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6月11日凌晨,塞班島登陸戰打響。

水文條件已經變了,親自飛來坐鎮的葉關也不敢拿以前的經驗來指揮軍隊,他也不擅長指揮。帶隊的是李立潘,當初在臘戌投奔先鋒軍而來的新加坡華僑,是先鋒軍成立的海軍陸戰隊的總隊長。這一次參加塞班島戰役的只有兩千人,其他四千多人還在吳鳳山的坐鎮下,跟隨麥克阿瑟行動。

美國海軍和陸軍那點事,先鋒軍不插手,只做自己應該做的。

這一次作戰,美國海軍和陸軍都有介入。

前期主力是海軍,先鋒軍來了兩千人算不少了。其實參加一開始登陸搶灘的只有一千人左右,人多了也擺不開陣型,影響美國人的發揮,主力還得看美軍陸戰隊。

和歷史沒什麼差別,參加登陸戰的是海軍陸戰隊的第五軍,軍長就是被稱為美國兩棲作戰之父的霍蘭德史密斯。

霍蘭德看了先鋒軍的登陸訓練后,覺得很不錯,這一次特地算上了先鋒軍一個營。

日軍方面,新31軍軍長沒有到任。

因為小畑英良在和先鋒軍的空中對決中,失利太多,被人詬病,雖然靠著深厚的人脈重新起複,但被認命為新31軍的軍長,還是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對,此時正在東京扯皮。島上總指揮南雲忠一,倒是不怕沒有帶頭的,只是南雲忠一在中途島海戰後就一直被流放了,他也不過問陸地的防禦事情。

在島上防守的暫領地面指揮官是43師團長齋藤次義,沒有了小畑英良在上邊,暫領第31軍的他有了更多的權力,但小小一個塞班島地形狹促,讓他這個騎兵專家的特長根本沒有用武之地。

不過,日本人在島上也投入了重兵。

第31軍所轄的第43師團、獨立混成第47旅團等以及海軍所屬的第55海軍警備隊等部隊4萬多人,只比原歷史少了一千多人,並沒有受到先鋒軍崛起牽制兵力的太大影響,畢竟日本人也知道塞班島的重要性。

戰鬥一開始,日本人反擊就很猛烈。饒是美國海軍陸戰隊戰鬥意志比陸軍還強,也被日本人打得步履維艱,這時候先鋒軍的表現就格外突出了。

他們旁邊的陸戰四師第23團在菲那蘇蘇山被日軍火炮壓制住了,先鋒軍成了推進最為靠前的隊伍。若不是旁邊已經沒有了援軍,孤軍深入有些危險,先鋒軍還能繼續突前。

秘訣其實沒什麼,就是在充足火力支援下,先鋒軍敢打敢沖。

「你們此戰代表了先鋒軍,也代表了華夏民族。打出一個樣子給西洋人瞧一瞧。」葉關的一番戰前演講有點偏激,卻恰恰點燃了先鋒軍隊員們心中的那團不服輸的火焰。

這一段時間的訓練,先鋒軍隊員不止享受到了極大豐富的後勤物資補給,也遭到了周邊美國人的指點和嘲笑,甚至是挑釁咒罵。他們對國家和民族的概念從來沒有這麼深刻過,趙易此前的一些擔心在這個時代的人種和民族的隔閡前,算是白擔心了。

先鋒軍的軍紀嚴格,倒是沒出什麼大事,但先鋒軍隊員這一段時間卻憋了一肚子火。

「軍人的表現就體現在戰場上,亮出你們在戰場上贏得軍功章,就是對你的對手最好的嘲笑。」吳鳳山的鼓動讓先鋒軍隊員們的怒火留在了戰場上。

從7號到11號,美軍的炮火和空中轟炸已經轟了4天了。

11日凌晨,在美軍炮火掩護下,日軍地面抵抗勢微,隨著進攻的命令下達,先鋒軍的隊員一馬當先就冒著炮火沖了上去。

這個時候,最先衝上去的不一定最危險,在美軍炮火把前方都犁了一遍后,日本人還被轟得沒有反應過來,等日本人進入地面陣地反擊時,衝到前邊的先鋒軍已經佔據了有利地形。

美國人對塞班島的地形並不是很熟悉,對日軍的火力布置偵查更不夠。只是因為跳島作戰,需要美國人快速進攻。

反倒不如先鋒軍對塞班島的熟悉,一部分資料來自後世的點點滴滴的介紹,一部分情報是來自對美軍情報和日軍電文的搜集研究。針對日軍的布置,先鋒軍特地做了針對性訓練。這頭一批等島的一千來人更是從六千精銳中選出來的精銳。

