳴陣陣,閃電交錯之際,靈罰山嶺之中,出現了一道若有如無的通道,從外往裏望去,盡是一片霧蒙,看不真切。但卻能清晰地感受一股洪荒的氣息迎面撲來。 靈罰山嶺即將開啓,這一路似乎不會太平。 靈罰山嶺漸漸打開了通道,人影竄動,爭先恐後地擠進了山嶺之中。山嶺之中,神祕難測的氣機縈繞,看似極遠,又好似很近。讓人捉摸不透。 靈蛇族,銀毛犼,裂紋豹成羣結隊同時進入了靈罰山嶺,顯然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組建起了聯盟。 “哎呀,蘇天逆,不妙啊!”黃金獅子見三大魔獸家族結成了聯盟,一個頭兩個大,已經預感到了麻煩。 “有什麼好怕的,我待會劈死他們。”宙斯拿起背後的石錘,流傳的電弧充滿了恐怖的力量,沒有人懷疑他說的話。 “放心吧,待會請你吃蛇湯。”蘇天逆神態自若,即便這些結成了聯盟又如何?他擁有天下極速的虛空訣,想要在同階的狀態下抓住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們三人順着人潮,同時向着靈罰山嶺走去。 “咦?”蘇天逆剛要進入靈罰山嶺的通道,突然停了下來,他竟感受到了一股殺意向他襲來。 “怎麼?”宙斯見蘇天逆有異狀,不由得問道。 “我感覺到還有人對我不利!剛剛有一股細微的殺意襲來,當我轉身的時候,卻沒有發現他們。”蘇天逆感官很是敏銳,但此時人多繁雜,一時也尋找不出。 “算了,進入靈罰山嶺再去理會他們。” 就在蘇天逆他們進入靈罰山嶺的時候,一行五人,紛紛露出一陣陰沉的笑意,其中一人道:“老爺子講過,務必要將蘇天逆斬殺在靈罰山嶺。取回續魂玉。” “我們五人出馬,就算蘇天逆有通天之能,也是插翅難飛!” “這小子怪異的很,千萬不可大意。我最覺得他身上有些不對勁。” “小心行事就是了。” 這一行五人都是伏龍巢派出的,他們隱匿在人羣之中,伺機而動,要將蘇天逆襲殺在靈罰山嶺之內。 靈罰山嶺中,霧氣裊繞,這種霧氣很是特別,若是神識不夠強大,根本看不透。好在蘇天逆神識遠非一般人能夠比擬,這些霧氣對他造不成障礙。 “生命泉水,哪裏才能找得到呢?”蘇天逆喃喃自語。 “生命泉水?蘇天逆你是來找生命泉水的?”宙斯有些疑惑地看着蘇天逆,以目前的蘇天逆來講,無病無傷,生機旺盛,用得着這麼着急開始找生命泉水麼? “是的,難道你有它的信息?”…

Read more

碰!

最後一次相碰,兩人都紛紛倒退,張風的目光流轉,似是在想怎樣才能殺掉眼前的人。 獨孤逍遙沒有動作,冷靜的注視著張風。 嗖! 快,非常快,只見張風的身體瞬間化為一縷青煙鑽到獨孤逍遙的體內,根本不能抵擋。 「冥族最詭異的便是精神攻擊,無形無影,即便是連身體也能化為無形的精神力量,不知道蕭白能不能撐過去。」 一片空白的世界里,一黑一白兩道身影遙空相對。 吼! 沙啞的吼聲從黑影口中傳出,那聲波好似水紋一樣在空間中蕩漾。 啊~~~ 白色身影的臉上頓時露出痛苦的表情,一道聲音就有如此威力,這完全是精神層次的攻擊,冥族在天生就有優越性。 吒! 哞! 龍圖騰 ????? 一道道聲音從黑影口中喊出,白影臉上卻是越來越痛苦,似是隨時都將支持不住。 「還是讓我們幫幫你吧!」 「一世魂力竟然這麼弱小!」 「快點成長吧!」 「竟敢冒犯我等威嚴,該殺!」 「殺!」 「殺!」 「殺!」 「殺!」…

Read more

司空無極遠遠地就感受到了龍小浪飛奔揚起的勁風,“真是沒點兒出息,不就遇到一個比你高上幾個階段的對手嗎?你跟我對峙的時候怎麼就沒見你這麼慫呢?”

