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

不知君凌跑去了哪裏,一兩個小時後沒回來,倒是做的飯菜先到了,馨馨在被捆的時間裏餓壞了,看見色香味俱全的飯菜,忍不住了。

她下牀,簡單的洗漱後,胃被餓小了,能吃的不多。

一戟平三國 吃下小半碗飯。

君羨就在一旁看着,吃完後,夜姬收拾碗筷,小憐和她說當天能逃跑出來,是因爲鬼王大人帶人來救他們。

好在漫天灰塵,阻擋了他們視線,給他們幻化出虛景,以假亂真,鬼王和火鳳凰用極快速度,在爆炸聲中,把他們從陽間直接瞬移入了冥界。

可謂驚險,也很快速,過程不到幾分鐘就進入冥界。

冥界邊緣在戰爭,但沒有影響到北冥和南陰等重要城鎮。

冥界地域很大,但給流放的仙人和神獸們造成困擾,所以他們纔是反天界的主力軍。

纔會這麼快的把侵略者給擺平。

又聊了一會,君凌還沒到,馨馨坐着有點累,小憐讓她躺下去休息,說凡間的時間,是凌晨的一點鐘。

不知是身體受不住,太容易乏,還是君羨在她身上做了什麼,一躺下沾了枕頭就打瞌睡了。

半夜裏,聽見輕微的響動,好寫有人在牀頭解開古裝長袍,然後輕手輕腳的鑽進被裏,把她摟進懷中,臉抵在她頸脖間低聲喃呢。

說什麼她聽不清,太困了。

想醒過來,還是沒能清醒。

早上,睡醒後,睜開眼,一大一小的俊顏,分別在牀頭的左右兩邊。

大的瞳孔漆黑光亮的看着她,脣瓣漾笑意,很滿足,有很幸福的笑。

小的,被她摟在臂膀裏,呼呼大睡,睡得很香。

小臉蛋時不時的蹭着她的手心。

君羨湊過來,看了一眼小的,又看了眼馨馨。輕吻落在她臉頰上。

“馨馨,我好想你,本殿好想你。” 馨馨翻身,面對君凌。

快一個月沒看見他,尤其是被司焰烈困住的時間裏,日思夜想,總是想着他在身邊就好了。

和他認識這麼久,她很少單獨一個人面對挫折和困難,

越是困難時,她愈發的思念他。

如今他就在身邊,真真實實的躺在她身邊。

不像之前,她明明覺得和他在一起,可是一醒來之後,什麼都沒有,直剩下空蕩蕩,冷清清的宮殿。

君凌回來了。

她的夫君回來了。

馨馨雙手攀上他的脖子,摟着他,臉埋在他胸膛裏,淚蔓延出來。

“我活着回來了。”終於活着回來了。

暴蛇的吻痕 君凌抱着我,手輕輕的覆在她的後背。

馨馨哽咽的說:“我們以後不要再分開好不好,我和你回冥界,我們住在太子殿裏,我現在不怕陰間的陰氣了,把九轉還魂丹吃下去,本來我不想吃的這麼早,但是抵不住快被餓死了。”

“體質改變了,或許不容易受孕,君凌我還是想生個孩子的,可是……”

說到這,她又委屈的哭起來。

君凌緊緊的抱着她,把她揉在胸口,感受她的氣息。

他很自責,沒能護好她。

經歷了這件事,即使她不說,他也絕不讓她在離開自己的半步。

他不會再讓她有任何的性命之憂。

自己的女人都照顧不好,何以統帥整個冥界。“本殿沒能好好照顧你,讓你在陽間出了事,被司焰烈帶走,都不能尋找到你的蹤跡,讓你受苦了。”^

君凌說出這麼一番話,馨馨這些日子受的苦和委屈,哭的更傷心了。

她怕把小的給吵醒,不敢大聲哭,憋屈的把臉掩埋在君凌的胸膛上。

眼淚放肆的溢在他衣服上。

“別哭了,別哭了,乖,本殿以爲走哪都會帶上你,絕不讓人有機可乘。”

君凌把她哭花的小臉擡起來,手指擦淨她臉上的淚痕。

“不怪你,冥界這麼多事情,哪能分出精力照顧我,只要孩子沒事……”