戰鬥一開始就奏效了。佔據了有利地形后,後邊的戰鬥就更好打了。

在第一天的戰鬥中,先鋒軍第一個完成了預定的戰鬥任務,傷亡人員還最少。

「我們表現會不會太突出了?」坐鎮的葉關心中也有些不安,擔心被美國人更多的利用。

「放心,美國人要想當世界霸主,不是只靠有錢,還得有說得過去的戰功。現在美國人還差了點戰績,不會輕易拿我們去當炮灰。還是按照原定計劃走,既然要打,就打出我們先鋒軍的威風和氣勢來。西方的哲學中只尊重強者。」趙易在給他的密電中,給先鋒軍下一步的戰鬥定了調子,就是不怕高調。

接下來的戰鬥中,先鋒軍的表現繼續一騎當先。

甚至引來了美國人的研究,美國人也找了各種理由,其中武器的理由最多:「他們傷亡只有我們的五分之一,是因為他們的武器比我們好,他們用的多數是自動武器。衝鋒槍在島嶼那些狹窄地形中和壕塹戰中,比加蘭德更有利,而且他們的衝鋒槍比我們的湯姆森好用。」

先鋒軍42式衝鋒槍一下子火了起來,美國人甚至還購買了42式衝鋒槍的生產許可,準備為登島作戰的大兵們提供另一種武器需求。

「還是得悠著點,不能高調過頭了。」先鋒軍的優異表現讓趙易也不得不來電提醒了一下,「只需要讓美國人多點登島作戰的信心就夠了,不能過於拔高我們的能力。現在美國人都開始高估我們的水平,史迪威都準備給我們加擔子了。稍稍悠著點吧!」 有時他一個人的話根本就無法招架這樣的場面,他必須給自己找些幫手,守住這些地方,要不然的話他根本就是骨頭不顧尾,根本就無法照顧到全部的場面。

所以說他從現在開始就必須暮色一些人手,至少要差不多的,至少不能差太多,畢竟要堵住那些口,需要實力非常強大的,而且,能夠獨當一面的高手。

然而時間現在也有些來不及了,畢竟馬上就開始大戰了,他現在還沒有一個人選要選購34個人,你怎麼是那麼容易的呢?

所以說他現在因為錢發愁,畢竟這些人要到哪裡去找,在這裡根本就沒有那麼多高手供他選擇,所以說他此時此刻有些心慌了,畢竟再過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就會全面進攻,到時候自己根本就沒有閑暇的時間來考慮一些問題,所以說現在必須得抓緊時間了,要不然我到時候真的可就來不及了,雖說他現在也在思考著到底從哪裡抽掉這些人手,要不然的話到時候根本就沒有時間再考慮這些。

可是要在這麼短時間之內認找到那麼多人,而且實力非常強的就是,不簡單的一件事情,而且雖然天涯山莊現在整體實力不錯,但是頂尖高手還是太少了,所以說行了,挑選出如此多的高手,還是需要廢一些氣力的。

只不過在這麼短時間之內找到這麼多高手幾乎不可能,他心中也只能打算著另一個辦法,那就是找一些實力更為強大的,堵住這些進出口,而這一個心理強大的存在,並不一定是很多,就比如說魔龍,他就可以。

剛才有些焦急,所以說一時間竟然把魔龍給忘了,他的實力如此的強大,要堵住這34個弱點的話是非常簡單的,所以說他此時此刻想到了魔龍,也就釋懷了,畢竟以他的實力來說,要是還堵這些薄弱點的話,那麼他就可就真的沒有人選了。

