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奧從昏昏沉沉中醒了過來。

隱隱約約地,他聽到了一陣抽泣聲。

他睜開眼向四周看去,發現四周有些黑暗,竟然是處於一個山洞中。

那個貴婦人站在他身前,阿娜絲塔被捆在她的腳下,身上出現了一些血痕,正在低聲抽泣著。

「是你打的她?」

李奧的眼中出現了濃濃的殺意。

「沒錯,她打算救你,我當然不能輕饒了她。」

這名美婦笑著說道,「不過你放心,我現在的人手很少,不會殺了她的。」

聽到這裡,李奧對阿娜絲塔的怨恨少了許多。

阿娜絲塔也抬起頭來,這個時候她的臉混合著鮮血和淚水,就像小花貓一樣。

「我很抱謙,李奧,我不知道老師跟蹤我。」

阿娜絲塔一臉愧疚地說道。

「沒有關係。」

李奧苦笑著說道,這個時候抱怨有用嗎?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追我?」

李奧再次問道。

「你不都猜到了嗎?我是阿娜絲塔的老師瑪麗。雖然是初次見面,但是我對你可是聞名已久了。」

美婦笑著說道。

李奧臉上神色不變,但是不停地思考著脫身之計,到底如何才能從這個傢伙手中逃脫。

「現在我再問你一句,你願不願意信奉偉大的邪神。」

美婦笑著說道。

李奧想了想,然後再次拒絕:「抱謙,我拒絕。」

「是嗎?」

美婦的臉上並沒有露出憤怒的神色,然後繼續說道:「那麼繼續你願不願將你的騎士改造方法獻出來,還有你契約的那個巨人,只要你願意讓他配合我們的行動,我可以饒過你一命。」

聽到這裡,李奧的面色一冷。

什麼配合行動,真的配合了那就算上了賊船了,到時候想下都下不來,他敢發誓到時候陰影之匕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那個騎士改造方法……」

說到這裡,李奧的心中一動,「我也不能交出來,因為那不屬於我的。」

李奧的眼睛越來越明亮,他終於想出來了一個辦法。

「不屬於你的?你可不要騙我?聖尼斯大陸誰不知道那些黑鴉騎士都是你改造出來的。」

瑪麗搖了搖頭說道,「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如果你再次拒絕我的善意,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因為……那種騎士改造方法屬於不死軍團,屬於偉大的冥王冕下。」

李奧微笑著說道。

他的這句話直如石破天驚,將瑪麗嚇了一跳,連阿娜絲塔的臉也露出了驚容。

「這不可能,你在騙我。」

瑪麗憤怒地說道,在這麼巨大的功勞面前,她的貪婪之心已經難以抑制。

「難道你覺得我能開發出那麼強大的騎士改造秘法?這種話說出去你信?」

李奧一臉自信地說道。

瑪麗的臉色一白,是啊,這麼高明的騎士改造方法怎麼可能是李奧開發出來的。

難道這真是的不死軍團的秘法?

「你有什麼證據?」

瑪麗沉著臉說道。

「當然有,你拿下我的發箍來。」

李奧說道。

瑪麗將李奧頭上的發箍拿了下來,看著李奧光潔的額頭冷笑一聲,她倒要看看李奧在耍什麼花樣。

這時候黑色冥王印記從李奧的額頭上浮現出來。

「因為……我就是不死軍團的人,是出來執行秘密任務的。」

李奧語氣幽幽地說道。

瑪麗和阿娜絲塔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這怎麼可能?

「李奧,你什麼時候……」

阿娜絲塔驚訝地說道。

「我很抱謙,我騙了你。」

李奧一臉真誠說道。

是的,他真的騙了她。

「沒……有關係,其實這樣也挺好。」

阿娜絲塔紅著臉說道。

如果李奧是不死軍團的人,那麼他們之間是不是還有可能。

「這不可能!自從上古之戰後,不死軍團從未出世,你不要想騙我。」

瑪麗憤怒地說道。

李奧心中一動,這信息量好大,但是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軟弱。

「從未出世不代表永遠不會出世,我執行的是等級最高的秘密任務,事乾重大。你覺得什麼任務才會讓不死軍團重新出世。」

李奧說道。

等級最高的秘密任務?

什麼任務能讓不死軍團重新出世?

難道是……冥王要復活了?