“這個世界哪兒有比你更加慈祥的八階級高手呢?”龍小浪居然還有空去回話。 “他應該不知道這個院子裏的奧術陷阱吧,他知道嗎?”司空無極問着阿狸。 阿狸的臉上先是閃過一絲驚喜,他這麼輕鬆地就脫離了薩科。然後揚起一抹陰霾,他爲什麼不往我這邊跑,莫非他怕我大過薩科?還有,明明不知道奧術陷阱的分佈爲什麼還要亂走?! “應該——不知道吧。”阿狸答道。 “哦。那就好。” 阿狸不明所以,“哪裏好了?” 話音剛落,龍小浪的左腳就踩到了一個捕鼠夾子,一個藏匿在六櫻家小花園裏的夾子猛地變成了一張深淵巨口,眼看就要吞噬這個誤入陷阱的年輕人了。 “怎麼辦!怎麼辦!小浪要被奧術吞噬了!”阿狸急得手忙腳亂地。 “反正死不了,事後你找這家女主人要密碼去解鎖就能把他放出來了。現在吃點苦,至少比死在薩科手裏強吧。” 阿狸又望了望龍小浪消失的地方,“好吧。” “他去哪兒了?”薩科一跳就跳到了十來米開外的司空無極身前。 後者的目光鎖定在小丑的身後,“你猜?” 一名身形清瘦,眼睛清澈無比充滿靈氣的中年男子腳踏虛空從後方高空一步十幾米地走了下來,“我猜他猜不到的。” 有一則古老又深刻雋永的家喻戶曉的故事,想必諸位都是知道的。 一個和尚挑水喝。 兩個和尚擡水喝。 三個和尚沒水喝。 關於從這則經典的教育故事獲得的啓發,各人有各人的見解。不過故事最直接地表現出來的,或許就是說明了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道理:人多了,做很多事情都不太方便。 有時候不但不方便,連效率都會降低許多。 “你倒是說說看——”小丑那雙戴着棉手套的手快速從腰間抽出兩把碧綠色的淬毒匕首,身形以一種詭異的法子位移到了那個中年男子背後,淬毒的精巧匕首寒冷的尖端離他的喉嚨只有一公分不到,耳根處傳來小丑那冒着熱氣的使人毛骨悚然的問話:“我爲什麼猜不到?” 中年男子那雙富有靈氣的雙眼猛地切換成了一輪月華,整個瞳仁都化爲了彎曲的月牙,似一把鋒利的鐮刀,透射着逼人的冷光,“因爲你沒文化。” …

Read more

當這份靜慢慢沉澱,他心中開始輕輕蕩漾,這不是紊亂的動蕩,而是輕輕的有節奏的波瀾,是一種極靜中的反饋。

天地陰陽,乾坤相和,任何東西都不可能往一個極致的方向。 極端的事物不可能存在,當一個事物往一個方向發展到極致,就會有反彈,而這點反彈,正是為了平衡。 極靜的沉澱中,那一點波瀾,正如陸青冥冰冷的劍心中忽然盪起的一點柔軟,將無情撫平。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個時候他忽然想到了林琴。 「靜靜平野,劍鋒靜默。」 他的手鬆了分毫,劍沒有動。 雖然劍與人的聯繫沒有斷開,但是陸青冥卻無法在此刻將長劍出鞘。 若是一個長久殺戮的人忽然感覺到生命的可貴,那麼他的道就已經可是接近超脫的地步了。 這一刻,他殺戮劍道,顯然出現了一點曙光。 舉頭望天,碧空無雲,千里不見流雲,然而卻沒有強烈的陽光灑落。 腳步輕緩,他慢慢的走過這個平原,十分明確的往遠方走去。 靜的世界不需要太久,陸青冥已經明白了,所以他走了,離開了這裡。 沉寂會消磨劍心,陸青冥只需要片刻的平和來讓心境明確,卻不能夠因此而失去劍心。 漸漸走遠,他離開了這片靜靜的平原。 然而他卻不知道,當他遠離去的之後,這一片平野,化作了平常,風有,雲有,一切自如。 彷彿時間僅僅過去了幾個時辰,但是當陸青冥走出了平原,看到了另外來到這裡的人之後才知道,如今竟然已經是三天之後。 這讓他心中驚訝,想不通為什麼,修鍊參悟確實會讓人忘記時間,但是剛剛才他分明是清醒的,卻也感受不到時間的流動。 這是什麼樣的境界。 遠離了那幾個高手,他繼續走著。 機緣,強求無用,得之幸之,無得無憾。 故而,在上古仙洞,除了明確一個方向之外,便不需要強行去搜索了。 若不明確方向,則會迷茫,若是搜尋機遇,則會形成妄念。 …