只不過讓魔龍做手機代理,到時候還要給他安排這麼一個任務,他肯定不能全神貫注地坐鎮這裡,所以說到時候萬一再出現什麼誤差的,那可就有些來不及。

所以說他必須得想一個萬全之策,魔龍,能夠將這些薄弱點全都堵住,而且還可以將這些,所有的方方面面都顧全到,讓這裡的坐守人員,也發生一些變化。

但是這怎麼都離不開一個強大的後援,若是沒有一個強大實力支撐的話,不管事,誰都無法坐鎮這裡,畢竟香江這裡守護的,如同鐵桶一樣的經過,那就必須要有強大的實力,畢竟他們的對手可不簡單,擁有強大的實力和龐大的數量,簡直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抵抗的,所以說如果是,還不,傾盡所有,前去低糖蛋黃的嗎?都是些猝不及防了。

可是他現在雖然沒有其他的辦法,但是至少魔龍還是可以用上,畢竟魔龍的實力要守住這34個薄弱點的話,是非常簡單的。

他只需要將這一個,左手天涯山莊的人選定就可以了,只需要,魔龍多一些任務,其實對於他來說還是非常簡單的,畢竟比自己的任務要簡單的多,自己可是要對付王者的。

比起王者的實力,那些小嘍羅先得,弱了很多,你魔龍的實力完全可以應付的來,況且他認為魔龍的實力恐怕遠遠不是他露出了這麼一點。

畢竟他是活了無數歲月的人,誰知道他有什麼底牌沒有露出,那即便是自己也不能小覷了他的實力,當時這些敢跟他拼也是料到他,也許不敢出他的一些底牌,所以說才敢這麼放肆的和他大戰一場。

所以說,現在以他的實力雖然也許有些吃力,但是有了魔龍他們是利潤提升一大截,所以說此時此刻若是利用好的話,他們還是有可能反敗為勝的。

但是也必須要用上一些手段才可以,畢竟慕容到底是不是可以真心的,為他們所用著就不知道了,畢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所以說,他到底肯不肯出力,到時候還說不定,誰說必須得說服他,但是現在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先讓他,站到這個崗位上再說話,你到時候有事,他不這麼做的話,那麼對他的,你是沒有保障的。

相信他,這傢伙應該不會做這種自掘墳墓的事情吧,雖說她心中已經下定了主意,肯定有事,讓這些傢伙,出些力氣了。

畢竟他可不想讓這傢伙,在這裡吃點飯,畢竟他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即便是他坐在那裡什麼都不幹,薛雲都非常的感覺有壓力。

所以說必須得給這傢伙找一些事情干,要不然的話他就是在一旁看著的話,即便是他自己心裡可能都有些不安的。

所以說必須得給他找一些事情做,現在這就是一個非常好的契機,讓他來做這些事情,他心裡就放心的多了,所以說他已經確定了將這件事,就交給他做了,其他的人也應付不來,所以說就讓他做,還是非常有操作性。

只不過這傢伙萬一到時候,用心,不用力的話,那麼就有些危險,所以說,他必須得單端正態度才可以,要不然的話,但是真的有些不敢,就這一個單位交給她,畢竟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情,若是他不認真做的話,到時候會給他們做來,巨大的危害。

因為若是他那裡被突破的話,那麼整個城市都會籠罩在,他們的魔爪之下,所以說,他必須得提前做好準備,萬一這傢伙不靠譜的話,那麼多時候才能反應過來。

所以說現在第一時間並未先讓他,先到這個崗位上,到時候,要是實在不行的話,再考慮其他的問題。

所以說現在,必須得讓他過來才行,他通知了魔龍,讓他趕緊過來。

等他知道了他有這麼一個任務之後,看似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畢竟像他這樣的實力,這傢伙居然讓他來鎮守這些薄弱點,還真是大材小用,確實有些大材小用,只不過現在為錢事情必須兌現的操作,不這麼做的話,他們就是十分危險的,所以說現在也只能讓他下來啊。

現在也沒有其他辦法,所以說必須這麼做啊,他咬了咬牙,還是自己留下來吧,畢竟他們已經接上了同盟,若是他們留下來的話,那麼這個盟友的關係肯定是不復存在,這與彈腿開始想的完全是不一樣的,這件事必須做,不然又做回去,又做的非常的好。

所以說他已經下定決心了,既然要做的話,那就必須得體現出自己的實力,他的實力如此的強大又是多少?看不出的話那麼該多誘人,雖說他現在已經下定決心了,要做的話就必須得做好。