他們這是要迎接冥王復活。

一想到這裡,瑪麗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雖然李奧不知道葬神山脈里有什麼,但是從小胖子的靈魂向葬神山脈深處飛去,他就知道冥王絕對有一支力量在葬神山脈之中。

再結合以前的種種傳聞,真是細思極恐啊,李奧深深地嘆了口氣。

因此李奧相信瑪麗有極大的機率不敢動他,而且以瑪麗的級別八成根本接觸不到不死軍團,他完全可以隨口亂編。

瑪麗的臉色變得陰情不定起來,這禍闖得有點大啊。

「我的一舉一動都受著軍團長大人的關注,你最好不要指望殺人滅口,不然後果極其嚴重。而且我已經將這裡的消息傳遞給了露西婭,她的真正身份是冥神騎士,也是不死軍團的士兵之一。」

李奧繼續說道。

瑪麗的臉色不停地變幻,竟然是不死軍團的軍團長。

那可是能夠直接和神靈對話的大人物。

而且黑鴉騎士竟然是冥神騎士,對於冥王印記能夠遠距離傳遞消息她也是有所耳聞,也就是說李奧已經將消息傳遞了出去?

「對冥王印記你了解嗎?只有不死軍團的中高層才有資格締結冥王印記。而且一旦使用冥王印記,我的實力就會大漲,不信你放開看看我的實力是否有變化。」

李奧說道。

瑪麗想了想,就解開了他身上的一道鎖鏈。

但是其他鎖鏈仍然牢牢地束縛李奧的行動。

「讓我看看你的變化吧,如果你敢騙我,我保證讓你的靈魂化為燭油燃燒一萬年。」

瑪麗冷冷地說道。

李奧極為自信地一笑,冥王印記消失又浮現。 瑪麗非常小心地觀察著其中的變化,甚至使用了一些巫術。

但是讓她絕望的是,她發現李奧說的都是真的,李奧的實力的確得到了極大的增幅。

「怎麼樣,你相信我的話了吧。你最好趕緊放了我,不然的話影響到了我的任務,不死軍團會將你們的勢力連根拔起。」

李奧說道。

瑪麗的臉色不停變幻,最後嫣然一笑:「好吧,我就姑且相信你一次。不過我希望你不要騙我,不然的話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那是當然,我的任務極其機密,我希望我的身份絕對不要傳出去。不然影響了我的任務,後果你明白的。」

李奧說道。

「我會的。」

瑪麗說道,說完她隨手解了李奧身上的鎖鏈。

「我還有事,就先離開這裡了。」

說完瑪麗就離開了這裡。

今天的事情實在是太驚人了,她需要向總部彙報這件事。

而且她很擔心,李奧所說的任務會不會和她的任務有所衝突。

看到瑪麗離開后,李奧長長地舒了口氣,還好震住她了,不然事情可就難辦了。

「李奧,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

阿娜絲塔說道。

「當然是真的,比真金還真。」

李奧微笑著說道。

心裡卻不停地吐嘈,以後再也不敢相信這個小丫頭了。

這丫頭腦子裡絕對缺根弦,將實話告訴她了,那還不是告訴她老師了,也不知道這些年她是怎麼在邪神信徒中活過來的。

不過缺根弦也是有好處的,要是不想辦法掏空她的情報,他都覺得有些對不起自己。

「對了,能告訴我些邪神信徒的事情嗎?我並沒有去過葬神山脈深處,對於這些事情並不了解。」

李奧說道。

阿娜絲塔不疑有他,將她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李奧終於對邪神信徒的勢力有了大致的了解,邪神是對於巫師世界對那些在巫師世界進行破壞的各種強者的統稱。

其實他們來自很多位面,也是各不統屬。

其中勢力最大的來自邪神大世界,那個世界廣袤無邊,甚至比巫師世界還要強大。

那個世界一些強大的領主都以邪神自稱,他們不以為恥,反而認為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就像別人稱呼魔鬼、惡魔一樣,因此他們的信徒才會稱他們為邪神。

其他各大位面雖然勢力不強,但是其中不乏一些實力極強的存在。

「那麼不死軍團呢?你們是怎麼看待不死軍團的。」

李奧不敢直接打聽,只能想辦法旁敲側擊。

「我聽說不死軍團的確在葬神山脈最深處,那裡所有勢力的禁地,所有的勢力都默認那裡是他們的地盤。但是自上古之戰來,他們從來沒有從裡邊出來過。」

阿娜絲塔說道。

聽到這裡,李奧心裡不由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

不死軍團竟然真的在葬神山脈深處,雖然他早有這個猜測,但是當這個猜測被證實的時候,他還是極為震驚。

「那麼……冥王呢?」

李奧有些顫抖地說道,他真的隕落了嗎?

「冥王冕下早已隕落,這點各大邪神都十分肯定,也許他留下了什麼保護不死軍團的手段吧。」

阿娜絲塔說道,「正是因為這一點,巫師世界的那些偉大存在才不敢在葬神山脈深處出手的。」

聽到這裡,李奧悄悄鬆了口氣。

如果冥王仍然活著,他不敢想象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或者象露西婭對自己那樣對冥王言聽計從。

這真是太可怕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