Read more

愣在原地久久回不過神,米藍終於提起手中的購物袋,對我說道:“趕快把衣服換上去餐廳吃早餐,我在外面等你。”

我的大腦明顯還處在短路狀態中,好像連呼吸都快沒有了。 米藍疑惑的看着我,再次問道:“你怎麼了?” 我努力的喘了口氣,就像剛從海底浮出水面,終於能夠用正常的思維思考問題。 這才說道:“沒怎麼。”說完我又指着米藍手中提着的購物袋,問道:“這是什麼?” “衣服啊!”米藍提着購物袋的手又往我身前遞了遞。 我疑惑的問道:“我的?” 米藍重重點頭:“是的。” 我用一種茫然的眼神回頭看了看窗臺上掛着自己換下來的衣服,於是又問道:“我的衣服在那掛着呢。” “給你買的。”米藍並不耐煩的解釋着。 “給,我,買,的?”我吃驚的將每一個字都說得非常用力。 米藍又點頭,說道:“是啊,你的衣服還沒有幹吧!不換上乾淨衣服我們怎麼走?” “哦,哦。”我機械似的點着頭,一邊又接過了購物袋。 米藍微微一笑,說道:“快一點,我在外面等你。” “哦,哦。”我已經完全傻眼了,就像一個機器人做着機械似的動作。 關上門,我打開購物袋看了看,這是一件森馬最新款的白色襯衣,還有一條海瀾之家的淡藍色休閒褲,另外還有雙花花公子的商務休閒皮鞋。 整整一套衣服再一次讓我傻眼,我一樣一樣的從購物袋裏取出來,平整地放在牀上卻不敢穿。 門外很快又傳來米藍的敲門聲:“李洋,你好了沒,時間來不及了。” “哦,馬上就好。”我應了一聲,於是又稀裏糊塗的穿上了這一套乾淨的衣服。 再次打開門,米藍打量了我一圈,讚道:“不錯,看來我的眼光還是挺好的。” 我的大腦嗡的一聲,簡直不相信這話是從高冷女總裁米藍的口中說出,她居然誇我了,而且還誇了她自己,印象中她可從來不夸人也從來不誇自己。 我就這麼傻愣愣的站立在門口,這一大早腦袋就已經懵了。 如夢春山…

Read more

「這是戰之天道。」

畫面中,全為戰爭的畫面,大至成百上千萬的戰鬥,小至孩童之間的摩擦推搡。 這一刻,林東彷彿看穿了這個世界上每一個角落所發生的戰鬥。與此同時,林東的心神迅速的沉入到每一副畫面之內。 不知不覺間,林東整個人盤膝而坐。用讓人汗顏的速度領悟著天道之力。 額頭處的紅光構成的戰字,越來越明顯。跳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彷彿要脫離一般。 此時魂祖的聲音卻帶著些許詫異的響起:「沒想到只憑一顆朱靈果,這小子的天道修為竟然提升的這麼快。照這個速度下去,很可能提前將符文實體化,形成領域之力。」 這化靈境的修士就是能夠將自己的符文給實體化,但林東此刻卻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在淬靈二重之時,就大有符文實體化,結成領域之力的趨勢。 與此同時,房間外的陳超和顏峰兩伙勢力,此刻卻皆是沉默不言。 「沒錯,這是朱靈果。不過是個下等的。但在這下位面應該也是了不得的東西了。」魂祖回應道。 「這東西還有上等下等之分?」 「當然,人分三六九等,這朱靈果自然也不例外。上等的朱靈果在整個上位面都不好找,果實上共有9999顆顆粒,中等的有6666顆顆粒。像這個,則只有3333顆顆粒。」 聞言,林東重新打量了一下朱靈果,晶瑩剔透,讓人看之便有食慾。 「反正既然得到了,不吃反倒是浪費。」 至於外面陳超那些傢伙,自然是在朱靈果的誘惑中自動過濾掉了。 手握著朱靈果,上面的顆粒摩擦在掌心,極為有彈性,甚至握著這樣的東西,都有一種要將之捏碎的衝動。 「吃,不吃白不吃!」 咕咚! 隨著林東剛剛將之放入口中,這朱靈果彷彿有人性一般,根本就沒有給林東咬下去的機會,碩大的果實,直接沖入林東的小腹。 「恩?」 在原地駐足了良久,林東感覺好似並沒有什麼變化,不禁喃喃道:「難道這東西是假冒的不成?怎麼……」 話音未落,突地!林東只覺得小腹處傳來一陣清涼,那種感覺就彷彿置身在冰泉中一般,眨眼的功夫,這種清涼之感迅速席捲整個身體。 轟! 伴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林東覺得自己的腦海中彷彿來了一次巨大的爆炸。…