她吃點苦頭沒關係的,只要孩子沒有被宴擎掠奪走。

兩人的交談聲,打擾到了孩子,君羨翻了一個身,小手默默的尋找媽媽的懷抱,發現沒找着。

小臉向媽媽的後背擠了擠。

眼睛沒睜開,小嘴兒軟糯糯的喊:“麻麻……”

馨馨翻過身,把小的抱緊兩人的懷裏,小傢伙睜開朦朧的眼。

無限大萌王 “麻麻,你醒了?爸爸,麻麻被寶寶找回來了,寶寶沒有辜負爸爸的託付呢。”

君凌親了他臉頰一下:“乖,媽媽累了,好好睡覺。”

“嗯!”

小傢伙原本面向君凌,翻過身,小小身體窩在馨馨的懷裏,小手握着她的手臂,唯恐馨馨會不見了。

君凌手枕着頭,看着安詳和諧的母子兩,薄脣淺笑,瞳孔裏有難得的寧靜和滿足。

如果沒有嵐宜,沒有宴擎,沒有天界……

他們有一定會很幸福。一想到嵐宜,眸色中難掩的殺戮。

院落外面,有一陣清風的刮進來,細微難以察覺的響聲進入花園裏。

君凌俯身在馨馨臉上親了一口。

“乖乖的,好好睡覺。”

馨馨直覺他要出去,想握住他手心,可手一伸出被子,巴塔,落在被子上。

眼睛迷迷糊糊的,眼皮很重,快擡不起來了。

君凌用了鬼氣強行讓她沉睡。

他要離開,要去哪裏?

想要問他,張口想說什麼時,腦子徹底混沌,失去意識,進入沉睡。

……

君凌出去後,宮女侍衛退下,花園只有左右兩位將軍作揖。

君凌站到二人面前,凝問:“查到宴擎和嵐宜的行蹤了?”

“是的殿下,上次圍剿馨馨姑娘,是嵐宜公主私下任性的決議,並沒有告訴天帝,她帶着天兵天將,還有宴擎訓練的死士,強行入陽間,把陽間的國家重點森林公園炸坍塌,造成周圍數千平方公里的地震,導致陽間巡查原因,追查到天界的存在。”

“天帝勃然大怒,當下把她關到落雲島,關七七四十九天反省……”

“才七七四十九天?”君凌嘴角嘲弄道:“佔據我冥界邊緣地段,沒有派遣各路上神上仙速戰速決,這不是天帝的風格,沒想到是嵐宜私下的決定,仗着寵愛,居然敢私下用兵攻打冥界,來了幾萬人全軍覆沒,卻只是受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關押,這對冥界子民,對我的妻兒,這點責罰,豈不是太便宜了。”

“殿下,此事還未告知鬼王大人,不如本將先通告大人先。”

“告訴父王……你覺得他會如何抉擇?”

君凌轉過身,高孤的背影傲立在花壇邊緣。“父王會給夏侯櫻叔叔幾分薄面,他以前救過母親,不忍心痛下殺手,或者會給嵐宜一個機會,下次她在進犯,纔會下狠心。”

馨馨受了這麼多的哭就算了?

君凌不虧欠夏侯櫻,嵐宜又是夏侯櫻的女兒。

嵐宜和司焰烈聯手差點害死馨馨,奪走君羨的心,他不會輕易就算了。

君凌告誡兩位將軍:“這件事目前不要告訴鬼王大人。”

兩位將軍低頭:“這……殿下,此事不是小事。”

“本殿知道,你們兩個繼續去落雲島盯梢,去吧。”

兩個將軍想開口,君凌手袖一翻飛出來,一個穿着銀裝的古裝女子,立刻跪在地上。

“銀,陪同二位將軍去落雲島。”

“是,殿下。”

“以免節外生枝,兩位將軍就不用在和其他人碰頭了。”

“是,可是小殿下,南陰屍皇讓銀照料小殿下的。”

“小殿下在太子殿,比任何地方都安全,除去嵐宜和宴擎,沒人會打小殿下的主意了。”

“屬下知道了。”

女子站起來,對兩位將軍抱拳作揖:“二位將軍請帶路。”