「你就想這裡交給我吧,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你現在就可以離開了,這裡就交給我,這裡的安全由我來負責,你不用擔心那麼多,放心吧,有我在沒有人能夠,越過我的身軀,撲向這裡。

針對我的尊嚴是一種踐踏,放心吧,這裡用來承擔。」

他連連點頭比較,他們現在的關係,根本就是在同一條線上的螞蚱,若是其中有一個死了其他的人,也不會好好的,所以說,他們現在,必須精誠合作,也必須得攜手同步,所以說他們現在已經是一條心。

也許他心裡還有些芥蒂,但是這一次大戰之後會完全沒有的,畢竟他們是同盟關係,他們的關係還將持續到以後,也許這一次大戰之後將不復存在,但是此時此刻,他們的利益關係還是存在。

「好吧,我相信你,那麼究竟這些事情,交給你來做,你千萬不敢,給我寫的,要不然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再說,你的身心,我鎮守住這些地方,完全是很簡單的,到時候真的出了什麼問題的話,我為你試問。」

畢竟這個地方要是交給她來承受的話,還是非常簡單的,畢竟以他的試卷說放在這裡,完全是無敵的,所以說有時她說不好的話,完全可以說明,他根本就沒有出力。

他知道這個傢伙的實力非常強大,即便是比起自己來說也是絲毫不容,所以說要是個真的處理的話,那麼就完全沒有問題,就害怕他不處理,所以說,他現在必須給他打一記,預防針。

請撥打,到時候應該怎麼做?他就不想再多說什麼,畢竟以他的實力要是自己再說多的話,那麼肯定會引起他的反感,到時候萬一她再撂挑子的話,那麼自己這裡肯定是承受不了的。

所以說他現在也不要說那麼多了,所有的一切就讓他自己去做吧,自己現在也不說那麼多,就讓他自己去,看著他,只要他良心上過得去就可以。

畢竟到了他們這個程度,一切的世俗的壓力,都是他們自己強加給自己,他心中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也許他會下一秒就會離開這裡,但是這也是他自由的選擇,他無法去阻止他。 所以說憑藉他現在的實力無法做到那些,他就必須讓魔龍來接這個重擔,這個主任他可以跳上呢,如果他可以用心的話,那麼他一定能夠做得很好,可是若是他不用心的話,那麼,到時候絕對會出現什麼問題,到底會出現什麼問題,也許就連自己也無法解決。

畢竟,魔龍的實力非常的強大,若是他可以成為自己的得力助手的話,那麼他們一定會少了很多的麻煩,但是萬一他是,口服心不服,那麼多時候一定會出現更大的問題。

他如果真的肯給他們處理的話,那麼多時候決定會省了不少的麻煩,現在也將它的重要性凸顯出來,畢竟他現在可以用的地方很多,所以說一他的實力在天涯山莊,目前也是屬於最頂尖的戰力。

所以說要是這傢伙肯配合的話,那麼他們絕對會少了不少的麻煩,可是怎麼就這傢伙真心實意的配合呢?這就要考慮,他自身的問題了。

或者是他們應該怎麼做,才能讓這傢伙配合。

至少讓他先嘗到一點甜頭,那樣的話他自己就會有動力了,要不然我現在都看不到一點,前進的希望,恐怕都是會不會竭盡全力的,為自己辦事。

可是這傢伙活了那麼長的時間,什麼東西沒有見過,相當東西來迷惑他的話,那麼恐怕是不簡單的,所以說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才能讓他心服口服的給自己辦事情,這就是一個有待考慮的事情了。

「若是這件事情你辦好的話,那麼多之後好處多多,至少你的實力可以再恢復上,一個層次,我到時候可以保證萬年石乳分你一份,我現在還有一些,要是你把這件事情辦成的話,到時候,我會給你寫的到時候你的心裡會恢復不少,到那個時候這天地之大也任你遨遊了。」

他知道這傢伙現在,最想的就是,早日恢復他的心裡,然後再去尋找,他的族群,現在自己給他規劃的這麼一個藍圖,那麼他如果不傻的話,也一定會依照這樣做的。

要是他不這麼做的話,那麼就不是他了,畢竟從頭開始他就是一個,表現出非常異類種群的人,就像現在的他,能夠感覺到,十分的孤單,畢竟活了無數歲月的他沒有看到同類,恐怕心中也是頗為的不平靜吧。