Read more

關羽快速的策馬來到張龍身前,然後跳下馬一臉興奮的說道:「大哥,這次的烏桓大軍一個人都沒跑掉,嘿嘿這次簡直是太爽了。」

張龍身後的典韋聽到關羽說太爽了,於是幽怨的說到:「雲長,你是太爽了,可是我的雙鐧還沒有活動呢。」 這時的龐德在一旁插話道:「惡來,你好歹剛才還斬殺了幾個烏桓小兵,可是我連個小兵都沒有斬殺。」 張龍聽到自己的幾位大將竟然還嫌此次大戰不夠激烈,於是無奈的說道:「好了,你們幾個就再等等吧,很快就會有大戰了,到時候每個人都有上戰場的機會。」說完不再理這幾個武痴,而是開始命人打掃戰場。 此次大戰可以說是以漢軍的完勝而告終,張龍僅僅付出了不到一千的黑甲鐵騎就斬殺了三萬多的烏桓士兵,還俘虜了一萬多烏桓士兵,當然這主要是因為戲志才的巧妙安排和烏桓士兵的驕傲自大。 很快張龍率領大軍打敗烏桓士兵的消息便如同龍捲風一樣席捲了整個幽州,百姓們開始紛紛讚揚張龍這位前將軍,要知道以前的大漢軍見到烏桓軍隊就會逃跑,致使百姓們慘遭劫掠。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前將軍張龍不但阻截了烏桓的劫掠,還將他們打敗,這可是近十年來沒有過的壯舉啊。也因為這件事張龍的威望迅速地在幽州其它郡的百姓心中樹立了起來。 但是張龍並沒有管這些事情,而是很快率領大軍回到了涿郡,當然回歸的時候少不了又是一陣歡慶。 張龍回到涿郡迅速地寫了一封戰報和一封信交給信使,讓他先將信交給張讓,然後再將戰報交給漢靈帝,當然張龍還給信使帶上了五百金。 信使來到洛陽的當天晚上就以張龍的名義拜訪了張讓,並將五百金和信交給張讓,張讓看完信后拍著胸脯向信使保證事情一定會辦妥,讓他放心,接著便不管信使,眼睛發光的直盯著黃橙橙的五百兩黃金。 第二天,漢靈帝正在上朝,一副無jīng打採的樣子,剛打算退朝,張讓來到漢靈帝身前悄聲地說道:「皇上,幽州前將軍張龍有戰報要交給皇上。」 漢靈帝一聽張龍,馬上說道;「就是那個打敗黃巾、又時常給朕供奉美酒的張龍吧!好,你現在去傳信使進殿。朕倒要看看他能給朕帶來什麼消息?」 很快信使便來到了大殿上,跪拜道:「皇上,一個月前烏桓來犯,前將軍率領眾將士,浴血奮戰,將來犯的烏桓大軍打敗,這是前將軍的戰報。」說著將戰報舉了起來。 漢靈帝一聽張龍打敗了烏桓,頓時來了興緻,大聲地喊道:「好一個前將軍,果然沒有讓朕失望。速速將戰報呈上來。」 張讓將戰報交給漢靈帝,漢靈帝便迫不及待的起來,看完後漢靈帝興奮地說道:「眾愛卿,你們也看看前將軍的戰報吧。」說著讓張讓將戰報傳給眾大臣觀看。等眾人看完后,漢靈帝說道:「哈哈,這個前將軍還真是朕的福星,有他在,朕再也不用擔心那些外族了。」 下面的大臣更是一陣恭維,可是就在大家都稱讚張龍的時候,突然一個人站出來說道:「皇上,我看此次大戰恐怕是前將軍虛構的吧,他怎麼可能用區區四萬人打敗烏桓的六萬人,要知道我們平時和烏桓大戰,人數多於他們,還打不過他們。」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袁隗。 等他說完大殿上頓時一陣寂靜,就連漢靈帝的臉上都出現了一絲疑問。就在眾人沉思的時候,那個信使突然發飆了,他大聲地喊道:「你是什麼東西,竟敢質疑前將軍的功勞,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這次大戰確實如戰報所說,而且我也參加過戰鬥。」 漢靈帝一聽信使說自己參加過戰鬥,忙命令信使將戰鬥的經過講講,於是信使就將漢軍如何埋伏、引誘敵人一一講了出來,當然還有最後的邊境之戰,聽得眾人如痴如醉。 就在信使剛剛講完的時候,一個小太監拿著一封信交給了張讓,張讓來到漢靈帝的身前悄悄說了幾句,就將信封交給了漢靈帝,漢靈帝看完后,坐在那裡沉思了一會,然後說道:「眾愛卿,大家不用再質疑前將軍了,剛剛幽州刺史劉虞來信也說了這件事情。」 眾愛卿連忙稱是,只有袁隗臉上留露出一絲的不甘。 張讓看大殿內一陣沉悶,於是說道:「皇上,有前將軍駐守幽州,您可以高枕無憂了。只是您可要好好的想想該如何獎勵前將軍,可不能讓那些戰士們寒了心啊!」 漢靈帝一拍額頭說道:「不錯,朕是要好好獎勵前將軍及有功的眾將士!只是不知朕要獎些什麼呢?」 張讓連忙說道:「皇上,現在上谷郡正好缺個太守,不如讓那個戲志才去吧,這樣既能分化張龍的實力,又能更好的抵擋外族的進攻。至於其他的人則酌情提升一級好了。」…