左右將軍站起來,爲難的看君凌一眼,最終,長嘆一口氣。

作罷,太子有自己的想法,落雲島高手確實如雲,但大部分都是天界流放的神仙,防守並不堅固。

殿下在落雲島下手,其他被關押的犯人,不一定會出手幫忙。

落雲島沒有天帝的諭旨,任何犯人都無法逃出來,堅固程度,比阿鼻地獄次之。

但在裏面殺人放火,不會透露半點風聲。 銀見兩位將軍還在猶豫,背後一把銀色長劍抽出來,銀光一凜,朝兩人腳下砍過去。

兩人嗖的一聲,迅速飄向空中,躲避銀的劍氣。

她手幻化出兩張紙人,追蹤,對君凌抱拳道:“殿下,不應會知南陰屍皇嗎?屬下想,他會支持您,再者,他對小殿下是十分偏愛和照顧,對嵐宜公主不欠任何人情,落雲島雖是關押囚犯的島嶼,地處偏僻,但終究是在天界境內,一旦發生什麼事情,天界趕過來救急的時間會遠遠比冥界短……”

“屬下想,若是真的發生事情,沒人接應的話,屬下不知如何跟小殿下和馨馨姑娘交代。”

君凌轉過身,眉目冷清的掃視了她一眼。

“放心,本殿不做沒把握的事情,上去之後,你們不要輕舉妄動,記住隱匿好,尋到嵐宜的關押處,只有四十九天,本殿不想錯過這四十九天。”

這次不一舉將她拿下,下次,恐怕沒這麼好的機會了。

而她放出來之後,會瘋狂反撲,屆時會發生什麼事,都不好說。

這個瘋狂的女人,應該儘早除去。

君凌下令道:“去吧,杜絕左右將軍和鬼王想見。”

“是,殿下。”

銀脊背站直,從身上拿出一個銀色面具,覆蓋在臉上。

擡頭望天,黑夜迷霧深重,兩位將軍早已不知所蹤。

她把刀收斂,往天空一飄,消失在黑夜裏。

天子殿的內殿,所有侍女和侍衛都被遣下去了。

君凌隔着雕花宮窗看進房間裏,母子二人偎依在一起熟睡,看馨馨消瘦到脫相的臉頰,君羨靈力內耗的厲害,所以睏乏。

自從接回來之後,馨馨常日昏迷不信,孩子就躺在她身邊呼呼大睡。

看似安好,但他心裏明白,孩子懂事沒說出來,也不會向父母表達,他太累了。

君凌內心無比自責,作爲父親和丈夫,他沒能照顧好他們母子。

嵐宜,他會解決好的。

目光收斂,轉身,往冥界外圍的島嶼飄去。

此次,他不能輸,也輸不起。

冥界的鬼兵確實厲害,但現在實力最強勁的,莫過於阿鼻地獄當初被流放的仙族,他們修爲高階,又在阿鼻地獄裏歷練了上千年,實力遠超冥界鬼兵。

若是邀約他們去劫落雲島,怕是沒人會反對。

當即,他立即動身,去邀約元顥。

……

落雲島隔壁的荒島,霞雲島。

元顥一聽說要君凌想動手出掉嵐宜,地點在落雲島,他便召集能喊的動的流放的仙族,全部彙集過來。

當初從阿鼻地獄裏出來,大概有幾百人,除去一些修爲較低的工匠,煉藥師,煉丹師,上了大乘境界的全部來了。

還帶了十多隻遠古神獸。

從阿鼻地獄裏放出來的神獸,有一些被仙族馴服,有些和仙人成爲朋友,都願意來幫忙,況且落雲島和阿鼻地獄都是天界的牢獄。

如果阿鼻地獄關押的是罪無可恕的死囚,那麼落雲島大部分關押都是被連誅的家人和朋友。

他們沒有犯事,卻被迫無奈的關押在裏面,徹底失去自由。

即使君凌沒有提出誅殺嵐宜公主,元顥一行人,在徹底安頓下之後,也會帶人把他們救出來。

只是現在把行動提前了。這段時間,元顥做了大量功課。

手裏甚至還有落雲島的地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