「你要確定到時候我如果辦成的話,你要是燒了我的東西,那麼我一定不會放過你,你要相信這一點,那時我們大戰的時候,我並沒有用盡全部的實力,你要知道我的實力究竟在哪一個巔峰的狀態,所以說你要是敢騙我的話,那麼你就小心點吧。」

此時此刻她確實有些動心了,畢竟,他心中一直想要的東西,師傅就在他的面前,可是也必須,他用盡全力才可以拿到,所以說,又是這傢伙騙他的話,那麼他一定不會手下留情了。

不管什麼東西都沒有,他的親人們重要,所以說,若是無法讓他尋找到他的親人,那麼這傢伙,欺騙自己的行為是不容原諒,至少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並非是一個種群的人,他們根本就不能,完完全全的站在一條線上,所以說此時此刻他們不過是同盟狀態而已,並非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他們時刻都有,統一戰線崩塌的可能,所以說,他們必須要牢記這一點。

但是現實又讓他們必須得在一起並肩作戰,這將他們的利益掛鉤,完完全全的貼合在一起。

「我會不會騙你,就看你事情辦得好不好了,若是你辦的完美無缺,沒有讓他們有絲毫的破壞,那麼這東西我是給你,但是,若要是讓他們接著打進來的話,那麼我不能會給你,而且你也不會好受的。」

他知道他們現在都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所以說不管是誰出了問題,另一個人都不會好受,現在他們不管是哪一個點被攻破了,那麼都會引起一個多米諾骨牌的效應。

所以,即便是他不說這些話,不給他,這麼多人,豐厚的條件,也許他自己也會送上門來的,畢竟這不只是他一個人的事情,而是所有人的事情,這關乎著他們的身家性命,沒有人敢有絲毫的懈怠。

「現在這裡的防衛工事都已經做得差不多了,只需要你將這34個薄弱點守住就可以了,若是到時候這些地方真的出了什麼問題,那我為你是問。」

他是非常認真的說的,面色比較嚴肅,所以說即便是魔龍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他知道這傢伙的潛力無窮的,畢竟以他這一個年齡段,而且他修鍊的時間也不過幾年而已,就達到這樣的高度,即便是他也望塵莫及的,所以說,適當的拉好他,也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畢竟他有自己的驕傲,讓他拉下身段來說這些軟話,那是當然不可能的,所以說,這些潛意識中的幫助還是可以。

而且誰知道他有什麼特殊的手段到時候,有厲害的底牌。

他見識過它的厲害,他的手段也是無窮無盡的,即便是比起自己也毫不遜色,而且他只不過修鍊了這麼短的時間,就有了這麼多的底牌,那要是再給他時間長一些,那還得了他心中也是對這個傢伙充滿了好奇,他到底經歷了什麼,能夠有這麼多的奇遇?

這要是放到他們的一個紀元,也是天之驕子,畢竟像他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少了,能夠獲得那麼多的資源,而且,自身的意志堅定,就更是對他前進路上的一個重要的支柱。

曾經和他,在一個時代的人,現在也許差不多死絕了,所以說,他能夠活到現在也不過是走運而已,能夠看到這個時代的風雲再現,也是無比的自豪。

而眼前這個傢伙也許就是主宰,這個時代風雲的人物,所以說,他現在跟著他的心情,還是有些心潮澎湃的。

在他那個世界,他不過是一個小嘍啰而已,實力雖然算上不錯,但是離頂尖還差得遠。

所以說現在站在也許成為,這一個時期主宰的面前,還是非常激動的。

從前他就見過他們那一個世界的主宰,站在九霄之上,俯瞰芸芸眾生,那無上的實力簡直讓他有些癲狂。

難道眼前這個男人也會成為像他那樣的人嗎?