Read more

然而當他們來到跟前,就傻眼了。眼前出現了一道深淵。似乎有什麼力量在這裏砍了一刀,把眼前的樹林硬生生的劈成兩塊。劉進山探頭看了一眼,就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道深淵看不見底,並且有十幾米米寬,對面也是森林,到了對面似乎就要到山頂了。可就憑他們三個人,估計是飛不過去的。

“師父!咱們是不是走錯路了!這怎麼能過得去呢!”連通海也伸出腦袋看了一眼,不由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抱怨道。好不容易走到這裏,愣是被一條這麼深不見底,又一下子跳不過去的深淵給擋住了,沒有怨氣纔怪呢。 “陸晨!你看看咱們該怎麼辦!”這回出乎意料的是,劉進山竟然開始問陸晨的意見。 陸晨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他又不是神仙,還能把這條深淵填平了不成。劉進山問自己的意見是什麼意思,難道也是在怨自己把他們領到這裏來?如果他沒記錯,應該是劉進山一直在指路。 “這麼寬的溝!我也沒辦法”陸晨的回答乾脆利索,本來他就不知道怎麼辦。不過此時他對那個劉福山可是埋怨的不輕,他可真會給自己找活,讓在把劉進山跟連通海帶來見他,又不讓自己告訴他們。這就算了,現在還弄出這麼一個深淵,這不是成心折騰人嗎。 三個人在深淵的邊緣轉悠幾圈也沒找大方法過去,陸晨不禁對那個劉福山的怨氣更重了。 魂魄早就歸位的劉福山已經坐在這裏思考了半天了。他腦海中又浮現出幾百年前那次戰鬥。當時他修煉的場地還不在這邊,就是在陸晨發現的那個白龍潭邊上的那個山洞。當時他的修爲比現在高多了,魂魄甚至可以離開九仙山。他本人也經常下山給附近的村民看看病算算卦。當時的縣太爺也聽說了他的事蹟,還派人來找過他。 其實在那之前他就知道這裏有只修煉了五六百年的黑熊,基本可以化形了。他倆的樑子就是在那次白龍潭白龍洗澡的日子結下的。當時都是爲了爭搶一些龍氣,來自各個地方的人類修仙者,包括修煉的動物爆發了一場混戰,他的對手就是那隻黑熊。不過後來他們的戰鬥似乎激怒了正在洗澡的白龍,它一聲巨吼使他們幾乎全部暈厥。那聲巨吼也是他們的心神收到了極大的震撼,感覺自己不管修爲有多高,這那條白龍面前,就連一個嬰兒都不如,也就不敢在戰下去。只能乖乖的各自找地方修煉。 當白龍消失後,各自得到好處的人,都紛紛回到自己的洞府修煉,這個時候沒有人再會爭鬥,本來就是爲了接受龍氣的洗禮,來增加自己的修爲。這會子要趕緊回去消化自己的收穫。 以後的成就,大夥都不清楚。但是劉福山知道有些人可能認爲自己的修爲已經可以碾壓別人,例如那隻黑熊,因爲在一年後,它找來了。 劉福山也不認自己會輸給它,於是一場爭鬥在所難免。大戰的慘烈程度超乎了雙方的預料。雖然最後劉福山把對方拍成一堆肉泥,但是他自己也傷的不輕,一身的修爲也是損失了七七八八。 他知道一個修行了幾百年的動物的魂魄是沒那麼容易被消滅的,何況自己的狀態也很不好,萬一遇到其他的存在,恐怕自己就要隕落在這裏了,於是他不敢再在第八峯久留。便去到了第五峯的玄虛觀住了下來,潛心修煉,也正是在那裏才先後收了吳天玄跟劉進山。因爲他覺着能來到九仙山便是一種機緣,能與自己相遇,也是一種緣分。何況自己以後還要回到第八峯繼續修煉,一是第八峯的修煉條件是整個九仙山最好的,雖然會有危險存在。第二個便是,如果能再次等到白龍沐浴的日子,那他不禁能恢復原來的修爲,還很有可能更進一步。如果是那樣,自己也許就能達到所有修煉之人夢寐以求的階段,找到第九峯,修成真正的仙。 “哎!一晃這麼多年過去嘍!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還能不能達到那個層次!” 劉福山捋着着自己花白的鬍子自言自語的說道。突然,他想到了陸晨他們幾個,也不知道這幾個小傢伙到了斷壁淵了沒有。 天色就在陸晨他們三個着焦頭爛額想辦法的時候漸漸暗了下來。甚至不遠處的這個深淵也變得黑乎乎的。爲了安全起見,大夥還會老老實實的往後退了一些。尤其是連通海,他現在最大的想法就是,掉頭回去,管他什麼陳愛飛。不知何時他的道心似乎已經開始亂了,各種負面的情緒時不時的衝擊着他的心境。 劉進山不經意的一回頭看到了一臉煩躁的連通海。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徒弟現在似乎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修道的那種心念開始動搖,他不得不開口勸導: “通海!你要記住,修煉之人最忌道心紊亂,那便不能求得大道,修煉也會停滯不前,這不是你想要的的吧!我跟你說……。”然而,他接下來到話還沒說完就被陸晨的一嗓子給打斷了。 “你們快看,那個深淵不見了!” “還真的不見了!” 劉進山也傻眼了,白天還對他們造成很大困擾的那個深淵現在真的不見了,不但深淵不見了,周圍的一切又跟昨天晚上一樣。高高的樹林不見了,遠處的山峯也不見了,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只要他們站腳的地方似乎是漂浮在這裏。 “師父!怎麼了!到底怎麼回事,什麼深淵不見了!”連通海開始着急了,因爲他剛纔只顧着抱怨,忘記自己還沒有夜視的能力,現在聽自己的師父跟陸晨似乎發現了什麼,而自己啥也看不見,不着急纔怪呢。 “唉!你呀!回去要抓緊修煉了!”劉進山聽到連通海的話,纔想起來自己這個徒弟的問題。無奈之下只能再次拿出一張符籙,這是僅剩的最後一張了,如果這張再用完了,那以後真就帶着連通海走不了夜路了。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