這簡直是太瘋狂了,至少是他不敢想的,但是也許這就會成為事實,所以說,她不能因為,這一點小事就得罪了,一個非常有可能成為這個世界主宰的人。

雖然他嘴上不說,表面也有些強硬,但是他心中卻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是不能得罪他。

「希望,你說的是真的嗎?至少我不想看見,都是我們撕破臉皮的樣子,你知道我不希望那樣做的。」

他非常嚴肅的說道,因為知道也許這個人不會,欺騙自己,但是他也想留些面子,畢竟以他的驕傲來說,這種萬分之一的可能也不能存在。

「想讓別人不欺騙你,首先是自己的實力更加的強大,能夠拿到這樣保證的一個基礎,也許你從前實力強大,可是你現在,卻遠遠,不比以前了,想要得到我這樣的承諾,要拿出相應的實力向我證明你有這樣的資格。」

也許兩個人都知道,彼此是這麼想的,可是他們嘴上,卻一點也不口軟。

兩個有著同等交的人,他們又怎麼能說什麼軟話,所以說,要想讓他們說的話,至少,也有其中一個人陷入被才行,至少在真正的一場大戰過後,有一方真正的落敗,那麼也許才會讓他低下高傲的頭顱。

至少他們上次大戰並沒有分出勝負,所以說,此時此刻他們不過是站在同等境界上的人。

不管是,對彼此的底牌也好,真正的實力也好,他們都有十分深入的了解,所以說他們並不懼怕對方,而且十分的忌憚。

但是此時此刻形容他們聯合起來,卻有些難了,但是至少可以讓他們的利益相同的情況下,可以做出一些共同的努力。

所以說這就是一個奇迹,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兩個也許會成為真正的那種,除過戰略上的同盟,真正的朋友。

所以說他們現在還是有非常大的潛力,成為朋友的至少兩個,同等的強者會有一些共同的語言。

沒有些共同的品質,那個是叫兩個驕傲的人也許可以碰到一起呢。

可是至少在現在他們還有些事情要做,那就是對抗,前面那些更加強大的傢伙,威脅到他們的生命安全傢伙。

他們都有同等的驕傲,那麼他們也不想有人期待他們的頭上撒尿,所以說他們現在,共同的目標,有共同奮鬥的目標。

「我希望我們能夠精誠合作,現在是這樣的。」

他們兩個,都彼此看了看對方,然後點了點頭,他們都知道現在已經認定了彼此。

薛雲也相信魔龍可以做到,守護三十四個薄弱點,而魔龍也相信薛雲會給自己想要的東西。 「我們悠著點。這一次出擊不求戰功,只求熟練掌握和艦隊的配合。不要被日本人擊中,就算我們合格出師了。」楊文理站在艦橋,對泰山號上聚集起來的軍官和士官代表發言道。

這艘威廉d波特號驅逐艦已經改名了。

趙易三人商定了先鋒軍中的驅逐艦以山命名。取五嶽之名,首推泰山。

「泰山還能辟邪!」葉關對三人的每一次取名都要調笑一番。

艦員們卻一致認可這個光榮的名號,包括艦上的美國教官。

艦上有49名美軍,負責協助先鋒軍的艦員掌握新戰艦,也順便監督。畢竟弗萊徹級是美國海軍現在的主力驅逐艦,很多設備還是屬於機密。尤其是雷達等電子設備,主要還是由美國人操作。

這一次楊文理在艦橋的戰前發言,就是避開了美國人。

一些話還是不適合美國人來聽。不如現在,楊文理所說的若是傳到了美國人耳朵里,不被扣上個怯敵退縮的罪名,這種出工不出力的態度也會招人嫌。

楊文理管不了那麼多,出風頭的事情由陸軍和海軍陸戰隊員來進行,他只需要保住這條戰艦,並以戰代練,訓練出先鋒軍的海軍骨幹。

這艘軍艦上可都是先鋒軍海軍中挑選出來的好苗子,絕對不能有任何閃失。

「如果遇到不測,一定要先保人。軍艦沒了,咱們可以再買,人若是沒了,等以後有船也沒人開。」楊文理至今還記得趙易給他說的話,不止是趙易,李衡和葉關都說過類似的話,就連葉關這一次來還又念叨了一遍。

以人為本固然讓他感動,但這艘據說價值超千萬美元的戰艦,他同樣不想隨便放棄。

若是在保衛先鋒軍根據地或者保衛華夏的戰鬥中拼殺對手被毀,還能說得過去,但現在只是跟著美海軍打醬油,鍛煉一下隊伍,若是在一群沒經歷過戰爭的新手手中,把這艘重金打造的軍艦搭上,就太不值得了。

Leave a comment